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司凌的愤怒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去,把杨首长喊过来!”

    “是,司队,我这就去!”徐彬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肖宁脸色难看的不行,拍着桌子,吼道,“胡闹,真特么胡闹,老子堂堂一个政委,还特么管不了一个兵了?还特么让她去找人!”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政委,处理了无数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多纠纷,今天这事儿,明摆着杨真的错,凭什么得惯着杨真这臭脾气,他还真是就不信这个邪了。

    肖宁这么愤怒,每拍一下桌子,都让在场的人,心跟着砰砰的跳了几次,宋意也是吓坏了,以前,她还喜欢跟肖宁作对来着。

    今天这事儿之后,她保证再也不去招惹肖宁了,看着肖宁,就应该绕道走才对。

    杨真和罗园园也是吓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司凌倒是习惯了肖宁的脾气,以前肖宁带兵的时候,可比这德行还要凶的,他都见怪不怪了,如今当了政委,多半是要跟嫂子接触的,就把脾气给收了不少,不想吓着嫂子们。

    今天这事儿,是杨真确实把肖宁气坏了,质疑肖宁的公正性,换谁都生气的。

    司凌瞧着那边的杨真,声音冷了不少,再次说道:“杨真,你放心,今天这事儿,我不会掺和的,让你姑父和政委,来处理这件事儿,我就看着,当然,你也要清楚,这件事儿,我不是为了你,才去让你找这个找那个过来的,我是为了宋意的清白,你这么当着大家的面儿诬赖宋意,我必须得帮着宋意把清白找回来!”

    这是部队,部队有部队处理的规矩,哪会由着你去找个找那个的,还管你服不服呢?不服就把你给练服,总有你服气的时候。

    更何况,这是杨真挑的事儿,可是杨真非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宋意的身上,当着那么多人,说了那些个话,他得帮着宋意把公道讨回来。

    也是尊重杨首长,毕竟,那是老首长了,本来宋意是他媳妇儿,牵扯这个事情,也得避避嫌的,杨首长来,正好可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了,证明宋意的清白。

    杨真看着司凌和肖宁,心中也是怕的不行,可是想着姑父要来,会帮着她的,杨真心里又好受了不少,至少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受太大的处分。

    罗园园的心,也是悬着的,只希望杨真这个姑姑,能够有用,要不然看着司队和肖政委这么愤怒的劲儿,她和杨真怕是死定了。

    肖宁看向司凌,好半响才缓过来劲儿,抿了抿唇,咬牙切齿的开口:“既然司凌这么说了,今天我就破一回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是我告诉你,如果这事儿是从你这儿开始的,到时候,你别怪我按规矩办事儿了!”

    栽赃陷害,动手打人,哪一样,杨真都得受很重的处罚,今天这事儿,杨真要叫杨首长过来也行,杨首长那个人,从来不偏不倚的。

    就算是自己的亲女儿犯了错,也不会客气什么的。

    杨真抿唇不说话,徐彬很快就回来了,跟着徐彬一起来的,还有穿着军装的杨首长,脸色一阵儿的难看,杨真见到杨首长的时候,跟见到救星一样,慌忙上前,朝着杨首长喊道:“姑父,姑父!”

    姑父可算是来了,要不然,她还真是扛不住了,着实是怕的不行的,之前还觉得没什么,现在看到肖宁这么愤怒,说不害怕是假的。

    杨真喊着的时候,红了眼睛,杨首长脸色铁青的看向杨真,呵斥道:“别哭了,给我站好了,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真是太丢人,太不省心来了,以为自己的女儿杨诺那副德行,他已经够生气的了,现在杨真也是这样的,杨首长能不生气吗?

    从路上来的时候,徐彬便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老杨,老杨听了徐彬的话,差点儿没气死,对着徐彬说道:“这事儿,我不管,你去告诉肖宁和司凌,只要是杨真的错,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我都不干涉的。”

    太不省心了,对不对?欺负战友,还动手打人,在部队里头,这是大忌讳,要知道,拳头是对着敌人的,不是对着自己人的,这算是什么本事。

    更何况,杨真犯了错,不知道悔改,还把他给拉出来,让他丢尽了老脸。

    上次因为杨诺的事情,他都没脸见司凌了,今天杨真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能不气坏了吗?

    可是徐彬说了,这事儿还是让他去一趟的好,可以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免得杨真在背后造谣,给司凌带来不好的影响。

    想想也是,要是真这样,不光是司凌,他也抬不起头了。

    杨真看着面前的姑父,心中惊得不行,以前的时候,她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跟姑父,撒个娇,那是比什么都管用的,今天姑父这么愤怒,她真真是吓坏了,半点儿也不敢出声了。

    罗园园更是心凉了半截,她就不应该跟着杨真一起胡来,现在好了,把自己给搭上了,就连杨真的姑父,也不会管他们了。

    她忘记了,这是部队,哪儿是胡来的事情,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杨首长走到司凌面前,对着司凌点了点头,司凌和肖宁站起来,对着老杨喊了一声:“首长好!”

    杨首长摆了摆手,让两人坐下,自己也在一旁坐下,肖宁看向面前的杨真和罗园园,又看了一眼宋意,对着杨真开口:“杨真同志,你不说今天的事情,你是冤枉的,一切都是宋意同志所作所为引起的,那你跟我们说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杨真是喊冤喊得最狠的一个,当然得让杨真说了,虽然,杨真说的话,他也未必会信的。

    杨真听了司凌的话,欢喜大的不行,到底是姑父来了有用哈,姑父这一来,她就有先说话的权利,否则,只有司凌和肖宁,指不定,他们连让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只听宋意的片面之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