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周城安出事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茹和周城安贴的很近,周茹就是个妖孽,一个他养大的妖孽,周茹突然凑得这么近,让周城安呼吸一紧,就这么和周茹对视着。

    周城安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看着面前的周茹,眉打了个结:“周,周茹,你想干什么?给我坐回去,好好开车啊。”

    周茹长大了,这是周城安头一次感觉到,他一直把周茹当成孩子一样看,现在,闻着周茹身上淡淡的香味儿。

    让周城安不得不承认,他一直细心呵护着的,守着的小丫头长大了。

    “周城安!”周茹凑近周城安,低低的喊了一声。

    周城安脸色一沉,别开脸:“别胡闹,总叫我名字没大没小的,叫小叔。”

    “我不要,我就要叫周城安。”周茹有些任性,眼底满是期待的看着周城安,很是认真的开口:“周城安,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也没女人喜欢你,要不,我委屈委屈,给你生一个怎么样?”

    周茹眨巴着大眼睛,满是期待的等着周城安的回答,周城安听了周茹的话,要不是系着安全带,差点儿没从座位上甩出去。

    周城安连忙骂道:“周茹,你越来越不像话了啊,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你小叔。”

    说话的时候,周城安把周茹推了回去。

    周茹什么话都敢往外说!都是让他给惯得。

    周茹听了周城安的话,抿了抿唇,没再多说什么,活该周城安没有女人喜欢,一辈子就该单身。

    周茹冷着脸,重新打了火,在周城安没注意的地方,周茹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周茹。”周城安刚想再说什么,胃里一阵儿的翻搅,疼的不行。

    周城安捂着胃,周茹回转过头的时候就见周城安脸色白的跟纸一样,上面布了细细密密的冷很。

    周茹吓坏了,连忙拉着周城安:“小叔!周城安!你怎么了?”

    周茹手足无措的抓着周城安,看着周城安的样子,吓得不轻,周城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额前的冷汗都打湿了头发。

    周茹把手塞进周城安捂着的地方,给周城安轻轻揉着,脸上慌乱的不行:“周城安,你怎么样了?别吓我,我求你了。”

    她从没见过周城安这么虚弱的样子。在她眼里头,周城安是从来不会脆弱的,永远都是高大帅气。

    就像是她的主心骨,周城安这样,对周茹来说,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泪水就这么顺着周茹的脸上流了下来。

    周城安蹙着眉,握着周茹捂在身上的手,有些虚弱沙哑的声音:“哭什么呢?小叔,没事儿,就是胃疼,开车,去医院。”

    周城安的脸色很差,周茹这才反应过来。

    “对,对,去医院,好,我们去医院!周城安,你不能有事儿啊,我不许你有事儿,我求你了!”周茹慌乱的不行,开着车,就这么去了医院,等红灯的时候。

    周茹从来没有这么慌乱和厌烦过,几乎是风驰电掣的,周茹带着周城安去了最近的民和医院。

    到了医院,周茹直接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扶着周城安下了车,去了大厅,周茹像个无措的孩子一样,不停的喊着:“医生,医生,你们救救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演电视的呢,走近才发现,周茹脸上布满了泪水,周城安就这么整个压在周茹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瞧着周茹的样子,周城安心里难受的不行,想安慰周茹,说他没事儿,说他好着呢,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这么依着周茹撑着。

    整个人都能昏过去了,但他只能死咬着牙撑着,他只是这样周茹都能吓得哭的,他要是昏倒了,会把周茹给吓坏的。

    她忘记挂号,忘记要一步步的来,周城安突然倒了,这对周茹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值班的护士和医生见了,急忙上前扶着周城安去了急诊室。

    周茹立马就跟了上去,跟着医生一起离开的小护士对着周茹喊道:“你跟着干嘛呢,去挂号交钱,快点儿!”挂了号,交了费,才能最快的速度给病人用药。

    “好,好!”周茹惨白着一张小脸。

    人生头一次,有人朝着周茹喊着,周茹没有顶回去,周茹拿着包就去给周城安挂号,交费,就去了急诊室。

    周茹进了电梯,不过刚到急诊室,主治医生见周茹上来,对着周茹说道:“你来的正好啊,病人胃出血。”

    医生穿着白大褂,很是淡然的说着,显然是见怪不怪了,周茹不知道宋意穿着白大褂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处事不惊的淡然。

    可是她没听过,根本一无所知:“什么叫胃出血啊?严不严重,有什么危险没有?”周茹抓着医生的衣服,急声对着医生问着。

    周城安平时看着身体比谁都好的,好端端的,怎么会胃出血呢?周茹觉得难受的不行,她以为周城安身体特别的好,根本不会生病的。

    “不太严重,要做手术,你签个字吧。”医生没什么温度的声音说着。

    主治医生将手里的文件递到周茹面前,周茹接过文件和笔,拿在手里,想要签字,才发现手抖的不行,好半天才把自己的名字给签上。

    主治医师就拿着周茹签过字的文件,转身离开了,让周茹去急诊室门口等。

    周茹站在急诊室门口,看着正在手术中的红字,她知道周城安在里头,自己却只能来回的走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周茹慌忙从包里摸出手机,给宋意拨了过去,宋意是医生,她知道的多。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边才传来宋意有些慵懒的声音:“周茹,我错了,我不该出卖你,我该死,你原谅我吧,大半夜的,明天再说吧。”

    她是真困了,生了场病,这会子,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周茹这性子,真让周城安给惯坏了,虽然她出卖周茹有些不地道,可是周茹犯不着,赶在半夜给她打电话找她算账。

    怎么着也得等明天再说吧。

    说话的时候,宋意就要挂电话,那边传来周茹哭着的声音,这还是宋意第一次听周茹哭的这样歇斯底里:“宋意,周城安生病了,要做手术,我该怎么办啊?”

    她除了周城安,就只有宋意可以依靠了,周城安现在躺在手术室里头,她只能告诉宋意,一点儿主意都没有了。

    宋意原本昏昏沉沉的,听了周茹的话,一个激灵就醒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你在哪儿呢?怎么会突然要做手术?”

    周城安从这儿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扬言要打死周茹解恨的,没想到这才多大会儿,就进医院做手术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在民和医院,你快来吧。”周茹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无助,让宋意觉得很心疼。

    周茹和她不一样,她们虽然都是寄居在别人家里的,但是周茹有钱,又周城安可以依靠,她只能靠自己,所以天大的事儿,她都能习惯。

    不会觉得害怕和无助什么的。

    周茹就不行了,周城安是周茹的主心骨,周城安倒了,周茹魂儿都能丢了,她太依赖周城安了,别看她成天骂着周城安,她是依赖他的。

    宋意压了压心底儿的慌乱,安抚着周茹:“亲爱的,你别怕啊,我马上过来,你就在那儿等着我,我马上过来了。”

    说完,宋意立马就挂了电话,转过头,司凌已经起身了,澄亮的目光看向宋意。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司凌不带温度的声音问道,瞧着宋意慌乱的模样,那么周茹的声音也很激动。

    宋意抓着司凌的胳膊,尽量平静的语气开口:“周城安住院了,要做手术,在民和医院,司凌,我们快去吧,周茹这会子肯定吓坏了。”

    司凌倒是相对平静一些,点了点头,抱了抱宋意:“别急,没事儿的,我们现在就去,别慌啊。”

    说完司凌率先起身,穿了衣服套上外套,又给宋意找了件外套套上,两人出了门,司凌载着宋意,直接往医院而去。

    车上,宋意看着前方,拉着司凌的迷彩服,对着司凌催促着:“司凌,快点儿,快点儿!”

    她这会儿担心周城安,更担心周茹,周茹说了,周茹是周城安二哥生意合作伙伴的孩子,工地出事儿,周茹的亲生爹妈死了。

    周城安二哥把周茹给的抱养那年周茹四岁,经历了爹妈去世,对周茹的打击很大,周茹爹妈给她留了不少的钱,她在周家生活了十年,以为噩梦过去的时候。

    周家爹妈又死了,这对周茹又一次打击,葬礼上,她不说话,只是前前后后的跟着周城安,抓着周城安的衣服。

    周城安走哪儿,她跟哪儿,因为周城安跟周茹说了:“你爹妈死是个意外,以后你就好好在周家活着,别哭,我会把你养大的。”

    “我不知道葬礼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知道,我以后只有周城安了,他许诺我的,我就是他的责任,他的养着我。”周茹对着宋意说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