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幕后的那个人

    安小溪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睁开眼,慕琛就坐在她身边,趴在她的床边,手紧紧握着她的手。

    安小溪是趴着的,所以是侧着脸睡,睁开眼睛正能看到他漆黑的发。

    夕阳的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照射在慕琛的发丝上,荡漾着光晕。他一直都守在这里吗

    心被他微微的触动了。

    这个人,不是说要他去休息了吗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守着她。

    有些忍不住想摸一摸慕琛的发,安小溪向外轻轻的抽了抽手。本来以为是不会吵醒他的。可偏偏他太敏锐了,安小溪只稍微抽了下手他就已经醒了。

    “怎么了身体痛吗还是要喝水”慕琛醒来就坐了起来,一点也不带惺忪的感觉,安小溪眨了下水眸轻轻摇头:“不是,我什么也不需要。慕琛,你去休息吧,我真的已经好了很多了。”

    慕琛挑眉,伸出手揉她的发:“我没事,饿了吧,我叫人去准备饭。”慕琛说完就要站起来,安小溪急忙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角。

    慕琛回头看她,桃花眸里温柔几许:“怎么了”

    安小溪咬了下唇,极小声道:“慕琛,我不饿,你到床上来好吗就算不睡也休息下。”

    从她受伤到手术再到又睡了一觉,时间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这个人一直在自己的病床旁边,他这样不休息怎么行。

    看着安小溪担心的表情,慕琛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明明她自己才是伤患,却竟然担心起他来了,无奈的看着她,慕琛最终还是敌不过她,点点头道:“好,那我到床上陪你说说话,然后再睡吃饭好吗”

    安小溪连忙眨眼表示自己的高兴,慕琛把西装外套脱掉,只穿了衬衣掀开被子到了床上。

    vip病房内病床比普通病号床大,两个人躺在一起也没有问题。慕琛躺到床上把安小溪的头微微抬起,手臂放在她颈下,就这么侧着身子近距离看着她。

    映在慕琛眼里的安小溪面容白皙,水眸闪闪,樱唇更是透着诱人的光,慕琛迷人的桃花眸微微勾了起来,声音轻柔:“这个距离,有些糟糕。”

    安小溪不解,也轻着声音问:“怎么了”

    这个距离有什么问题吗

    慕琛凑近她在她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下,抚摸着她的脸颊道:“距离太近了,会让我忍不住想吻你。”

    安小溪的脸红了起来,咬住了下唇,慕琛唇角微扬,有小额邪魅道:“刚刚只是想亲你,但现在你露出这样羞涩的表情,我想做的可就不只是亲吻这件事了。”

    安小溪脸红到不行,娇嗔道:“我可是伤患,你别乱来。”

    “那么伤好了就可以乱来了吗”

    “你强词夺理。”

    慕琛逗够了她,抚摸她将她轻轻向坏里带了带,温柔的亲吻着她的发:“快好起来吧慕太太,不然我一直禁欲对身体不太好。”

    安小溪的心颤了一下,在慕琛看不到的地方眼神微微暗淡了起来。

    禁欲吗慕琛的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他会为自己禁欲吗安小溪始终是相信慕琛的,在很多方面她都很相信慕琛。可是唯独在女人的事情上面,她或许是太不自信了,所以总是忍不住怀疑。

    而且那天晚上关于最后他和柯娜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她并不清楚,也不敢问。这变成了她内心里一根小刺,轻轻的撩拨着她。

    在心里微叹口气,安小溪觉得自己有点没出息,她实在不知道一个柯娜就让她如此在意的话,以后再遇见其他女人的时候她该怎么办。

    嫁给慕琛,就要面对无数觊觎她的女人,这其实是她一开始就知道的,所以她真的该坦然面对,不要去想太多。

    “慕琛,那两个人,被抓起来了吗”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安小溪叉开了话题。

    “嗯,你放心,会有人惩治他们的。”慕琛说着,没有告诉安小溪那两个人现在已经死了。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害怕的,这种黑暗的事情,没有必要让她知道。

    安小溪果然没有想太多,还以为慕琛说的是法律会惩治他们,咬着唇,安小溪又问:“慕琛,那背后指使他们的人是不是真的是慕家的人那人找到了吗”

    慕琛低头勾了下她的鼻子:“没想到我们小溪还知道是慕家派来的人。”

    安小溪皱皱鼻子不满道:“我是没那么聪明了,可也不是傻子。想也知道是慕家的人。”

    除了慕家的人,也不会有其他的人了。要杀的人是她,一定是不希望慕琛和她结婚。

    慕琛点头道:“的确是慕家的人,是只狡猾的狐狸,不过我会抓到这只狐狸的。”

    安小溪笑了下,坚定道:“慕琛的话,多少只狐狸都不在话下。”

    慕琛挑眉,俯身下去凑近她的唇:“就是这张嘴吗说出蜜糖一样的话,是抹了蜂蜜吗让我尝尝。”

    安小溪羞的闪躲:“不要,不要啦”

    慕琛最终还是吻上了她的唇,好一顿缠绵,安小溪被吻的七荤八素,水眸湿润,说不出的诱人,看的慕琛**高涨,要不是她受伤了,慕琛恨不能把她翻来覆去的做上几百遍,而现在却只能压抑自己。

    在理智崩坏之前,慕琛克制的下了床,严肃道:“是该吃饭的时候了,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叫人去准别下晚餐。”

    安小溪这次没有反驳,脸红红的点头:“嗯,好。”

    她发现自己是越发的不经撩拨了,被慕琛这一顿折腾,她也忍不住情动了。

    真是不知羞,在心里丢脸的骂了自己一句,安小溪向被子里缩了下,牵动伤口微微有些疼。

    悲苦的皱眉,安小溪不知道自己还要这样趴着睡多少天。

    她啊,到底是什么命啊。

    慕琛走出病房之后,章铭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从柯娜那里拿了电话并没有追踪到什么线索,章铭的脸色并不太好。

    慕琛看着他的脸色,也沉下脸来了,开口道:“调查的不是很顺利是吗”

    章铭点头:“是总裁,我从柯娜那里知道是有个女人给她打电话以玫瑰王后来绊住总裁的,号码也拿到了手,可是追踪不到任何消息。对方做事真的很干脆利落。买凶的钱直接放在了那两个地痞家中,打给柯娜的电话也查不到线索。能知道的唯一线索就是打电话的是个女人,应该是年轻的女人,但是”

    “很有可能也不是主谋本人。”慕琛替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是。”章铭说的不太甘心。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能,竟然一点都查不到。

    慕琛冷笑了下道:“看来我小瞧了慕家小一辈的人。”

    章铭镜片下的眼睛透出一丝疑惑,章铭不解的问:“总裁,您断定是小一辈的人吗可是小一辈的人都没有在慕氏内,应该连和总裁斗争的资本都没有吧。”

    难道总裁只因为打电话的是个年轻女人这一点,就确定是慕家小一辈的人吗不可能,总裁才不是这么草率的人。

    如果总裁的判断这么草率,总裁恐怕早就被人从慕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了。

    慕琛挑眉,一双桃花眸深不见底,里面藏着无尽的深沉。

    “章铭,自从我18岁当上了慕氏集团的总裁开始,就在和老一辈的人斗,如果他们真有这么厉害,做事这么缜密让我都抓不到一丝把柄,他们至于到现在还被我压制的死死的吗”

    “不至于,在之前的斗争中,他们总是占着下风,偶尔占上风也很快就会露出破绽坠落到下风。”章铭推了下眼镜道。

    慕琛点头:“所以这是我判断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小一辈中的某人的一点,而且基于这一点推断,这个可能性就被无限的放大了。这些年我没有让老一辈的人把自己的子女推入慕氏,他们一定很恨我,但是对我束手无策。然而此时如果小辈中有人站出来,承诺能把我挤下台然后由他来当慕氏总裁,到时候可以把他们的子女带入慕氏,那么老一辈的人一定会全力支持他。而且更有利的是,小一辈中一定也会有人受他驱使。”

    章铭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恍然道:“所以他消息很灵通,总裁到哪里他都知道,因为老一辈人一定会想尽办法跟踪总裁。而打电话的年轻女性也不可能是外人,因为外人是不值得信任的,毕竟有被收买的可能性,所以也必须是慕家本家的。”

    慕琛点头道:“所以说,我们有了一个厉害的对手。既驱使了老一辈又拉拢了小一辈。”

    章铭皱眉道:“那总裁,我们岂不是等同于孤军奋战吗我们该怎么办”

    慕琛意味深长的拧着薄唇:“静观其变,不变就是应万变之策。既然是有目的的狐狸,那么就一定会再次露出狐狸尾巴,我们只要等待就好,我想这只狐狸不会等太久。”

    虽然这么说,但是慕琛脑海中,却已经现了一个身影。

    会是那个人吗如果是的话,那就有趣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