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九、白云散,仙鸿邈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王崇化虹而去,满丹鼎门上下,尽皆惊呼。

    丹鼎门天罡境的修士有数十,大衍境也颇有几个,有时候罡气外放,飞遁的时候,亦如惊虹掠天。

    但那就只是身外罡气跟大气摩擦,生出的光彩霞晕,人仍旧是人,并无变化,哪里及得上王崇这般,真正——化虹!

    炼身成气,莫要说丹鼎门,就算各派金丹境的修士,都没得几人学成,大衍境更是独此一份风骚。

    跟随彭海潮,春三郎作乱的那些人后悔不禁,都暗骂自己,居然猪油蒙心,妄想跟这等人物作对。

    其中很多人,是因为中土旧民和修士不睦,但更多的是想要借此上位,毕竟奚元他们兄妹几个,修为并不高深。

    但转眼间,所有图谋尽皆成空,人也落为阶下囚,何等凄凉。

    奚元看着师父化虹飞走,满怀欢喜,心道:“迟早有一日,我亦要有此成就。”

    王崇虽然初入大衍,但化虹来去,速度比寻常大衍,一个时辰百余里,可要快的多,已经直逼金丹境的大宗师。

    一个多时辰后,已经在千里之外。

    大火流金的法术,如此运使,颇耗真气。

    饶是王崇功力深厚,狂飞了一个多时辰,也把一身真气耗去了三四成。

    就算修炼山海经,功力雄浑无比,王崇也不敢继续浪下去,时时都要保持功力在巅峰,乃是修真之辈第一要务,他收了法术,丢出了花篮,化为一张花毯,自己坐了上去。

    这张花毯,王崇使用多次,一个时辰能飞一百八十里,堪比极顶尖的大衍境剑仙。

    虽然比起化虹之术,要逊色太多,但却胜在节省体力。

    他并未有在中土陆洲久留,换了花毯之后,不过一日一夜,就进入了东海。

    王崇进了东海,就换了白枭的妖身,以大衍境的修为,推动大火流金之术,实在太耗功力,用花毯飞遁,又实在太慢。

    他在中土陆洲,还要遮掩一番,出了东海,自然可劲浪唐。

    王崇虽然有元阳无形,还有星斗离烟剑,都太过暴露身份,所以他把金莲剑取了出来。

    虽然这是一口魔道飞剑,但却暗合天魔幻变之妙,纵然以雷霆霹雳剑诀驾驭,也并无阻碍。

    王崇此番出游,虽然是借口,但还是真有心惦记两个徒儿,但最要紧的还是另外两件事,收伏阿罗教,抢得森罗大印法,以及去毒龙巢穴看一看。

    不过大荒海外,并不在东海。

    天下九洲十陆一十六座汪洋大海,大荒海外,位列一十六座汪洋大海之一,极其辽远。

    王崇打算押后此事,先去一趟阿罗教。

    王崇把金莲剑望空一掷,体内的雷霆霹雳真气,交织成网,把这口魔道飞剑笼罩其中,金莲剑被激发了剑气,顿时吐出七尺有余的剑芒。

    这口金莲剑,相当于三次炼质,却并无炼形之妙,无法吞吐变化,化为经日长虹,故而御使的手法,跟寻常炼形的飞剑不同。

    雷霆霹雳剑气和金莲剑,形成了数千百道气机勾连,这才一声剑啸,就如一道金锥破空,后面拖了一道雷电芒尾。

    王崇被雷电芒尾包裹,身子猛然一沉,电耀星驰,雷霆生威,刺破天宇,直入极高空。

    王崇平生飞遁,用过无数法门,但还是首次如此快捷。

    剑遁之术,快绝天下!

    乃是世上最快的遁法之一,故而王崇以白枭妖身,身剑合一,使出剑遁之术,甚至能媲美阳真境的大修士。

    王崇身子通过数千百道气机和金莲剑沟通,每一道气机变化,剑光就会生出奇妙转折,身剑合一之术,不但能飞天遁地,亦是无上的斗战杀伐之术。

    王崇眼瞧脚下陆地大海,越来越远,心头兴奋,见得远处有一团白云,怪叫一声,就那么合身撞了上去。

    金莲剑何等锐利?

    又是以雷霆霹雳剑诀之法催动,区区一团白云,不过寻常水气凝聚,如何能抵挡?

    金色剑光穿入了白云,倏忽而过,这团数亩大的白云,先是没有任何动静,忽然就毫无征兆的爆散,一天流云散絮,丝丝缕缕,好看已极。

    王崇玩的开心,剑光一兜,冲着第二团白云撞了过去。

    这一次,他使了一个手法,这团白云直接爆炸了开来,在空中划出了层层叠叠的云圈,又是不同的景致。

    王崇自从修道以来,就没得这么轻松过,也罕有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时候。

    他骗了毒龙寺秘传,逃出东土,没多久就遇上了邀月夫人,后来跟随吞海玄宗的人,来中土陆洲,更是人多势众。

    再更早些,不管是天心观,峨眉的五灵仙府,还是毒龙寺,更是压抑,一直都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止,事事小心翼翼,看人脸色。

    就算这几年在接天关,日子算是平和宁定,但也多半都是在闭关苦修,哪里有时间和余裕放纵天性?

    此时王崇玩的畅快,推动了剑光,一团一团的白云撞过去,把云团撞出种种模样,当真是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王崇越玩越是开心,未免就有些忘乎所以,当他冲着一团,光彩流溢,颇为奇异的云团撞上去的时候,就听得有一个声音,娇叱喝道:“道友!莫要鲁莽。”

    王崇玩的实在太开心,听得这句话,知道眼前的云光,是有人驾驭的法宝,法术一类,不是天然自生,急忙压住剑光,但却刹不住了,剑光缓了一缓,仍旧撞了上去。

    云光之中,也飞出了一道剑光,当空一横,两道剑光拼了一记,各自发出龙吟般的长鸣。

    王崇急忙收了剑光,他施展末那识,改换过白枭的年岁和容貌,此时是个十七八岁的小胖子,当立虚空,起了一礼,说道:“仙子!是小可不对,胡乱玩耍,却惊了云驾。”

    云光轻轻一分,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云裳华丽,玉容如仙,掩口扑哧一笑,说道:“亏得我还有几分剑术,若不然,就要给你斩了这架云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