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他离不开周茹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茹吓坏了,捂着脸,从小到大,周城安都没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她没想到这次把周城安惹急了。

    周城安在停车场,就对她动手了,周城安练过的,这一巴掌下去,不得把她给打飞了?

    早知道要挨打了,她哪管丢不丢工作,直接把车钥匙给周城安了。

    就在周茹话音落下的时候,周茹觉得头发微微一紧,紧接着,周茹绑着头发的皮筋就这么被周城安给取了下来,直接扔在地上。

    周城安冷睨一眼周茹:“这么绑着头发的样子难看死了!”

    周茹有一头卷发,是天生的,打小就跟公主似的被养着,他不喜欢周茹现在的样子,是真的不喜欢。

    听了周城安的话,周茹撇了撇嘴,这不是工作需要吗?却没敢顶嘴,周城安正生气着呢,能饶了她吗?

    没有多余的话,周城安拖着周茹上了副驾驶,给周茹扣上安全带,周城安开着车,载着周茹,一路回了周家的别墅。

    别墅是欧式的,车子进了缠枝大铁门,一路开到停车场,停稳了车子,周茹乖乖的下了车,跟在周城安后面,朝着别墅走了过去。

    周家别墅,只有周家长子和周城安这个末子,还有周茹,是跟着老爷子住的,其他人都搬出去了。

    周城安冷着脸,领着周茹进门,一进门,周茹的大伯母,看着周城安脸色难看的领着周茹回来,就知道,准是周茹犯事儿了。

    中午的时候,周城安还打电话问了家里,周茹有多久没回来了。

    周茹耸拉着脸,看着正在上楼的周城安,求救的看着自己的大伯母杨云:“大伯母,救救我!”

    她要是就这么跟着周城安上了楼,周城安非得打死她不可,现在大伯母杨云,是她唯一的救星了。

    说话的时候,周茹朝着大伯母杨云跑了过去,伸手抱着杨云的腰。

    杨云搂着周茹,看着周茹的样子,忍不住蹙眉问道:“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周茹在周家长大了。

    虽然一直是周城安带着的,可是在家里,也算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看着周茹吓成这样,她不能不管的。

    周茹一听,瞬间觉得自己的救星来了,死活搂着杨云的手,不肯撒手:“大伯母,你可得救救我呀,我小叔要把我给打死了。”

    她不能跟着周城安上去,是死都不能去的,这一去,指不定明年的今天,就是她的忌日了,周城安以前发发脾气,顶多是骂她几句,收了她的卡和车钥匙。

    把她关几天算了,这次看着周城安的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周城安顿住步子,冷着脸,看着抱着杨云当挡箭牌的周茹:“快点儿,给我上来!”周茹还有脸找人给她做挡箭牌呢,现在知道害怕,早干什么去了?

    “大,大伯母!”周茹攥着杨云的衣服,死活不肯松手,她怕杨云真的不管她了,就这么把她推给周城安了。

    杨云瞧着周茹的样子,也心疼,伸手搂着周城安,朝着周城安喊道:“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看你把孩子给吓得!”

    周城安吃过药了,以前周茹再怎么惹事生非,周城安也没气成这个样子?

    周城安微眯着眼,看着死活不撒手的周茹,声音冷的不行:“你上来,还是我下去?”显然这回周城安是不打算妥协了,谁替周茹说话都没有。

    周茹看了一眼杨云,看着楼上的周城安,郁闷的不行,没有多余的话,周茹松开杨云,一脸哀怨的看着杨云:“大伯母,我要是出什么事了,你一定要给120打电话,不能就这么放弃我。”

    她还这么年轻,还没作够呢,不能就这么死了,心有不甘。

    “傻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杨云拍了拍周茹的头,看着周茹跟周城安一起上了楼,进了房间。

    周茹也不过刚进门,周城安就这么顺手一带,将周茹给捞进怀里头,反手压在周茹身上,周茹压在门板上,把门砰的一声给带上了。

    周茹看着和自己紧挨着的周城安,脸色微微一白:“周,周城安,我错了,我就是想好好工作,我没有别的心思。”

    周茹委屈的不行,她就是出去找个工作,周城安都能气成这个样子,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周城安不能这么对她。

    周城安抓着周茹的胳膊,手十分的用力,看着面前的周茹:“你跑去酒店做什么经理?你缺钱花了,还是周家那么大的公司,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想工作,可以啊,他一直是支持周茹去工作的,去周家的公司,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得有人打理。

    可是周茹一直都不去,说自己还没玩儿够呢,不想就这么束缚着,现在好了,跑到什么酒店去当大堂经理。

    “周城安,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不想让人说我靠着你活着,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你身上的寄生虫,我不想,我想靠自己活着,我想告诉你,没有你周城安,我一样能活的好好的。”周茹红着眼眶,看着周城安,歇斯底里的吼着。

    不是她矫情,她以前觉得,自己爹妈把自己托付给周城安,周城安就得养着她,就得惯着她。

    她是周城安的责任和义务,她喜欢惹是生非,然后等着周城安给她收拾烂摊子,因为她知道,周城安不可能不管她的。

    直到那天周城安住院,遇上了贺瑶,贺瑶告诉她,周茹,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拖累周城安。

    就是因为你,周城安受伤了,不敢跟家里说,自己一个人扛着,出了事儿,第一个想着的,就是瞒着你。

    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寄生虫。

    贺瑶的话,对她冲击挺大的,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周城安的累赘,想着周城安有什么事儿,不愿意跟她一起扛,把她当成一个孩子的时候,周茹就觉得特别的难受。

    所以那天周城安胃出血之后,出了院,她软磨硬泡的求了白帆三天,白帆才同意给她找了这么一个工作。

    没想到才干了半个月,就出了这种事情,非但把工作搞砸了,还惹的周城安破了原则,和别人打了一架。

    正如贺瑶说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是周城安的累赘,想想,周茹就觉得心口一阵的泛疼。

    周城安眼底是掩不住的惊讶,他没想到周茹找工作是为了这么个原因,他还以为周茹去当什么经理,纯粹是觉得好玩儿,有意思,所以才故意避开周家的产业。

    “谁告诉你,说你是我的累赘的?谁说你是寄生虫来着?”周城安看着周茹,眼底一阵儿泛冷,伸手将周茹垂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周茹,是不是那些人又在耳边胡说八道了?我跟你说了,不用理会他们,他们是嫉妒你,你就应该是我的累赘,我就应该养着你。”

    周茹亲生爹妈死的早,周茹被带回来的时候,才不大点儿,那时候,周茹就前前后后的跟着她喊哥哥。

    他告诉周茹,要喊小叔,周茹不停,一直喊着哥哥,他觉得跟洋娃娃似的孩子,挺有意思的,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周茹。

    周茹爹妈死的时候,要求她一定要照顾好周茹,他答应了。

    可自此以后,整个周家上下,都很排斥这个外来的孩子。

    因为她带着股份来的,这么一融,周茹不过才十五岁,就占了周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个个能不眼红吗?

    他那时候就告诉周茹,不要听别人的话,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他在呢,天大的事儿,他来扛着。

    后来周茹一直活得随心所欲,可好在她过的快乐,他也觉得很高兴,特别的高兴,根本没指望周茹委屈自己做什么。

    周茹不住的摇头,看着周城安:“不是这样的,周城安,我不是你的累赘,我一个人能养活自己,没有周家,没有你,我养的起我自己。”

    她不想让自己成为周城安的累赘,她想和周城安平等的,就像宋意和司凌的那个样子,大家都是平等的看待对方。

    不掺杂什么责任不责任的,她以前不敢想,现在想了。

    周茹这样子,一句话,我不想靠着你活着,没有你周城安,我一样能好好的活着。

    刺的周城安心口一阵儿的泛疼,就好比你自己捧在手心上的东西,突然就不属于你了,觉得心里的那个世界突然就崩塌了。

    周城安握紧手里的拳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周茹,眉宇间冷的不行。

    周城安越想越觉得难受,难受的不行,他一直以为周茹离不开他,没想到,现在是他离不开周茹。

    周茹长大了,觉得不需要他了,不需要他养着了。

    周城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周茹:“烟呢?”

    旋即,不等周茹说话,周城安就这么直接伸手在周茹身上黑色西装的口袋里头,摸出一盒软中和打火机,拿了一根儿烟,放进嘴里,周城安拿着火机,不停的点着。

    点了半天,都没点着,周城安脸色一沉,直接将手里的烟和火机砸在地上,抬脚踩了上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