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我媳妇儿没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意越想越觉得委屈,心里一阵儿发涩,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不甘心,这么死了,把那么好的司凌让给别人,心里怎么能甘心呢。

    耳边是方雪一阵儿的哭声,宋意也觉得心里乱的不行,不想理会方雪,可方雪哭的愈发的厉害了,宋意朝着方雪喊道:“你要是再哭,把什么狼啊,蛇啊的,什么玩意儿招过来了,我们就死的死的更快了。”

    她这些话不过是吓唬方雪的,实在是不想再听着方雪鬼亏狼嚎了,在这峭壁上,又有回声,就更加的让人觉得膈应的慌。

    果然宋意说一百句,都不顶这一句,方雪立马就不哭了,小声抽泣着,她没来过这种地方,也不知道宋意说的是不是真的,心里肯定是怕极了。

    “宋意,我真的不想死,我们怎么办啊?”方雪对着宋意哽咽的说道,她的前途还那么好,眼看着就能当上年轻的办公室主任了。

    又是在星和医院这种地方,熬几年资历,哪怕是调走了,她都是前程似锦的,现在连命都保不住了,怪不得让她们来之前写遗书的。

    她只当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才知道,那份儿遗书的重要性,也知道一线的不容易了。

    宋意看了方雪一眼,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有这么一小块儿地方,爬上去是不可能的,跳下去,更是不可能了,只能等了,还好索性没有受什么大伤,只是身上蹭破了点儿皮而已。

    要不然,还真是要麻烦大了。

    宋意不说话,方雪也不再多说什么,小声的抽泣着,心里是真的后悔了,悔的不行,更多的也是恨宋意,如果宋意不抓着她的衣裳,她也不会跟着宋意一起滚下来的,现在好了,两人都困在这儿,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边,大部队眼睁睁的看着宋意被方雪撞了下去,方雪和宋意齐齐滚落进了一旁的荆刺丛,荆刺丛底下有什么,谁都不知道,一个个停稳了步子,站在那里,害怕的不行。

    这就是未知的危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行的战友,就这么消失了,那种视觉上的触动是无法言喻的,徐笑笑当场便哭了起来:“宋医生,宋医生滚下去了,怎么办啊?”

    是她把宋意带到医疗队来的,本来宋意是好好待在集中营的,根本不用上一线,是她去吧宋意给喊到一线来的,如果宋意出了什么事情,她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徐笑笑低低的哭着,其他人也是红着眼睛,死一样的沉寂。

    这边司凌放下背上的老人,朝着一旁的荆刺丛走了过去,宋意滚下去了,他就这一眨眼没有照顾好的功夫,宋意就出事儿了。

    宋意要跟着来的时候,他是要拦着宋意的,可想着是跟着自己一起,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他高估自己了,危险这种东西,怎么是你可以估计的。

    宋意就这么滚下去了,司凌刚想朝着荆刺丛滚过去,顾海上前一把拉过司凌,朝着司凌开口:“司队,您不能去!”

    他比谁都了解司凌的心情,那是司队的媳妇儿,司队跟宋意的感情,这一路上,他都知道的,也是亲眼见证过的,知道司队有多在意宋意。

    眼看着自己的爱人在自己眼前出事儿,那种触觉,那种感触,是旁人没办法理会的,司队现在能忍着,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司凌心里一阵儿的泛疼,猛然甩开顾海的手,朝着顾海喊道:”别碰我,你带着人先走!我下去看看!”

    他怎么能不管宋意呢,饶是个正常人,跟自己没关系的,他都不能不管的,更何况,那是宋意,眼睁睁的看着宋滚下去的,他怎么能不管?

    上次在部队的时候,出了事儿,宋意都跟着他一起下去的,现在宋意出了事儿,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

    “司队,下面是悬崖峭壁,你就算是下去了,也救不了人了,你听到声音没有,山洪就要来了,我们撤吧,我知道您难受,可是这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顾海拉着司凌,死活不肯松手,猩红着眼睛。

    生怕自己一个松手,司凌就这么顺着荆刺丛下去了,说不准宋意和方医生人已经没了,司队怎么能再去送命,他明知道有危险,又怎么可能,让司队再去。

    “你放开我!”司凌听了顾海的话,整个人都抓狂起来了,抬手对着顾海就是一拳,底下是悬崖峭壁,他不知道地形的,都是顾海在勘测的,顾海看的底图,底下是悬崖峭壁的话,宋意岂不是没了?

    一想到这儿,司凌觉得心底儿一阵儿钻心的疼,好像是有人拿着钝刀子来回的划拉着一样,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能站在这里等着,他要去看看。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体,一想到死这个字,司凌就觉得心口疼的没有办法呼吸了。

    “我不放,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顾海对着司凌喊道,司队都不知道救了他多少回了,司队的命值钱,他不能看着司队去送死,绝对不能。

    司凌不停的打着顾海,顾海的嘴角出了血,也没有松手,在场的人,看着更是心疼的不行,司凌几乎是抓狂的朝着顾海喊道:“顾海,我求你了,你放开我,我媳妇儿在底下,我求求你了,成吗?”

    司凌的声音也沙哑了,在场的人,听的是一阵儿的酸涩,根本没办法形容的,谁都能够理解司凌的心情,司凌已经是控制了的,若是别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知道,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顾海点着头,死死的抱着司凌不肯松手,对着司凌劝着,“我们先离开这儿,再想别的办法,成吗,司队,你不能看着这么多人,陪着你在这儿山洪啊,这是不行的。”

    顾海知道自己劝不住司凌,只能对着司凌打着感情牌,这种时候,司凌是绝对不能下去的,下去,也许就再也上不来了,司队是个英雄,他要是没了,就少了一个英雄了。

    司凌整个人冷静了不少,他这辈子都爱着这身衣裳,今天也痛恨这身衣裳和责任,却又不得不担着这份儿责任,正如顾海说的,他不能让这么多人陪着自己在这里等山洪。

    这么多人命呢,他赌不起,一旁的徐笑笑对着司凌说道:“司队,宋意说,她之前跟我说,她的老公是军人,别人都求着自己的老公前程似锦,她只求她的老公没病没灾,平平安安一辈子,您这样,宋意知道了,会难受的。”

    宋意对司凌的感情很深,虽然接触的很短,但是都能感受到的,司凌看了徐笑笑一眼,点了点头。

    司凌平复了下来,手还在颤抖着,那模样,真正是叫人心疼,司凌深吸了几口气,几乎是没办法说出话来,对着顾海命令道:“顾海,给我接通这个号码,再给我两分钟,就两分钟。”

    顾海的手上的通讯工具是可以转接到宋意的手机,虽然不知道宋意有没有拿手机,可总是要试一试,宋意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刚才的触动太大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冷静思考,司凌的话音一落,顾海点了点头,立马按照司凌说的,戴上蓝牙耳机,拨通手里的一个环形,类似手表的仪器。

    听着司凌报着的号码,拨通着,电话需要转接,才能达到宋意的手机上,大家都屏住呼吸等着,,只盼着那边有回音才行。

    谁都都希望宋医生和方雪还活着,虽然是很渺茫的希望,但是他们都诚心祈祷着。

    司凌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顾海,只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顾海脸色铁青的看着司凌,司凌瞧着顾海的反应,脸色立马就煞白起来,犹如白纸一样。

    没有回应,就意味着没有生命了,司凌的心一阵儿的犹如钻心一样的疼,一样的难受,宋意不在了,宋意真的不在了,司凌巴不得杀了自己,如果知道这次来会出事情,他就是怎么着也得拦着宋意,不让宋意来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顾海看着司凌脸色铁青的样子,对着司凌说道:“司,司队,您别放弃啊,我再试一下,说不准,嫂子没听到呢,我再试一下,一定能够接通的。”

    说话的时候,顾海手指快速的拨通着之前司凌说的号码,虽然司凌只说了一遍,他却记住了,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力会这么好。

    司凌眼底没有任何温度的看着顾海,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仪器上传来一阵一阵的声音,大家都是屏住呼吸的,这边宋意靠在树杈上,艰难的从背包里头拿着手机。

    这里很窄,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跌下去的,刚才电话响了一边儿,她都没接到这会儿又响了,一旁的方雪激动的不行,朝着宋意喊道:“宋意,你手机响了,咱们有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