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楚楚动人

    “我、我们知道了,学学姐,我们保证不会再乱说话了。保证,学姐您别生气。”

    郑楚楚说话不算客气,甚至有些狠厉,但几个女生却都不敢反驳一句。

    这实在是因为前两日在校门前发生的事情,那天郑楚楚在校门口拦下一个大一的女生,穿着高跟鞋和裙子,把那个女生过肩摔狠狠的摔了出去。然后那女生当场摔倒颈椎受伤被送进了医院。

    这件事很多人目睹,传播速度又快又凶,轰动全校非常的可怕,她们当然也有所耳闻,然而更可怕的是学校没有处置她,连那个进了医院的女生也没有找她算账。

    所以现在学校女生都在传郑楚楚后台很大,不好招惹。见到她比起正面冲突,绕道走才是王道。

    几个人都在心里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竟然撞上了这个女魔头。

    “哼,算你们识相。”她们的态度出奇的好,郑楚楚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冷哼一声昂头离开了。没动手这事情就结了,倒是叫郑楚楚还有些诧异。这年头女生都这么乖的吗

    郑楚楚并不知道自己被传的多么可怕。实际上关于前几天的事情,也是有因由。那个被她扔出去的女生并不是无关人士,她就是王琳的妹妹。

    呵呵,安小溪心大又善良这事情能这么算了。可是她却从来不标榜自己是什么好人,更别说这些人竟然用她来害她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有了前几天的事,对方理亏当然不会把她怎么样。

    至于王琳,要不是那女人怀孕,她也很想把王琳扔出去。

    继续走向跆拳道社,郑楚楚口头教训了那几个丫头,但心里还是有些生气。

    该死的,安琪那女人自己因为勾引慕琛失败被退婚无地自容跑到国外去,竟然还会让安小溪遭遇流言的攻击,真是阴魂不散。

    心情不怎么样郑楚楚去到跆拳道社时候脸色也不太好,作为社柱今天的训练格外严厉,对打的时候也下手分外狠,一群社员心里叫苦连连却又敢怒不敢言。

    跆拳道社里不乏长得帅的男生,所以社团门口堆了一圈的小女生,看到自己心仪的对象被郑楚楚不断的摔来摔去,顿时气愤的嚼起了舌根。

    “那个女人是不是有病啊,下手那么狠。”

    “简直就是母老虎,我听说她大学一直没交到男朋友,就是因为太暴力了。”

    “这种暴力狂谁要啊,我估计她呀,以后也找不到男人结婚。”

    “哼,她下手这么重,不会是告白被拒绝了吧。唉,你知道吗,她呀和那个安小溪,就是那个安琪的妹妹,那个私生女是好朋友呢。”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看看安小溪那德行,当初差点和乔楠那样的渣滓结婚,可想而知她这个朋友要找也找不到什么好男人。”

    章铭到的时候就听到一群女生在议论着什么,仔细听全部没有一句好听的话。不是说郑楚楚的,就是说安小溪的。

    章铭听的脸色微寒。

    安小溪的人品怎样,他作为慕氏集团的秘书长清楚的很,而那天和郑楚楚接触,他也能感觉到郑楚楚是个爽气的女人。明明是两个又漂亮又品性好的女人,在这些庸俗的女人口中,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从这群女人的头清楚的,然而不知怎么,内心里闪过一个奇怪的想法,章铭含笑开口说的竟是:“关系现在还不太好说,有些复杂。不过我和她志趣相投,所以关系相处的很融洽。”

    他的说法有点模棱两可,实际上却并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信息。不过他的话却足以让人误会。

    社长意味深长的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关系嘛,总是会有的,帅哥我支持你。”

    章铭只是笑,不说话,不久郑楚楚走了出来跟着章铭一起走了。

    先前那些在门口讥讽郑楚楚不会有男人要的女人,一个一个都变得无比尴尬。

    这个世界

    也许女人的性格之类的东西根本不重要,重要的还是那张脸啊。漂亮的女人总是能遇见好男人。

    去慕家别墅的路上,郑楚楚和章铭相谈甚欢,章铭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而且懂很多,跟他聊天一点都不会无聊,不知不觉到了慕氏,郑楚楚还有些意犹未尽。

    章铭把车停下,对她道:“今天聊的很开心,改天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聊吧。”

    “好啊。”郑楚楚点头下车,心脏有些跳乱。

    怎么会,只是和他聊天而已,为什么就会心跳加速呢。郑楚楚咬着唇摇摇头不让自己乱想。

    对方可是慕氏集团的秘书长,是了不得的家伙,和她完全没有可能性。

    走进慕氏,郑楚楚进去之后就被带到了安小溪的卧室。

    郑楚楚走进去有些不爽道:“大白天的你怎么也窝在卧室里,不知道”

    一眼看到安小溪穿着柔软的丝质睡裙,躺坐在夸张的柔软大床上,郑楚楚的眼睛瞪圆了,这是什么情况

    慕总裁当他是在圈养金丝雀,金屋藏娇吗搞这么大阵仗。

    安小溪一看她呆住,立刻知道她心中一定是在误会什么。苦笑了下,安小溪解释道:“喂,别乱想啊,我是受伤了,不得不睡这样的床。”

    “啊你受伤了哪儿啊严重吗”郑楚楚一听她受伤急忙冲了过去,安小溪安慰她:“啊,伤在后腰,不过已经没问题了,现在是在养伤。我叫你来就是要和你说说这件事,免得你再说我有什么事情不告诉你。”

    郑楚楚知道她已经没事了松了口气坐在她身边,有写疑惑道:“不对啊,你不是欢天喜地去巴黎了吗为什么会搞受伤啊。”

    安小溪深叹一口气道:“是啊,我本来也以为这是场欢天喜地的旅行,哪里想到却是惊险万分的生死冒险。”

    握住郑楚楚的手,安小溪把这些天所遭遇的事情全部讲给了郑楚楚,郑楚楚听完久久不能消化,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来。

    “真是一入豪门深似海啊。”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