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愿世间男子都像她的羿哥哥【番外终】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她不但吸那些有毒的血,而且还将毒血咽了下去。

    “你……”慕昕蔚艰难的开口,可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吮吸的力气如同饥渴许久,让他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她要将他的血吸干一样。

    然而,她那小嘴蠕动的样子却又是那么认真,她瘦小的身子趴在他胸前,许是穿着单薄的缘故浑身散发着异常的凉意,唯独嘴上的温度是热乎的。

    他眸光垂下,看到她光溜溜的脚后跟,这才发现她脚上连双鞋子都没有……

    小女孩自觉吸得差不多了,这才直起身坐到一旁,然后默默的擦拭着嘴角的血渍。

    蓝庆洋和蓝庆峰两兄弟都看直了眼,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吸人血的,而且还是有毒的血。

    这小丫头究竟是人还是怪物?

    胸前冰凉的身子离开,慕昕蔚回过神,暗暗的调息起来,突然发现身体起了变化,刚才胸闷气短的现象居然没有了,浑身的筋骨又有力了。

    他再次盯着旁边低头擦血的女孩,眼眸中布满了惊诧。

    难道这就是她与众不同的原因?因为这样才被燕三娘抓来此地?

    “你……你没事吧?”

    那剑上究竟是何毒他们还没来得及去分辨,但他深刻的感觉到不是普通的毒药。就凭他刚才中毒后的情况,不出半个时辰定会要了他的性命。

    如此强烈的毒性,这女孩全吸了去,那她……

    “我没事。”女孩头也没抬,像之前那样低着头继续盯着自己的脚丫子看。

    “你吸了毒,怎么会没事呢?”蓝家两兄弟好奇的盯着她。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女孩猛的抬起头冲他们嚷道。

    但紧接着她又把头低下,对他们各种打量的眼神也视若不见。

    蓝庆峰还想再追问下去,慕昕蔚对他们牵了牵嘴角,“洋哥、峰哥,麻烦你们把这个女人带下去交给我父王,羿哥有个弟弟被这女人害了,父王想从这女人身上找到解药。”

    “那你?”蓝庆洋不放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毒气已除,休息片刻就会好的。”慕昕蔚笑了笑。

    他说话已经恢复了中气,且气色也明显好转,蓝庆洋为他把了把脉,确定他是真的没事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你就在此休息,那边交给他们,不用担心抓不住那老东西。”

    交代完后,他和蓝庆峰对了对眼神,兄弟俩默契的起身,一人抓着燕雪雁一只胳膊飞下了城楼。

    慕昕蔚目送他们离去后,再把眸光投向低头不语的小女孩。

    或许是她救自己的缘故,比起在地下室见到她,此刻他眸中的厌恶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好奇。

    张了张嘴,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

    不是变哑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谢谢。”

    “嗯。”

    小女孩也不是没反应,在听到他谢自己时,还是应了一声。

    只是她未动丝毫,好似对身边所有事都不上心一样。慕昕蔚突然惊奇的发现,从一开始见到她,到现在被他带到如此高的城楼上来,而且刚刚燕雪雁还用剑想伤她,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一直以为她是害怕,所以才会如此安静。

    可现在仔细观察她,他才发现根本就是他想错了。

    她不是害怕,是不愿意理睬!

    对,就是不愿意理睬!

    “你不怕吗?”

    听到他问话,小女孩抬起头,眼神很不满的瞪了他一下,“不要跟我讲话!”

    慕昕蔚脸色微沉,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对他说过话。

    他咬了咬牙,将怒气压了下去。看在刚才她救他的份上,他就饶她一次。

    然而,就在这时,小女孩突然低头呕吐起来。

    他下意识的坐起身,伸手就去拉她,“怎么了?是不是你中毒了?”

    小女孩反手把他的手掌挥开,拒绝与他再接触。

    她吐的也不是血,而是一滩清口水。

    等吐完之后,她斜眼瞪着他,“还不都怨你,跑那么快做何,我差点被你颠死!”

    “我……”慕昕蔚突然语塞。

    想起一路上夹着她跑的过程,他也有些尴尬。

    好像他只顾着赶路,是没怎么在意她……

    看着她嘴角的清液,他从怀里摸出手绢,递了过去。

    谁知小女孩看了一眼,不但没接,还冷哼着转过身,“谁稀罕!”

    “……”

    慕昕蔚这下脸色都黑了。

    早就看出这丫头有些脾气,可没想到她脾气这么大。

    难得他想向她示好,她居然不领情?

    真不识好歹!

    他将手绢收回,气得想走。可起身的瞬间发现她又一动不动的静坐着,小小的身板穿着单薄,脏兮兮的不说,孤零零的样子也特扎人眼球。

    他回头看了看那边的打斗。

    加上他姐,六个人对付燕三娘完全没问题。而燕三娘已经受了伤,正想办法摆脱他们。

    他又坐回地上,从腰间悬挂的小布袋中取出一只小瓶子,倒了一粒药丸再递到她眼皮下。

    “吃了它就不会头晕了。”

    他真是服了她了,难受就早点说嘛,居然还能忍到现在。

    小女孩看了一眼他手心里的东西,倒也没客气,抓起就塞进嘴里。

    慕昕蔚这才勾起唇角。

    将药丸咽下去后,小女孩才正眼看向他,“你给我吃的是何物?”

    慕昕蔚勾起的唇角狠狠抽搐起来,“……”

    这不怕死的丫头,吃了才问!

    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更加确定她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她不怕毒,自然也就不怕吃任何东西。

    瞧着他神色怪异,小女孩又露出一脸嫌弃,继续转身背对他,“离我远点!”

    慕昕蔚俊脸一沉,脱口恼道,“我招你惹你了?”

    小女孩头也没回,继续安静的呆坐着。

    她的态度,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很嫌弃他。不是一般的嫌弃,是嫌弃到不愿多看他一眼。

    这一次,他没有再迟疑,起身朝那群兄弟们飞去。

    而坐在地上的小女孩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哪怕他们追杀燕三娘到了城楼之下。

    捂着胸口的箭,再看这一群杀伐狠绝的年轻人,燕三娘口溢着鲜血,但目光狰狞,怎么都不愿意服输。

    她知道夜家的女人与众不同,但从来没与夜家的女人交过手,这是第一次,却大大出乎了她的想象。

    这个她在鬼谷见过几面的丫头,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只一掌就震断了她一侧肋骨。

    她想象不出,这死丫头是如何做到的!

    “燕三娘,怎么,还要顽抗吗?”慕心暖冷笑的问道。

    她一个人对付不了这老毒婆还能说得过去,可她哥哥弟弟全上阵了,要是这样都还对付不了这个老毒婆,那也太丢人了!

    “你内力如何来的?”燕三娘狰狞的目光瞪着她,仿佛不问出答案会死不瞑目。

    “呵呵!你想知道啊?”慕心暖翘起唇角,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其实你并没有说错,夜家的女人确实是‘稀世珍宝’,因为我们不但有克制血盟庄的血液,还有过人的天赋,能轻而易举的获取别人的功力。说起来也不怪你无知,只怪你太没把我们当回事了。你脑子里只想着如何骗取我们师公的信任、只想着如何炼出长生不老的丹药,完全没想过,当初血盟庄是如何灭绝的,诸葛昌明是如何败亡的。”

    “慕心暖,老身真是看低了你!”燕三娘也承认自己输了,但却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多谢夸奖。”慕心暖傲气的咧开嘴角。但下一瞬,她脸色瞬冷,突然喝道,“天罗地网!”

    她要活捉这个老东西,不吸干她的功力真对不起自己!

    随着她吼声一出,围着燕三娘的六个少年突然动了起来,紧接着他们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一束光环包裹着她,她努力的定下心神,却依然辨不出他们的实影。

    见此情景,她下意识的想躲,可不论是向前还是向后,他们始终与她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仿佛这束光黏住了她似的。

    “收网!”女孩的娇喝声再次传来。

    她暗叫不好,欲飞向高空摆脱他们的包围。可她身负重伤,胸前还被弓箭射中,能撑到现在都是她耗着最后的力气,就算能飞也变得笨拙吃力。

    双脚还未离地,只见一个如同蜘蛛网的东西朝自己围拢。

    她眼孔骤然放大,眼珠子似是要从眼眶中滚落出来,这些少年居然在移动的时间里用不知名的银丝偷偷结出一张网,此时他们整齐的出掌,将这张网收紧,将她手臂连同身体一起勒住。

    她犹如被捕的鱼儿,极力的挣扎着,试图挣脱禁锢。

    可那网松一分后,紧接着就会收紧两分。几个回合的挣扎后,她已经完全被这张人造的网锁得死紧,连呼吸都感觉要断了似的,更别说挣扎了。

    “燕三娘,拿命来!”

    耳边再次传来女孩的娇喝声。

    她浑浊的目光恢复了一丝清明,可视野中却没有女孩的身影。

    正在这时,自头顶传来一股强大的杀气,她眸孔凸大,惊骇的抬头。

    只见一小小的手掌疾如雷电、势如霹雳般垂直落下——

    “啊!”

    凄厉的惨叫振聋发聩。

    周围那些铁骨铮铮的将士们都感到头皮发麻。

    然而,更让他们感到震惊的不是燕三娘凄厉的惨叫声,而是单手撑在她头上、整个身子完全倒立在半空中的女孩。

    他们不知道慕心暖在做何,但就这么一只手让燕三娘发出绝望的惨叫声,可想而知这只手有多厉害……

    …

    慕心暖一家回到崇贤王府,已经快午时了。

    得知他们抓到了燕三娘和党羽,尹厉川回府时,尹明宇也陪同他到了崇贤王府。

    撇开燕三娘与慕凌苍这边的纠葛,但就燕雪雁加害尹厉川的事,尹明宇让吕炎忠将湛家的人全带来了。

    这一场暗斗,应尹厉川的要求,尹明宇没有张扬。

    看着地上哭哭啼啼交代一切的女儿,湛淳激动得不顾场面,当即就给她一巴掌。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既已嫁作他妇,竟还敢肖想小王爷,简直是败伦丧德丢尽了我们湛家的脸面!”

    旁边,湛老妇人、湛夫人、湛旭然看着他施暴,可谁也不敢出声。

    知道大势已去,也知道事情揭穿所面临的后果,湛紫舞招供完所有的事以后,连哀求声都没有,被湛淳打偏了脸甚至都没哭一声。

    湛淳在气头上,恨不得把死她。

    女儿的所作所为不但自招祸事,最重要的是还会连累他的妹妹。若是皇上借此把他妹妹废了,那他们湛家还有好日子吗?

    只怕比生不如死还难过!

    他扬起手掌再一次落下,这一巴掌比之前的劲儿还大,湛紫舞被他打趴在地,突然口溢血水。

    座上的尹明宇和尹厉川都看着,还以为是湛淳打得太狠了。

    可谁知湛紫舞嘴角溢出的血水越来越多,而且血水全是黑色的,他们才猛然惊觉有异常。

    这时的湛紫舞已经软弱无力,连身子都撑不起,只见她抬头看向尹厉川,目光涣散,虚弱无力的道,“祖父……舞儿有错……但家人是无辜的……舞儿愿以死谢罪……请……请祖父饶过湛家……湛家的人……”

    见此情况,尹明宇龙颜冷肃,眸子紧敛着,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尹厉川也沉着脸把她盯着,眼中多了一丝复杂。

    “舞儿?”湛淳先是一怔,随即蹲下身将她脑袋抱住。

    “爹……”湛紫舞张着嘴,但不知道她服了什么毒,毒性说起就起,脑袋一沉,随即就没了任何声音。

    “舞儿!”湛夫人和湛旭然惊呼着跑过去。

    可人已经断了气,任他们激动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尹肇羿和慕心暖过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

    小两口都很是惊诧,彼此交换眼神,都表示深深的意外。

    之前湛紫舞说了什么他们没听到,因为要帮着自家父王做点别的事,所以没来得及前来旁听。哪知道事情会变得这么突然,没点征兆湛紫舞就死了。

    慕心暖还挤过去看了看,确定人已经彻底没救了。

    “祖父,她这是?”她起身朝尹厉川询问道。

    “她自尽的。”尹厉川叹了口气。

    “……”慕心暖再看了一眼死去的人,眉心暗蹙。

    他们父王刚从燕雪雁嘴里问出所有事情,就怕湛紫舞不愿招供,所以她和羿哥哥过来准备与湛紫舞对质。

    谁知道她突然自尽了。

    不得不说,湛紫舞是很任性,任性到可以拿婚姻大事当儿戏。但她这一死,倒也挺识时务的。

    她朝身着龙袍的尹明宇看去,只见他威风冷肃,眉眼中尽是冷冽气息。

    她刚张嘴想说话,只听他突然喝道,“湛淳,你可知罪?”

    正伤心的湛家人不得不赶紧收住哭声,然后纷纷朝他跪下。

    湛淳低着头,哽咽道,“皇上,臣有罪,是臣教女无方才弄出今日之事。”

    “你知罪便好!”尹明宇重声哼着,“那你告诉朕,谋杀朕的王叔,该当何罪?”

    “臣……臣……”湛淳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女儿死了,可杀害王叔不是小错,加上女儿还是王叔的孙媳,这等行为就是大逆不道。罪上加罪,就算皇上判处他们湛家九族之罪,也不会有人替他们湛家说话。

    尹明宇瞪着他,龙颜上的怒火清晰可见。

    湛淳夫妇、老夫人尤氏、湛旭然跪在地上,感受到他的怒火,全屏着气,头也不敢抬。

    正在这时,尹厉川突然朝慕心暖使了使眼色。

    慕心暖对他眨了眨眼,一时间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

    直到尹厉川抬起下巴指向那身着龙袍威风凛凛的男人,她才反应过来。

    明白他的意思后,她嘴角勾了勾,突然朝尹明宇跪下,“皇上,暖儿恳请皇上饶过国舅。”

    她突然开口,而且还是替湛淳求情,湛家一众都惊讶的抬头望着她,以为听错了。

    尹明宇沉着脸,指着他们道,“他们教女无方,不但差点要了朕王叔的命,还想要你的命,你还替他们求情?小王妃,你可知道,湛紫舞已经畏罪自尽了,虽然她招供了一切罪行,但凭她一人之言,实难让朕相信湛家是无辜的。说不定,背后的主谋就是他们!”

    “皇上明鉴,臣一家真的是不知情!”湛淳惊吓得赶紧喊冤。

    “皇上,臣妇是受了燕三娘欺骗,臣妇发誓没有与她勾结,恳请皇上明鉴啊!”老夫人尤氏也激动的解释起来。

    “都是你们一家之言,朕如何能信你们?”尹明宇哼道。

    “皇上,如今燕三娘已死,小女也自尽了,臣也不知道该如何证明家中其他人的清白……”湛淳哽咽着,老眼中泛着水光,无奈中又流露出一丝绝望。

    慕心暖将他们的神色都收入眼中。

    他们还不知道燕雪雁已经招出了一切,确实只有湛紫舞与燕三娘姑侄有勾结。而且燕三娘只是利用老夫人尤氏避人耳目,她的目的就是炼老生不老丹。

    而那个简凤仙,是燕三娘的徒弟。接近昕蔚也是为了接近她这个姐姐。只不过那女孩把昕蔚想简单了,对这种来历不明又主动接近他的人,他当然要提防了。

    还有妖芝的事,燕三娘还不知道,这是她们暴露身份的根源。

    本来她们可以隐藏得很好,完全可以不声不响的对付她慕心暖。可是那燕雪雁却干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就因为湛紫舞不满祖父把掌家的权利交给她这个孙媳,那燕雪雁就帮她对祖父下手。

    没想到,他们却通过香料的毒怀疑到燕三娘身上,从而让她们败得一塌涂地。

    聪明反被聪明误,说得就是燕雪雁。

    当然了,也得感谢她的‘聪明’,要不然他们一家人这一次会遇上什么事,真没法想象。

    祖父应该也知道湛淳没那个胆子做这些事,所以相信湛家其他人都是无辜的,也想通过她帮着湛家求情。

    为何祖父不替湛家说话?那是因为祖父想让湛家欠她这份人情。

    湛紫舞死了,湛家人难免怀恨在心。如果她替湛家求情,那事后湛家还有什么理由恨她?

    她刚想到这里,只听尹厉川低沉问道,“国舅,并非本王要赶尽杀绝,实在是你女儿心肠太过歹毒,就算你们湛家其他人是无辜的,本王也心生忌惮。今日你女儿又当众自尽,本王放过你,你回头想起来,会放过本王吗?”

    湛淳带着哭腔朝他磕头,“老王爷,您多虑了,小女之死全是她咎由自取,下官怨她不争气,也怨自己管教无方,怎敢怨恨您呢?”

    尹明宇紧接着怒道,“你还敢对朕的王叔说‘怨恨’?”

    湛淳吓得狠狠哆嗦了一下,赶紧又朝他磕头,“皇上,臣不敢,更不会有那样的心思,求皇上明鉴。”

    慕心暖见时机差不多了,这才又开口,“祖父,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少夫人已经以死谢罪了,那就看在国舅大人言语诚恳的份上饶了湛家其他人吧?虽然我们都有些忌怕,担心还会发生类似的事,可是暖儿觉得,可以给国舅一个机会,让他今后用切实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发现他言行不一,再惩处也不迟。”

    尹厉川板着脸道,“他们家女儿勾结歹人想杀你,你还帮着他们说话?”

    慕心暖朝湛淳看去,假装感叹,“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希望这件事到此结束,就是不知道国舅一家能否放下?”

    她又故意看了看旁边的湛老夫人以及湛夫人。

    湛老夫人老眼含着泪,哽咽道,“多谢小王妃不杀之恩,孙女自作孽才落得如此下场,怨不得任何人。我们会以此为戒,今后一定严加管束府里的人,老身敢以性命担保,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湛淳见她把话都说完了,只能泪含哀求的望着慕心暖。

    慕心暖点了点头,“老夫人,看在你们如此明事理的份上,我信你们。”

    主位上,尹明宇看向尹厉川,“王叔,您看这事?虽说有小王妃替他们求情,可朕实难放心。”

    尹厉川不满的瞪了慕心暖一眼,似是在说她太心软。

    叹了一口气,他才朝湛老夫人和湛淳道,“看在暖儿替你们求情的份上,本王就将此事搁一旁,暂不追究你们教女无方之过。但你们一定要引以为戒,若是今后让本王发现你们有害人的心思,本王绝对不会原谅你们!”

    “谢老王爷宽宏大量!”

    “谢老王爷不杀之恩!”

    湛家几人感激不已的对他磕起头来。

    尹厉川哼了一声,“你们该谢的是小王妃,要不是她替你们求情,本王才不会心软呢!”

    闻言,以湛老夫人为首的一家人赶紧又朝慕心暖磕头,“谢小王妃替我们求情!”

    慕心暖心中忍不住好笑。

    祖父这招还真是……

    他牺牲自己做恶人,成全她做了好人。

    而且还让皇上配合着演这一出戏,今后湛家包括皇后湛盈都得欠她一份人情。

    她起身朝尹肇羿走去,她眼眸里带着笑,他唇角也轻轻勾勒着。

    …

    桃院里,忙完正事后,夜颜才发现少了一个人,立马朝桌边的儿子问道,“昕蔚,小娄娄呢?怎么一直没见到她?”

    闻言,慕昕蔚背脊一僵,这才想起那个小女孩还在城楼上。

    看他反应,夜颜立马恼道,“你把人弄哪去了?别不是给我扔了吧?”

    慕昕蔚拔腿就往门外跑。

    见状,夜颜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背影吼了起来,“兔崽子,让你看个人你都看不住,你是想把老娘气死吗?”

    就在她吼声刚落,跑出去的儿子又跑了回来,端起桌上一盘酥饼再次跑了出去。

    她对着他背影龇牙咧嘴,“不把人给我找到,你今晚就别回来了!”

    之所以对那小女孩产生同情,那是因为她也经历过,深深的知道爹不疼、娘不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刚好女儿嫁人了,把这个小女孩养在身边,也能填补她内心想念女儿的空虚。

    …

    城门禁了整整一日,虽然官兵少了,但四周戒备依旧森严。

    城楼上因为发生过打斗,也暂时变成了禁地,还没有人上去。

    慕昕蔚赶到城门,因为今日侍卫们都见过他,听说他要上城楼找东西,丝毫没有阻拦。

    上了城楼,看着角落里侧躺着的小身影,慕昕蔚下意识的抽了口凉气。

    也许是自家母妃的重视让他倍感压力,所以心口才会有一种快窒息的感觉。

    回过神,他快速飞过去,落地的瞬间就将她身体翻了过来。

    看着她那双无神的眼睛,他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心口的气息总算顺畅了。

    只是,他也忍不住恼怒,“好端端的你装什么死?”

    女孩伸手推了推他,“别烦我,我想睡觉。”

    她脏兮兮的脸蛋上有倦意,但更多是虚弱,慕昕蔚从怀里拿出一包纸,当着她面打开,再把整个纸包塞到她怀里。

    “赶紧吃了!”

    “不要。”女孩不但没领情,直接塞回了他手中。

    “你想饿死?”慕昕蔚俊脸拉长,除了不满她的态度外,还有些看不懂她。

    “嗯。”女孩躺回地上,翻身背对着他。

    “……”慕昕蔚不但脸拉长了,脸色都变黑了。她要是饿死,那她娘不得把他骂死?

    咬了咬牙,他单手再将她翻过来,纸包又塞到她怀中,不给她反抗的机会,连人带纸包一块抱了起来。

    好在女孩没挣扎,又或者是没力气挣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她不但年纪小,身体也瘦得几乎没什么重量,慕昕蔚抱着不累,但一路上眉头都皱得紧紧的。

    如果不是母妃要留她在身边,他应该会把她扔了吧?

    这个问题不停的在他脑海中盘旋,直到抱她回到桃院,他也没松一下手,更别说把人扔掉了。

    可回去后他又犯难了,因为昨夜通宵未眠,这会儿事情解决完了,全都回房睡觉去了。

    看了看怀里一动不动的人儿,他后牙都咬痛了。

    让他带回来,也不来个人接手,难不成还让他伺候?

    正在这时,祁臻彦从一间房里走出来,见到他抱着女孩在院子里发愣,赶紧上前打招呼。

    “蔚哥,你把蔚嫂抱回来了?他们都休息去了,你和蔚嫂也赶紧回房休息吧。洋哥他们去定国府玩了,我现在去找他们,等你们休息好了,我们再来找你和蔚嫂。”

    说完,他也不看慕昕蔚脸色,急着就往院外走。

    慕昕蔚瞪着他背影,脑门黑得只差冒烟了。

    蔚嫂……

    谁是蔚嫂?

    他低下头再次看了看怀里安静的女孩,一口恶血差点喷出来。

    就她?

    这个才认识一天的脏丫头?

    正在这时,女孩掀开眼皮,冷冷的盯着他臭烘烘的俊脸。

    “你还要抱多久?”

    “你以为我想抱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慕昕蔚脱口低吼。最让他忍受不了的不是她脏兮兮的样子,而是她眼里的嫌弃!

    就她这幅德性,他没嫌弃她就算好的了,结果她还反过来嫌弃他!

    这还有天理吗?

    这院里的房门都紧闭着,院里的人也不知道哪去了,放眼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他实在没法,只能将她抱回了他住的房间。

    将她放在床上,他站在床边,指着她怀里那一包酥饼,咬着牙命令起来,“赶紧给我吃了,否则我要你好看!”

    女孩往床上一倒,冷冰冰的回了一句,“没力气。”

    她只想睡觉,好好的睡一觉……

    看着她把眼闭上,慕昕蔚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松开攥紧的双手,弯下腰把她拉起来坐着。

    捻了一块酥饼送到她嘴边,恶狠狠的溢道,“吃!”

    许是他样子太凶,女孩掀了掀眼皮,也张开了嘴。

    看着她咀嚼艰难的样子,慕昕蔚转身去桌边倒了一杯水,返回床边继续喂她。

    女孩一口气将水喝完,自己抓了一块酥饼塞嘴里,咽下去后又往床上倒去。

    “你!”

    “我好困,别吵。”

    她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很久没好好睡过了……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再看她白得没有血色的小脸,慕昕蔚脸色沉了又沉。

    就在他转身想走时,余光突然瞥到她光溜溜的脚丫子,他脚步停下,倾身扯过床里的被子盖在她身上……

    …

    从晕睡中醒来,得知湛紫舞已经死了以后,尹奉斌匆匆跑到尹肇羿书房。

    “羿哥,他们说的是真的?湛紫舞认罪了?”

    “嗯。”对他,尹肇羿真是拿不出好脸色。

    “那个燕雪雁呢?她死了吗?我还会不会受她摆布?”尹奉斌激动的追问道。

    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至于湛紫舞,那真是活该!就算她不死,他醒来第一件事也是要将她弄死!

    “小侯爷,你就放心吧,你吃了她的肉,已经解了毒,不会再有事了。”慕心暖一边磨着墨,一边为他解惑。

    她说得漫不经心,但听在尹奉斌耳中,如同撞了鬼一般,“什么?吃她的肉?”

    他卡着脖子,开始干呕。

    慕心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继续道,“燕雪雁乃是一具罕见的毒体,跟她睡过的男人都会受她摆布,你不是第一个,许多人都因此稀里糊涂的丢了性命。而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食她的肉,如此才能摆脱她。你放心,我们挑了她身上最好的肉给你吃,还特别交代厨子洗了好几遍。为了给你熬汤,水都用了一大缸。”

    “呕——”尹奉斌蹲在地上,脸色难看到吓人。

    “小侯爷,下次你找女的,希望你擦亮眼睛,别再找这种祸害了,简直就是给我们添麻烦。如果再有下次,没人会救你的。”

    “呕——”尹奉斌只顾着吐,压根就说不出话来。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找女人了!谁再找女人谁就是王八羔子!

    看着他剧烈的干呕反应,慕心暖和尹肇羿相视着,都忍不住勾唇。

    这混蛋,就是要恶心死他!

    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孩,看着她陌生且又异常白皙的脸,尹奉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什么妖怪?”

    女孩送了他一对白眼。

    见状,尹奉斌‘啊’一声大叫,起身就朝门外冲去。

    目送他逃离的背影,慕心暖和尹肇羿都差点被他吓一跳,是没想到他反应如此大。

    这也太夸张了吧?

    “小娄,你怎么来了?”慕心暖回过神后笑眯眯的问道。

    “姐姐,你知道洋哥哥他们在哪里吗?”女孩对她咧了咧嘴,也只有对着她和夜颜,她才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你找洋哥他们做何?”

    “姨姨说让我找他们玩……”

    “玩什么玩?你一个女的跟一帮男人玩,害臊不害臊?”

    女孩话都没说完,就被身后一道声音凶巴巴的打断。

    慕心暖抬头望去,正要开口呢,只见自家弟弟大步跨进来,然后不由分说拧起女孩的后背,像拧小鸡一样拧着她转身就走。

    “昕蔚!”她回过神,脸黑的冲门外恼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女的跟一帮男人玩不害臊,是在说她吗?

    这家伙,是不是讨打?

    想当初,她就是跟他们一帮人成天混在一起。可这也不能说她啊,谁让婶婶和舅娘他们只生儿子不生女儿的?

    她想追出去,可腰间一紧,紧接着跌进熟悉的怀抱中。

    看着他眼眸中深邃的笑意,她没好气道,“你还笑,你没听见你小舅子说话有多难听啊?”

    “我只闻到他一身酸味。”

    “呃……”慕心暖眨了眨眼,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羿哥哥……不、不会吧?”

    “十有**。”尹肇羿低下头,笑得异常坚定。

    慕心暖忍不住朝门外看去,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她没看出她弟弟对小娄娄有多好,相反的,就他天天拉长个冷脸,只差没把小娄娄给嫌弃死了。

    别说小娄娄还小,就是长大了也不会对他有好感。

    哪个女孩子不想找个心疼自己的丈夫?就要像她羿哥哥这样的,疼着她、宠着她才行,找个横竖对自己挑剔的,除非脑子有病!

    她扭回头,不经意的碰上他唇角。

    不等她羞赧,他就笑着将她深深吻住。

    在他温暖的怀里,被他浓浓的宠溺包裹着,随着他在她唇齿间的辗转纠缠,她投入到这份深浓的爱意中,无心再理睬外面的一切……

    【番外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