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你不知道心疼啊?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周城安不找别人做线人,偏偏来找他做线人,他能做什么线人啊?他就是帮人收收账,赚点儿小钱,不想招惹任何人。

    给警察当线人,都是有生命危险的,他不想死。

    司凌见着周围有不少的人,一把抓过林乐:“行了,闭嘴啊,去你家说,敢跑了,腿给你折了。”

    周围有这么多的人呢,说什么都不方便的。

    司凌的声音很平静。

    却吓得林乐心里一哆嗦,他怕司凌的,是真的怕,他被司凌给教训过了,差点儿没把他给弄死了。

    他怕周城安,但是更怕司凌。

    没有多余的话,林乐讪讪然的领着司凌和周城安回了自己的屋子,周城安看着门口放着的箱子,觉得司凌猜对了,林乐当真准备离开,东西都收拾好了。

    周城安踢了踢林乐的行李箱,眉打了个结:“准备什么时候跑啊?”这小犊子,不好好配合警方工作,还想跑。

    “周队,您这话多难听啊,我没做犯法的事儿,怎么能说是跑呢?”林乐快哭了,对着周城安回道,“我11点的飞机,还有两小时,我得走了,你们有事儿快说吧。”

    周城安看了司凌一眼,这得亏司凌开的快,再晚半个小时,估摸着林乐就跑了。

    “走什么呀?你觉得你还能走得了吗?”周城安凌厉的目光看向林乐,气的不行。

    林乐听了,立马就急了,拉着周城安:“周队,我给您跪下来了,行不行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飞子是什么人,我去做线人,招惹他,您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头推吗?”

    他就是想挣点儿小钱,没想送命,周城安非得让他去送死,这不是为难人吗?

    说话的时候,林乐就要给周城安跪下,周城安立马拉住林乐,眉宇间冰冷了许多:“别跟我来这套,老子告诉你,这不是火坑,当个线人,怎么就成了火坑了?”

    哪有林乐想的那夸张,就是接近飞子。

    “林乐,我知道你的顾虑,但是你不相信周城安,你能相信我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儿的,周城安让你做线人,一定会让人保护好你的安全,不会让你出事的。”司凌上前一步,对着林乐说道。

    林乐看着司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看着司凌。

    司凌对他有恩,救了他女儿,这份情,他一直欠着呢。

    良久,林乐这才妥协了:“好吧,我合作,就当我林乐还你这份儿人情了。”

    周城安见此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到林乐身边,从林乐兜里,摸出飞机票,直接给撕了。

    “不是,我还能退呢,你给撕了干嘛?”林乐忍不住抱怨着,一千多块呢,就这么给撕了。

    周城安冷笑的看着林乐:“好好合作,明天早上,我会让局里的人来找你,案子破了,十倍的赔给你。”

    能让这小子松口,还挺不容易的,得亏司凌帮忙了,这次有林乐做线人,估摸着,案子就会顺利很多。

    “是,我知道了,周队。”林乐难得顺从的应着。

    周城安点了点头,满意了许多,抬手点了点头林乐:“别跑啊,别说你没做犯法的事儿,到时候把你牵出来,老子饶不了你。”

    这小子太滑头了,周城安免不了要警告一番,这边已经跟林乐谈妥了,跟踪飞子的案子,就会进行,安排警力跟进的。

    如果林乐反悔了,会造成很大的困扰。

    “不会的,我答应过司凌了,就不会反悔的,放心吧。”林乐应着,该还的人情,迟早要还的。

    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再说了,司凌都出面了,他要是爽约了,司凌饶不了他。

    周城安和司凌不再多说什么,离开林乐的家,下了楼,出了一片儿的旧楼,周城安站在那里抽烟。

    司凌率先上了车,发动车子,看着那边抽着烟的周城安喊道:“周城安,我先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他得回去跟宋意算账,没工夫送周城安回家,刚才要不是为了帮周城安争分夺秒,能轻易饶了宋意吗,这女人根本不拿他的话当回事儿。

    让她不要跟林硕在一起,她偏偏不听。

    “不是,你这算怎么回事儿啊?把哥一个人扔在这儿,哥怎么回去啊?”周城安一路小跑着朝着司凌的车子过去。

    司凌已经发动车子离开了,根本没理会周城安的话。

    “重色轻友的东西!什么玩意儿!”周城安忍不住朝着司凌骂了句,司凌这是报复,红果果的打击报复,太可恶了。

    这地儿偏,这个点儿,哪有车子可以打?司凌这不是玩他吗?过分。

    周城安四处看了看,实在是没辙了,拿了手机拨通周茹的手机,响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周茹的声音:“喂,小叔,有什么事儿吗?”

    周茹对着旁边几个递了个眼色,几个人手里的动作轻了,小心翼翼的将麻将放在桌子上,朝着宋意压低声音:“四条。”

    周茹点了点头,打了张牌出去。

    周城安对着手机回道:“当然有事了,你来南城老区接我一下,没车了。”

    没办法,被司凌给扔在这儿了,只好给周茹打电话,让周茹来接他一下。

    听了周城安的话,周茹停了动作:“你跑南城老区干嘛?”

    “处理点案子,你赶紧过来吧,这地方太偏僻了,根本打不到车。”周城安催着周茹,手里的烟,扔在地上捻灭。

    周茹立马就乐了:“太偏僻,打不到车是吧?那真是挺可怜的,把我的卡还给我,我立马就去接你。”

    周城安这个混蛋,把她的卡收了,她又不能出去玩儿,只能打打小麻将,靠人接济过日子,消磨时间,多没意思啊。

    “你想都别想,老爷子最近身子骨不好,你就安分点儿在家里给我呆着,别惹他生气了。”周城安对着电话吼着。

    周茹翅膀硬了,都开始威胁他来了,老爷子病才好,周茹怎么着都得安分几天,别惹老爷子生气了。

    周茹不由冷笑:“这样啊,行,卡我不要了,您啊,就在那慢慢打车吧!来来,五万!”

    说着话的功夫,周茹把电话挂了,拉着一圈人的,接着打麻将。

    周城安看着手机差点儿没气晕了过去,捂着胃,周茹可以啊,敢挂他电话了,这小丫头不收拾就要上天了。

    司凌开着车,直接回了漓江路的紫金湾,到了小区,停了车子,直接上了楼,司凌开了门,才发现屋里的灯灭着。

    不由蹙了蹙眉,宋意不在家,是跟着林硕一起走了,这女人真是胆子太大了,司凌开了灯的时候,才发现宋意在沙发上躺着。

    只穿了件单衣,没盖东西,屋里有些凉,这女人每次都这么睡觉?想着医院的工作应该是太累了。

    司凌朝着宋意走了过去,轻喊了一声:“宋意。”司凌脱了军靴。

    只见宋意躺在那里,蜷缩着,没有接话。

    司凌眉不由打了个结,忍不住走到宋意身边,才发现宋意小脸儿红彤彤的,嘴唇干的不行。

    司凌一惊,抬手抹上宋意的额头,滚烫的不行。

    “宋意,你发烧了?”司凌有些焦急的声音问道,“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司凌脸色冷沉着,这女人一个人躺在这里,发烧了,也不知道跟他说一声,要是他不回来,她是不是打算一个人在这儿烧着,冻着?

    宋意听了司凌的话,抬了抬眼皮子,看了司凌一眼,没有说话,头跟炸裂了一样疼,浑身上下都疼,根本没力气说话,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下午他去医院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喝了点儿感冒药,在医院习惯了,轻伤不下火线,感冒头晕,实在是太正常了。

    没想到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头就更疼了。

    司凌看着宋意这样子,心里很不舒坦,起身去给宋意倒了杯温开水,扶着宋意喝下,一杯水下肚,让宋意觉得舒坦了一些。

    只是身上还是特别的疼,头难受的不行。

    司凌慌忙抱着宋意下了楼,开着车,载着宋意去了医院。

    宋意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在医院的病床上,手边挂着点滴。

    司凌蹙眉,冷着脸,对着医生问道:“她不就是发个烧,怎么还昏睡着?”他把宋意送过来,宋意睡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没醒。

    医生不停的训着司凌:“总要有个过程的好吧?这不是才挂上点滴呢,急什么,烧还没退完呢,都这么大人了,烧了39度8才来医院,也不知道吃感冒药的?烧成肺炎怎么办?这会儿才知道急了?啊,再说,她不知道吃药,你自己的女朋友,你不知道心疼啊?不知道给她买些药,真是的,什么人啊?”

    显然这医生见不得男人对女人这么不照顾,不停的训着司凌,司凌只是看着床上的宋意,没有说话,任由着医生骂着。

    司凌见宋意醒了,猛然一个激灵:“你醒了?头还疼不疼?要不要喝水?”

    宋意看了司凌一眼,别开脸,没有说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