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我决定在他身边

    对安小溪的遭遇,郑楚楚只觉得像电影一样奇幻,她虽然么办法感同身受,但是听她描述被歹徒刺伤逃跑这件事,郑楚楚想想那种痛都觉得不寒而栗。

    “我真是佩服你,那得多疼啊,你竟然能忍下来。”

    “不忍怎么办啊,生死关头。”安小溪笑笑,这个时候再说起来,就有种已经经历了大风大浪无所畏惧的过来人的感觉了。

    见她这副平静的样子,郑楚楚再次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小溪姐,从此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从此在道上你是命硬大姐,我是跆拳小妹,一起开辟一片新天地”握着她的手,郑楚楚故意笑嘻嘻的调侃,不让她再去回想那些可怕的事情。

    “你少来。”安小溪被她逗的花枝乱颤。

    郑楚楚含笑看着她,内心里却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相反她的内心有些沉重,更为安小溪担心。

    虽然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但这绝对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也不会是她想要炫耀的事情。

    她能想到那个时候一定非常的危险。豪门,真的不是什么人说进就能进的。之前她实在太天真了,以为从此以后小溪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虽然有安琪在一旁的百般阻挠,郑楚楚也没有看到安小溪这场婚姻的弊端,她看到的都是她能得到的好处。

    从此以后飞上枝头,脱离安家再也不用受气了,慕琛对她不错以后她不用再暗恋顾北那个眼瞎了的家伙了,甚至于她一开始摇摇欲坠的梦想,以后也是可以去实现了。

    她却没能替她看到那些潜伏在光的另一面的黑暗。

    那些诡谲的阴谋,那些防不胜防的想要勾引慕琛的女人,还有随时可能面临的生命危险。

    “楚楚。”安小溪开口看着她,认真的开口:“楚楚,我知道你在为我担心,不过你别担心,选择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一点也不后悔,相反,能呆在慕琛的身边对于我来说,是这辈子到现在为止我遇见的最幸运以及幸福的事情。自从我母亲去世以后,我就从没想过我还能过上快乐的日子,是慕琛拯救了我。所以我不是迫不得已必须呆在慕琛身边,而是出于我自己的意志想要呆在他身边。”

    从她遇见歹徒的时候,甚至于更早一些,遇见柯娜的时候,或许比她所能想到的时间更早一些。

    她就已经想要呆在慕琛身边了。

    结婚之前她是想过,等她成为设计师的时候,就可以脱离慕琛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寻找自己真正的伴侣。而现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改变了主意。

    她的伴侣已经找到了,就是慕琛无疑。现在她只想改变她和慕琛的契约关系。总有一天她要变得能配得上他,总有一天她想这份契约会被毁掉,她能成为慕琛真正的妻子。

    “是么你已经做了决定,那么作为好朋友我会支持你的。”郑楚楚握住安小溪的手,含笑道:“我啊,什么时候都是支持你的。但是你也要听我一句,慕琛不是一般的男人,也许不是下定决心就能得到的,所以你要小心的守住你的心,不要轻易把自己的一切交付。”

    一个人爱一个人如果付出全部,就等同于低到了尘埃里。低到尘埃里的爱,总是不会被人重视的。

    张爱玲说爱一个人,低到尘埃里,而后开出花来。

    又有几个人能开在低到尘埃里后,开出花来呢。大多数的爱情低至尘埃死在泥泞中了。

    安小溪得到她的支持,就是得到最坚固的后盾,扬起好看的水眸,安小溪道:“我知道啦,在我有足够的把握之前,我是什么也不会说的。”

    她才不傻,就算是喜欢也不能表现出来的,因为慕琛不是一般人。如果她就不动脑子的去告白,多半会被拒绝疏远,她要等,等到确定他的心意再说那句话。

    郑楚楚见她听话,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发,霎那间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啊对了。”忽然想起一件事,郑楚楚道:“小溪,你在巴黎可能还不知道一件事吧,安琪去了国外。”

    安小溪怔了下,愣愣的看着郑楚楚:“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郑楚楚耸肩道:“就在你去巴黎的第二天,顾曜退婚了,她大概是心灰意冷吧,就去国外留学了,走到时候完全没有和她那群狐朋狗友打招呼,就一个人走的,去哪里都没人知道。你说她这次是彻底死心了,不打算祸害你了所以才走的吗”

    安小溪摇头:“我不知道,我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但我想她自然有她的打算吧。”

    她和安琪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很久,她们是名义上的姐妹,却从来都不像真正的姐妹一样亲密,人们都说女孩子,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即使不是亲姐妹也会很容易就能交往的来。

    但是她和安琪完全不行,她们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在别人眼里就是两极。这一次在争夺慕琛的事情上,安琪完败,连之前爱着她的顾曜也因为这事情和她分手了,她爱的不爱她,爱她的也不爱了,安琪最后走的时候是怎样的心境,安小溪无从得知。

    她不会自怨自艾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觉得安琪可怜,只是

    虽然不喜欢她,但还是希望她在异国他乡能过的不错。

    安琪,希望她真的能够放下恩怨,好好的生活吧。

    郑楚楚一直玩的忘了时间,小姐妹在一起就是有很多话。安小溪在床上无聊的很,难得郑楚楚来陪她,自然是不被放过的。

    慕琛回来的时候,下人就来说过两个人还在房间里,慕琛走上楼敲了下门,门内的笑闹声稍微止住了。

    安小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打开门走进去,慕琛勾了下薄唇。

    安小溪和郑楚楚看到是慕琛走进来都怔了下。这是私下里郑楚楚第一次正式见慕琛,郑楚楚一下子紧张的站起来,尴尬到不知所错:“慕、慕总裁。”

    慕琛淡淡的道:“郑小姐是吧,不用这么见外,坐吧,小溪受伤不能出去,多谢你来陪他。”

    他的彬彬有礼实在太让人受宠若惊了,郑楚楚急忙摆手:“没啦没啦,我和小溪本就是朋友,而且我和她玩的很开心。”

    郑楚楚在心里忍不住的腹语:真不愧是慕氏集团总裁啊,太帅太有气质了,虽然她对慕琛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免被煞到,这人真的太有魅力,也不怪有那么多女人前仆后继的追求他,勾引他。

    不过郑楚楚面对慕琛的时候更多是发怵,他身上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息,嗯,非要形容的话应该是威慑人的霸气,她觉得被压制了。

    莫名的有些可怕啊,这位慕总裁。

    安小溪看了慕琛,脸也微微红了气起来,不好意思道:“你回来啦。”

    郑楚楚就在旁边,安小溪反而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慕琛了。

    慕琛点头,桃花眸望着她道:“我过来打声招呼就去书房了,郑小姐晚上留下来吃饭吧,不知道你们想吃什么”

    郑楚楚点头小鸡啄米一样道:“啊,好,那、那我就打扰了。”

    安小溪见她那副紧张的样子不觉好笑。

    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郑楚楚也会紧张啊,慕琛的压迫感真不算盖的。

    笑看着郑楚楚,安小溪问:“楚楚,你想吃什么”

    郑楚楚在心里翻白眼,心道,安小溪你存心的是不,什么想吃什么,这种时候当然是总裁大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呵呵,我都行,都行。”郑楚楚干笑着道。

    安小溪有些无奈的看着慕琛道:“慕琛,她比较喜欢吃海鲜。”

    “嗯好,我叫人去准备龙虾,上次那个焗蟹你不是说好吃吗这次也做了给郑小姐尝尝怎么样”慕琛体贴的问,磁性的声音温和迷人,带着一点宠溺。

    安小溪点头,安静如花的笑:“好。”

    那带着点点无意识的撒娇口气,让慕琛想吻她。不过她朋友在这里,还是得收敛下。

    “我叫下面的人去准备,你们再玩儿一会儿吧,吃饭的时候再下去。”慕琛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慕琛一走郑楚楚才松了口气,安小溪看她那样子,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郑楚楚没好气的瞪她:“你还笑,你不知道你家慕大总裁气势多压人是吧。我看他就对你说话的时候带了情绪,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冷冰冰的感觉,有种无形的疏离感。”

    安小溪无语:“怎么可能啊,你真是的自己胡思乱想,就怪慕琛。”

    郑楚楚白她:“哎呦,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胳膊肘拐到男人那里去了啊,你看你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急着维护,你放心,慕大总裁这么厉害,我可是不敢说不是,夫奴啊夫奴。”

    安小溪脸红,娇俏的瞪她:“你再调笑我,我不理你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