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任务场上的司凌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再往近些,你才看到那一张张涂着迷彩的脸上,不是别人,正是司凌他们,从接到任务,到现在部署任务,司凌他们已经在这儿呆了待五天了。

    这是与邻国边境的地方,据线人来报,今天夜里,这里会有一笔交易,具体的时间,还没确定,他们提前了五天来了。

    必须得守住了,那些人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精明着呢,随时都有可能改变时间,他们只能在这儿提前来耗着,以防那些人提前交易。

    五天了,全都靠着干面包和雨水过活。

    司凌吐着迷彩的唇上干涸的不行,衣服被雨水淋湿了,又被暖干,即使下着大雨,他们都不能离开片刻。

    天气越不好,越适合交易,毕竟对于那些亡命之徒来说,这种地形靠山,比较容易逃跑,就算是被埋伏了,抓捕也会很困难的。

    司凌吃了一口身上的干面包,目光阴鸷的盯着前方,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命令:“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天,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要是出了任何的问题,老子饶不了你们。”

    这么多天都盯了,他绝不允许在这种时候出任何的问题,每一次的任务,都牵扯重大,付出的人力物力,根本无法估计。

    还有一些因为这案子牺牲的线人和卧底,所以,每次面临收网,司凌都不允许手下的人,出任何的差错。

    “是,司队。”众人异口同声的应道。

    司凌扑在地上,眉微微的蹙着,口里实在干涸的不行,弄了些树叶上的水滴进嘴里,抿了抿,一旁的顾海见了,压低声音对着司凌说道:“司队,我这里还有水,您喝一些。”

    这些日子,大家的水早就喝完了,都是让人去附近河里取的一些水,这两天,司队不允许大家离开了,必须守在自己的位置。

    线人递来的消息,哪怕时候再准确的,都抵不过那些亡命之徒的消息,也许下一秒,他们察觉不对,就会立刻改变交易时间。

    所以之前留下的水,司队都让给了他们,自己要么渴着,要么喝树叶上的泥水。

    司凌斜睨一眼顾海,略微有些寒冷声音回道:“不用了,这树叶上面的水也是一样的。”

    还不知道这次得埋伏多久,顾海之前做了手术,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喝不得泥水,他原本不想让顾海来的,是顾海强烈要求,他才同意顾海过来的。

    这就是兄弟情,我愿意用我命,换你命,我是那个愿意为你挡子弹的人,只有战友才能做到替对方生死不顾的地步。

    顾海微微红了眼眶,他知道司凌的心思,司队同他年纪差不多,当初去野战队挑他的时候,他是不服气的,他那时候觉得,司凌跟他年纪差不多,却当了雪狼大队的大队长。

    谁知道这大队长是怎么当上的,他算是野战队,最不服输的一个刺儿头兵,他不甘心,不乐意去。

    谁知道,司队也是狠的,就看重他能打,不怕死的的劲儿,他进了雪狼大队,直接朝着司凌喊道:“你别看你把我给绑来了,老子找着机会就会跑的,除非你天天把我帮着。

    可没多久司队就带着他出了任务,他看着司凌腿上中了弹,仍旧是冲在最前头,抓着那些犯罪嫌疑人,回来的时候,立了一等功。

    从那之后,他没有一天不服气司队的,踏踏实实的待在雪狼大队,不再想着跑了。

    司凌没理会顾海的想法,兀自看着前方,将手里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就在司凌就着泥水,咽下干面包的时候。

    耳边的蓝牙耳机子响了:“迎春花开了。”

    司凌听了,眼底立刻起了光亮,嘴角微微挑起,目光变得更加的狠辣:“所有人注意,迎春花开了!”

    这是他们的暗语,为了防止讯息被窃听,一般都是有暗语的,这一声迎春花开了,代表犯罪嫌疑人要来了。

    交易正常进行,他们要收网了,十天了,为了这个任务,他们一门心思的扑在这里,足足有十天了。

    大家听了司凌的话,一个个跃跃欲试,要知道,这次收网成功,就意味着任务结束。

    远处几辆货车朝着这边,颠颠簸簸的开着,司凌握紧手里的枪,抬起戴着皮手套的手,在货车靠近的时候,就要到面前的时候,司凌打了手势。

    猛然听到几声爆炸的声音,紧接着,见十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拿着枪,货车上跳了下来。

    “上,活捉!”厉行命令着,话音落下,司凌率先冲了上去,顾海领着其他人,跟着司凌一起冲了上去,雨越下越大,这对大家来说,是生与死的较量。

    血混着雨水,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不拼命只有死路一条,过了条界,他们就有新的生机,过不去,他们就是死路一条,怎么样,都得拼出一条血路的。

    所以司凌抓捕他们,简直难上加难的事情。

    司凌揪出为首的黑衣人,猛然勒住对方的脖子,冰冷的声音开口:“想活着离开,除非从老子的尸体上过去!”

    不知道纠缠了多久,几乎是暴雨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支援到来,司凌看着那帮黑衣人被一个个绑了起来,嘴角慢慢勾起笑意。

    任务结束了,他们活下来了,每次写遗书出任务的时候,没有盖国旗,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重生。

    所有黑衣人被抓走,司凌眼底闪着冷意,这次的任务很成功,让他庆幸的是,大家除了轻伤,基本上没有重伤和伤亡,算是运气好的了。

    “司队,您受伤了。”顾海拿着新式的步枪,走到司凌身边,司凌扫了一眼被刀子划破的作战服,血染了里头的衣裳。

    司凌不以为然的蹙了蹙眉:“没事儿,撤!”

    司凌的话音刚落,从医护队车上下来的穿着白大褂的军医,朝着司凌走了过来:“司队,我帮您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司凌看着面前的军医,点了点头,任由着身边的军医帮着自己处理伤口,军医拿出医药箱,司凌就这坐在地上,任由着军医帮着自己处理伤口。

    若是不处理好这些伤口,让宋意看到了,心里又不是个滋味儿,跟他生气。

    司凌看着远处,渐渐翻着鱼肚白的天空,他想宋意了,特别的想,也不知道这丫头这些天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她。

    多少是有些良心,会想他的吧,司凌抿唇,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迷彩遮住所有的笑容,除了那双眼睛,什么都看不清。

    宋意睡在床上,闹钟七点半就响了,宋意从床上爬起来,梳洗一番,去厨房给自己做了碗拌面,吃了拌面,收拾一番,就给周茹打了电话。

    “周茹,来了吗?”宋意一边换着衣服,一边跟周茹说道。

    周茹握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车子,不停的在车流中穿梭着,不耐烦的回道:“来了,来了,催什么催?你是去见你亲爸,又不是去见司凌,急什么?让他们等着!”

    这么多年,对宋意不闻不问的,现在找到人了,就急着想见了,周茹替宋意觉得不值,可是宋意说了,她有她的苦衷。

    想想也是宋意在宋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想找亲生父母,慰藉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

    “我知道了,你慢慢开吧,我等着你。”宋意对着电话回道,说话的时候,宋意挂了电话,开始换衣服,化了个淡妆。

    原本是涂了暗粉色的口红,想了想,又换了个明亮的色号,她不希望让那些人看到自己因为过的不如意,才会认这门亲事的。

    化了妆,宋意就坐在床上翻手机,除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发来的几条消息以外,她想收的消息一条都没有。

    原本觉得很好玩儿的手机,宋意瞬间就觉得没意思了,将手机给扔到一边,打开电视,电视里头放着军旅类的电视剧,同她看到的部队是完全不同的。

    她不知道别处的部队,是不是和电视上的一样,可她知道,司凌待过的部队,没有电视上的十分之一的好。

    傅君和周茹几乎是同时到紫金湾的房子,宋意开门的时候,看着门口站着的两人:“你们一块儿来的?”

    “是啊。”周茹说话的时候,径自推开宋意,就跟会自己的家一样,直接去了厨房,朝着外头的宋意喊道:“宋意,我饿了。”

    为了宋意的事儿,她特意赶早起来的,没想到还是遇上堵车,连早饭都没吃。

    宋意让了傅君进门,对着周茹回道:“锅里有拌面,我给你热一热。”

    说话的时候,宋意去了厨房给周茹做了拌面,周茹在一旁开心的不行,宋意的手艺很好的,她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蹭吃的。

    宋意做好了拌面,又给傅君弄了一份儿,傅君瞧着挺不错的,原本吃过早饭了,还是忍不住吃了起来。

    “你们早上就吃这个?”傅君忍不住问道,不等宋意说话,周茹嘲讽的勾了勾嘴角,“不然呢,还吃人参燕窝?”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