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要你帮我做

    没、没有和柯娜上床

    安小溪呆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脱口而出:“可是那么晚了”说到这里安小溪又止住了,她真是关心则乱啊,慕琛至于骗她吗慕琛哪里有骗她的理由呢,他可是慕琛啊

    面对她的再三质问,慕琛却竟然没有生气,伸出手勾着下巴左看右看道:“还说不在意”

    安小溪羞愧的咬住了下唇,觉得自己要是再狡辩下去也真是够强词夺理了,只好坦言道:“对不起,我、我是在意。”

    慕琛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点头道:“嗯,我喜欢你这样诚实。那天晚上我的确是和柯娜走了,不过是柯娜告诉我,她那里有颗很珍贵的钻石,放在你的皇冠上一定会很好看。我想过可能是骗局,不过又想如果真的有那颗珍贵的钻石能装点你的皇冠,去看看也无妨,所以就去了。”

    “然、然后呢”安小溪眨了眨眼睛问。

    慕琛想到这里时,脸色微冷:“我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骗我,如果不是她骗我离开,你也不会受伤。”慕琛说着又轻抚上她的脸颊。

    看着安小溪的羞涩的面容,再想想柯娜脱下衣服苦苦哀求他的样子,慕琛说不上来得恶心。

    或许人真的是会变得,他从来都知道柯娜不是什么好女人,但却也从来没有讨厌她的聪明甚至于阴狠。因为她不会想要独霸他,所以他对柯娜的存在是有些放纵的。

    然而现在慕琛极其厌恶柯娜。

    一个女人主动乞求一个男人的施爱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然而明明别有用心,却还要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哀切的样子,不知道柯娜面对安小溪的时候,又是怎样一个表情。

    章铭告诉她柯娜说她并不知道女人的目的,这句话虽然已经无从考证,但慕琛并不相信。这个上流社会这么多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如果不是有共同的利益可寻,柯娜怎么会听信一个女人莫民奇妙的帮助。

    “慕琛,我不要什么皇冠,也不要什么钻石啦,你以后别再为这种事情费心了。”扯住他的衣袖,安小溪开口说道,有句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我什么都不要慕琛,只要你在我身边这就够了。

    想到他没有和柯娜上床,她就已经非常开心了,皇冠什么的,她从一开始就不需要。

    慕琛微蹙了眉道:“你太无欲无求了,你明明可以乞求的更多一些。”

    在他身边,她想要什么他都能给,可是她总是不要,就连自己给她东西都需要找理由。

    安小溪明眸皓齿,安静又柔美的笑:“我已经得到很多了。”

    而且这些都是慕琛你给我的。

    慕琛望着她美好的样子,心微微触动。

    他忽然觉得,他遇见了一朵世界上最纯白的花。以前没有遇见这朵纯白的花之前,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都没有什么令人不满意的地方。而遇见她之后,他却觉得以前遇见的那些女人,哪里都是让人不满意的地方。

    不过那些其实都无关紧要了,有了这朵纯白的花以后,他不愿意再流连任何一片花田,任由其他的花朵开的再美,他也不想去欣赏,更不会去采摘。

    只有这朵花就够了,他唯愿采摘她。

    凑近安小溪,慕琛的呼吸又沉重了起来:“刚才被你打断了,现在我要继续。”

    安小溪脸红的滴血,羞涩的小声道:“可、可是不行啦,我的身体还不能”

    “那就用手。”一口含住她小巧的耳珠,慕琛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身,又热又硬的触感隔着精致的西装裤传到她手上,安小溪吓了一跳急忙想挪开手,慕琛却不给她机会,有些强势的将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那里。

    慕琛霸道又温柔的命令:“帮我。”

    安小溪咬住下唇,羞耻的感觉快要将她淹没了,然而慕琛的声音低沉又沙哑,仿佛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他言语的魔力一般驱使她的手动了起来。

    解开腰带,触碰他的火热,安小溪在慕琛的命令下,用手帮他。慕琛和她的头几乎抵在一起。性感又沙哑的低喘,就喷在她的脸颊,安小溪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慕琛看她,一双迷人的桃花眸由黑转成墨绿,说不出的妖异,安小溪慌乱的别开眼不敢看她,慕琛却凑的更近了,声音惑人:“我想吻着你泄。”

    这样露骨的话让安小溪身体不自觉的燥热起来,咬着唇身体发颤,安小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琛舔舐了下薄唇,却并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说完这话已经凑上了薄唇,单手捧着她的发,充斥着瑰色的吻。慕琛深深吻着她,霸道又狂野。

    好一会儿,慕琛在她柔软的手心达到了什么只能延缓,又不是生病。

    眨了眨眼睛,安小溪道:“啊,这么说来,婚礼会不会因此推迟啊。”

    慕琛放下书,沉吟了下道:“婚礼暂定在一个月了,本来是打算回去之后两周内就结婚的,现在你受伤了,婚礼我们一个月后举行。”

    安小溪有些歉意道:“对不起,慕琛,都是我”

    “不准再说下去了,你该知道,这事情并不是你的错,如果你执意要道歉的话,那我也不得不向你道歉。”慕琛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严肃的看着她。

    安小溪急忙噤声了。让慕琛道歉,她可不想。

    这事情也不是慕琛的错。

    窗外夕阳已经渐落了,安小溪看了一眼,在心里感叹,终于还剩下两天就要回去了。她总算是可以离开巴黎这个地方了。

    人生的际遇真是不可思议,在来巴黎之前,她最憧憬这个时尚之都,她从没想过会有一天,她来了巴黎竟然没有恋恋不舍,反而归心似箭。

    巴黎,巴黎你什么都好,只可惜,我与你的相遇不太好。但我想我还会来的,下一次,下一次我要作为一个设计师站在这里最华丽的舞台上。

    迷迷糊糊的想着,安小溪竟然就坐着睡着了,慕琛抬起头看见她坐着睡着,嘴角还含着浅浅的笑,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般,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

    这女人,是梦见了什么呢竟然高兴成这样。

    轻轻的起身,慕琛小心的将安小溪抱了起来。又轻轻的放在柔软的羽毛床垫上。安小溪的身体轻陷在羽毛中,就像一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猫一样,整个人和垫子融在一起给人软软的感觉。

    扯过轻柔的被子给她盖上,慕琛俯身亲吻了下他的额头。

    转身,慕琛走了出去,楼下章铭和江柯正拿着合同说着什么,见慕琛下来,两个人站了起来道:“总裁。”

    慕琛点头道:“海伦那边来人了吗”

    章铭点头道:“是,刚来了人送来了东西,还有新拟定的合同,总裁您看。”

    慕琛拿过合同一看,冷笑了下:“比原来给的价格多出三倍只出这么点钱就想抹消自己女儿犯的错吗”

    江柯在一旁道:“的确是太少了,不过总裁您看下他送来的东西吧,或许海伦家诚意在这里。”

    江柯说着打开了,面前的的保险箱子,保险箱里有个全钻石镶嵌的钻石盒子,江柯拿出来打开,里面是一颗红色的眼泪妆的钻石。

    章铭在一旁道:“总裁,海伦那边的人说,虽然他们没有玫瑰女王,但是这颗蔷薇之吻送给总裁夫人。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小姐不懂事,希望总裁和夫人能原谅她的无心之过。”

    慕琛望着那颗钻石,表情还是很淡然:“真会说,明明并不是什么无心之过吧。”

    “总裁说的是,柯娜小姐显然没有那么单纯,那么总裁,我们要把东西退回去吗”章铭在一旁问。

    慕琛摇头:“收下吧。虽然不是玫瑰女王,但是这颗蔷薇之吻的确足够表明他们的诚意了,章铭你把合同看一下,没问题我就签了字,你给海伦那边送过去,告诉柯娜的父亲:以后管好他女儿。”

    “是,总裁。”章铭点头应道。

    慕琛说完看向江柯道:“找最好的设计师,设计皇冠,把这颗宝石用上,婚礼定在一个月之后,婚礼当天,我希望慕氏集团总裁的夫人,有一顶令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王冠。”

    虽然她说无所谓,但他为王者,做他的女人怎么可以不是女王,而女王怎么能没有王冠呢。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