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后悔来不及(一更)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返回了宅邸,那具尸体也被同时抬了回来。

    甲字卫自行处理了,秦栀与元烁也没再管,反正他们擅长做此事,知道该怎样做。

    返回主居,秦栀反手揉着自己的后颈,这半天下来,还真是累坏了她。

    大概是因为那条蛇,许久都没见过这些东西了,今日忽然出现,可是吓死了。

    她这心理疾病,不会因为许久没见它们而减轻,反而忽然再出现后,变得更加重了。

    迈过门槛,元烁直接奔着主座的大椅走过去,旋身坐在上头,整个人摊开,瞧他那姿势就无比的舒服。

    倒了两杯水,秦栀将一杯送到了元烁手里,“你若无事,就去后头看看你大哥。正好也帮我瞧瞧,他情况如何了。”

    闻言,元烁喝进嘴里的水险些吐出来,“算了吧,我就不去了。不是说闭关嘛,这闭关,就得老老实实的待在一个地方,他不能往外走,外面的人也不能进去。我不去打扰他,你若是真的担心,就叫甲字卫去看看啊,他们也长眼睛长嘴了。”他不想去,免得被元极训斥。若是他闭关没有任何的进展,没准儿还会怨他呢。

    瞧他那样子,秦栀不由得摇头,喝了一口水,随后叹口气,“只是看不见他,我有些担心罢了。”也不知没有她在他眼前晃悠,他的伤势有没有痊愈的快一些。

    “见你这么日思夜想一个人,我是真觉得不自在。唉,原来聪明人接触了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也会变得像傻子一样。”元烁斜睨着她,说这话也不免有调侃揶揄她的嫌疑。

    秦栀不以为意,拿着水杯,在客厅里缓缓的踱步,“听你这话,看来,汪小姐也让你变成傻子了。”

    “是蓓蓓变成了傻子,二爷我怎么会变傻?”摊在那儿,元烁扬起下颌,颇有几分大言不惭之感。

    扫了他一眼,秦栀懒得揭穿他,“你今晚去找一个距离姚相那个书斋最近的民房,租下来。收拾整理妥当了,再将买下来的书秘密送进去,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周边的住家,记得给钱封口。”

    听她说完,元烁点点头,“成,我今晚就去办。”

    “你若是觉得有任何不妥,就调派你别院里的人去做,切记一定要低调,不要被任何人发现端倪。”秦栀轻声说着,从明日起,可以开始实施计划了。

    元烁颌首,他自然知道秦栀的意思,小心谨慎,他能做到。

    时近傍晚,元烁便离开了,秦栀用过了晚膳,然后无声的接近了后花园的方向。

    这个时候,府里已经掌灯了,花园的方向则光火暗淡了些。

    那个小阁也一样,灯火淡淡的,隔着花树,也根本看不清什么。

    远远的瞧着,小阁外有甲字卫的身影,不时的,他们还会走动。

    尽管她目力不行,但瞧着那些走动的身形她也知道不是元极,看来他真的很听话的待在小阁里闭关。

    坐在长廊的栏杆上,秦栀静静地瞧着小阁的方向,忽然发觉自己此时的模样特别像望夫石。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陷入某种痴迷之中,但现在,自己的样子应该就是痴迷了吧。居然会像个石头一样坐在这里盯着那个人所在的地方,真是够傻的。若是以前,她是决计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秦栀坐在那儿足足看了一个时辰才返回主居,今日送来的密信都放置在了卧室的桌子上。洗漱了一番,她回到卧室开始处理。

    眼下元极闭关,这些事情他都不过手,秦栀代为处理,他俨然也很放心。

    对于此点,秦栀倒是觉得他变化颇大,那时看他即便不睡觉,也要自己亲力亲为。而眼下,她做过几次后,他也就放心了。

    如此改变也是好事,总是自己一个人承担,会累的早早衰老的。

    接连三日,帝都开始飘雨,那种细细绵绵的雨,倒是颇有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意境。

    而秦栀和姚清和,也开始打起了‘地道转移战’,每天都‘私会’,却又偷偷摸摸,让人捉不到踪迹。

    很明显,每次秦栀和元烁出了府之后都有人跟着,但是他们跟着跟着就跟丢了。待得他们回府之后,就又发现了那些人在府外窥视着,尽职尽责。

    而且,到了第三天,那些跟踪的人明显又换了一批,功力要更深了,且一看便是擅长这种跟踪之事的练家子。

    第四天,冒着雨,元烁和秦栀再次离开了府邸。这次,两个人更为谨慎,他们换了一辆马车,而且还用之前那辆马车做了个障眼法。

    甲字卫先驾着马车离开,过了两刻钟,他们才驾驶着另外一辆马车出府。

    顶着雨,马儿在街巷之中穿行,车轮轧轧,马蹄声也跟着回响,无比空寂。

    转了好几条街巷,终于,在一家歌坊的后门停了下来。

    撑着伞,秦栀从马车里走出来,看了一眼那大敞四开的后门,显然姚清和已经到了。

    “你先进去,我去临近的街上转一圈,然后就去找你。”元烁穿着蓑衣头上戴着帽子,俊朗的脸还沾染了雨水,他这样子看起来倒是像个侠客。

    点点头,秦栀目送着他驾车离开,她随后也脚下一转,走进了歌坊的后门。

    这歌坊乃达官贵人平时寻欢作乐之地,帝都的歌坊尤为甚,这里面的歌女什么的档次很高,来这里一次,可是不便宜。

    穿过了一片假山,姚清和身边的护卫出现在眼前,他就站在雨中,满身都是雨水。

    看着秦栀出现,他立即在前引路,踩着碎石子铺就的小路,最后直接进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儿。

    小院里种了半人高的美人蕉,还没到花开的时节,它们一个个看起来倒是像极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走进打开的房门,秦栀也收了伞。

    举步穿过大厅走进内室,拉开了门,便看到了正在煮茶的姚清和。

    他那宛若春风的模样,在这雨天里,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真香啊,不知今日姚相煮的是什么茶?”甩了甩自己的裙摆,秦栀随后走了过去。

    “雨前红眉。这茶,其实应该做团茶煮,但是知道你并不喜欢喝那种,所以我今日只是清水煮。你来的正好,可以喝了。”说着,姚清和倒出一杯来,茶色淡红,却是香气四溢。

    在他对面坐下,秦栀看了看茶汤,然后又闻了闻,也不由点头,“很香。”

    看着她,姚清和的眼角眉梢都氤氲着淡淡的笑意,和他的气质很相配。

    喝了一口,果然茶香四溢,留存于唇齿之间,回甘通透。

    “今日跟踪的人都换了,不再是那几个女子了,计策起效。”姚清和看着她,一边轻声道。

    “嗯,昨晚盯梢的人就都换了。我和你日日私下见面,他们现在肯定都糊涂了,以为咱们俩真的有私情呢。为了抓到更大的把柄,接下来派出的人肯定不会再是虾兵蟹将了。我们的引蛇出洞初见成效,接下来就是黄雀在后了。”歪头看着他,秦栀一边道。

    姚清和微微颌首,一切都在计划当中,进行的很顺利。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在这屋子里也听得一清二楚的。煮着香茶,听着雨声,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蓦地,外厅传来一些奇异的声响,两个人转头看过去,因为这内室的门是关着的,所以并看不到什么。

    对视了一眼,姚清和起身,还未迈步过去呢,便听得那内室的门发出咔嚓的声响,这是落锁的声音。

    二人一诧,姚清和随后快步的走到那门口,伸手拉门,却丝毫未动,被从外面锁上了。

    “来人。”姚清和皱起眉头,喊了一声外面的护卫,但是根本没有人应他。

    秦栀看着,随后起身抬腿踩在椅子上,准备打开窗户。

    却不想,她刚站到窗户那儿,只见一个人影隔着薄透的窗子出现在外面,吓得她立时收了手。

    下一刻,窗纸被从外戳开了一个缝隙,秦栀眼睁睁的看着一根黑乎乎的手指头捅了进来,又快速的收了回去。

    然后,一只蛤蟆被从那个戳开的小孔塞了进来,惊得秦栀立即从那椅子上蹦了下来。

    三两步,她窜到门口姚清和的身边,如临大敌。

    “护卫应当是被引走了,也或许被袭击了。这门被从外面锁住了,我们要出去,可以走窗子。”姚清和又推了推门,根本丝毫不动。

    “窗外有人,还往窗子里放蛤蟆吓唬我。看,又进来一只。”秦栀皱紧眉头盯着那窗子,又被塞进来一只。所幸这蛤蟆没有蛇的动作那么快,进来后只是趴在了窗台上,好像正在观望着什么。

    姚清和扭头看过去,也不由得皱起眉头,“得赶紧离开这儿才是。”

    秦栀深吸口气,随后抬手一把将他扯开,甩了下手臂,掌中刺顺着指缝滑出来。她抬手便一下击在了那木制的门上,木制的门很结实,唯独镂空的地方较为薄弱。

    那镂空处被秦栀一下打碎,但也只容得下两只手罢了。四周的木制边框很粗很坚硬,秦栀又用掌中刺撞了一下,但是根本没撞开。

    看着她如此大力,姚清和也不由得扬起眉尾,“你的力气还是不够,不如让我来试试?”

    扭头看了他一眼,秦栀微微扬起下颌,“我自己来。有句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别的没有,法子是最多的。”说着,她一边将手探出去摸了摸门,果然是被锁住了。

    这内室的门外面有锁扣,用手扳了两下没扳开,秦栀随后收回手,一边抬手将头上的一根簪子取了下来。

    抽出一根较细的金针来,她随后再次将手探出去,开锁。

    “你看着点儿,别让那几只蛤蟆过来,我开锁。”斜睨着姚清和,秦栀的脸贴在门上,一边说道

    姚清和盯了她一会儿,随后点头,“好。”

    摸索着开锁,试探了几下,只听得咔嚓一声,锁被秦栀撬开了。

    用力的将门拉开,她也不由得长出一口气,总算打开了。

    举步走出内室,刚跑到前厅,便瞧见了外头雨中,有两个人在打斗。美人蕉旁还躺着一个,不知死活。

    一个人穿着极其寻常的衣服,另一个则是元烁,眼下打的难舍难分。

    躺在美人蕉旁边的那个正是姚清和的护卫,刚刚引秦栀过来的那个。

    站在门口,两个人皆眉头紧皱,谁也没想到今日会发生这种事儿。

    姚清和也不明白,按照那些人的作风,他们只是跟踪罢了,根本没有必要露出马脚来。

    还有刚刚在内室,居然还会放蛤蟆进来,显然是知道秦栀的弱点。那么,这就有可能并非是跟踪他们的那伙人。

    就在此时,元烁一掌击中那人,他身体受不住,直接飞出两三米开外,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他正好飞到了大厅前,秦栀脚下一动,两步奔过去,双手在那挣扎着要起来的人脖子上一绕,他便瞬时顺着秦栀的力道扬起了头。

    元烁也在同时跳过来,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太阳穴上,那人便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对视一眼,尽管雨水很大,不过却也掩不住二人的笑意,许久没合作过,眼下倒是默契依旧。

    “对了,后窗那儿还有一个人呢。”蓦地,想起这事儿来,秦栀的眸子也睁大了。

    元烁什么都没说,一跃而起,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一把伞落在了秦栀的头上,挡住了一直淋在她身上的雨水。姚清和站在雨中,给她撑着伞,一边垂眸看着她。

    倒是知道她有胆量,却是没想到,会有如此胆量,叹为观止。

    将套在他脖子上的丝线解了下来,秦栀随后站起身,转头看向姚清和,“姚相别怕,有我和元烁在,会保你平安的。”他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位高权重,若是出了事儿,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雨水顺着她的脸在往下流,姚清和抽出怀里还未被雨水淋湿的丝绢,然后擦了擦她的脸,“今日之人,更像是冲着你来的。”

    闭了闭眼睛,秦栀随后拿过丝绢自己擦,一边点头,“有极大的可能,这次姚相属于被连累,而你的护卫应当是被误伤的。”

    看着她,姚清和微微摇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有连累与否一说。只不过,没想到你胆子如此大,即便没武功,但也手脚如此敏捷。”能撬锁,还能配合元烁杀人。

    秦栀笑笑,这是练出来的,在他这没武功的人看来很神奇,但是在有武功的人眼里,她这行动可不只是迟缓。

    很快的,元烁回来了,他满身的雨水,可是那模样却极具男人味儿。少年也变成了男子汉,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

    “跑了,没抓住。这群该死的,活腻了。你没事吧?”瞧着姚清和给秦栀撑伞,元烁想了想,控制住自己也想往伞底下钻的**。

    “我没事。”摇摇头,秦栀长叹口气,纵观今日那两个人的行动,秦栀反倒觉得,他们有可能是想抓她。

    如果说要对她下毒手,完全可以用另外的法子,可是居然用她害怕的东西来吓唬她,那么,目的就肯定不是要她命了。

    “别再这儿站着了,淋成落汤鸡了。”元烁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转身就要往大厅里走。

    “房里有蛤蟆,她害怕。”秦栀还未开口,姚清和便代为说道。

    元烁停下脚步,随后转头看着姚清和,点点头,“这倒是,小栀最怕那些东西了。这样吧,你去前面的亭子里等着我,我将这人收拾一下带走。”

    “好。他还没死,你把他嘴堵上,手也捆住,免得他清醒了再找死。”秦栀深吸口气,然后抬手抓住一直悬在她头上的伞。

    姚清和倒是有绅士风度,一直把伞放在她头顶。举着伞,秦栀让给了他一部分,“姚相,请吧。”

    两个人朝着那小亭子走去,雨势也逐渐的加大。

    亭子不大,倒是有遮雨的作用。走进去,终于躲过了雨淋,秦栀收起伞,然后拿着姚清和给她的帕子擦拭**的头发。

    “看秦小姐并不慌张的模样,看来应当是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看着秦栀还有心情擦头发,除了见到蛤蟆时吓着了,她可是一直很平静。

    抬眼看向他,秦栀笑笑,“嗯,我差不多猜到是谁了。不过,眼下的事为重,暂时不必理会他们。真是不好意思,姚相给我撑伞,反倒让你被淋透了。”看他现在的样子,还真是落汤鸡一般。

    姚清和微微摇头,“这不算什么。秦姑娘不是说了么,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不过被雨水淋了,算不上什么大事。”她实在是有意思,不管是说的话还是做的事,永远都出人意料。

    听他说自己说过的话,秦栀就开始笑,她那时是看见蛤蟆惊慌,随口乱说安慰自己的。没想到,他倒是记得清楚。

    “我乱说的,姚相不要太在意。若是被我的胡言乱语扰乱了神智,到时你可后悔都来不及。”她有时说话总不顾忌,只有元烁听了不会追根究底。但是,如元极和姚清和都是极其聪明的人,很容易会研究出问题来。

    姚清和几不可微的颌首,一边叹道:“的确是后悔都来不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