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投怀送抱的白珊珊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玩儿到兴起的时候,两人像个孩子似的笑闹着,司放只觉得家人都不支持自己,能遇上个支持他玩游戏的,除了宋意,就是白珊珊了,心中肯定是感动的。

    看着对面一波团过来的时候,白珊珊吓得大叫:“司放,快来救我!”

    “等着,等着,马上就来了,等我把这波兵线给清完。”司放对着白珊珊说道,一局下来,因为白珊珊法师打的不好,这一局输了。

    白珊珊有些歉意的看向司放:“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这局才输了!”

    她知道喜欢打游戏的人,把这些东西,都看的极其重要的,司放带着她玩,输了,心里肯定是歉意的,司放不以为然的笑道:“小事儿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司放对着白珊珊安慰着,一局游戏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白珊珊小题大做了。

    “你要是真不介意的话,我们再打一局吧?” 白珊珊点了点头,看着司放温柔的样子,整个人也温柔了起来。

    “行啊,你要是真喜欢的话,我可以带着你再一局,其实游戏这东西,有时候可以解压的!”司放说着的时候,再次跟着白珊珊一起打了一局。

    游戏开始,许是适应了,白珊珊比刚才打的要好的多,这一局下来,两人轻轻松松就赢了,白珊珊欢喜的拉着司放,对着司放开心道:“司放,我们赢了!”

    对于司放来说,打赢了,肯定是高兴的,她就是喜欢看着司放笑的样子,像是充满了阳光,让人觉得温暖,就连那些黑暗的地方,都能够被这些阳光给照亮了。

    白珊珊拉着司放,正笑的开心的时候,司放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白珊珊吓得了一跳,松开司放,对着司放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哪儿疼?”

    她是知道司河那会儿跟司放打起来,打伤了司放的,本来也是拿着药箱来帮司放上药的,因为和司放聊得开心,就什么都忘记了。

    司放指着自己的嘴角:“你刚碰到我这伤口了,挺疼的,不过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

    今天跟司河打了起来,他也是没想到的事情,今天不管是谁,他都会上去帮忙的,他就是看不了男人打女人,就算是女人做错事儿了,也不该动手的。

    解决问题有一千种办法,打女人,是最卑劣的手段,让人瞧不起的。

    白珊珊凑了过去,看着司放的嘴角,果然是肿了,只顾着跟司放聊天打游戏,完全没注意的。

    “我带了医药箱,我帮你上上药吧,你坐在这别动,这伤口要是发痒了,就会肿了半边脸,到时候可就毁容了。”白珊珊对着司放说道。

    说话的时候,白珊珊拉着司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又拿了医药箱过来,白珊珊就这么蹲在司放面前,打开医药箱取了药,用棉签沾了一点儿药水儿。

    细细的帮着司放上药,药水碰到伤口的时候,是很疼的,司放忍不住嘶了一声,白珊珊微微蹙眉,有些心疼的开口:“很疼吧?我小心着点儿,这个伤口还是要处理好的,不能有什么问题。”

    白珊珊就这么蹲在司放面前,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儿飘了过来,,司放可以轻易闻到的,看着面前的白珊珊,白珊珊是明星,长得又漂亮,很会打扮的。

    用欣赏的角度,看一看还是可以的,但是这是他的嫂子,肯定是要保持距离的,他跟白珊珊接触不多,只是今天白珊珊跟他的共同点很多,都喜欢游戏。

    也能理解他的梦想和野心,不会觉得他无所事事,他觉得白珊珊其实挺不错的。

    “嫂子,我自己来上药吧,不用太麻烦你了。”司放想了想,对着白珊珊说道,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的,总不好这么让白珊珊蹲在这里给他上药不合适的。

    说话的时候,司放不等白珊珊说话,已经站起身,拿着棉签和药水,朝着一旁的镜子前走了过去,对着镜子照着,给自己的嘴角上药。

    白珊珊看着手里的棉签,嘴角嘲讽的勾了勾,眼底不由多了几分失落,她怎么不知道司放这是刻意避着她呢,她这么多年了,都没遇上像司放这样好的男人了。

    之前遇到的是肖宁,可是肖宁不喜欢她,也没有对她好过,可司放不同,司放很懂得对人好的,也很懂得让人开心的,只是跟着司放一起打个游戏,对她来说,比做什么都快乐。

    比拿到心仪的女一号,都觉得开心,司放对着镜子一边给自己上着药,一边疼的不行。

    白珊珊走到司放身边,对着司放满是歉意的说道:“司放,对不起啊,都是因为的缘故,你才会被司河打的,他那个人,从来都是这样的,真是对不起了。”

    一想到司河,白珊珊就觉得一阵儿的膈应的慌,那个人,永远巴不得把她给打死,不留任何余地的那种,从来不管当着别人的面。

    今天如果不是碰上司放了,她可能被司河给打死了。

    司放这才放下手里的棉签,微微蹙眉:“你知不知道家暴是犯法的,下次他再打你,你就报警,不能让他一直打你!我看他那个动作,就是常打你吧?”

    轻车熟路的样子,真是让人醉了,怎么能打女人成了习惯,都父母生父母养的,人家嫁给你,又不是来你这儿挨打的,让人家爹妈知道了,心里该怎么想啊?

    再说了,打女人是没有下限的行为,很是让人不耻。

    司放这么一说,白珊珊立马红了眼睛,哽咽的开口:“对,他经常打我,他很少回家的,在外头养了女人,每次回来,挑剔我这个,挑剔我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我!”

    这都是太常见的事情了, 家里也没有人管,每次挨了打,婆婆不会说司河什么不是,反倒是说自己不会照顾好丈夫,只会惹得丈夫生气。

    司河就是那个脾气,她不招惹司河,司河也会动手的。

    “那你不要再跟他生活了呀?再说了,你可以告诉老爷子,可以告诉你二叔二婶,都可以的,他们不会不管的,你告诉大哥也行!”司放看着白珊珊哭,不由多了几分同情。

    拿了纸巾递给白珊珊,如果是在这样的婚姻下生活,是真的不幸福,真的是太可怜了,司河也太不是个东西,怎么能对自己的媳妇儿这样呢?

    司放越是这么说着,白珊珊越是哭的更狠了,司放只得坐在和白珊珊隔了一些距离的地方,给白珊珊递纸巾,看着白珊珊哭,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遇上了,能帮着白珊珊跟司河打一架,可是没遇上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儿了,他不可能一直管着白珊珊的,到底是人家的家务事,由不得他多事情的。

    “你别哭了,想个办法吧,不要让他一直打你了。”司放对着白珊珊说道,白珊珊自己的条件也是不错的,再跟家里的长辈说一说。

    司河会收敛一些的,白珊珊不停的吸着鼻子,对着司放说道:“这些事情,哪里由得了我呢,你也知道,我和司河是联姻的,我又是明星,稍微闹一闹,就是新闻头条的会让家里成为笑话的,也会影响两家公司的形象,所以我都得忍着的。”

    这个倒不是在司放面前博取同情,这是真的,他们之间的利益,因为家暴的事情上了新闻,对她没有好处,对司家和白家都没有好处的。

    司放眉就这么打了个死结,对着白珊珊回道:“可你也不能一直这样让他这么打你,你还是要想想办法的,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你还有生活,这样对两个孩子的影响也是不好的。”

    白珊珊的孩子,打的三岁,小的才一岁半,现在可能太小了,不会懂的,等长大了,知道父母一直在家暴中生活,会受很大的影响的。

    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给他家庭的温暖。

    白珊珊听了司放的话,眼眶红红的,几步到了司放面前,伸手抱着司放,几近哽咽的声音对着司放说道:“司放你也知道我过的很可怜,你救救我,好不好?”

    兴许只有司放能够救她了,白珊珊搂着司放的脖子,紧急抱着司放,她和司河不能离婚是因为司家的利益,如果她和司放离婚了,跟司河在一起,还是在跟司家联姻的,就没有多大的影响了。

    她实在是跟司河过不下去了,今天被司放这么温柔对待过,对于司河,她更是膈应了,一刻也过不下去了,白珊珊突然冲过来,抱着自己,司放只是一愣,也不过片刻回过神来,吓得不轻。

    司放连忙动手推着白珊珊,对着白珊珊说道:“嫂子,你快松手,你别这样,我能有什么办法救你呀?你快点儿松开,让别人看到了,可怎么得了?会误会我们的。”

    白珊珊是他的嫂子,让别人看到他们这么搂抱在一起,十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他和白珊珊的麻烦都大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