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巴黎之行

    “哈哈,在说什么,喜欢就要去抢夺,我有什么错。”安家客厅内,异常静谧,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被听见。安琪独自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顾曜已经离开了。

    望着那杯顾曜放凉了的茶,安琪懵然觉得心痛了起来。与顾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忽然在这个时候决堤一般在她脑海里闪耀。

    他的温柔,他的好,他无底线的信任与宠溺,好像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去给她摘下来。

    曾经他是唯一一个给了她真心的男人,可是却被她无情的利用了。

    眼泪从眼里滑落,安琪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在安小溪的事情上,她永远都不会认错,因为即使错,她也还是会继续下去。可是

    可是从现在起她和安小溪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慕琛不可能爱她,慕琛只要安小溪。所以从此后她只是安琪,而安小溪是慕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方依兰不知道什么事情悄悄来到她身边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安琪,别哭了,没事了。”

    安琪一愣,抬起手擦脸上的泪水,她竟然哭了。

    为什么会哭呢是舍不得顾曜吗还是为她自己输给安小溪不甘心她搞不清楚。

    靠在方依兰肩膀上,安琪闭上眼睛喃呢道:“妈,我想去留学,想去英国。”

    “安琪你”

    “妈,什么也不要问,送我走吧。”

    方依兰内心一阵绞痛,女儿要离开她远走他国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想过,可是看到她这副伤心的样子,方依兰不忍拒绝。

    “好,妈去给你准备。”

    在心里,方依兰对安小溪的恨意更加的深刻了。她的女儿要离开她都是那个安小溪的错。

    安小溪,我绝对不会让你过的好绝对

    清晨,阳光浅浅撒进房间,安小溪懒懒的眨了眨睡眼惺忪的眸,伸了个懒腰。

    房间里的试衣间前,男人正在穿衬衣,从镜子里看到她醒来回身问:“你醒了”

    安小溪坐起来,抓了一把滑落的被子冲他睡衣朦胧的一笑:“早安。”

    身体有些酸,应该是昨夜激烈运动留下的后遗症,抬起手揉揉眼睛,安小溪总算是清醒了,慕琛转走到床边坐下,身体探向她开口:“领带,帮我打。”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面对他精致的俊脸,脸一红。

    这样子根本就是新婚夫妇嘛,不,这么说还不够确切,他们现在根本就是甜腻的新婚夫妇啊。

    安小溪为自己一大早的胡思乱想脸红,俯身凑过去给他系领带,被子就滑落在她胸前要掉不掉,那样子别有一番风味看的慕琛双眸有些暗,凑近她在她唇上偷了一个香。

    安小溪脸一红,小声道:“你、你才穿上衣服的,不要做奇怪的事情。”

    慕琛挑了下眉毛道:“放心,现在我会忍住的,接下来我们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想什么时候做奇怪的事情就什么时候做奇怪的事情。”

    安小溪这时候已经给他系好了领带,把身体迅速的缩回被子里,安小溪追问:“什么意思呀”

    慕琛直起身来,薄唇勾起一个浅笑道:“答应你的巴黎之行,我们吃过早饭就出发。行李下人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去洗漱,然后下楼吃早餐。”

    安小溪呆滞了近十秒才反应上来,激动的在床上半跪了起来:“真的真的真的我们要去巴黎”

    慕琛酷酷的点头:“没错,慕太太,我们要去你最想去的巴黎了。”

    “啊好棒”安小溪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根本难以克制住自己的心情,一下子深处手臂抱住了慕琛。

    没人投怀送抱,慕琛当然不会客气,反手又将安小溪抱住,两个人抱在一起安小溪身上的被子却滑落了下来。

    安小溪光溜溜的抱着穿着精致衬衣和西装裤的慕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安小溪立刻羞的想钻地缝,急忙向后撤。

    慕琛却不给她后退的机会,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慕琛在她耳边暧昧道:“真是绝美的风景,你既然投怀送抱了,我可就不客气了。”

    安小溪窘迫,扁嘴小声求饶:“慕琛,我的腰还是酸的,你放过我啦。”

    慕琛挑了下眉,故作严肃道:“放过,在我的辞典里可没有放过两个字。”

    “那你想怎样”安小溪娇羞的问。

    慕琛看着她娇羞的脸蛋儿,用迷人的声音道:“这唇真是娇艳,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安小溪水眸扑闪,心跳加速,仰起头来吻上了他的唇,,慕琛满意的品尝她送上来的美味。

    卧室外的走廊上下人小娟跑下来对餐桌前的小云道:“把咖啡换了吧,我觉得少爷和少夫人,可能还得缠绵一会儿。”

    小云笑眯眯道:“少爷和少夫人感情真是好啊,一大早也缠缠绵绵的。哎呀看到少爷和少夫人,我都想恋爱了。”

    小娟叹气道:“唉,谁说不是呢,可惜啊咱们不是少夫人那样的美人,也钓不到少爷那么帅的男人,就只能做做梦了。”

    一个早晨磨磨蹭蹭的就到了十点,安小溪终于穿了一身简单漂亮的纯白色田园风格的长裙和慕琛一起坐车去了机场。

    两个人上了包机之后,法国巴黎之旅正式开始,飞机上,慕琛问安小溪道:“我们这次大概要呆五天,除了时装周,要不要法国其他地方玩一下”

    “好啊好啊。”安小溪当然是巴不得这样了。

    她还特意把单反拿来了,说是想多拍点儿时装周照片之类的,但实际上更多的是想拍慕琛,拍和慕琛在一起的时光。不过她觉得慕琛大概不会喜欢拍照,所以她打算偷偷的拍。

    “你如果困就再睡会儿。”飞机上慕琛开口道。

    安小溪摇摇头,看着慕琛一身的西装笔挺,眼睛转了转问:“慕琛,你只穿西装吗”

    “不会,也穿其他的衣服。”

    “可是我平时都没见你穿,出来玩你应该穿点儿休闲装什么的。”安小溪提建议。

    慕琛的唇不自觉的泯起了一抹笑,翻着杂志故作不经意的说道:“丈夫的衣服应该都是妻子准备的吧,到了法国你帮我买吧。”

    安小溪咬住下唇,脸红了。

    妻子,被叫妻子了唉,心情就好像和这飞机一样飞在云端。

    外面天是湛蓝的,白云像棉花糖一样动人,安小溪咬着唇却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笑意,掩饰不住的高兴从嘴巴溢出,说了一个字:“好。”

    怀抱着美好的心情,安小溪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她再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在了车上,而且还是靠在慕琛的肩膀上。

    安小溪急忙坐起来,尴尬的说道:“我、我、我睡着了,抱歉。”

    啊啊啊,好丢脸,她竟然睡着了,飞机降落那么大的声音都没听到,什么时候下了飞机也不知道就这么睡着了。

    “看你睡的香就没叫醒你,既然醒了就看看窗外吧,巴黎的夜色我想你会很喜欢。”

    安小溪愣愣的看向窗外,果然窗外绚烂迷人的灯光闪烁着,反映着这个城市的繁华,浓浓的欧洲古典气息铺面而来,安小溪呼吸急促,脑海里冒出来的是这是巴黎

    是她梦寐以求想要来到的国度,她一直梦想有天站在这个城市,去看看这个贩卖时尚的地方,而现在她坐在飞驰的车上,巴黎就在眼前绽放出动人的光彩。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把看向远方的视线拉回来,视线落在车窗玻璃上倒影的人影,安小溪伸出手忍不住触碰。

    玻璃上他的侧脸非常非常的动人,伸出手指安小溪轻轻勾勒着。

    都是因为这个人啊,因为这个人她才能来到巴黎,才有今天这样幸福的生活。这个人,她能遇上真的好幸福。

    安小溪正痴迷的看着窗户上慕琛映照出来的侧脸,慕琛的视线忽然转向了她,安小溪吓了一跳,紧张的收回了手。

    “你喜欢吗”慕琛迷人的声音响起。

    安小溪吓的背脊僵硬:“什、什么”

    难道慕琛发现她在对着他玻璃上的侧脸犯花痴了吗不要吧,好丢脸啊。

    “巴黎,喜欢吗”

    安小溪眨了眨眼睛,惊觉他问的是巴黎急忙转向他用力点头:“喜欢的,很喜欢。只是在车上看着就觉得好激动。”

    慕琛勾了下性感的薄唇,满意的点头:“你喜欢就好。”

    巴黎他不知道来过多少次,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特意来的必要,甚至于他对巴黎很是麻木,但这一次因为她喜欢,所以他不免也觉得这城市迷人了起来。一定是有迷人的地方吧,所以才叫这个不会轻易表露自己心事的女人,这样坚定的说喜欢。

    安小溪望着慕琛一脸安心的淡笑,心下一跳。

    这个人,总是在考虑着着她的想法呢。

    “谢谢你。”低头,安小溪小声道。

    慕琛挑眉,不客气的接受了她的谢意:“谢礼我会好好收取的。”

    安小溪咬唇,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十分的不好意思。

    这时车子在巴黎的街道上飞驰,安小溪尚且不知道这次巴黎之行的凶险与可怕,那些危险与可怕,此刻就潜伏在巴黎的夜色之下。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