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司凌的愤怒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之前还觉得宋意或许对自己的感情不深,并没有他那么喜欢她那样来喜欢自己,今天才知道,他错了,宋意也是喜欢他的。

    司凌用的力气很大,揉的宋意觉得腰间微微泛疼,却没舍得推开司凌,她知道司凌受了伤,也舍不得推开司凌的,这辈子,她从来没有觉得遇到谁。

    可以让她这样奋不顾身的,司凌是第一个,那会儿看到司凌摔下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什么都顾不得了,那些所谓的,虚的东西,都统统抛到脑后了,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她必须得找到司凌,拼死也要找到司凌。

    司凌抱着宋意,放开宋意的时候,低头吻上宋意的唇,似乎要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到这个吻里头,唇碰上司凌的唇,宋意抓着司凌的衣服,任由着司凌吻着。

    心肝儿都跟着发颤起来了,手紧紧的攥着司凌的迷彩服,良久,司凌这才舍得放开宋意,对着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没有?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得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我,也得好好活下去,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

    这些话,在旁人看来,只是矫情的情话,哄骗小姑娘的,可是在司凌的口中,宋意才知道,说出来,有多重,司凌没有半点儿夸张的意思。

    就是方才司凌为了不让曹俊去冒险,主动去救了虎子,大水冲下来的一刻,能把两人都淹了,是司凌带着孩子,快步躲了过去。

    可是司凌为了让孩子早点上岸,自己踩空了,跌了下来,这也算是捡了一条命了,因为他这身军装,他永远都是把别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的。

    这其实对司凌来说算不得什么,还有些任务是枪林弹雨的,他如果盖了国旗,他希望宋意能够好好的活着,她才能安心。

    “你别说这样的傻话了,你怎么那么讨厌呢?”宋意别开脸,心里一阵儿的反酸,不停的推着司凌,根本不想正视司凌的这些话。

    之前没见过司凌的工作环境,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今天见到了,还怎么正视?

    她不想回答司凌这番话,是半个字也不想回答,以前觉得司凌认真的时候是最帅的,今天却觉得是她最不想看到的那份儿认真。

    司凌很是执着的抓着宋意的胳膊,对着宋意再次重复着:“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媳妇儿。”

    司凌眼底满是固执,宋意没办法,就这么用力的点着头,点头的那一瞬间,眼泪都跟着落下来了,司凌脸上这才带着释然的笑容。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这么喜欢宋意,即想让宋意这么爱着他,又不希望宋意这么爱着他,果然当兵的男人,在感情上,都是自相矛盾的。

    宋意就着袖子擦了擦眼泪,脸上的妆也跟着花了。

    宋意扶着司凌坐了下来,对着司凌说道:“你快坐下来,我给你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说话的时候,宋意扶着司凌坐下来,刚才那会儿,她要给司凌检查,司凌没同意,这样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检查是肯定不行的。

    司凌一边坐下来,一边无所谓的对着宋意笑道:“我没事儿,就是脚扭了一下。”

    司凌笑起来是特别的好看的,让人觉得整个世界的阳光都跟着灿烂了起来,带着治愈的那种,只是这个男人不常笑罢了,宋意觉得自己就跟个花痴似的,被司凌给晃了眼。

    “没事儿,我也得给你好好检查一下,我是医生,这是我的义务和责任。”宋意很是认真的对着司凌说道。

    那份儿认真的模样,让司凌看了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宋意的脸颊,他初见宋意的时候,宋意就是认真的工作态度,打动了他。

    那时候,他开着直升机,空将星和医院,宋意带着一帮医生出来接人,他起初是看不上宋意的,觉得这女人这么年轻,能看什么病啊?

    顾海是被几个医院都给拒收了的,说情况太危险了,那时候,顾海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他怎么能轻易相信宋意这么年轻的女人。

    可是当时宋意的眼神,还有宋意的那句:“你除了我,不能相信任何人了。”

    让他就这么放心的把顾海交给宋意了,宋意也做到了,一天一夜的手术,出来的时候,瘫坐在门口,喝着医院的葡萄糖来补充体力。

    护士说,宋意两天没吃东西了,那是她的常态,他其实一直等在手术的外头的,因为担心顾海,可是看到宋意的样子,司凌头一次觉得什么叫做心疼。

    这么弱小的姑娘,却有着那样一份儿坚强。

    当知道宋意是老爷子给自己定下来的儿媳妇儿的时候,他更是震惊,不够也觉得这女人不错,娶回来,不用投入太多的心思,可是接触了宋意之后。

    宋意就像是一块磁铁一样,深深的把人给吸进去了,没有办法离开。

    宋意给司凌细细的检查着伤口,其他的地方,虽然有擦伤,但是还好不太严重的,只有司凌的脚腕,许是扭了,已经肿了起来,可能是轻微的骨折了。

    宋意看着司凌,抬起头,对着司凌说道:“司凌,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找找看,有没有消肿止痛的草药,你脚腕肿了,咱们得在救援赶来之前,先给你做个简单的紧急处理。”

    司凌是军人,腿和手,都是很重要的,之前听司凌说过,有个人中了枪伤,因为当时处理的不及时,腿脚不便,只能被迫退伍了,那时候看着他离开,才知道什么叫做心酸泪。

    她不希望司凌是被迫离开部队的,那样对司凌来说,这辈子都会变得很遗憾的。

    不再多说什么,宋意转身离开了,一路朝着山林走了过去,这是山里头,应该会有一些草药的,她学医的时候,也学了一些中药的常识。

    一些消肿止痛的中草药,还是认得的,没有多余的话,宋意细细的找着。

    司凌坐在那里,看着宋意认真的背影,莫名觉得有些心疼。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