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他是谁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弦的声音很大,用了官势,所以开口,整个大堂之内都是他的声音,书案上的纸张,都被震的颤动不已。

    在场之人明显都愣住了,齐齐看向楚弦这个不速之客。

    因为着急赶路,楚弦看便是风尘仆仆,而且没有穿戴官服,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个落魄的旅行书生样。

    但没人喝斥,毕竟楚弦的气势太强,此外,气势当,还夹杂着股明显的怒气和杀气。

    堂上主审官郝大人,自然是城府极深,对方能进府衙,就说明不般,而且自称‘本官’,还要监审,所以还是看看再说,别再招惹什么麻烦。

    而鹿家的人,自然是不悦,此刻都是盯着楚弦,上下打量。

    只有堂下李紫菀听到楚弦的身影,很是惊喜,扭头看来,她没说话,但看得出很高兴,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楚弦此刻在众人注视下,大步走入堂,路过李紫菀身边的时候,后者小声道:“交给你了。”

    楚弦点头,小声回道:“交给我吧!”

    就算是楚弦自己,也不知道李紫菀对他实际上是相当的‘崇拜’,楚弦在隋州凤城查案的经过,早就被李紫菀了解的是清清楚楚,包括些细节,越是推敲,越是知道楚弦的了不起。

    这次,李紫菀深陷杀人大案,而且各项证据都是指向她,在被十几名捕头包围之后,她就知道,或许这次能救她的,只有楚弦。

    或者说,她现在,只相信楚弦。

    就说查案追凶这方面,就是她的医仙父亲,也比不上楚弦,就是因为了解楚弦在隋州凤城查案的始末和细节,所以李紫菀才会要求李附子,第时间联系楚弦,给他纸鹤传书,不管是不是任性,总之,李紫菀觉得,这次,只有楚弦能还她清白。

    让李紫菀没想到的是,楚弦居然来的这么快,只是个晚上,对方就从京州,赶到了兖州观海城。

    来的越快,就说明楚弦越是在意她。

    虽然已经成为阶下之囚,但李紫菀此刻心如蜜甜。

    句交给我吧,让李紫菀生出了种依靠人的幸福感。

    堂审的时候,被人打断,对方还走上堂来,作为主审,观海城府令郝清廉肯定不能当缩头乌龟,该问的,还得问。

    尤其是旁边鹿家的人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所以这头,他必须得出。

    就见他神色正,开口问道:“堂下何人?”

    楚弦没吭声。

    他之前开口,是为了阻止宣判定案,可问题是,他现在的官职是空的,还没有正式的入职刑部提刑司,所以严格来说,他现在还无权监案,真的追究和问起来,会儿肯定露出马脚。

    所以楚弦没吭声,他在等。

    等他的任命。

    “希望沈子义那小子没给我耽搁,希望崔大人能尽早将官职给我安排好。”楚弦这时候心暗道,但表面上点都不慌,沉着冷静。

    郝清廉见对方没回答,还以为对方没听清楚,所以又提高声量,又问了句。

    楚弦依旧没吭声。

    这下,郝清廉眉头紧锁,而旁边之前被楚弦气势镇住没敢说话的鹿家人此刻也是回过神来,当下就骂道:“哪里来的野小子,居然敢闯公堂,来人啊,还不将这大胆贼子抓起来。”

    说完,下面立刻有手持棍棒的衙役上前,将楚弦围了起来。

    这些衙役,虽然都习武,但本事比自己那是根本不够看的,个天,个地,怎么比?

    所以楚弦丝毫不在意,依旧是气定神闲,就站在那里。

    任命没有下来之前,楚弦不会说话,也不能说话,因为说什么都是理亏,现在楚弦要的就是拖延时间,而他的依仗,就是他内炼金丹的神通,半步宗师的修为。

    总之句话,就是用强,也不能让这堂审进行下去,就算是耍无赖,也要保下李紫菀。

    那些衙役将楚弦围住,然后看了眼主审府令郝清廉。

    毕竟鹿家人不是这里的主官,最终要不要动手,还得听郝大人的。

    鹿家的人此刻有些气急败坏,大声道:“郝大人,这人来路不明,冒充圣朝人官,硬闯公堂,阻扰判案,任何条,都是大罪,你还不命人将这狂徒拿下,还等什么?”

    郝清廉听到这话,心不悦。

    鹿家的人狂妄惯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也对自己指手画脚,尤其是说话那人,也不过是长史府个令史,小小品官,却是对自己堂堂六品府令指手画脚,吆五喝六,简直是狂妄。

    可郝清廉也没法子,对方官位虽小,但仗着是鹿家的人,所以在兖州,那都是肆无忌惮。

    “我忍!”郝清廉心不断告诫自己,招惹了鹿家,对他是大大不利。

    随后,郝清廉冲着楚弦道:“你究竟是何人,若再不说,就只能将你拿下审问了。”

    楚弦依旧不吭声。

    他不能吭声,索性将眼睛闭,就护在李紫菀身边。

    郝清廉看,也是有些动怒,当下是拍惊堂木,喝道:“来人,拿下。”

    众多衙役得了命令,当下没有再迟疑,直接上去动手,按照他们原本的想法,他们这些人,随便上去两三个,就可以将这柔弱书生直接按倒,来个五花大绑。

    可刚冲到对方对方身前不过五尺的距离,就感觉仿佛撞上了面墙,随后个个摔在地上,个个哀嚎。

    “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撞在墙上了。”

    “可前面什么都没有啊,莫不是有鬼吧?”

    几个衙役面带惊色,小声说道。

    这幕,看在郝清廉眼里,他也是心惊,他毕竟是人官,见识非凡,知道对方必然是个武道高手,那是真气外放,形成五尺气墙,气墙无影无形,撞上去,当然会被弹开,别说人,就是刀剑暗器,此刻也不可能靠近那人。

    能形成气墙的,必然是高手,而且实力远超先天境界,甚至有可能是宗师之境。

    想到这里,郝清廉也是神色凝重。

    他刚才看的清楚,那书生进来之前,外面医仙李附子曾拍着对方的肩膀说话,莫非,这是李附子请来的高手?

    也不对。

    要说高手,在场之人,谁能强过李附子?就算是武道宗师,在李附子手里,那也不算什么,毕竟,李附子那是医仙。

    虽说医仙的实力,不如阳神道仙,不如武道仙,但那也是仙,仙人境界,岂是凡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如果要救人,李附子随便施展个神通,他们都不是对手,甚至,李附子如果有了杀心,可以轻而易举将堂上堂下的人都杀个精光。

    但李附子不可能那么做,公堂,代表圣朝律法威严,就算是医仙李附子,也不敢乱来,因为要乱来,人家早乱来了,不会等到现在。

    情况有些不对劲,郝清廉相信自己的眼光,堂下那人,应该是李附子找来的帮手不假,但对方不是来闹事的,也不是来劫人,倒像是在拖延时间,而那人的气势,绝对是官势,这点更不会假,也就是说,这个书生,百分百是个人官,而且官位不低。

    能让李附子第时间找来的帮手,那绝对不是般人,再看这人风尘仆仆,像是路赶来。

    莫非是来自京州?

    当下,郝清廉心头跳,从抓捕李紫菀到现在,也不过是过去三个多时辰,这么短的时间里,对方能从京州赶来,岂是普通人?

    至少在李附子心里,那是能扭转局面的人物。

    既如此,那不如就如对方所愿,拖延片刻也无妨,看看这人究竟要做什么,当然,这时间不可能太长,毕竟这堂审基本已经确定,虽说李紫菀没有认罪,但证据确凿,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按照圣朝律法,还是要判罚。

    自己只要秉公执法,不让人挑出毛病即可。

    说起来,郝清廉也是恐慌,也是害怕,他就怕神仙打架,将他给牵连进去,无论是医仙李附子还是开国二品县公爵位的鹿家,都不是他能招惹的,所以,按照规矩办事,不偏不倚,准没错。

    “成天担惊受怕,这破日子我是过够了,等这件事完了,我要去京州趟,说什么也要想法子调走,哪怕是去些偏远的州地,也好过在这里受这夹板气。”郝清廉此刻心暗道,不过这些话,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于是郝清廉继续命令那些衙役上前抓人,但衙役又无法靠近,所以几次碰壁,摔的是七晕素,最后聪明的衙役,索性倒地撞死,不起来了。

    郝清廉能想到的事情,鹿家人又怎能想不到?

    显然,堂上那年轻的书生,就是李附子找来的帮手,所以他们比谁都急,尤其是开始就大呼小叫的鹿守盛。

    他是鹿泽元的四叔,此刻眼带着某种莫名的狠色,骂道:“都是群废物,郝大人,立刻调兵前来,抓捕这狂徒,你若不动手,那我鹿家人动手。”

    要知道,他鹿守盛也是人官,懂得官术,他带来的人力,也有武道高手,反正比这帮衙役要厉害。

    说话的同时,鹿守盛已经是带人上前。

    但包括他在内,无论是术法,无论是拳脚刀剑,都进不得楚弦近身,楚弦就站在那里,闭着眼睛,仿佛睡着,只靠外放的气墙阻拦众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