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极大的考验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汪姨,你还发现她有什么其它不正常的地方吗?我凝着眉追问道。

    其它的倒没发现了。汪姨想了下后摇了摇头。

    好,我知道了。我点了下头,汪姨,麻烦你现在打电话到景然轩让杨姐快速过来照顾夫人。

    好,少奶奶。汪姨立即去打电话了。

    我继续朝吴向珍卧房走去。

    阿越,阿越,妮妮。我走进吴向珍卧房时就听到了她梦呓的说话声。

    我心中紧了下,快步向她走去。

    吴向珍正满脸通红地躺在床上,眉毛拧成了一团,面有痛苦之色,紧闭着双眼,嘴里不时喃喃念着。

    “妈。”我轻声叫着,将手伸向了她的额头。

    果然,滚烫的。

    自从上次她患上肝癌从美国开刀化疗回来后身体状况就差了许多,好在当初手术做得及时,回来后保养又好,这才没什么事的。

    可这次她误喝药汤后无故流了那么多血,身体的元气大伤,抵抗力也明显下降了。

    我急忙从她药箱里翻找出了温度计放进了她的腋窝里,好一会儿后拿出来一看,己经高烧到了三十九度多。

    汪姨,请通知庄管家叫夫人的司机开车过来,我立即送她去医院。汪姨打完电话后走进来,我看着温度计,立即对她说道。

    好。汪姨答应一声,揪心地问:“少奶奶,夫人是不是发高烧了?”

    “是的,很高了。”我眉头深锁,点了点头。

    汪姨叹息了一声,走了出去。

    她才出去杨姐立即匆匆赶了过来,看到吴向珍这个样子,当即伤心得哭了。

    杨姐是吴向珍娘家的远房亲戚,与吴向珍关系很亲和,通常吴向珍有什么心里话或苦闷都是跟她倾诉的,只是她人实诚,不如洛小夕那般圆滑,专捡好的说,因此吴向珍觉得她不如洛小夕那般贴心。

    我叫来小宇,我们一起合力将吴向珍扶搂着上了车,急速送到了医院里。

    一番忙碌检查下来,医生告诉我,吴向珍患上了急性肺炎,需要住院输液治疗。

    我办理了住院手续,让杨姐照顾着她,叮嘱她千万不能随意离开夫人。

    杨姐答应了在旁边默默地照顾着她。

    有她在吴向珍身边,我也放心了。

    从医院出来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快11点了。

    我急匆匆朝公司赶去。

    “俞经理,中午有个欢迎晏,你随我参加下。”我回到公司时,公司巳经被俞初南整理得井井有条了,我的办公室布置得一如原样的干净整洁,就连我喝水的杯子也是放在了我原来固定的地方,我坐在办公桌上想了想后,打开了电脑,发了个邮件,然后走进了俞初南的办公室。

    “余总,您今天来上班了。”俞初南正在紧张忙碌着,看到我进来,立即站起来微笑着迎了上来。

    “嗯,俞经理,你辛苦了!”我含笑点了点头。

    俞初南迎着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余总,您刚才说欢迎晏?这是要欢迎谁呢?”俞初南坐下后不明所以地问道。

    我挺神秘地笑了下:

    “今天呀,是要欢迎一个很特别的人,等下你见到后就知道了,现在先保密。”俞初南一听我说得如此神秘,眨着眼睛笑:余总如此保密,看来这人真的很特别了,您这样说我真的更好奇了,好吧,先拭目以待吧。

    “嗯,以后你可要与他好好合作,我准备重新组建团队,为公司注入新能量,将公司扩大规模,做大做强它。”我笑笑认真说道。

    “太好了,余总发话了,我们就有信心做好它。”俞初南眼睛闪着亮光,信心满满的。

    我点点头,拉着她的手真诚地说道:

    “俞姐,多亏你帮了我许多,真的要谢谢你,以后还请你一如既往地帮助我。”其实要说到知人善用这些我都是跟许越学的,受他的指点才领悟到的。

    “余总,您可千万别这样说,良臣择木而栖,我能遇到您真是我的福分,您将我当成了自己人,好姐妹,什么都交给我去做,如此相信我,光这些都足够我为你做任何事了。”俞初南反握住我的手,无比的激动。

    我笑:放心吧,以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呢,看到邮箱没有?

    邮箱?” 俞初南愣了下后连忙说道:

    “不好意思,我刚在忙还没来得及去看呢,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工作指示呢?“嗯,那你先去看看吧!我拍了下她的手笑了笑。

    俞初南闻言立即起身朝电脑走去,点开了电脑里的邮箱。

    一会儿后她抬头看着我,声音激动:“余总,这不太好吧,我怕不能胜任呀!”

    “不,你能胜任。”我含笑肯定道:现在公司需要扩张,除了陈世章外我还需要一位精明干练的副总,这个职位非你莫属,并且我会给你和陈世章各持有一定的股份作为对你们的奖励,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奋斗,前景一定会很美好的。

    “真的吗?余总。” 俞初南惊喜的问,眼圈红了:“您对我真的太好了,我很感动,放心,我会把公司当成自己的般认真对待的。”

    好,不要激动,这是你应得的。我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等等,余总,您刚才说什么,陈世章?”俞初南似乎才想到什么般惊讶地看着我,他不是那啥了么!

    我但笑不语,看了下手表站起来:“俞经理,走吧,我们去东盛七星级酒店欢迎你的合作伙伴归来。”

    说完拉着她就走。

    俞初南懵懂地跟着我走了会儿后,突然惊问道:余总,我们要欢迎的这个人是不是陈世章?他竟然没有出事,你找到他了,他要回来上班了,是吗?

    我笑着看她,点了点头。

    “哇,陈世章这家伙真的没死呀,太好了,余总,您是在哪儿找到他的,这么多日子他究竟在干些啥呀?”俞初南激动不已,连声问道。

    等下你还是在酒桌上亲自问他吧!我抿唇一笑。

    东盛酒店的奢华包厢里。

    我与俞初南点好菜,要来了一瓶上等红酒,坐在沙发上左等右等直到快十二点半了还没看到陈世章进来。

    “小马,你们到哪了?”我只得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司机立即答道:“余总,我们11:30就回了A城,我先送表少爷去了美容院,可这都进去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呢!”

    我一听无力地挂了电话,叫来了服务员先上了几个菜后对俞初南说道:俞姐,我们先吃吧,吃完后再睡一觉,那个娘们就会准时到了。

    俞初南听得笑,陈世章的性格她倒是了解的。

    就这样,我和俞初南吃完饭后躺了会儿才听到了脚步声。

    我起来将灯光全部打开,整个包厢里顿时灯火辉煌。

    很快,脚步声到了门囗。

    门被推开了。

    陈世章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地走了进来。

    我朝他瞧去,他穿着白色得体的西装,身材欣长精瘦,里面是一件墨绿色衬衣,暗红的领带,一头黑发向后梳去,饱满光洁的额头,桃花眼煜煜有神,整个人透露出一种另类的高雅与时尚。

    这样的陈世章与那个在兆扬山脚下不修边幅的男人比起来简直有着天差地壤之别。

    我心里再次替肖然捏了把汗。

    陈世章骨子里有着不安份的因素,前段时间落魄在偏远山区,除了无奈外,还有着对乡村生活的新鲜感,可一旦回到这花花世界里,他对肖然还会那么忠诚么。

    这绝对一个极大的考验。

    “陈世章,行啊,你这小子失踪了那么久现在才现出原形来,说吧,这段时间你到哪里去了?”俞初南向来与他童言无忌,当下就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调侃着。

    陈世章捏着兰花指摸了下黑亮的头发,将头一昂,冲她说道:“保密。”说完扭着腰肢在餐桌旁坐下来,嘴里直叫嚷:“哎呀,饿坏了,余依,快给我上点燕窝,鲍鱼之类的炖品来。”

    说话间就有服务员立即替他上了一碗鱼翅炖鸡汤来,他饿哈哈地拿起勺子就喝。

    刚喝完,我按了下呼叫铃声。

    立即包厢门敞开,服务员开始排队上菜。

    我又朝服务员使了个眼色。

    很快,音乐响起,一支西洋乐队鱼贯而入。

    为首的一个妖娆女子拿着小提琴婀娜多姿地走到陈世章身边站定,开始慷慨激昂地演奏起来。

    歌曲是法国著名的经典Vitaa, 很快,包房里乐声悠扬,整个乐队高低相和,乐感十足,十分动听。

    我朝陈世章看去,只见他握着红酒杯,似乎适应不了般,神色呆呆地站着,特别是那个女子边弹奏着小提琴边激情高昂地向他献殷勤卖笑时,他竟然有些拘束腼典,一副不知所措的摸样。

    我和俞初南相视抿唇而笑。

    这若是在以前,他一准会闻歌起舞,与女士嬉戏相伴,闹成一团,可现在的他却像个呆榆头般。

    乐队连续表演了二首歌曲,最后在陈世章的催促下才离开的。

    “喂,余依,你啥意思,这是想要引诱我么?”陈世章瞪着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