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两天后,慕琛和安小溪以及章铭、江柯坐了飞机回了a市。

    下了飞机,安小溪呼吸到a市的空气,心情愉悦到不行。

    熟悉的地方就是能给人以安全感,安小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虽然事实上她也的确很轻松。

    “慕琛。我可以自己走走的,你放我下来吧。”被慕琛抱在怀里走出机场,安小溪别扭到不行。

    章铭秘书和江柯秘书还在呢,他就这样抱着他从容不迫的走着,让她非常不好意思。

    “不行,你的伤要好还早着呢,我抱着你走,你乖乖的,不然伤口裂开有你疼的。”慕琛倒是真的完全不以为意。到了车前,章铭打开车门,慕琛紧接着抱着她就进去了。

    到了房车内,安小溪再次提议:“慕琛,到了车上了,我、我可以下来了吧。”

    章铭秘书和江柯秘书还在看着呢,安小溪的脸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车上颠簸,你的伤口会裂开的,乖乖的躺着。”慕琛又再次道。

    安小溪窘迫到不行,偷偷的去看章铭和江柯,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小溪有一瞬间总觉得两个人在偷笑、

    安小溪怀着一股莫名的忐忑,咬着唇低头不在说话。

    呜呜,为什么她要受伤啊。受伤好可怕啊,再也不要受伤了。

    回到别墅,慕琛抱着安小溪到了慕琛所住的主卧旁边的卧室,一进去安小溪就看到了熟悉的大床。

    嘴角抽搐了下,安小溪道:“你什么时候把它弄来的”

    什么床呢,当然就是她养伤睡的那种羽毛床。说实话安小溪是睡不惯太柔软的床的。因为她从小睡的就是硬床啊。睡硬床,活着一般弹性床才有睡觉的感觉。

    虽然这种全羽毛的床真的很舒服,超级柔软,但是她潜意识里总是做梦,梦到自己睡在云朵或者棉花上,有好几次从这种梦里惊醒她以为自己从高空里摔下来。

    “运过来太麻烦,干脆重新做了一个,你受伤睡这样的床比较舒服。”慕琛说的理所当然,把她放在床上道。

    安小溪眨眼追问:“那我什么时候身体会好,可以睡普通的床”

    慕琛俯身凑近她:“怎么了迫不及待想和我睡在一起,还是迫不及待的想做”

    “才,才没有。”安小溪脸一下子红了,为自己辩护,她真是的,又被这个男人套住了。

    慕琛只是调侃了她一下,为她扯过被子就道:“好了,不逗你了,你乖乖的呆着,无聊就看电视,我去下公司,公司堆了很多事情,晚上回来陪你吃饭。”

    安小溪心道慕琛刚回来就去上班,总裁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当即乖巧道:“好。”

    慕琛满意的向外走,安小溪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慕琛,我、我也有时间没去学校了,好久没见楚楚了,我可以找她来玩吗”

    慕琛回眸,看她一脸等待他下命令的样子,无奈的微微簇了下眉头:“慕太太,这里也是你家,叫朋友来玩是你的权利。不过让她自己过来很不方便,你打电话给她吧,我派人去接她来,顺便叫下面的人准备些精致点的点心你们吃。”

    安小溪坐在床上,有点幸福的柔声道:“慕琛你真好。”

    慕琛看到她那美好的笑容,以及有点撒娇的语气,呼吸一窒,转身慕琛几步走到她身边俯身捧着她的脸亲吻她的唇,辗转缠绵了好一会儿,一直到她有些气喘吁吁,脸色酡红了,慕琛才放开她,声音有些沙哑道:“我总算知道什么叫**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要不是你现在受伤了,那我一定要做那个不去早朝的君王,在这里和你抵死缠绵。”

    “有你这样的思想的君王,会亡国的啦。”安小溪呼吸凌乱,樱唇被他亲的有些肿,微微侧开头,安小溪羞涩的小声道:“你快、快去公司啦。”

    慕琛勾起性感的薄唇笑了下,转身离开。慕琛关上门之后,房间里的安小溪才按住心脏,哪里在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安小溪无奈,自己真是被慕琛吃的死死的。

    慕琛下了楼,先叮嘱了下面的人去弄点心,看到章铭和江柯后道:“你们两个谁留下吧,小溪要叫朋友郑楚楚来,你们上去问下郑楚楚的号码,去接下人。”

    江柯的身份地位当然是比不上章铭的,所以这事情理所当然由他来做,所以江柯自然而然的开口:“那么秘书长,你和总裁”

    “我去接人吧。”章铭推了下眼镜忽然开口道,江柯愣了下瞪大眼睛看他,慕琛也有些疑惑。

    章铭很淡定没什么情绪道:“上次在舞会的时候,她有帮过我忙,我还没有道谢。”

    “这样,那就章铭去吧。”慕琛意味深长的看了章铭一眼,应允了。

    章铭被看的莫名有些心虚,又推了下眼镜,一旁的江柯什么也没在说,心里却是有些吃惊。

    这真是不像章铭秘书长的作风啊,要知道这位秘书长实际上是有些工作狂的,总是把总裁的事情和工作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这次竟然要去为了接一个女人把工作放在后面。

    真是可疑呢,不过他不问什么,只能跟着总裁离开了。

    总裁和江柯离开之后,章铭才微松了口气,总觉得被总裁看穿了,有些丢脸。

    不过,他对那个叫郑楚楚的女人,的确有些上心,她和一般的女人不太一样,想再次见她的想法,时常会冒出来,而这是个绝对的好机会。

    上楼,章铭敲了门,安小溪正和郑楚楚打完电话,想到是慕琛叫人上来了,连忙道:“请进吧。”

    门打开,章铭站在门外微微俯身道:“夫人,你朋友的电话给我下吧,我去接她,她有说现在在哪里吗”

    “唉怎么是章铭秘书”安小溪有些惊愕,她还以为不是司机也会是江柯秘书,她还告诉郑楚楚有可能去接他的是个很乖的帅哥。

    江柯长得是很乖,清秀的那种,然而比之,章铭就绝对是冷静智慧型了。

    章铭推了下眼镜苦笑了下:“我有那么不合适吗不管是总裁还是夫人,都是很惊讶。”

    “啊不,我、我还以为章秘书肯定是工作至上的,以为会是江柯秘书来。”尴尬的笑笑,安小溪急忙道:“那就麻烦你了啊,章秘书,这是号码,你去的时候她有可能正在跆拳道社,如果你打电话不通,就麻烦你去找找她。”

    “好,夫人请放心,我会把人带到的。”

    “辛苦你了。”传完电话,安小溪笑着道。

    章铭摇头:“并不是什么辛苦的事情。”

    是啊,对他来说,是件不错的好事。

    跆拳道吗她还真是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武力派呢。不过他还是没办法想象,那么漂亮性感的女人,竟然练跆拳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而且她和夫人是朋友,夫人可绝对是柔弱派的,两个人也太南辕北辙了。

    在坐上车出发的时候,章铭就当即做了决定。去到学校不给她打电话,就进去看看她到底在社团里是什么样。

    此时郑楚楚正背着包进社团,安小溪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见了王琳。

    “我也是没办法才答应安琪的。我觉得求安小溪,她、她也不会原谅我的。楚楚。楚楚,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去求求小溪放过我吧,我已经很惨了。”这一次王琳面对她真是声泪俱下,但是她一点也没有动摇。

    虽然安小溪没有一点打算找王琳麻烦的意思,但是她还是吓了吓她,叫她提心吊胆的吓几天也好。

    “唉你们听说了没,那个安琪啊去国外了。”

    “啊,我听说了,听说她还和自己的男朋友解除婚约了,估计是太伤心了所以走的吧。”

    “哎,你说他们为什么分手啊,顾北学长不是最爱安琪了吗宝贝到不行。”

    “谁知道呢,不过我和你们说,那天我逛街啊,看到顾北和安小溪在一个咖啡厅里说话,就是那天啊,顾北和安琪取消了婚约,这事八成和安小溪有关系。”

    “对了,她妈不就是勾引了安琪她爸吗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女儿啊,妈妈是狐狸精女儿也是。”

    几个女生议论着走向了郑楚楚,走到郑楚楚面前,郑楚楚一脚横踹在了墙上,横着眼睛质问:“你们几个,是想嘴巴被撕烂吗在这里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死吗”

    那几个女生抬起头来一看是郑楚楚,连连退后:“学、学姐,我、我们只是,只是道听途说,你、你别生气。”

    惨了,这女人可是跆拳道的顶梁柱,还是安小溪最好的朋友,会被打死的。

    郑楚楚双臂环胸,冷冽的瞪着她们几个:“嘴巴给我关好了,告诉你们,我们家小溪看不上顾北,更不稀罕安琪的东西,你们要是再敢乱说,我就替你们的父母,好好的管教管教你们,知道了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