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小溪,不想失去你

    痛刺入骨髓的痛,身上所有的神经都在痛着,安小溪手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那种湿热粘稠让人打从心里惧怕,安小溪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因为走路伤口似乎变得更严重了,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

    安小溪觉得自己的腿软要走不动了,然而她却不得不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门里那两个人就要出来了,他们会追上她把她拖回房间。

    为什么还没有人来,还没人来救她。安小溪从房间里冲到走廊上,时间用了不到一分钟,可是她却觉得时间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慕琛,慕琛你在哪里,我好怕,你来救我好不好。

    不,你还是不要来,这里好危险。

    不要来的好

    扶住墙安小溪绝望的咬着唇,她感觉到身体已经不受使唤了。安小溪伤的并不轻,刀子插在了她的肾脏处,每走一步都锥心的疼。

    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她听到身后隐约听到开门的声音,安小溪已然绝望了。

    她逃不掉了。

    “该死的女人,看老子不弄死你,竟然敢”身后男人凶狠的声音传来,然而没等话音落下。砰的一声巨响之后,身后传来男人的惨叫。

    “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

    脚步声纷杂,安小溪努力的回头,眼前人影绰绰,她却不知道是什么人来了。

    “夫人,夫人,我是慕氏的秘书,夫人,您坚持住。”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他话的内容,让安小溪安心。

    “慕、慕琛”安小溪颤抖的,用尽最后的力气开口唤着慕琛的名字。

    秘书急忙道:“夫人,总裁没事,现在正赶过来。”

    安小溪听到这样,终于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秘书大惊,提起头来道:“让酒店准备急救先送到就近的医院。那两个人绑起来扔到房间去,叫人看着,我去给总裁打电话。”

    “好。”跟着他来的人点头,连忙去安排了。

    秘书拿出手机脸色很凝重,这次事情大条了。

    夫人受伤而且伤的不轻,总裁一定会暴怒。

    电话通的时候。慕琛已经快要到了,听到那边秘书说安小溪伤的很重,慕琛的心脏坠入了森冷的深海。

    她受了重伤,就因为他离开了她身边,把她一个人扔在了酒店。

    他没能保护好她

    “该死快,再开快点”暴怒的开口,慕琛几乎将手里的手机捏碎。

    他宁可受伤的人是他也绝不希望安小溪受到伤害。那些人,竟敢伤了她他绝不放过

    慕琛到酒店的时候,安小溪经酒店的急救处出来抬上了担架,慕琛大步上前跨上了救护车,秘书紧跟上去。”

    救护车上慕琛紧紧的攥着安小溪的手,质问医护人员:“她怎么样”

    医护人员检查了下道:“到插在肾脏的地方,不是知道伤的怎么样,具体要手术才能知道。”

    “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慕琛沉声问。

    医护人员看着她身上的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慕琛的心懵的痛了起来,很疼很疼,秘书小声在一旁道:“我到的时候,夫人倒在走廊上,我想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从两个男人手里逃出来并不容易。而且、而且夫人失去意识前,还在唤总裁的名字。”

    慕琛的瞳孔骤然收缩了,看着安小溪苍白毫无血色的面容,想到她脸上飞起红霞时漂亮的样子,心脏像是被人凌迟一样疼。

    温柔的为她抚弄额上的发,慕琛俯身温声道:“小溪,不要出事,一定不要出事。”

    只是很简单的说,却是他所有的期盼。

    好不容易才遇见她,在茫茫人海中,在万花丛中,只有她安静的伫立着,让他想要靠近,想要给她许多许多,想要对她温柔。

    小溪,你一定要醒过来,我发誓这次的事情仅此一次,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再也不会让你陷入这样的危险中,所以拜托你,一定要醒过来。

    你放心,所有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一路到了医院,手术进行了十个小时,这期间慕琛命人打电话把私人医生叫了过来。

    慕氏的私人医生一来,就直接进了手术室。

    章铭也跟了过来,见到慕琛坐在外面的走廊上,脸色凝重,章铭没敢上去打扰,拉了先前的秘书到另外一边问道:“江柯,被抓起来的那两个人,有没有派人审问。”

    秘书江柯道:“我派人守着了,刚才打电话让人问,也派人调查了,但是那两个人只是寻常的地痞,不属于任何的黑手党帮派,也不是职业杀手。他们是说有电话打给他们,给他们家里放了钱叫他们来杀人。”

    “只说要杀夫人吗”

    “是的,那两个人说,那些人只告诉了他们时间,而且只杀夫人。”

    章铭沉吟了起来,这事情真是滴水不漏,不用想打来电话的卡早就被销毁了,应该无迹可寻。

    而且就是因为他们把重点放在了夫人身上只放在夫人一个人的身上,所以才会导致现在这样的情况。

    章铭蹙着眉头,叹了口气道:“这事情,还是等确认夫人的安全之后,再去告诉总裁吧。”

    十个小时,异常难熬,但总算是熬过去了,手术室的灯暗下来,门打开,慕琛豁然站起来,慕家的私人医生郑云知道他现在肯定担心死了,急忙走过去道:“总裁放心吧,没事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手术之后麻醉药效还没退去,需要再等一个小时左右才能醒来。”

    慕琛听后,那张严酷的俊容上总算是有点放松的迹象,冲郑云点了点头,慕琛沉声道:“辛苦你了。”

    手术室内,护士将安小溪推了出来,慕琛急忙迎了上去,病床上安小溪很安静,睡颜安详,护士一路推着她到了vip病房,把她小心的放到了房间内之后就纷纷离开了。

    慕琛深看着安小溪一眼,没有什么比知道她安全了更叫他安心的。

    如果就这样失去她,慕琛实在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么样。他已经很多年未曾像现在这样,这么害怕失去一个人了。

    小溪,不想失去你。

    俯身在她发间亲吻了下,慕琛温声道:“乖乖睡会儿吧,你醒来的时候,我一定在你身边。”

    慕琛说完转身走了出去,门外,章铭江柯都在,还有一开始就呆在慕琛身边保护慕琛的慕家护卫队的人也在。

    慕琛面容严肃道:“把这里安排了人,在回a市之前,必须对她进行绝对的保护。”

    “是,总裁。”护卫队的人领了命令。

    慕琛看向江柯道:“去酒店继续审那两个人,要是他们派不上用场就随便找地方处理掉。”

    “是,总裁。”江柯接了命令之后直接离开了。

    慕琛最后看着章铭道:“辛苦你了,章铭,特意赶来。”

    章铭推了下眼镜道:“总裁不用这样,作为您的秘书长我随时为总裁效劳。总裁,我有些不解,总裁这次出来是私游戏,如果他们就此对付总裁和夫人倒是可以理解。这次他们的目标只有夫人,我不太明白他们是怎样抓到空隙的”

    慕琛双眸里闪烁着森寒的光道:“这就是重点了。章铭,你去下柯娜家,告诉柯娜小溪的事情,然后传我的话,她到底是受谁指使说出玫瑰女王在她那里的。海伦珠宝也是做到头了,是以为他们是巴黎的珠宝商,我就触及不到了吗你告诉柯娜,让海伦破产的手段,我有的是。”

    慕琛真的很生气,他生气自己上当受骗,也生气他一直防范着知道慕氏家族里有人要按耐不住,却没想到差池出在女人身上。

    百密一疏,漏在他对女人的掌控上。

    自古以来女人无数次影像一代帝王,他不该草率忽略女人的嫉妒心。柯娜也许真的只是嫉妒自己对安小溪太好了,然而这份嫉妒带来的后果却严重他几乎不敢承受。

    安排了章铭之后慕琛就回到了病房,安小溪还没有醒来,依然安静的趴着睡觉。

    上一次她也是后背受伤,只能趴着。

    她真是的,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伤在后背。

    握着她的手,想到江柯说她是从两个男人手里逃出来,逃到走廊上的。慕琛无法想像,这个在自己怀里总柔弱的像小动物一样的女人,是怎样的挣脱两个男人强忍着伤痛跑出来的。

    那时候,她一定害怕又绝望,她一定哭了,那时候她会不会在心里无数次的乞求自己,乞求自己能来救她。

    绝望、恐惧、害怕,她都经历了吧。

    “对不起。”把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慕琛轻喃:“小溪,对不起。”

    他不是个好丈夫,让自己的妻子陷入这样的危机中,算什么男人。

    安小溪一直迷迷糊糊做着梦,梦里一道光照射进来,她迎着光走,模糊的意识终于渐渐的清晰起来,缓缓的张开眼,安小溪瞪着迷茫失神的双眸眨了眨,看着握着自己手的男人。

    “慕琛”她开口,有些不确定。

    慕琛,真的是他吗还是她已经死了,这是最后的美梦。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