第89章 我不怕危险,想嫁给他

    慕家安小溪小巧的脸蛋上满是错愕,看着慕循一时间什么也答不上来。

    慕循双手杵着拐杖,面容肃穆的开口道:“从你和慕琛订婚开始,到现在连两个月不到就遇见了这种事情,我想你也该知道身为慕氏集团总夫人的凶险了。伴随着荣华富贵也好,身份地位也好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你无法预计到的阴谋算计与危险。慕家的支系太大,蠢蠢欲动的人太多,今天你夺过了这一劫,以后还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风雨,你可做好了准备”

    这些话,慕循本是打算在她结婚以后换一种说法告诉她,让她好有一个自我保护的意识,但是现在出这种事情,慕循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提前向她说明厉害程度。

    虽然她是慕琛亲自挑选的,也确定不是冲着那遗嘱中的股权而来难能可贵,能和慕琛结婚将省下许多的麻烦。

    但他作为爷爷,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孙子身边有个知心的人儿。他希望安小溪是在知道可能遭遇到可怕的事情时也依然愿意嫁到慕家来,而不是这样,让她不知凶险的就嫁到慕氏。

    他想知道这个丫头的真正想法。

    安小溪微蹙了眉头,愣愣的问慕循:“爷爷,如果、如果我说没做好准备,爷爷打算怎么做”

    安小溪不懂,不懂为什么爷爷要问她做好准备了没有,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慕循深望着她:“我会做主取消你们的婚姻,让你不会遭受慕家人的骚扰。”

    安小溪的心跳快了起来。

    竟、竟然这样。她愕然,没先到爷爷竟然会做到这一步。按道理说她和慕琛相安无事的结婚是最好,对慕琛的名誉也好,还有慕琛从婚姻里想得到的东西也好,顺利结婚都是最好的选择。

    咬着唇,安小溪望着慕循开口道:“爷爷,我,不论如何都想嫁给慕琛。我不敢说我不害怕,但是即使知道会发生那些事情,我也依然想嫁给慕琛,这就是我的想法。所以我不需要做什么准备,我只是盼着婚礼那日早一天到来。”

    慕循望着她闪亮的眸子里闪烁的光,以及嘴角的笑意,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让他可以确定,这丫头不是在说谎。

    慕循的心放下了,那张总是很严肃的面容此刻微微扬起了一丝欣慰慈爱的笑:“这就好,丫头,你是好样的。你放心,就算以后真的有危险,也有慕琛和爷爷给你做主,要是以后慕琛对你不好,你就告诉爷爷。爷爷给你做主,替你教训他。”

    安小溪听了慕循的话,鼻子微微一酸,点点头轻声应道:“好。”

    在这个世上她已经没有任何真正的亲人了,她最爱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姥爷姥姥也早就因病离开,母亲是独女家里已经没了亲人。后来在安家她有什么事情谁会替她撑腰呢,根本没有人,虽然慕循可能只是这么一说,但是却说的安小溪鼻子一酸。

    慕循又叮嘱了她几句才走出去,安小溪想下床送被慕循有些严厉的禁止了,安小溪只好乖乖的呆在床上。

    慕循出了门就见慕琛站在门外,慕循深望着他问:“怎么,还怕爷爷欺负你老婆吗”

    慕琛苦笑:“爷爷你这是说哪儿的话,我怎么会担心这个。”走上来扶住慕循,慕琛沉吟了一下问:“爷爷可还满意这个孙媳妇”

    慕循被他扶着向下走,一边走一边道:“那丫头看起来柔弱,眼神里却闪着不屈的光,安静但是很勇敢。是个好丫头,你以后要好好待人家,别以为你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就对人家颐指气使。我前天去你郑爷爷家,看到他家那孙子对媳妇那态度,你要是敢像他,我可决计饶不了你。”

    慕琛蹙眉想了下,想起慕循说的郑家那是谁了。自然是郑和雨没跑了,那家伙倒也和他有些交情,他和他妻子的事情

    慕琛苦笑,其实郑和雨爱惨了他家的那位小娇妻,只不过当初这位小娇妻是被他使手段逼着嫁给他的,那时候她妻子已经和青梅竹马的恋人订婚了,是他硬生生拆散他们的。他一直患得患失,所以婚后就有些病态,一边心心念念的哄着娇妻,又一边脾气暴躁的对她大吼大叫。

    “爷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变成和雨那样。”慕琛含笑道。是的,他不会,不会给安小溪任何走向其他人的机会,也不会像郑和雨那么没有出息。

    他要步步为营,一步步圈住他,将她套死,身心都只属于他。

    时间还很长很长,他不着急。

    送走了慕循,慕琛站在楼下向上看了一眼,勾了下唇重新上楼。安小溪在房间里正坐立不安,慕琛就推开门进来了。

    安小溪看到他,眨了下水眸问:“爷爷走了吗不在这里吃饭吗”

    慕琛点头:“爷爷走了,说晚上还约了几个老朋友喝茶。”慕琛走到她身边坐下,凝望着她问:“爷爷都和你说了什么”

    安小溪勾起了红唇,有些骄傲道:“爷爷说如果你欺负我,我可以去告状,他替我做主。”

    慕琛扬了下眉,被她这样有些骄傲的俏皮表情撩拨的心痒坐到床上双臂撑在她的身侧,慕琛邪魅的问:“哦,这样,那怎么才算欺负你”

    安小溪被问的一下子语塞了。唔,慕琛又没欺负过她,她怎么知道。

    有些纠结的,安小溪嘟嘴:“等、等你欺负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什么是欺负了。”

    慕琛眯起桃花眸,忽然凑上唇狠狠的吻了她。

    安小溪被吻的一惊,发出唔唔的声音,慕琛趁机把舌头伸进去,搅动缠绵,好一会儿慕琛放开她,用低沉迷人的声音问:“这种欺负,你也要去告状吗”

    安小溪脸红到不行,羞耻的咬着唇:“你、你”

    你了一下安小溪却又你不出个所以然了,看着慕琛好整以暇的笑容,安小溪直觉得丢脸。

    啊啊,她真是好丢脸啊,总是被这个人拿捏的死死的,一点上风也不占。

    慕琛调戏够了她,伸出手把玩她的发道:“爷爷听说你在巴黎受伤的时候,脸色很凝重,一听到消息就马上赶来了。”

    安小溪有些腼腆道:“啊,这样,我说怎么事先没有通知我。让爷爷担心了,真有些不好意思。”

    慕琛把她的发揽过来放在唇边轻嗅,摇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既让你受伤,又让爷爷操心了。你别太害怕,你身上的伤口有这一道已经够多,不会再多了,周云答应我,一定复原到像没受伤一样。这么漂亮的皮肤,绝对不能再留下疤痕。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到你。”

    安小溪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认真道:“慕琛,我真的没事的,你别太担心,等我们结婚以后,一切都成来定局,他们就算刁难我也用处不大了,所以他们一定还是会为难你,慕琛你、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她知道慕琛是很厉害的,非常厉害,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但是她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毕竟这个慕氏想算计他的人太多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那些人为了金钱名誉地位连杀人都敢,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比起她还有慕琛保护,那慕琛呢。

    他没有人保护,所以他才是最危险的。

    慕琛望着她认真担忧的眸子,抚上她的脸颊,勾起薄唇道:“不用担心,我可是慕琛,慕氏集团的总裁,怎么会轻易被害到。不过现在倒是有件危险的事情,令我十分的担忧。”

    安小溪一听有些急切的问道:“是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吗”

    安小溪觉得自己能帮上慕琛的地方很少,但只要能稍微对她有点帮助,她都愿意帮他。

    慕琛凑近她,英俊的脸逐渐在她面前放大,惹的她脸红心跳,最终慕琛停在了她的唇边,用低沉迷人的磁性的声音低声道:“慕太太,这事情非你你不可。”

    暧昧又邪魅的声音让安小溪的脸骤然涨红,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沸腾了起来。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又凌乱,有些迷乱的张开樱唇问:“什、什么事”

    “面对这么香甜可口的慕太太,我时刻想扑倒狠狠的吃干抹净,但是慕太太现在受伤,我不得不忍下**,你说这是不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慕琛暧昧贴上她的唇,一边吮吻一边说。

    大手自然而然的抚上了她的胸,缓缓的揉着。

    安小溪的呼吸已经彻底乱了,身体里躁动血液烧着了她的皮肤,安小溪觉得燥热到不行,不自觉的向后缩,并且无力的小声道:“慕、慕琛,不行,我的身体,嗯不行。”

    “用手。”慕琛命令道,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你得快点好起来才行,堂堂慕氏总裁,娇妻在怀,我不能总是用手解决吧,传出去可是会被耻笑的。”

    虽然只是被他用手,就已经舒服到不行,但果然他还是想和她行真正的鱼水之欢。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