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你是想死了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种事情,她不敢胡来,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敢让蒋佩仪动手的,先不说司凌是个精明的人,就是老爷子自己。

    从哪些兄弟手上,硬是扛过司家的产业,就足以证明,老爷子不是吃素的,这么多年了,老爷子一直掌管着家族的企业,他那些儿子,都熬到孙子都长大了,还没把老爷子给熬走呢。

    如果老爷子不精明,他那些儿子,怎么会等到现在都不敢动手?

    可是老爷子今天突然晕倒了,别说蒋佩仪会吓成这样,她也是魂儿都吓没了。

    蒋佩仪看向杨霜,满是不高兴的开口:“杨霜,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出什么问题,要不然,咱们都别想好过。”

    那会儿光顾着吵架了,忘记自己给老爷子喝了汤了,现在,心里是怕的不行,医院化验,什么都能查出来的,万一查到了,她就死定了。

    “现在不是没有证据吗?到时候,查到什么了,你死都不要承认就行了,再说了,你慌什么呢?先上去再说。”杨霜蹙了蹙眉,上前拉着蒋佩仪朝着楼上而去。

    两人去了急诊室,门口的走廊上,司家的几个几房都在连各房的孩子都来了,平时不见在跟前伺候着,孝顺着,这会儿都来了。

    毕竟也不知道老爷子的情况,正是尽孝的时候,谁要是没来,以后分不到钱了,就不能怪自己的运气不好了。

    司凌站在那里,宋意在一旁靠在司凌的身上,除了司凌,在场的人都没有办法感受她的心情了,老爷子晕倒了,当着她的面儿,毫无征兆的。

    她是医生,见惯了生老病死的,见到太多,人好好的突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老爷子那会儿还跟她说说笑笑的,还教训她不懂规矩呢?

    转瞬间,就能晕倒了,如果老爷子这么没了,司凌该怎么办?司凌根本受不住的呀。

    司凌的手,从兜里摸了好半天,才摸出手机和烟,拿出来的时候,想到这是医院,又给塞了回去,宋意微微蹙眉,看向司凌,对着司凌说道:“别紧张,那些都是我同事,我跟他们说了的,不会有问题的。”

    她能安慰司凌的话,只有这些了,希望司凌能够不要太担心了,老爷子一定会没事儿的,司凌点了点头,伸手搂着宋意,他知道,自己得坚强,不能太难过了,他还得照顾宋意呢。

    这边杨霜和蒋佩仪来的时候,杨霜看了司云明一眼,司云明给杨霜递了个眼色,杨霜朝着一旁走了过去,也不过才走几步,身后便传来蒋佩仪的哭声:“老爷子怎么样了?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呀,我在家里头,都吓得腿直发软,根本不能走路了,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这么多人看着呢,她是长媳妇儿,而且,不知道,老爷子这次的事情,跟她有没有关系,她得先发制人,这么一哭,就没人能够怀疑到她了。

    大家看着蒋佩仪,一个个全傻眼儿了,虽然蒋佩仪精明,可是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这戏,演的够绝了,只有司放和司云良觉得丢人的不行。

    蒋佩仪到底是真的难过,还是假的难过,他们心里清楚着呢,那会儿老爷子被救护车抬走的时候,蒋佩仪还在家里大吵大闹的,要是真对老爷子孝顺,又怎么可能会在家里吵。

    杨霜都忍不住给蒋佩仪点了个赞,真是厉害了,怪不得能够小三上位把司凌亲妈,那么优秀的,都给挤走了,让司云良娶了蒋佩仪过门。

    果然精明厉害,又会演戏,真是太厉害了。

    她都自愧不如了,自己这道行比蒋佩仪低多了,以后,对蒋佩仪得防着点儿才行。

    司云良实在是瞧不下去蒋佩仪这么演戏了,他这张脸都没底儿搁了,司放更是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是亲妈,实打实的亲妈,也是让他丢人丢的最惨的一次。

    司放面对着强,跟站军姿似的,就是不想看到自个儿妈妈演戏,告诉自己,他是隐形,别人都看不到他。

    “蒋佩仪,你能不能不说话了呀,老爷子还没出来呢,这是医院,你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司云良厉声对着蒋佩仪说道。

    这是医院,本来就挺丢人的,蒋佩仪还哭着把目光都吸引过来,他都不知道这张老脸要往哪儿搁了。

    司云良不说还好,这一说,蒋佩仪哪里受的住,整个人跟疯了似的跳起来,对着司云良说道:“司云良,你这是什么话啊,我不关心老爷子吗?老爷子出了事儿,我比谁都着急呢,你不要以为全世界都你最孝顺,别人都是坏心肠。”

    蒋佩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留,司放有句话说对了,司云良一定是在外头有了别的女人了,才会这样的,她若是逮到了哪个狐狸精,她非得把那个狐狸精给弄死不行,连她的男人都敢碰,简直是不想活了。

    司云良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跟蒋佩仪根本就说不下去,真是太丢人了,这里又都是小辈儿的,蒋佩仪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吗?

    那边司寒有些看不下去了,本来就是演戏而已,非得演的这么逼真,自己这大伯母,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平时不爱去老爷子那里。

    就是因为大伯母,每次他们来,都说他们假惺惺的,是为了讨老爷子欢心,其实最假的人,就是蒋佩仪自己了。

    “大伯母,您说这话不对了吧,您一天天的,都在老爷子跟前伺候着,不是孝顺吗?老爷子为什么生病了,为什么晕倒了,你都不知道的吗?”司寒挑了挑眉,嘴角带着嘲讽,怕是根本不管老爷子的死活,现在才开始装孝顺,恶心人,“老爷子什么时候开始病的,身体不好了,你为什么没能直接发现了,现在才哭,太晚了!”

    蒋佩仪被司寒堵的不行,司寒的话是很有逻辑性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