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言子被司凌这么一骂,立马就怂了,他是担心司队,想着司队受伤了,跟过来看看的,见着嫂子了,嫂子又是医生,肯定是把情况第一时间告诉嫂子了。

    谁知道反而惹恼了司队,言子不由抿了抿唇,没看再看司凌,标准的军姿立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的。

    “你教训他做什么呢?”宋意看向司凌,脸色不由变了,看向司凌,询问的目光:“哪儿伤了?严重吗?咱们快去医务室吧,我给你检查一下。”

    她不知道司凌受伤了,显然司凌是故意瞒着她的,要不是言子来了,司凌八成还不会说的。

    司凌被宋意这么一说,不再说话了,肖宁追出来的时候,便是眼前的这副情景。

    肖宁指了指宋意,有些尴尬的开口:“我正想拦着呢,谁知道她就跑了。”

    司凌受伤了,说要来医务室包扎一下,让他把宋意给骗出去,谁知道,他和宋意没说两句话,宋意就跑了。

    他连机会都没有了,这下让宋意抓个正着。

    司凌冷着脸看了肖宁一眼,还政委呢,这么点儿小事儿都办不好。

    宋意算是明白了,司凌受伤,不想告诉她就算了,还掺和了这么一堆的人,一起蒙骗她,实在是太过分了,觉得这事儿,能瞒的住吗?

    “行了,先去医务室,我给你包扎一下。”宋意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开口,拉着司凌一起,径自朝着医务室而去。

    肖宁和言子看着两人的背影肖宁心里那叫一个嫉妒,凭什么司凌的感情就这么顺利,他的就一直这么坎坷?

    “政委,我还在这儿站着吗?”言子看着远去的宋意和司凌,懦懦的对着肖宁问道。

    司队就这么走了,也不说让他离开什么的,总不能一直在这儿站着吧?

    肖宁斜睨了一眼言子:“你们司队让你站着这儿的?”

    言子仍旧是标准的军姿站在那里:“是,政委,我们司队让我站在这儿的。”他是好心提醒嫂子的,反而惹了司队不高兴。

    肖宁闻言,不由冷哼一声:“那你就在这儿站着吧!你们司队的事儿,我可做不了主。”

    这是司凌的警卫员,他敢随便做主吗?司凌都快比他这个政委还厉害了,他要是随便把司凌的事儿给做主了,司凌找他麻烦怎么办?

    没有多余的话,肖宁转身离开了,言子站在那里,看着肖宁的背影,差点儿没哭了,苍天呀,大地呀,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宋意拉着司凌进了医务室,直接去了诊室,将门给关上了,宋意拉着司凌坐下,对着司凌问道:“你伤哪儿了?”

    她是真的生气,这种事情,司凌也要瞒着她,她知道司凌是怕她担心,可是再怎么样,司凌也不该瞒着她的。

    “后背。”司凌看了宋意一眼,轻声说道,他原是觉得没什么大事儿的,跟宋意说了,反而会让宋意心里不舒服。

    所以他让肖宁把宋意弄走,来医务室包扎一下就是了,谁知道,直接碰上宋意了。

    宋意听了,上前解着司凌的军衬的扣子,司凌看着宋意,眉微微打了个结:“宋意,我没事儿的,你别听言子的,就是一点儿小伤口,让莫北明来就行。”

    那会子,他带训练的时候,遇上一只狼崽儿,掉进灌木丛去了,应该是受了伤了。

    他就进了灌木丛,去救那只小狼崽儿,大晚上的,灌木丛又深,杂草树木又多,他下去的时候,踩空,顺着灌木丛滑了下去。

    也不知道划哪儿了,伤了后背,救了小狼崽儿,他就回了医务室。

    “让莫北明进来做什么?你是不相信我能处理好你的伤口?”宋意有些生气的说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到这种时候,司凌还吵着让莫北明进来,不让她管。

    宋意没有理会司凌,径自解着司凌的扣子,一颗一颗的,看着司凌裸着的上身,微微抿了唇,她这是一次这么跟司凌这样坦然的见面。

    她才发现司凌浑身上下都是伤,她是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身上,有枪伤,有刀伤,有的刀伤很深,留了长长的疤痕,像是蜈蚣一样,很是难看。

    这每一道伤痕,都是出任务留下的,宋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难受的不行,她不知道司凌都经历过什么。

    她一直以为在这里带训练,就是很苦了,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些对司凌来说,都是算不得什么的小事儿。

    周茹曾经跟她说过:“宋意,你晓得司凌多厉害吧?他一个人受了枪伤,还干掉了两个嫌疑人,大家都说了,这司阎罗根本就不是人。”

    周茹是听周城安说的,说很多人听到司凌的名声,就很忌惮的。

    压了压心底儿的难受,宋意拿了医药箱,走到司凌的背后,心里一股子难受,一劲儿的往上蹿着。

    她难受的不是因为司凌被灌木丛被划伤的地方,那些虽然带着淡淡的血痕,但是算不得什么的。

    让她难受的是司凌后背的伤,比前面更加的可怕,那才是真的疤痕落疤痕,简直是用狰狞来形容了。

    宋意再也忍不住,眼眶微微发红,声音有些沙哑了:“你每次出任务都会受伤吗?”

    这疤痕落疤痕的,她都不知道司凌出的是什么样的任务,应该全都是真枪实弹的干,怪不得司凌说,有些危险的任务,是要写遗书的。

    这不写遗书能行吗?

    “没事儿的,我说了这就是荆刺划伤的,没什么大事儿。”司凌顺势转开话题,他费这么大劲儿,让肖宁把宋意给骗走。

    这些伤都好了,改过去的已经都过去了,算不得什么的。

    宋意看了司凌一眼,知道司凌的意思,她原本还生气司凌瞒着她受伤的事儿,现在看着司凌的身上的这些伤,她除了心疼,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多余的话,宋意细细的帮着司凌处理伤口,都是些荆刺条伤痕,也不算太严重,处理一下就没什么大事儿了。

    宋意清理着司凌的伤口,消毒水碰到伤口的时候,那股子钻心的疼,让司凌倒抽一口凉气。

    宋意慌忙停了手,连忙对着司凌说道:“司凌,你忍着点儿啊,虽然都是些算不得什么的严重的伤口,但是不处理好,会发炎的。”

    要是伤口发炎了,可就麻烦了,是不很好弄的。

    “没事儿,不疼,一点儿都不疼。”司凌笑着回着,脸上很是平淡,这让宋意不由更加的心疼。

    宋意帮司凌处理伤口的时候,更加的小心翼翼,司凌能感觉的到,宋意的细心,心里是感动的,这些日子,跟宋意相处的久了,他渐渐摸头了宋意的性子。

    或许是在宋家那样的环境下,宋意养成了自我保护的习惯,虽然浑身带着刺儿呢,可是她是那么的需要人保护。

    如果不经历那些,她的人生或许是不一样的。

    他甚至想过,如果自己早点儿遇到宋意就好了,这样的话,她受的苦也会好一些的。

    宋意一边帮着司凌处理伤口,轻声开口说道:“司凌,你以后受了伤,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瞒着我,这是对我的尊重。”

    这不是诅咒司凌,司凌出任务,看着司凌满身的疤痕,她知道,以后受伤肯定是再所难免的。

    她跟司凌要结婚的,能不能在一起过完后半生,她不知道,但是她是医生,她见过的太多了,司凌小看了她的承受能力。

    “好,我知道了。”司凌没什么温度的声音说着,心里却是很感动的,宋意这番话,是在跟他说,她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了。

    没有多余的话,宋意细细的帮司凌处理好伤口,又小心翼翼的包上纱布,给司凌穿上军衬,扣着军衬的扣子。

    宋意替司凌扣着扣子,司凌就这么低头看着司凌,眼底带着淡淡的宠溺,和毫不掩饰的欲wang。

    她能感觉的到司凌在看她,宋意被司凌看的浑身发麻,却没敢抬头看司凌,心中忍不住骂着司凌,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司凌还有心思胡思乱想,这体质,不是一般的好。

    军衬的扣子扣了一半,司凌就这么大手一伸,将宋意给拉进怀里头,司凌略微有些灼热的目光看向宋意。

    司凌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别扣了,反正一会儿还得解开呢。”司凌搂着宋意的腰,没羞没臊的说着。

    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当着宋意的面儿,所以的情绪,根本没办法自控。

    “不要脸,司凌,你,你胡说什么呢?”宋意迎上司凌的目光,抬手推着司凌,司凌也太不要脸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在这儿胡说八道的。

    “我没有胡说。”司凌好似没事儿人一样,理直气壮的说着,灼热的呼吸吐在宋意的脸上,惹得宋意微微发颤。

    宋意看着司凌觉得心跳都莫名的加快了。

    司凌的手臂将宋意的腰,给勒的更紧了,宋意身上淡淡的香味儿,同那些香水味儿是不一样的,司凌很喜欢,每次问道的时候,都能觉得心口微微发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