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番外:穿喵记1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郁暖一觉睡得黑甜。

    似乎梦醒了, 耷拉着眼皮,努力睁开眼, 却觉得有甚么不太对的。

    她想唤清泉, 张口却清晰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软软的:“咪呜……”

    她又惊又怕,睁大眼睛, 打滑似的, 努力支起身子,伸伸手, 却见眼前是一只小巧的白爪子,软茸茸的。

    “喵?……喵……喵——喵!”

    也许是声音太凄惨了,倒引来负责这头的太监。

    那太监个子矮胖, 白面无须,端的是一副发福的模样, 见她如此忍不住哎哟一声, 吃力蹲下身絮絮叨叨:“我的好主子, 这又是怎么了这是?乖乖啊, 要吃小鱼干儿了?哦哦不吃啊,别咬咱家别别松口!”

    “哟, 怎么哭了这是……”

    郁暖蹲在软绵绵的垫子上, 胡须乱颤,猫脸呆滞得不成,由于过度惊吓留了好些泪,眼下绒毛都打湿了。

    太监一来摸她,郁暖立即条件反射往回缩, 忍不住弓着脊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那太监一脸尴尬,叹息道:“这是何必呢主子?前些日子不是训得好好儿的……”

    这太监可能太寂寞了,一个人对着她,跟对牛弹琴似的,叽叽咕咕一大堆,唐僧念经一般,郁暖都快被烦死了,于是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太监叹息一声,摇摇头道:“罢了罢了……唉。”于是灰溜溜的走了。

    郁暖接下来,连着一整日都没有吃饭,除了舔了几口清水,便委委屈屈缩在角落里,猫脸呆滞,原本油光水滑的皮毛都有点黯淡无光。

    穿进书里也罢了,好不容易和男主在一起了,怎么现在连人都不是了呢……这还怎么活?

    昨儿个被皇帝折腾了一宿,她浑身筋骨都酸软疼痛着,不成想一醒来成了只猫咪。

    郁暖觉得,发生在她身上的每一件事都十分诡异离奇。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茫然之中带了些委屈。

    似乎她永远也摆脱不了某种控制。

    太监疑心她是病了,却不敢有丝毫隐瞒,只管胆战心惊报了上去。

    不知上头管事怎么说的,倒是叫他把猫抱过去。

    然后郁暖就被按在水里,握着爪子洗得香喷喷,半条命都快去了,奄奄一息连喵都喵不出了。

    但她十分乖巧,太监把猫放在一边时,她便软软的瘫在那儿,半露出粉嫩的肉垫,耷拉着深棕色的猫眼,垂软着胡须,全然是生无可恋的样子。

    宫中有专门诊治宠物兽类的大夫,由于这只猫是皇上打算赐给贵妃的,故而豹房很快就遣了大夫来治。

    那大夫瞧着年逾四旬,手劲儿大得很,瞧这只小狸奴懒洋洋的爬在那儿,便也仗着经验,捏着她的脖子放在膝上,粗糙的手指便想掰开郁暖的嘴巴。

    郁暖很讨厌被不是她夫君的人这般强扯,偏了偏脑袋嗷呜一声,尖利的牙齿猝不及防便咬了那人一口,鲜血溢出,她趁那大夫手劲一松,哧溜一下便四脚朝天摔在地上,然后敏捷的爬了起来,从一旁太监的脚下窜过,接着便溜出了门。

    背后传来矮胖太监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拦住它!小祖宗别跑!”

    郁暖觉得猫咪的身体唯一给她带来的好处,便是溜得快些,若是她身为人类时,一下跑这许多路,恐怕都能咳出血,面色苍白人事不省了。

    郁暖躲在树底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又拿爪子拨弄自己的长尾巴,她的皮毛是橘色的,尾巴处有一圈圈橘色的纹路。

    她舔着肉垫,歪脸看着摇来摆去的尾巴,还晃了晃尾巴尖。

    怎么有点像小熊猫的尾巴呀。

    想完她便萎靡的唾弃自己,都变成一只猫了,到底为什么还有心思想这些呢!

    而且怎么可以吃爪爪!

    可她控制不住自己啊……本能来的如此猝不及防,真好吃。

    舔完爪爪,郁暖又有些颓起来。

    她只是觉得,这仿佛是现实,却又似乎处于现实和梦境的交接处,一切都那么真实,却又离奇至极。

    但她总觉得自己不会受到伤害。

    她走得很慢,小心翼翼的趁着夜色窜入草丛里,睁着眼睛默默打量四周。

    她可不想归去,听闻这些人□□猫咪,是为了送给某个贵妃主子。郁暖很害怕这些,才不想给人当宠物。

    她溜过红色的宫墙,其实自己也不晓得跑到了哪儿,因着没有安全感,便颤颤巍巍的爬上了一棵树,小心翼翼将尾巴团起来,便窝在树枝上开始打盹。

    这两日她都没怎么睡好,一则是给吓得,更是因着没有安全感。

    如今虽挂在树上,却好歹只有她一只猫。

    因着还是只幼猫,故而每日都要睡许久,她团着身子呼哧呼哧酣畅睡起来,猫身小小起伏,橘白相间的尾巴便缓缓落了出来,半截垂在树枝间。

    第一缕阳光洒在御花园里,郁暖便发觉自己的尾巴很疼,于是忽然便在梦中惊醒过来,背后的绒毛皆炸了开来,一直起身便更是疼麻得紧。

    “喵呜——”

    她深棕色的眼睛滴溜溜的和一个小童大眼瞪小眼,发出带着颤的呜呜声。

    那小童咧开鲜红的嘴,哈哈笑起来,坐在太监肩上笑得愈发肆意。

    因着人小,他力道没有成年人那么足,却也揪下了郁暖一撮尾巴猫。

    郁暖的伸出爪子,在胡乱挣扎中抓了他一下,顿时鲜血直流,那小童霎时怒极,便要把她扯下来掼在地上。

    却听见身后有清冷的少年音传来:“你做什么。”

    那小童下意识的一抖,立即松开了郁暖。

    但郁暖却看得见,他眼中的愤恨与不屑,更深处的却是深深的忌惮和恐惧。

    郁暖没工夫管这些,只边恍惚呜咽着,边回首舔着自己的尾巴毛,眼泪又打湿了眼下的绒毛。

    那小童调整了神情,不慌不忙的骑在太监肩上,呵呵笑道:“二皇兄怎么来了?父皇今儿个不是留了你罚字儿么?”

    说话间,郁暖没那么疼了,便耷拉着尾巴,从树枝上小心翼翼的蹿下来。

    可是她到底不是真的猫咪,于是便十分不熟练,爬到一半便没了余力,非常尴尬的咕噜嘟滚了下来,橘色的后背上沾了几片草叶,像只野猫。

    小童立即指着她道:“给我抓住它!带我宫里去!”

    郁暖吓了一跳,立起来便没头似的开始托着尾巴乱窜,一头便撞上了后面少年刺金云纹的黑靴。

    猫的嗅觉很灵敏,她闻见了冰寒的雪松味,于是鼻尖一酸,睁大了杏核眼偷偷抬起头。

    她抬着尾巴绕在他身后,咪呜咪呜的弱气叫了两声,别着猫脸不敢动弹,只是逃到少年靴旁便再不动了。

    少年低头看着这只小橘猫,俯身干脆抓了她软嫩的脖颈,翻转过来,使她四脚朝天,露出柔软的白肚皮,不紧不慢禁锢在自己怀里。

    他挑眉捏着她粉色的肉垫把玩,郁暖把猫脸埋在他怀里,却听少年漫不经心的微笑道:“真乖。”

    他说着随意揉了揉郁暖的肚皮,力道有些重,被她用长尾巴打一下。

    少年唇边的笑容维持着,丝毫不搭理小童,只是掀了眼皮不急不缓道:“看来,它不喜欢三弟啊。”

    一看便是嚣张冷淡惯了。

    郁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时候的戚皇,还是年少气盛的。

    若是放在他们相遇的那个年纪,或许陛下一句话都懒得理睬。

    小童还待争辩,却听见后头有女声传来:“三皇子,贵妃叫您归去呢。”

    “贵妃说了,豹房不日便要送来调I教好的狸奴,野猫罢了,二殿下想要便拿去,您可莫要丢了身份。”

    小童听罢也得意冷笑起来,揪住太监的头发道:“我们走!”

    少年并无愠色,只是凉淡的笑了笑。

    小童走后,他抱着郁暖揉捏着,又检查了她身上每一处,修长的手指掀开她的绒毛,撩起她的尾巴,弄得郁暖有些不好意思,不满的喵喵叫,又被他慢慢掰开嘴查看。

    他似乎得出了某个结论。

    少年把她抱在怀里,带着宫人朝某处走去。

    郁暖在他怀里却不安分。

    他看上去不比那个小童年长多少,但无论是眉目间的气度,还是谈吐,都很像个少年人了。

    她的杏核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的下颌瞧。

    得出了一个结论:很是我夫君了。

    郁暖瘫成了一块猫饼,暖呼呼团在他怀里,又拿软软的猫脸蹭少年的手臂表示亲近。

    他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没有看她,闲庭漫步似的走着。

    很快,他们便到了一处宫殿,绕过九曲长廊和外殿,进了宫室,郁暖便听见那少年慢慢道:“我来了。”

    里头躺着另一个少年人,郁暖默默猜测,可能是陛下的哥哥。

    她想起自己抄录过他的诔文。

    过了小半会儿,那个病榻上的少年才沙哑道:“你不该来的,父皇知道了,定然会不悦。”

    少年捏着郁暖的脖颈,淡淡说道:“他不会。”

    他年纪小,嗓音还很清脆,但这样肯定的语气,却已非常沉稳。

    郁暖本以为,他要把自己送给病榻上的少年,但他只是缓缓抚着她橘色的皮毛,把她抱在怀里当作把玩的饰品,又默然片刻才道:“周家那头,安排妥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线在生阿顺之前。

    以及,周三不更新呀,想要稍修一下前文,但不会大修,么么~

    周四见。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