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我不能穿礼服去

    天上的月色渐淡的时候,安小溪在慕琛的怀里深深的睡了过去。慕琛抚摸着她仍然有些濡湿的发,将她裹在软被中抱到了浴室。

    简单的为为她清洗掉一身**之味之后才将她重新抱回床上。

    安小溪睡的实在有些熟,整个过程中完全沉溺在黑甜的梦中没有醒来。她实在是太累了,做到后期嗓子都微微哑掉了,然而相比较她来说,慕琛却精神焕发,身心舒畅。

    体力和精力都格外旺盛的慕琛,一经撩拨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一遍遍的要她。

    说起来真是奇怪,明明面对其他女人的时候,他总是很节制,对于男人与女人的鱼水之欢他并不痴迷。

    男人和女人会做,只是生理需求而已,然而和安小溪交缠在一起时,那种从灵魂深处所传来的颤动与快感,叫人欲罢不能。

    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慕琛勾了下唇,声音极轻的喃呢:“你不会是九尾狐变的吧,不然怎么能这么诱人。”

    怀里的小女人睡的香甜,小猫一样循着他身上的温暖蹭了蹭,那天真无邪的样子让人心悸。

    想到她之前提到柯娜时苍白的脸色,慕琛爱怜的抚摸着她的面容。

    果然要找个机会告诉她才行,告诉她,他的确是和柯娜上过床,而且只有一次。那也都是之前的事情了,遇见她之前,他的身边是有无数的女人,然而那些都不过是他曾经发泄**,不得不寻的女人,根本没有一个入过他的眼。

    至今为止,能让他慕琛着迷到有些贪欢的,能让他无数次想把她推倒在床上的女人,安小溪是第一个。

    闭上眼睛,慕琛将安小溪抱紧,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安小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在被子下摸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就那样什么也没穿的在被子里,安小溪脸红了起来。

    咬着唇坐起来,安小溪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慕琛,想来他应该早就醒了。

    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慕琛一身西装笔挺的出现在门前,安小溪一怔,顿时羞耻的缩回了被子里。

    慕琛站在门前看到她把身子缩回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不禁觉得好笑:“缩成鸵鸟是想做什么”

    安小溪脸红,结结巴巴道:“我、我的衣服”

    她的衣服在那,为什么找不见啊。

    慕琛扬了下薄唇,走过去俯身看着她:“昨天你勾引我的时候,我好像有告诉你,今天不会让你下床,怎么了,还能下床吗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

    安小溪羞大不行,可怜兮兮的咬着唇:“你不要开我玩笑了,我已经很丢脸了。”

    慕琛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划过她漆黑的发丝,意犹未尽道:“以后这种丢脸的事情,我希望你会经常做。”

    安小溪无语,心里默默道这种事情她再也不会做了。

    她的腰现在还酸痛呢,都说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儿都没错,太魔鬼了

    慕琛开够她玩笑,站起来拿了浴袍给她道:“晚上我们去参加时装周,我让人准备了礼服。”

    安小溪一听急忙摇头道:“不行,我不能穿礼服,我去到那里要拍照的,要是穿礼服的话,没办法拿相机。”

    慕琛听闻微簇起了眉头:“不穿礼服”

    去那种地方不穿礼服怎么行。至今为止慕琛出入那种场所都是穿着笔挺的西装,身边携带着穿着动人礼服的女人,现在安小溪竟然不穿礼服。

    安小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脸的哀求:“我、我真的很有必要拍照。”

    她知道她有些强人所难,毕竟想想慕琛的身份去那里也是需要穿礼服的,作为他的妻子她不该任性,也没有任性的资本。

    可是她真的很需要素材,她的眼睛不是万能的,拍下那些照片对她设计上的进步很有帮助。

    被她那双水润的眸子望着,慕琛忍不住就妥协了:“好,我去想办法,你把这个穿上吃了饭去换衣服。”

    他是讨厌麻烦的人,也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所以别说娇纵哪个女人了,但偏偏他就是忍不住会娇纵她,至今为止为她破的例他自己都数不清了,不差这一次。

    “嗯。谢谢你,慕琛。”安小溪感激道。

    慕琛挑眉,俯身在她唇上落了一个吻:“谢礼,我不会和你客气。”

    看着慕琛出去的背影,安小溪再一次感叹慕琛的好。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好,竟然答应了她无礼的请求,想到这里安小溪就忍不住想起了柯娜的话。

    慕琛他是不是对别的女人也这么好

    柯娜让她用一天时间来考虑,但到现在不想把慕琛让给别的女人的心思依然如此的强烈。

    安小溪知道自己不会答应柯娜那样没有道理的要求,但是她不知道柯娜会怎么做。

    要是她回答不愿意,不要,柯娜会怎么做呢

    摇头,安小溪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想了,因为坏人们的手段真的很多,猜也猜不透的。就拿安琪来说,和安琪相处这么久,她也不能完全了解安琪的诡计。

    安小溪穿上浴袍出去吃了算不上早餐的早餐,之后换了一身白色半身连衣裙,戴了个帽子挂着相机走了出去。

    清新的风格很不错,慕琛看了下表道:“还有一下午的时间,我们再去逛一下。”

    安小溪有些担忧道:“那个,真的可以不穿礼服吗不会有影响吗”

    慕琛淡淡的挑眉道:“没什么,走吧。”

    安小溪点头,没有再多问跟着慕琛下了楼,在楼下的大厅里,两个人看到了在喝咖啡的柯娜。

    “慕琛。”柯娜看着他高兴的起身走了过来。

    安小溪的心微颤了下,这不是巧合,她知道,柯娜都找到这里来了,哪可能是巧合。

    慕琛也不易觉察的簇了下眉,这个柯娜,忽然间变得有些难缠了起来令他不悦。

    慕琛不动声色,柯娜走到他面前娇俏的笑:“你可不要觉得我难缠啊,才不是我要来缠着你的,是我父亲知道你结婚,所以非要给小溪姐量做一个皇冠,你也知道给你妻子做皇冠会带来多大的商业利益。所以我父亲非要我来缠着你把小溪姐带去,好量皇冠尺寸,和根据小溪姐的气质定皇冠的风格。”

    慕琛的眉头微微舒展了起来,柯娜的这个理由的确找的很好,打消了慕琛内心里的那点儿厌烦,慕琛开口打趣道:“你爸爸还是这样,对女人的利用淋淋尽致。”

    “你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啊。”柯娜苦笑了一下转向安小溪道:“小溪姐,走吧,就当是去我家玩了。”

    安小溪不想去,一万个不想去,可是

    她不想让慕琛觉得她是不识大体的女人,而且柯娜这个邀请的借口无懈可击,甚至于她说的可能都是实话。

    扬了下唇,安小溪看向慕琛,征询慕琛的意见。

    慕琛勾了下薄唇道:“海伦珠宝做的皇冠,的确是配的上你的,他们的设计师非常出色,是皇家御用的设计师,离夜晚还有段距离,时间够了。”

    安小溪温和一笑:“行,我没意见的,你拿主意就好。”

    于是一行人坐上了柯娜准备的房车去了柯娜的别墅。

    一路上柯娜都在和慕琛聊天,安小溪在一旁安静的很,因为她插不上嘴,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也不想去扎嘴,显得尴尬。她就那样安静的坐着,看出窗外的风景。

    今天的巴黎风光不如昨天,昨天和慕琛一起看到的时候,同样的风景明明动人美丽如油画一般,今天却是暗淡的。

    “唉你们今天晚上要去看时装秀啊。”

    “是的,小溪是服装设计师,要去拍照。”

    “唔,可是这样的话,慕琛你不是要穿礼服吗小溪姐穿着礼服拿相机不会很怪异吗”

    “所以我们不打算穿礼服去,我正在想穿便服去。”

    两个人聊的话题把安小溪从窗外的风景中拉扯了回来,她听到谈话的内容耳根微微红了起来。

    她的任性在慕琛嘴里还没有那么明显,在柯娜尖锐的声音中,被无限放大。安小溪惊觉自己真是任性了,刚要开口说话。

    柯娜已经笑着开口说道:“那我晚上正好也要去,慕琛你就和我组在一起嘛。我穿礼服配你,小溪姐就可以混到记者那里去了,等时装秀结束了,再汇合,这样不就好了。”

    柯娜一双灵动的水眸转动,说的极其轻松和理所当然。

    安小溪的心顿时狂跳了起来,呼吸有些不顺畅。

    她真是后悔到不行,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拍照,这下子倒好,给了柯娜趁虚而入的机会。想着她挽着慕琛和他亲密合影,安小溪就一阵胃疼不舒服。

    “小溪姐,我的提议不错吧。”柯娜开口笑眯眯的看向了安小溪。

    安小溪背脊停止,唇颤抖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该说什么

    说不错,然后让慕琛带着柯娜去看时装周说不行那她到底在无理取闹什么

    一时间,安小溪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回答。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