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她值得遇见最好的

    “唔,慕琛”浴室里,甜腻的声音最终无可避免的响了起来。

    安小溪非但没有从浴池内成功的逃出去不说,反而衣服被一件件扔在了水里,身体慕琛的手下渐渐的发热,安小溪的双眸渐渐盈起了水雾。

    慕琛吻着她,将她的身体抵在浴池边上,与她缠绵,引着她和自己一起坠入无边的快乐中。

    一个小时后,好不容易从水中被抱起来的安小溪,又被辗转放到了床上,和慕琛进行了再一次的身体交流。

    在欢愉中,安小溪不禁想,自己还是低估了慕琛的**强度,可惜了散步的提议最后也没找到机会说出来。

    慕氏别墅内,属于新婚夫妇的夜晚才刚刚开始,而安家那边,一切都要落幕。

    “顾曜这、你这是做什么”安家,顾曜站在方依兰和安毅面前深深的鞠躬,方依兰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顾曜深吸一口气道:“真的很抱歉,伯父伯母,我今天来是来退婚的,我和安琪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安毅和方依兰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之前他们是打过慕琛的主意,想叫安琪替代安小溪勾引上慕琛这种事情,他们也帮着做了,但是现在安琪和慕琛明显是不可能了。而且想靠着慕氏攀上其他高枝这种事情,依照现在的关系也实在不可能。所以顾曜还是他们最满意的女婿,一时间忽然来退婚,这两个人也没了主意。

    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安琪始终都没有说,这些时间安琪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顾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安琪有哪里做的不好吗”安毅声音沉沉的开口,心中在惊疑,难道安琪勾引慕琛的事情顾曜知道了

    比起安毅的猜疑,方依兰直接把源头想到了安小溪那里,冷着脸方依兰问:“顾曜,你是不是听小溪说了安琪什么”

    顾曜本来是不打算说什么的,那天的事情说出来实在难堪,不过听到这句话顾曜几乎是有些本能的反驳道:“这件事和小溪没有任何关系,请伯母不要妄加猜测。”

    他已经不想去误会安小溪了,对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希望他幸福的人,从始至终他都给予了些什么,想想就够让他的良心受到责难了。

    方依兰微微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顾曜竟然这么义正言辞的为安小溪说话,心顿时凉了一半。

    果然,果然又和那个贱人的女儿有关系只要和她有关系,她可怜的安琪就会不幸

    方依兰的手有些抖,声音陡然提高了:“我就知道和那个贱人脱不了干系”

    刺耳的声音让顾曜微微簇起了眉头。

    这一家人,原来对待安小溪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他们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从安琪到方依兰,甚至于现在脸色阴沉的安毅,顾曜忽然又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他出入安家时间不短,可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察觉。

    也许安小溪并不是天生就不爱说话就沉默,也许她并不是因为羞涩才总是低着头,也许她一开始就漂亮到让人挪不开眼睛。

    她会变得那样,只不过是因为她在这个家里,在这个没有人对她有一点点善意的家里。

    莫名的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顾曜蹙忍不住再次反驳:“伯母,我说过了,这事情和小溪没有关系。”

    “怎么会和她没有关系,她”

    “够了。”二楼的门打开了,安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从刚才开始她就知道顾曜来了,也知道顾曜是来做什么的。

    从楼梯上走下去,安琪依然穿着她最喜欢的红色裙子,艳丽高傲,冷着脸安琪走下来对方依兰和安毅道:“爸,妈,你们离开一下吧,我和顾曜单独谈谈。”

    方依兰看着女儿憔悴的面容,心疼道:“安琪,有妈妈陪着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你回房间吧。”

    “妈,我说过了,我要和顾曜谈,这是我们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安琪的态度很坚定,视线落在顾曜那张清俊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愧疚,很是平静。

    顾曜看着她,心依然会痛。毕竟他在不久前还认定这个女人将是他一生的伴侣。没想到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切都发生了巨变,眼前的这个怎么忽然之间就变得不认识。

    他好像从来没认识过安琪,不,他就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安琪。

    他认识的那个女人,优雅美丽,知情识趣,光彩照人,那只是他以为的镜花水月而已。

    “就让安琪去说吧。”安毅站起来,做了决定。

    方依兰深看了女儿一眼,很想在这里帮着女人,但是看安琪的脸也知道她不希望有人在这里打扰她和顾曜说话,无奈之下方依兰只好跟着安毅一起离开。

    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顾曜和安琪两个人了,安琪声音平静道:“坐吧。”

    顾曜点头,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

    “阿姨,上点茶吧。”安琪的声音很平静,穿过半个客厅,不一会儿阿姨就把茶端上来,然后匆匆离开了。

    袅袅的铁观音的香味在环绕,顾曜沉默不语。

    两个本是情人的人,现在以几乎形同陌路身份相见是很尴尬的。仿佛昨日的甜蜜缠绵还在一起,今日却已经到了这般田地。

    安琪捧着茶杯喝了口茶,声音很淡的先一步开了口:“安小溪把什么都告诉你了吧。”

    和以前一样,她不喜欢被动,喜欢主动。

    顾曜点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是,虽然只是几句带过,但我已经全部知道了。”

    安琪勾了下唇,意义不明的笑了下道:“是么,那你还能这么平静的站在我面前,你的修养还真好。”

    顾曜的手攥紧了,有些生气的反驳:“安琪我不是不生气,不是不愤恨我也没有那么平静我之所以想心平气和的和你面对面坐着是因为我爱过你”

    要不是爱过她,就凭她做的那些事情,哪个男人还能这样坐在这里

    安琪怔了下,心微微刺痛着。爱过吗是吧,这个男人是唯一一个真的爱过她的男人。可惜却不是她爱的。

    她知道他对她的好,知道他一直以来的温柔,可是偏偏他不是她想要的。她非要去追追不上的慕琛,非要去爱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看着顾曜,安琪眨了下眸子,开口道:“顾曜,我从来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觉得可耻,我本来就是坏女人,但唯独对你我是愧疚的,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牵扯进来。”

    顾曜抬起头来看她,隐忍着痛楚问:“安琪,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去夺她的东西就算她是私生女,可她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坏事。”

    安琪勾了下唇,笑的有些冷冽:“是啊,她没对我做过什么坏事,但我就是喜欢去抢夺她的东西怎么办。我见不得她那么干净,见不得她不管遭遇了什么还能一副独善其身的样子,我总是觉得她能得到最好的,我总是有这种可怕的预感,预感到她一定会比我活的好,就算我什么都有,身边拥有的都是最好的,可是我就偏偏觉得以后,在不久的以后安小溪一定会得到最好的,你看,我预感的不是很对吗她果然遇见了最好的,是她遇见了慕琛,而不是我”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种预感呢

    是因为那一年,第一次遇见她时,所看到的白皙的脸蛋儿和不谐世事的清纯面容。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女孩儿,没有一丝丝的自卑和伤痛,平静的像一朵柔美的百合花。

    她偶然听到家里的阿姨和别人聊天时说:“安家那个在外面的丫头啊,长得可真好看。虽然不如安琪小姐的明艳啊,不过那才是招好男人喜欢的类型。”

    这句话她记在了心里,然后她不服气,非常的不服气,可后来一次次的她渐渐的不得不去相信这话了。

    在她身边的都是些混混公子哥和纨绔子弟,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却发现一身干净衬衣的男孩子,总是在远处悄悄看着安小溪,看到脸都红了。那时候她们学校的校草是个很帅气爽朗的男孩子,安琪很喜欢很喜欢他,还主动追求了他,可是对方只说了一句抱歉,我比较喜欢你妹妹那一型的。

    从那时候起,安琪就知道,以后安小溪会得到最好的。她得从安小溪那里抢夺过来才行。

    “根本,根本不是这样的。”顾曜凄苦的笑了下,站起来对安琪道:“不是她会遇见最好的,而是她值得遇见最好的。”

    安琪怔了一下,讥讽的笑:“怎么了,后悔当初向你告白的怎么不是安小溪了吗”

    顾曜抬起头来,用从未冰冷的视线看着她道:“安琪,她是个会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对喜欢她的人感恩的女人,而你却只会去抢夺你喜欢的人,而对你不喜欢的利用伤害的人。她是值得别人付出真心去爱的,而你呢谁敢把真心给你”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