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要脸的牛皮糖

    “唉唉这是什么情况好恶心,乔楠你发什么疯啊”一把挥开乔楠抓着安小溪的手,郑楚楚强势的挡住安小溪,警惕的瞪着乔楠。

    这忽然是玩耍的哪出

    安小溪也簇起眉头来,不悦道:“乔楠,你忽然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你不再招惹我,我是很高兴,但是我不太懂你话的意思。”

    乔楠四下看去,已经有人望过来看热闹了,在这么多人面前,乔楠那颗榆木脑袋总算也稍微冷静了下。

    不自在的扯了下嘴角,乔楠小声道:“我们换个地方谈谈吧,这里人很多。你放心,我绝对没安排什么人在那里,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希望能和你谈。”

    “小溪,你不用搭理他,我们走。”郑楚楚看着安小溪拉着她手臂就要走。

    “等一下。”安小溪疑惑看着她又看了一眼乔楠,想了想道:“就听听看他要说什么。”

    要是这次能彻底和乔楠做个了断,别叫他再来打扰她的生活,那倒是很好的一件事。而且她也真的有些好奇乔楠为什么会态度转变这么大。

    昨天明明才喝了酒,一副要侵犯她的样子,现在却来求饶。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几分钟后,几个人在校内咖啡厅的单间里坐了下来。乔楠和安小溪的手臂都打着绷带,显得十分的怪异,安小溪放在袖子里还好些,乔楠就惨多了,他的伤似乎更重一些,衣服只能挂在肩膀上。

    一落座郑楚楚就没好气的瞪着乔楠道:“做了亏心事遭报应了吧,你别以为小溪不说就没人知道你做的那些肮脏事,只是想想也能猜到是你这家伙把小溪弄伤的。”

    安小溪拦住怒气冲冲的郑楚楚,淡然道:“楚楚,你别说,先听听他要说什么。乔楠,你说吧,到底为什么来找我,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乔楠的脸色很是难看,隐忍了一下才道:“昨天晚上我在酒吧里,碰到了慕、慕总裁。”

    安小溪愣了一下,微微瞪大了双眸,有些不太相信的反问:“慕琛”

    乔楠点头,安小溪的心跳的有些快,簇起了眉头。

    难道乔楠手臂上的伤和慕琛有关系

    不、不应该吧。

    她受伤是乔楠造成的事情,她的确说了是和乔楠有关系。但那个时候慕琛只是责备她对自己不负责,依然是平时那副冷淡的样子,最后只说了有事情就走掉了。

    怎么想也不该是找乔楠麻烦吧。

    眼神飘忽了下,安小溪道:“是巧合碰上的吗”

    乔楠深望着安小溪,摇头肯定的说道:“不,他、他是专门去修理我的。一定是。我和那帮家伙在喝酒,突然就被叫了去。然后他就审问了我,这条手臂你也看到了,是他以牙还牙给我的教训。”

    安小溪的手抖了下,确实,慕琛的作风绝对是以牙还牙,绝不放过。这也就是说,表面上慕琛什么也没说,暗地里却整治了乔楠吗

    慕琛

    郑楚楚的手在此时握住了她的头,安小溪抬起头来看她,郑楚楚冲她点点头看向乔楠一脸不屑的笑:“呦,瞧你这副委屈诉说的样子。教训你怎么了你不该被教训吗手臂受伤还是轻的吧,你明知道小溪现在的身份是慕氏集团总裁的准夫人,还在太岁头上动土,能活命都该烧高香了吧,唧唧哇哇来告状是不是男人啊”

    郑楚楚手中传来的温暖让安小溪安心,安小溪嘴角不禁轻划开一丝笑。

    郑楚楚说的对,乔楠本来就该受惩罚,她那点愧疚心太白莲花了。这是乔楠自找的,慕琛只是在保护她而已。他那个人,表面冷酷,沉默寡言,说出来的话不是毒舌就是暧昧,但却很是行动派。

    看着乔楠,安小溪面无表情道:“乔楠这是你活该,慕琛对你已经手下留情了。”

    乔楠一听急忙辩解道:“误会了误会了,我不是来讨说法的,我哪敢啊。我只是来恳求你,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了,所以希望求你放我一马,求你恳请一下慕总裁放过乔家,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乔家的生意不能因为我败了啊,今天早上已经陆续有好几家公司和乔家断绝生意往来了,再这样下去,乔家肯定就要破产了。”

    这下子安小溪和郑楚楚都有些愣了。说实话这种商业场上大公司对小公司的压制,她们这些大学生哪里真的明白。光是听着都觉得像是离自己十万八千里一样。

    慕氏集团的报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谓以牙还牙,是以虎牙换猫牙,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层面上。

    安小溪咬着唇想了想,乔楠说到底也没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两个人说白了算无冤无仇,只是一段被家里安排的孽缘婚姻而已,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我会去说的。”安小溪开口,答应了乔楠,但紧接着又说:“但我不保证真的能说动慕琛。”

    乔楠听后,一下子俯身道:“谢谢,谢谢你肯不计前嫌。我以后真的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郑楚楚撇嘴,瞪他:“好啦,小溪都说了,你快走吧,我们不想再看到你。”

    乔楠点头,转身要走,想了想停下来道:“那个,就当是我的一丁点弥补吧。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昨天晚上安琪和我那帮酒肉朋友都在酒吧。在慕琛面前安琪没说你什么好话,今天早餐我也听我那帮朋友说,安琪威逼利诱,让他们都不要说你和慕琛的事情,说是让你在学校得势对大家都不好,所以那些人什么也不敢说。我说这些就、就是想说,你小心安琪,她心机重的很。”

    乔楠说完就走了,郑楚楚大眼睛扑闪了下,吐出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安小溪无奈的推了她下:“说什么呢。”

    在心里,对于乔楠会把安琪的事情抖露出来,安小溪倒是有些明白他的想法。无非是想卖给她个人情,好让她更加下定决心去和慕琛说不要为难乔家的事情。

    安琪么

    呵呵,如果安琪在慕琛面前说她的好话,那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和郑楚楚一起出了咖啡厅,一路上郑楚楚都很担忧,拉着她的手问:“怎么办小溪,我好不安。只要是你的东西安琪都想抢,你好不容易碰上慕琛,终于可以逃离安家了,她又要来搅合,我怕她坏事。”

    安小溪咬着唇,想着这么多年被安琪抢走的无数东西,包括她喜欢的顾曜,心中一阵刺痛之后,却坚定了她的某个想法。

    “这一次,我要捍卫属于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把慕琛拱手先让。”安小溪平静的说着,内心里却翻涌如潮。

    一次次,都被她抢夺,这次,她一定不会再相让。不会再叫你肆意妄为的,安琪。

    这么想着,一天的事情在学校里,安小溪倒是没有碰到安琪,放学的时候安小溪应慕琛的要求,需要去慕氏别墅。

    远远的出校门时,安小溪就看到了安琪站在来接她的车子前。

    安小溪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走过去面无表情的看着安琪,安小溪追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安琪勾起红唇笑:“你从昨天就没回家,今天也是不会去,爸妈很担心你。”

    “别假惺惺来这一套,你有什么目的。”安小溪才不相信她的话,不悦的质问。

    安琪对她的态度恼火异常,然而表面上却依然笑的灿烂:“我呀,爸妈叫我陪你一起去慕家,你借宿在慕总裁那里,我作为你的姐姐,怎么也要去打个招呼,感谢一下慕总裁。”

    安小溪的手攥紧了裙子。

    该死还是被这个讨厌的牛皮糖给粘上来了,这个女人心中打的那点儿小心思她再清楚不过了,一定是要去诱惑慕琛的。

    “不用了,我住的很好,如果要感谢电话里表示下就行。”安小溪冷着脸说完上了车,关上车门时安琪却霸道的拦住了下来,从车外俯身进来,安琪讥讽的笑:“在害怕吗是啊,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输给我的,你的东西只要我想要就能夺过来,所以你在害怕,小心翼翼的藏着慕总裁。”

    安小溪的自尊心被戳伤,愤怒的看着安琪,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是激将法,她不想顺她的意被她激怒,可以她的无耻一定会跟来的。

    果然就算她不说话,安琪也依然自说自话的上了车,笑眯眯道:“别怕嘛小溪,你又不能藏着一辈子,作为你的姐姐,我总是会见到我未来的妹夫的。”

    车子开走了,一直开去慕氏的别墅,一到别墅,安小溪就理也不理她上了楼。上楼的时候还能听到安琪刺耳的笑声。

    “呀,好大的别墅,好豪华,吊灯好漂亮,是我最喜欢的款呢,真是奇怪这里的东西怎么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好巧哦。”

    安小溪攥紧了手,身体颤粟不止。

    这个不要脸的无耻的女人好不想,好不想慕琛与她见面好不甘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