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的妻子,我就在你身边

    “你醒了,不要动,你身上有伤。”慕琛的声音,磁性温和。

    安小溪还不太清醒,又眨了眨眼睛呆呆的看着他,还是一脸不确定的样子。

    慕琛把手伸到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摸她苍白的脸蛋儿,让她感受自己手掌的温度。

    “是我,真的是我。”慕琛说这话的时候,心脏有些不太好受。是因为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出现,所以她现在才会露出这样不确定的表情吧,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来了。

    他内心里说不出来懊恼,要是能第一时间赶到,第一时间救了她,该多好。

    为什么偏偏要让她受伤,要她在绝望中独自挣扎,要她独自承受恐惧与害怕。

    “是慕琛”她开口,声音有些脆弱,像羽毛一样轻:“慕琛的温度还有味道,我知道。”她说着,嘴角微微扯开一个苍白的笑。

    慕琛有些心疼,缓缓的抚摸着她的脸道:“是我,是我来了,所以别怕,已经没事了,那些人不会再来,也不敢再来了,小溪,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他掌心的温度很温暖,非常的温暖,让人安心。看到慕琛,面对歹毒时那种恐惧在她心里已经消散了,虽然伤口还在疼,可是安小溪已经放松了下来。

    她身体还麻麻的不能动,只能用眼神看着慕琛,开口对他说道:“我没事的,也已经不怕了,慕琛你别担心。”

    她相信慕琛的话,总是相信他的。只要他说没事了,那就是没事了,她不害怕。

    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她就觉得安心多了。而且她现在还稍微有些高兴,高兴他在这里,她睁开眼睛看到他在这里,而不是在柯娜身边,她就有一丝高兴。

    慕琛轻抚着她的发,温柔道:“睡吧,伤口一定还疼吧,睡着就好了,我就在你身边,安心的睡吧。”

    见到慕琛的放松,加之身体的虚弱让安小溪的确有些困了,上下眼皮打架,安小溪闭上眼睛喃呢:“那慕琛,你也要休息哦。”

    四周很亮,安小溪知道已经天亮了,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出事的时候还是昨天晚上,手术花了不少时间吧,慕琛他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吗

    应该是吧,就算不是她也当作是吧

    “嗯,不用担心我,快睡吧。”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慕琛嘴上这么应着,却不想离开病房去休息。

    他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仍心有余悸。差一点就失去她,差一点这双漂亮的水眸就再也睁不开了,差一点他触碰到的就不是这样温暖的温度了而是一片冰冷了。

    这些,都让他心有余悸。他想陪在她身边,就这样陪着她。外面阳光普照,夜晚的黑暗已经褪去,白昼的出现让人舒服了许多。

    慕琛看着安小溪在阳光下散发着微光的美丽侧颜,忍不住又俯身吻了她。

    虽然已经是白天了,但是晚安,我的妻子,我就在你身边,安心的睡吧。

    “你、你说什么安小溪出事了”柯娜的别墅里,柯娜本在喝闷酒,门忽然被撞开,管家脸色凝重的走过来汇报着刚刚发生的情况。

    管家点头道:“是我们派去人去酒店,没有看到慕总裁和安小溪出入酒店和保安聊天的时候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多了个心眼跟到了医院,然后确认到,安小溪似乎遭到了袭击,被刺伤了,虽然已经平安入住了病房,但他觉得事情重要就向我汇报了。”

    柯娜蹙眉:“受袭了慕琛呢慕琛和她在一起吧,慕琛没事吗”

    管家蹙眉道:“慕总裁没事,我们的人说慕总裁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受袭了,慕琛一直到她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才出现。”

    柯娜是非常聪明的女人,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事情的原因。

    慕琛没能及时回去,是因为慕琛来了自己这里。

    慕琛来了自己的别墅,然后安小溪就在酒店里遇了袭击。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柯娜心脏向下坠了一下。紧接着柯娜想起了女人的电话

    柯娜的脸瞬间惨白了起来,手里的红酒杯掉落在地上,啪的摔碎了,一地的碎玻璃,红酒溅在她的红色裙子上,柯娜却都已经顾不上,倒退了几步,柯娜瘫在了沙发上,痴痴的喃呢:“完了,完了,慕、慕琛不会放过我的,不会放过我的。”

    管家急忙走过去跪下来道:“小姐,这和小姐你没有关系,小姐你别这样。”

    柯娜看也不看管家,就这样呆呆的无神的望着前方,几分钟之后柯娜忽然站起来,起身抓住手机冲上了楼,回到房间柯娜颤抖的拨打了某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冰冷的女声从那边传来,柯娜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柯娜颤抖的捂住嘴巴,浑身瑟瑟发抖,打不通,打不通

    那边的人比她的消息还快,号码已经注销了,不,不是这样的。那个女人是早在打电话之前就预谋好了。

    自己把慕琛骗开,对方去对付安小溪,事情一开始就是这样安排的,可笑她竟然竟然莫名其妙的相信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从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慕琛,慕琛现在一定会非常生气,他很重视安小溪,他一定气坏了。

    呜呜,她不要啊,不要被慕琛讨厌不要被慕琛憎恨。

    “小姐,小姐,慕总裁的秘书章铭先生来了。”门外,管家的声音再次响起,像是魔鬼的低语让她害怕不已。

    柯娜哭了起来,身体瑟瑟发抖,在门内哀声道:“管、管家,我可、可不可以不见他。”

    “这”门外的管家迟疑了下,另外一个清冷的声音却已经响了起来:“看来柯娜小姐已经知道自己闯祸了,请出来吧,总裁让我带话给你。”

    章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冷的叫人颤粟。柯娜的身体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慕琛,慕琛带来的话。

    咬住下唇,柯娜缓缓的打开了门,章铭并不介意站在这种地方把事情说了,见她开了门,也不安慰流泪的柯娜,冷冷的开口:“柯娜小姐,我们总裁夫人昨天晚上遇袭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柯娜手颤抖不已点头,她在思考,思考慕琛不会想到她和这事情有联系。毕竟人不是她派去的,毕竟她除了勾引了慕琛什么其他的事情也没做。

    “总裁让我带话,是谁让柯娜小姐撒谎说玫瑰皇后钻石在你手里的。”章铭面无表情的问。

    柯娜小退了一步,颤抖道:“什、什么意思”

    章铭看到她这个时候还在硬撑,眸中的光更冷了。在慕总裁的身边,他还真是见识到了各种各样可怕的女人。到这个时候了这个柯娜竟然还想蒙混过关。

    “柯娜小姐,我说句难听点的话,在我们总裁眼里柯娜小姐比之我们夫人的重要性真的差远了,所以柯娜小姐不要以为我们总裁对你会有什么手下留情。如果你肯乖乖把谁指使你的事情说出来,我们总裁会放过海伦珠宝。我们总裁的手腕有多厉害你该明白。不要以为海伦是欧洲企业,又不在a市,也不归总裁管就会安然无事,如果柯娜小姐这个时候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们总裁不客气。”

    柯娜一听慕琛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心中骇然,这事情牵扯到海伦珠宝,再也容不得她任性了。而且昨天晚上她就已经知道了,慕琛对她毫不在乎。

    也是,她真是傻了,怎么会认为慕琛猜不到她和安小溪出事有关系呢

    身体软倒在门前,柯娜脸色苍白道:“章秘书,求你告诉慕琛,我真的没有想要害她。只是有个女人给我打电话教给我勾引慕琛的方法。所以我、我就用了。”

    “什么女人”章铭逼问。

    柯娜把手机递给他道:“这是电话,电话在这里,我、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谁,第一次她给我打电话就说慕琛到了巴黎,我去查了下他果然在巴黎,然后那个女人就说自己知道慕琛的行踪,还知道慕琛不会理我,我需要她的帮助,我、我开始也不相信,但是我去见了慕琛,他果然不理我。我逼迫安小溪把慕琛让给我一夜,她不答应所以我生气,所以我就打了电话向那个女人求助。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只是太爱慕琛了,真的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害了安小溪。”

    柯娜捂住脸声泪俱下,她的泪水是真的,因为她真的很害怕。但她说的话却不全然是真的,在安小溪的生气上,其实她是知道那女人要对付安小溪,只不过她故意不去理会,她在意的只是慕琛,根本没去管过安小溪。

    所以说,女人一旦可怕起来,是真的很可怕。

    章铭看着她,并不同情她的泪水,把她交出来的电话号码记下来,章铭冷淡道:“关于柯娜小姐的话我会带到,但总裁会有什么决定,就不关我的事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