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有趣的事情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茹跟宋意说的时候,特别难受,宋意看着周茹的样子,不知道多心疼了,她没去过那场葬礼。

    但是可以想象周茹那样无助的跟在周城安身边,跟前跟后的,谁听着都觉得心疼。

    她在宋家过的很不好,但是她跟周茹相比,除了物质条件以外,她没有周茹那么可怜,那些经历的太多。

    人最难的时候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面对亲人离开的时候,太难了。

    她抱着周茹,周茹不停的说着:“宋意,宋意,还好我有周城安,可是周城安要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周茹抱着她哭的像个孩子,周城安确实是个重责任的,真就惯着周茹,宠着周茹,周城安又是周家最宠的儿子,周家没人敢惹周茹,哪怕再看不顺眼,都没人去惹他。

    所以周城安生病了,周茹有多痛,她是知道的。

    司凌开着车子,看着身边宋意紧张的咬着手指头,同他认识的那个固执坚强的女人不同,原来宋意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只是没遇上让她害怕的人。

    宋意是真的善良,周茹这事儿,她比自己都上心,不过烧才退下,自己还虚弱着,却一定要去看看周茹。

    司凌的车子开的很快,过了几个路口,一路绿灯通行,车子到了民和医院门口停下来。

    宋意哪管那么多,开了车门,一边跑着一边打电话问着周茹位置,司凌找了个停车位子,停好了车子,就小跑的跟在宋意边上。

    周茹说了自己在急诊室。

    宋意就拉着司凌一起,去了急诊室,出了电梯。

    在医院的走廊上,宋意远远的就见周茹坐在长椅子上,哭的特别像个孩子,旁边有过往的人时不时的朝着周茹看着,周茹也丝毫不觉得丢人,要是以前周茹哪会这样。

    周茹就这么哭着。

    宋意蹙了眉,看着这样的周茹,不知道有多心疼,朝着周茹喊了一声:“周茹!”

    周茹泪眼朦胧的看到宋意的影子,二话不是起身朝着宋意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宋意,急的手足无措的:“宋意,宋意,怎么办啊,周城安还在手术室呢,他会不会有事啊?我,我怎么办啊,宋意?”

    周茹搂着宋意的腰,哭的不行,她见到宋意,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宋意不停的拍着周茹的后背,在外人看来,或许周茹是矫情,只有她知道周茹有多痛多无助。

    她一又一次的亲眼看到最在意她的人出事儿,这对谁来说都是没办法接受的,哪怕周茹二十多了,她照样受不住。

    司凌远远的看着,没有走过去,原来周城安这个小侄女儿,还有脆弱的一面,不知道周城安看到了,会怎么想。

    “周茹,没事儿,周城安就是做个手术,什么事儿都没有。”宋意不停的拍着后背,哄着周茹。

    周茹搂着宋意的腰,宋意来了,守着她,周茹这才好受了许多,宋意拉着周茹在一旁的长椅上重新坐下。

    司凌在不远处抽着烟,几人都没说话,一直盯着手术室的灯。

    手术室灯灭的那一刻,门被打开了,周城安挂着点滴被推了出来,周茹和宋意司凌立马围了过去。

    周茹看着周城安脸色惨白的模样,眼眶再次红了,她没想到有一天周城安也能脆弱的躺在这里,她以为周城安多不同啊,他是刑侦处的传说。

    那些歹徒都不能把周城安怎么样,周城安怎么会倒下呢?原来哪有什么传说,周城安是人,不是传说,也会倒下的。

    周茹跟着医生一起,推着周城安去了病房,宋意和司凌留了下来,宋意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着急的询问着:“医生,我朋友他没事儿吧?”

    周茹慌成那个样子,什么都问不出来,还不如自己问医生,更加的清楚一些,周城安好端端的做手术。

    她还是要知道病情如何的,一旁的司凌没什么表情的听着,兜里的电话响了,司凌扫了一眼屏幕,转身去了角落接电话。

    到了角落,司凌冷着脸,对着电话压低声音:“喂,我是司凌!”

    那边说了什么,司凌脸色更加的沉了,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先处理着。”

    旋即,司凌挂了电话,再次回到宋意身边,这边宋意专注的听着医生说着周城安的病情,没在意那边的司凌。

    “没有大事,就是胃出血,病人平时工作肯定劳累,作息饮食不规律,常年日积月累的,身子拖垮了引起的,手术没什么大问题,很成功,就是以后,需要慢慢调养,你们做家属的一定要和病人说清楚,不能不当回事儿。”医生笑着说道。

    不懂的人,对这个事情,都是挺害怕的,那会儿听他们说病人家属在外面哭的不行,其实能理解的,换作任何人都会害怕的。

    宋意点了点头,只是胃出血就还好,只是胃病这个东西,是一定要慢慢调养的,而且胃病都是拖出来的。

    她是医生,工作和周城安差不多,就是忙,忙起来,哪有时间吃饭,随便对付一下就行。

    她听周茹说过,周城安提的,周城安他们破案的时候,为了更加的清楚案情,一直在查着蛛丝马迹。

    甚至在尸体旁边吃饭,旁人听了,恶都恶心死了,更别说吃饭了,换作任何人都是吃不下的,可是没办法你得破案,这是你的责任。

    你不吃就得饿着,总不能停着案子,让你慢慢吃饭?

    肯定不能因为吃饭耽误案件的进展度了,让那些坏人逍遥法外,时间就是生命,拖不得,司凌就更不用说了,他和周城安的工作性质差不多,甚至比周城安更苦,感同身受。

    宋意点了点头,对着医生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麻烦你了,医生。”至少知道周城安没事儿了,起码不会吓着周茹了。

    “不用客气,我先忙了。”医生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宋意和司凌一起回了病房,推开病房门,周茹红着眼眶,坐在周城安身边,看着床上躺着的周城安,脸色惨白。

    许是麻醉还没醒,周城安还昏睡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

    司凌看着宋意,柔声开口:“宋意,你也病着呢,你去陪护病房躺一会儿,我来看着他们。”

    宋意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的,烧退了,底子还差着呢,周城安没事儿了,周茹这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去休息的,他和周茹守着就行了。

    “可是…”宋意担心的看着周茹,周茹连忙对着宋意催着:“没事儿,宋意,我守着小叔就行,你去睡觉吧。”

    宋意在她最脆弱的时候赶来了,这对周茹来说,比什么都感动。

    宋意点了点头,不再矫情什么,转身去里头小间的陪护房,本来床上已经躺了一个了,她要是再撑着,又倒下一个,那就反而给他们添乱了。

    宋意回了陪护病房,宋意回了病房,周茹对着司凌说道:“司凌,你也去躺着,我陪着小叔就行,有事儿我再叫你,没必要都在这儿熬着。”

    周茹看着周城安,这么多年了,她没为周城安做过什么事儿,现在算是唯一能给周城安做的事情了。

    司凌双手插在口袋,扫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周城安,没说什么,把空间让给周茹。

    司凌回了小房间,周茹就拿着盆去接了热水,她嫌医院的毛巾太粗糙,索性直接拿了脖子上的丝巾给周城安擦了脸,又给周城安擦了手

    她以前生病的时候,周城安就是这么照顾她的,那时候周城安说她烦人的人,成天什么都不做,都能把自己给作病了,让他操心。

    她那时候觉得周城安矫情,不就是生个病,又死不了人,现在才明白,不是周城安矫情,是她根本不理解周城安,就知道惹周城安生气。

    司凌回了小房间,在宋意身边躺下,宋意觉得有些累了,没理会司凌,司凌将宋意捞进怀里头,宋意就这么缩在司凌的怀里头,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缩着。

    “宋意。”司凌的声音很轻,下巴抵着宋意的头顶,宋意没说话,静静的听着司凌的话。

    司凌瞧着这样的宋意,当兵这么多年了,从军校到部队,从普通兵,到雪狼大队,他从来没有什么不舍的时候,今天头一次觉得什么叫不舍。

    司凌轻抚着宋意的头发,眉微微蹙着:“我明早要回部队了,部队有些事儿要处理。”

    宋意听了司凌的话,猛然清醒了许多,抬起头看向司凌。

    “明早回部队?你不是才出任务回来,这才几天啊?一点儿假期都没有的吗?”宋意忍不住问道。

    司凌才出了任务,这也不过三四天,就要回去了,她没想到司凌会这么忙,她知道当兵的忙,却没想到忙成这样。

    司凌“嗯”了一声,没看宋意的眼睛,他怕自己更加的不舍了:“我本来是在休假的,刚接了电话,让我回部队处理些事情,明天一早就得回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