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余依,你恨我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下午,我召集公司高层开会,宣布了俞初南的任命及一些其它职位的人事变动,然后将公司接下来的规划宏图也郑重宣布了。

    我,俞初南,陈世章商议后,决定采用承包责任制,即将任务明确分派给各个小部门各自负责,最后公司按业绩采用奖金分配制度,多劳多得。

    公司在被许越注入了八百多个亿的资金后,可谓是新能量满满,公司上下全都是信心十足,一派喜气洋洋的画面。

    忙完这些事情后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我开了车朝许氏庄园而去,走子快走到叉路口时,突然想起了生着病还在医院里的吴向珍,将手中方向盘一转,车子又开向了医院。

    病房里,吴向珍仍然在晕沉沉地睡着,杨姐正坐在身边。

    “少奶奶。”我走进去后,杨姐连忙站了起来。

    “杨姐,我妈怎么样了?好点没有?”我走近将手放到吴向珍的额头上,还好,烧已经退了。

    “少奶奶,夫人已经退烧了,身体好些了,刚刚还醒着呢,吃了感冒药后又睡着了。”杨姐礼貌地说道。

    “好。”我点点头:“她今天吃饭没有?”

    我看了下床头还放着一个饭碗,揭开一看,里面有些稀粥。

    “少奶奶,夫人中午只喝了点稀粥,晚上还没有吃呢。”杨姐如实答道。

    我想了下后说道:“这样吧,杨姐,你现在回家去给我妈做点她想吃的东西,我先在这里守着。”

    杨姐听了后答应一声走了。

    她走后,我在床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沉睡的吴向珍,不由得想到了许越,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抓到血森呢。

    “水,水。”正在思虑间,吴向珍突然迷迷糊糊地叫了起来,我低头一看,吴向珍睡得迷迷糊糊的嘴里不停地叫唤着。

    “好,马上就来。”我急忙站起来倒了杯水,扶起吴向珍的头轻声说道:“妈,喝水了。”

    说完将水放到了吴向珍的唇边,她突然张开了眼睛。

    “妈,喝水。”我轻声对她说道。

    她睁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似乎才认出了我是谁来,张开唇喝光了杯里的水。

    “余依,坐下吧。”喝完水后,她让我将床摇高了些半躺着,指着身边的椅子虚弱地说道。

    我依言坐了下来。

    “余依,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我坐下后,她竟然第一次开口对我说了句‘谢谢’。

    我有些错愕后微笑了下:“妈,您是阿越的妈,我是您的儿媳妇,送您到医院来是我的责任,应该的,不用谢。”

    “哎。”她忽然轻叹了口气,“若换作是别人,未必会送的。”

    我一怔。

    “余依,你恨我吗?”突然,她话题一转,喃喃地问道。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直接地问我这个话题,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我知道你肯定是恨我的。”吴向珍自嘲虚弱地笑了下,“但我不怪你,我确实对你不好。”

    我唇角无力的动了下。

    “余依,我承认我不太喜欢你,自看到你第一眼起就不喜欢你,你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儿媳妇,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你与卫配珊长得太像了,看到你我总会想起那个贱人来,试想想吧,与一个抢我丈夫的女人长得像的女人,要说我会喜欢,真的有些难,但这些原因都不能怪你,是我自已的原因。”吴向珍又开始自顾自地说道。

    我默然坐着,脸上没什么表情。

    “但余依,不喜欢归不喜欢,你总归是我的儿媳妇,就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我也会将就下去的,可是,阿越毕竟是许家唯一的继承人,你没得生,这才是根本啊,我当然知道你没得生的原因是因为救阿越,但没办法,我们不是普通家庭,阿越不能绝后。”吴向珍的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

    “许家这么大的家业 ,几代人的努力打拼,最后却要把这一切都送给别人,这是任何一个豪门大家族都不能容忍的,因此,洛小夕怀孕了,虽然是我的意思,你其实真不能怪我。”

    我想笑,不就是点家产么,女儿就不能继承?

    “余依,如果你早点怀孕了,我也不会冒着得罪儿子的风险去让洛小夕怀孕的,可现在已然造成了这个事实,我还希望你能理解。”

    我淡淡笑了下:“妈,人与人之间有时是要看缘份的,我与您之间或许就是没有缘份吧,没事,我不会强求您喜欢我的。”

    吴向珍闻言将眸光看向了窗外,有许久都没有说话。

    我也不想说话。

    确切地说,她不喜欢我,我也是反感她的。

    对于我而言,她虽然是我的长辈,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不过只是一个庸俗,唯利是图的女人,我能对她有多大的兴趣呢,但我与她一样,若不是出了洛小夕怀孕这个事,我也会因为许越和妮妮而将就将生活进行下去的。

    “哎。”她突然重重叹了口气,“余依,洛小夕是什么人我其实是清楚的,她嘴甜,性情轻浮,不适合做阿越的妻子,而且阿越也不会喜欢她,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从没想过让她取代你成为阿越的正妻的,若有点什么想法也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份上。”

    “妈,您真的认为我能容忍我的丈夫小三及小三所生下的孩子吗?您还是不要说了,给大家留点脸面吧。”我不无悲摧地说道。

    吴向珍的眉宇间闪过丝焦虑不安,劝道:“余依,我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事情是最不能容忍的,但不能容忍并不代表就不可能,只要你心胸开阔点,凡事想开点,就可以相安无事,你看看别的豪门家宅,有多少都是有私生子的,原配不一样当聋作哑么,那样的女人才聪明呢。”

    “可是妈,真不好意思,我并不是那么聪明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原则。”我冷冷答道。

    “余依,你要感到幸运,阿越至少不会像其他男人那样背着你去做些什么,现在这一切都是我,操作的,而且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洛小夕生下孩子后,就会给她一大笔钱让她走的,绝不会因为她生的是男孩就手下留情,你只需容忍一个孩子而已,而且这孩子也不用你去带,再说了,现在这事情已经错了,我们也没办法了,孩子是无辜的,你学着接受下孩子好吗?洛小夕那里,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吴向珍突然放下身份,向我苦苦请求着。

    我苦笑了下,“妈,您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也把洛小夕看得太单纯了,事情远远不是您所想象中那样的。”

    吴向珍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妈,我想问下您,当初阿越被埋在泥石流下面时,洛小夕第一个就赶到了现场去救他,那是您安排的吗?”我想了下求证道。

    吴向珍脸有疑惑茫然之色,闻言摇了摇头:“难道不是小夕救了阿越么?这有什么问题?”

    看着她的表情,我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没错,洛小夕能第一时间赶到泥石流现场,绝对是许晟睿父子俩在背后搞的鬼,这与吴向珍没有什么关系。

    “妈,您真的认为洛小夕只是单纯地想要钱才愿意替阿越生儿子的么?”我郑重问道。

    吴向珍自以为明白一切地笑了下:“这个我知道的,女人嘛不都想母凭子贵么,她呀,不光想要钱,更想成为许氏庄园的少奶奶,代替你的位置,要把你赶走,可你放心吧,她是什么人我还是清楚的,原来有想着为了孩子留她做个外室,但现在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她生下孩子后就把给她打发走,前提是你要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摇了下头,看来吴向珍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也就是了,毕竟洛小夕在她面前太会装了。

    我犹豫了下,拿出手机来,把我拍到的有关于洛小夕与白帝庙那个高僧的视频给她看了下,又把那天晚上我看到的在竹林里洛小夕与许延望在一起密谋的事情说了遍。

    吴向珍在认真听完洛小夕与高僧在僧房里的录音视频后,惊呆了。

    “因此,妈,洛小夕很有可能就是许晟睿和许延望派来的,只是想利用您来对付阿越的,他们看中的是您身上所有的许氏集团股份。”我郑重分析道,“那个所谓的高僧根本就是洛小夕的同谋,您也不想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二个来月,哪能看出是男还是女呢?”。

    吴向珍的呼吸有些不匀称起来,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可一会儿后,她直摇着头:“不对,如果她只是许晟睿派过来想要我身上许氏集团股份的,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过她,而且从一开始她就想嫁给阿越,给阿越生儿子的。”

    我听到这儿呆了下,没错,洛小夕确实是有这个心里的,她远远不满足于被许晟睿二父子操纵,这也是吴向珍能相信她的原因。

    “还有,余依,那个高僧在视频里说的什么药水,到底是指什么呢?”吴向珍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急忙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