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老爷子突然晕倒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老爷子转过头,看向宋意,眼底带着几分询问的目光:“怎么了?”

    “蒋佩仪为什么会给您炖汤啊,她可不是孝顺您的人。”宋意当着老爷子的面儿,也没拐弯抹角的,直接了当的开口。

    这事儿,大家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蒋佩仪心里有多恨老爷子,谁都清楚的,只是一直没有爆发出来,不是因为她能忍,而是因为她心里清楚。

    得罪了老爷子,她和司云良,孩子都不好过的,但是她也不是巴结老爷子的性子,这种人戾气太重了,学不会怎么去哄人,却懂得如何去算计别人。

    老爷子抬手对着宋意就是一记爆栗子,对着宋意骂道:“臭丫头,没大没小的,蒋佩仪是你叫的吗?就算是不叫婆婆,也得叫声阿姨的。”

    他知道蒋佩仪对宋意和司凌不好,宋意也随着司凌喊蒋佩仪阿姨,没有喊婆婆,这件事儿,他就由着孩子了,勉强叫了妈妈,也没有意义,反而会让孩子寒心。

    叫阿姨就叫阿姨吧,如果蒋佩仪真对他们好,是不用逼迫的,主动都会叫了妈妈的,还是蒋佩仪做的不够好。

    宋意揉了揉被老爷子打疼的头,不用撇了撇嘴:“我知道了,话说阿姨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给你炖汤啊?”

    她就觉得今天的蒋佩仪特别的不对劲儿,说不上哪儿不对劲儿,反正一举一动,都挺可疑的,有句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爷子蹙了蹙眉,对着宋意回道:“她这几天,都给我炖了汤,不过她是为了她儿子司放,让我同意司放回集团上班,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老爷子没瞒着宋意,这事儿,还是要跟司凌说一声的,宋意知道了,直接告诉司凌,省的他还得单独去找司凌一趟。

    宋意瞪大眼睛,看着老爷子:“您同意了?”

    原来蒋佩仪是在老爷子这儿下手,为了司放的,虽然这个借口挺合理的,可是宋意总觉得不对劲儿,又找不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来。

    只是为了司放回公司,哄着老爷子,还不如蒋佩仪天天跑到司云良那里哭,来的更实际,毕竟,每次蒋佩仪都是这么做的,司云良就会来找司凌。

    司凌虽然嘴上说着不同意,到最后,还是心软了,到底是自己的爸爸,狠不下来心的?

    “同意了啊!”老爷子对着宋意说道,这事儿,他确实点头了的,虽然没有让司放回集团上班,但是同样司放去管理一个子公司,也算是给司放一个锻炼的机会了。

    这些年,司放虽然对他没有很热情,但是一直挺孝顺的。

    宋意看了老爷子一眼,对着老爷子问道:“您同意司放回子公司了,那司河呢?他也回公司吗?”司河为了回公司,可是费尽心思的,连宋萱都利用了,让宋萱跟了他,来一起算计自己。

    二房更是没少用手段,只是司凌一直压着,让司河翻不了身,这事儿,司河是真得气急了,在外头还放了狠话,说这辈子,跟司凌势不两立,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司凌求着他的。

    这种人,心机又深,又能算计的,实在是不应该让司河回公司的。

    老爷子听了宋意的话,看向宋意:“司河啊,他就先等等吧,不好好在集团上班,就知道玩女人,还想着分裂公司,我司家这么多年的产业,岂能让他们给分了?这事儿,得好好的凉一凉他,先让司放回去吧。”

    司河是真的越来越不行了,挪用公款给女人买房子买包买车,还怂恿司云明分家族企业,只要他活着一天,他就不会让这些人得逞的。

    所以,他才会把公司交到司凌手里,说什么,司家的的产业,只交给长子长孙打理,这事儿不过是糊弄那些个小子,让他们免得去争去抢的。

    若是真这样,也不会只要越过司云良交给司凌,这些人,都是不靠谱的,公司交到他们手里,早晚要完的,他不想把公司给毁了。

    老爷子的话,让宋意缓和了不少,不管怎么样,只要老爷子同意不让司河回公司,不让司河嘚瑟,别的都好说,上次的事情,本来也不是司放的错,只是她答应给司放投资了。

    怕是这次,蒋佩仪的算盘打空了,司放不会回公司了。

    “你不高兴了?宋意啊,司放虽然是司家的养子,可是养在司家这么多年了,也算是司家的孩子了,又懂事儿,跟他那爹妈不一样,还是很孝顺的,所以,将来司凌帮着他什么的,你不要舒坦,有个兄弟扶持着,挺好的。”老爷子耐着性子,对着宋意劝着。

    他就怕二房和三房那些一个个争着,到最后,司凌无依无靠的,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司放虽然什么都不懂,可是好歹是一个家里出来的,会想着司凌的。

    帮不上司凌大忙,也能打个下手,让司凌有可以相信的人。

    “我知道了,您不要这么小瞧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宋意坐在老爷子旁边的地毯上,对着老爷子说道,“好坏我还是分得清的,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更何况,她和老爷子想的一样,司放是个好人,跟家里其他的人是不一样的,不能放在一起等同而论的,老爷子看向宋意点了点头,知道宋意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爷爷,阿姨给您炖的是什么汤啊?您这身子骨好着呢,以后没事儿,别乱喝汤,有些东西,不是随便补的,尤其是中药。”宋意对着老爷子说道。

    中医里头讲究多着呢,没有给你看过病,没有给你问过诊,单凭自己知道的这些,就去买了药回来补,根本是不行的,有的非但不能把身子给补好了,反而还会有坏处。

    有些东西,是阴虚和阳虚,你本来就阴虚,你补阳,那就会加重病情,若是阳虚,你又滋阴,只会越喝越坏的,老爷子看向宋意,不由吃了一惊:“这里头,还有这么多说法呢?我还真是不知道,下次我跟蒋佩仪说一声。”

    照着宋意这么说的,还真是不能随便乱补了,他本来想着蒋佩仪端过来的汤,又熬了一上午一下午的,就喝那么一碗,没什么大不了的,听着宋意的意思,这里头学问大了。

    别好好的真补出什么事情来了,宋意点了点头,对着老爷子说道:“那可不,老祖宗的东西,里头学问可大着了,和西医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只是我学的是西医多一些,中医只是了解一些。”

    中医博大精深,流传下来,越发的少了,像那些医术好,药到病除的,就更少了,大部分都是西医来解决,打针吃药,抗生素,最快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但是有些不治根儿的,不像重要病症对了,药对了,是能治根儿的,可是中医毕竟没有西医赚钱,打个针吃个要几百块,中药几副也没有多少钱。

    所以大家都去学西医了,好的中医就更落寞了。

    她当初也是被宋家给逼急了,她想要更多的钱,想要高工资,那时候,觉得,只要给钱这些人,他们就不会过来纠缠她,她也能落得个安生,否则还真是打算去学中医的。

    要不然,她还真是可以去把蒋佩仪炖的那锅补汤翻出来看看了,不是这一行精通的,自然不能胡乱说话了,别看她平时跟蒋佩仪顶嘴什么的。

    这事儿不是什么伤大雅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大不了两个吵一架。

    可是如果汤有问题,她又没有证据,污蔑了蒋佩仪,怕是蒋佩仪会闹得不得安宁了,她现在又不敢确定,这个汤到底是是不是有问题的,只能跟老爷子说清楚。

    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汤,不要喝了,这样才不会出什么事情。

    老爷子点了点头,对着宋意说道:“行,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让人跟她说一声,这个汤,我不喝了,让她以后别炖了。”

    正如宋意说的,大家都不懂得的,汤里头有什么东西,万一喝出毛病来,可就麻烦了。

    老爷子最好的就是这一点,你跟他说清楚,他会听你的话,宋意站起身,对着老爷子说道:“那行,爷爷,您就自己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她来看老爷子,一来是给老爷子做个简单的检查,二来就是让老爷子不要喝汤了,蒋佩仪疯了似的把那罐子汤给倒了,她心里实在是不能不起疑心的。

    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宋意离开,宋意不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

    就在宋意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宋意吓了一跳,转过头看了过去,便见老爷子倒在地上,宋意吓了一跳,慌忙走了过去,拉过老爷子扶着老爷子躺下,给老爷子做了紧急救助。

    又打了120,宋意也打通了司凌的电话,着急的对着司凌喊道:“司凌,快,老爷子昏倒了,快点儿过来!”

    声音里头掩不住的焦急,整个人都在颤抖。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