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将快准狠发挥到极致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话还没跟宋意说清楚呢,宋意怎么能走?就这么让宋意走了,他跟宋意的矛盾可就闹大了。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宋意看向司凌,气急败坏的开口,司凌就会欺负她,不是她矫情,而是事情的问题,摆在那儿,到现在,司凌都不肯相信。

    除了他,她宋意谁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司凌看着宋意的样子,没办法,大手一捞,就这么搂着宋意的腰,司凌不管宋意的挣扎,就这么低着头,吻着宋意的唇。

    宋意手抵在司凌的心口,闭着眼,不停的挣扎着,也不张嘴,司凌微微蹙眉,张口轻轻一咬,倒是轻车熟路的,疼的宋意不由张开了嘴,司凌立马将空气渡到宋意的口中。

    细细密密的吻充斥着宋意,宋意只觉得脑子里头一片空白,任由着司凌吻着,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司凌。

    司凌的手将宋意给勒的更紧了,身后是一棵硕大的榕树,司凌就这么搂着宋意,拖着宋意到了榕树后头,完全避开了周围的视野。

    这样的情况下,司凌更是放的开了,不由加重了这个吻,细细的吻着宋意,宋意也觉得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抬手勾上司凌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司凌。

    她就是这么没出息,明明是生气的,明明是不想让司凌碰她的,可是真要是碰上了,身体就更诚实了,她喜欢司凌,爱到骨子里头了,所有的人,在她面前,跟司凌比,都是没法比的。

    那份儿深入骨髓的喜欢,她以为自己不说,司凌应该是知道的。

    宋意的主动,让司凌有些不受控制起来,声音也变得粗哑了:“媳妇儿…”

    一声媳妇儿,倒是酥到了宋意的骨子里头,两人就这么吻着,毕竟是在外头,一记绵长的吻过后,宋意呼吸了新鲜的空气,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猛然推开怀里头的司凌,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

    “你混蛋!”宋意忍不住骂了句,明明是生着气呢,现在被司凌吻的有些肿了的准,在嘲笑着她没有骨气,就这么妥协了,司凌还真是厉害了。

    怪只怪自己没出息,司凌被宋意的模样逗笑,伸手上前拉着宋意,重新将宋意给捞入怀中,柔声哄道:“别生气了!”

    说话的时候,司凌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巧克力,放在宋意的面前。

    宋意看着司凌手里的巧克力,又看了看司凌,司凌嘴角带着笑意:“不是要吃吗?我没扔,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巧克力?”

    他吃醋,是因为东西是林硕给的,他不高兴了,不希望自己的媳妇儿接受别人的好,林硕是个很优秀的人,说是感觉不到压力,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人比徐深还要可怕的,徐深是正大光明的跟你抢,跟你争,跟你斗,最起码,敌人在明处,你能看的到的,可是林硕就不一样了。

    每次只要他去找宋意,林硕二话不说让了位置,好似什么都没有一样,他对宋意的感情,是很明白的,却又若即若离的。

    明明是喜欢宋意的,却不勉强宋意,明明是在意宋意的,对宋意好的,宋意心里清楚的很,可林硕又不会逼的太紧,所谓温水煮青蛙似的爱情,绝对是没错的了。

    他就怕有一天,林硕就这么把宋意给感动了,他再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宋意一时间哑然了,本该生气的,这会儿被司凌一闹,堵的上不去,也下不来,真真是憋的慌。

    “你,你没扔啊?”宋意抿了抿唇,对着司凌问道。

    司凌抬手对着宋意就是一记爆栗子,不高兴的开口:“我这没扔,你都要炸毛了,我要是扔了,你不得撕了我了?”

    他刚才也不过是故意逗逗宋意的,谁知道,这丫头为了一块巧克力,还真急眼了,这让司凌郁闷的不行,不该知道该生气,还是不该生气了。

    宋意揉了揉头,笑着从司凌手里拿了巧克力,塞回自己的兜里:“你是没办法理解一个吃货的心,我都两天没吃到零食了。”

    她还是有些偏爱零食的,虽然吃的不多,但是总要吃吃的,在部队里头,别说巧克力了,就是想吃个水果都不容易,毕竟,这是部队,是让你来训练受苦的地方,不是享福的。

    司凌点了点头,不再计较这个事情,义正言辞的开口:“吃东西可以,但是不许跟林硕走的太近了,知道了没?你是我司凌的媳妇儿,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我会没面子的。”

    其实,只是不想在宋意面前服软罢了,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这么一个烂借口,宋意被司凌的话不由逗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胡来的,我和林硕什么都没有,你放心吧!”

    这话都不知道跟司凌解释多少遍了,可是司凌总是太当回事儿了,心里多多少少也是心疼的。

    司凌点了点,这事儿,算是这么过去了,不等司凌说话,宋意再次开了口,对着司凌问道:“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本来一直都很担心司凌身上的伤,司凌被杨真打了那么一棍子,她也不知道司凌怎么样了,一直没有机会问的。

    “没事儿,又不是什么大伤,不疼啊,不用担心。”司凌对着宋意笑了笑,眼底满是无所谓的样子,一点儿小伤而已,还真是不算什么,养几天就好了。

    司凌越是这么说,宋意越是没办法放心,抬手拉着司凌迷彩服的拉链,拉链就这么被拉开了,里头绿棕色的短袖,宋意扒着司凌的短袖,司凌也没动,任由着宋意扒着。

    这是他媳妇儿,不丢人,再说了,他不给宋意看,宋意不会放心的,他也不想让宋意太担心了。

    宋意扒开司凌的短袖,借着淡淡的月光,虽然司凌说没什么事情了,可是肩膀替她挡的那一棍子的地方,还是有些泛瘀滞。

    司凌就是这种性格,哪怕是真疼,他也从来不会说疼的,部队的男人不是皮粗肉厚,他们只是常年训练下来,比别人能忍一些罢了。

    每次司凌出任务回来,身上都有瘀滞的地方,可司凌说了,不挂彩,就不算受伤,想到这儿,宋意心疼的不行,她跟司凌在一起这么久了。

    司凌永远是一副不怕疼的样子,宋意抬手摸了摸司凌的肩膀,对着司凌问道:“疼吗?”

    “不疼,这都是小伤,不疼啊!”司凌宠溺的看着宋意,抬手将衣服给重新扣好,顺势的,司凌从口袋里头,摸出一张检讨书,递给宋意,“拿着吧!”

    宋意打开一看,不是别的,正是肖宁要求的检讨书,一万字呢而,她正愁着不知道怎么下笔,还得在睡觉之前交上去的,谁知道司凌都帮她写好了。

    心里不感激是假的,宋意就这么抬手搂着司凌的脖子,顺手在司凌的脸上亲了一下:“司凌,你真是太好了,你是的救命恩人,我都不知道检讨怎么写,这事儿不得愁死我了。”

    司凌还是很细心的,这种小事情,都想着帮她办好了,自己刚才为了一块儿巧克力的事情,和司凌发了脾气,真是懊恼的不行。

    她的男人,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司凌瞧着宋意的样子,不由被宋意逗笑,不管以前宋意经历过什么,可是她永远都是这种欢欢乐乐的性子,有什么都是表达在脸上的。

    没有太多的复杂,跟她相处的时候,你会觉得舒坦,他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也没心思去揣测那么多复杂的感情,就喜欢宋意这样的,她高兴的时候,你是知道的,她不高兴的时候,你也是知道的。

    “行了,拿着去交给肖宁,别让他知道这检讨是我写的,要不然他得守着你晚上不睡,再重新写一份儿!”司凌对着宋意说道。

    他其实也不爱写这玩意儿,有时候非得写了,都是小磊代笔的,今天想着,宋意要是不把检讨交上去,晚上不用睡了,肖宁这个政委比他都狠。

    整人的法子,是一套一套的,他终归是不舍得宋意晚上不睡觉,趁着那会儿大家都去学习,也没什么训练带的时候,帮着宋意把检讨给写了。

    “我知道的,我不会告诉肖宁的,谢谢你,司凌。”宋意笑着对司凌说道,握着手里的检讨,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

    司凌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抬手揉了揉宋意的头发,有些不舍的开口:“时间不早了,去把检讨交了,然后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我今天晚上得查岗,一会儿就得去了,不能多陪你。”

    在部队里头,不光是底下的兵要查岗,就连他也得站岗查岗,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例的,宋意是知道这个的,以前跟着司凌在部队住的时候,也知道的。

    “行,那我去了啊。”宋意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司凌看着宋意的背影,心中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哪怕是天天见到了,仍旧是舍不得跟宋意分开。

    这边宋意一走,司凌也跟着离开了,宋意不过才走几步,便遇上,迎面过来的杨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