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忍无可忍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就是呀,阿姨,许氏集团那可是豪门首户,没有人可以整惨的,您就放心去休息吧。”洛小夕闻言立即笑眯眯地附和着。

    我听得冷笑了下,没有说话。

    吴向珍大概也是听了我的话后心里也安定了点吧,在洛小夕的搀扶下进房休息去了。

    我朝楼上走去。

    林姣姣还在呼呼大睡,这女人怀孕后能吃能喝的,心大得很,也不知她与路明远现在是怎么个状况。

    我走到卧房里,坐立难安。

    许越到底怎么样了?

    他自去到深市后基本就没怎么跟我联络过,我知道他的心思,不想让我担心,可这样子不是更让我担心么。

    我坐在床头,拿着手机不断地拨打着他的电话号码,仍然是处于关机状态中。

    强迫自己在床上躺了会儿后,下午三点多,我起床朝红墙阁里走去,经过许老爷子的别墅时我停顿了下,不知怎么回事,竟鬼使神差地朝着里面走去。

    许越的情况我想他肯定是知道的,我要问问他许越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老爷子,听说许晟睿再过几天就会被保释出狱了,他出狱可不会有好事的,您要小心点啊。”刚走进书房门口,就听到了弘季明的声音。

    我顿住了。

    “哼,他能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我把这条老命给他,整个忘恩负义的东西。”里面的书桌被许悍天拍得呯呯直响,“除了耍这些小聪明,一无是处,告诉他,这次我绝不会再妥协退让了,就是拼着这条老命也要斗下去,免得他们以后再来祸害阿越,就是因为前二次我顾念了兄弟之情,一念之慈,给了他们好处,以至于现在得寸进尺,反害了嘉泽,毁了他一辈子,也差点几次害得许越丢了性命,这都是我的罪过啊,从现在起,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来吧,我不会再客气了,他们真当是老虎不发威,成病猫了,我随时等着他们,奉陪到底。”

    我的手放在了心脏处,一阵莫名的揪心,许老爷子可是患有严重高血压的, 这情绪如此激动可不是好事呀。

    “老爷子,千万别要生气,您放心,他们的阴谋得逞不了的。”里面弘季明当然明白这点,不停地安慰着许老爷子,“前二次,那时您身体不太好,少爷还小,现在不一样了,少爷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且还如此有手腕,您要相信他,邪终不能胜正的。”

    许悍天闻言长叹一声,含悲带泪地说道:“现在许家鸡犬不宁,都是我的罪过,我愧对许家祖先啊。”

    “老爷子,这真不能怪您啊,您可不要把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了,您现在身体又不太好,千万不能生气。”弘季明悲痛地劝说道,声音里含泪。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留着这口气帮许越把这个毒瘤给拔除掉,否则将来只会祸害留千年, 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推缷。”许悍天沉痛地说道。

    书房里有好一阵没有声音,只有脚步声,我站着,不知要不要进去。

    “老爷子,来,先喝杯水。”很快弘季明的声音又在里面响了起来。

    “哎。”许悍天重重叹息了声,“季明啊,这文书记可不好惹,我们许家向来不与官场上的人为敌,想当年,嘉泽与卫配珊那时,我就是怕得罪卫家招惹上官场上的人,硬是跑过去求卫配珊回去了,把这事给隐瞒了下来,结果害了嘉泽和配珊这一辈子,现在我也算是吸引了经验教训,这一次,我不能因为怕招惹文书记,就把祸根留给许越来解决,这次一定要来一次大清算。”

    一会儿后,弘季明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子,我听说许晟睿手上有张合约,不知那张合约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听许延望他们在外面到处传说,说什么只要拿着那张合约上法庭,许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要划归他,这是真的吗?”

    我听到暗暗心惊,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许悍天闻言叹息了一声:“季明,这事还真有那么一回事,但却不全是。”

    我呆了下,怪不得许晟睿要打官司了,这里面有着如此巨大的利益,这换谁不会打官司呢,正在惊讶着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啊”声。

    弘季明在里面也是十分惊讶地说道:“老爷子, 我跟了您一辈子可从没听您说过有这回事呀,当时还只以为是他们故意炫耀的呢。”

    “哎,这事说来话长。”许悍天在里面叹了口气开始慢慢说了起来。

    原来当许悍天三兄弟成年结婚时,那时许家的公司正处在风雨飘摇中,当时许悍天父母亲年岁已大,决定给他们分家。

    许晟睿醉心于功名,不愿意从商,只想走政途,那时他已从名牌大学毕业进入到了自己想要的单位,并且仕途看上去十分美好,前途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因此,他不会要这个已处于风雨中的许氏集团了。

    许晟昆呢,更是胆小怕事,自小没有什么志向,更不愿意吃苦,只想分得家里仅剩的现金,过安份日子。

    在这种情况下,许悍天的父母只能将公司分给了许悍天,并且对他寄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将祖业发扬光大。

    许悍天临危受命,除了同意别无他法。

    这算是第一次分家。

    本来一切相安无事,许晟睿走上政途后,娶了对自己仕途很有帮助的出身名门旺族的女人王淑娴,许晟昆则拿了手里的现金吃喝玩乐,玩起了炒股之类的各种投资活。

    只有许悍天在拼命地打拼着公司。

    五年后,许悍天的公司终于有起色了。

    那一年许悍天的妈得了重病,在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后,就把他们三兄弟召集起来,其实那时的他们各司其职,兄弟感情还算好,当时许母就要求他们以后一定要兄弟和睦,互相帮扶,当时她大概看出了许悍天的潜力,就拉着他的手流泪说家里的公司基业都给了他,现在公司起来了,以后他会成为他们中最有出息的,求他到时不要忘了兄弟们,特别是许晟昆。

    作为母亲,她当然知道许晟昆成不了大器,更怕他这辈子为难,当时他还没有结婚,连个家也没有,她只能请求自己有出息的儿子帮扶下他。

    那时说到悲痛处处,许母拉着许悍天的手不放,泪流满面。

    许悍天当时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了,还怕她不放心,当着她的面还立了字据。

    当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兄弟间在面对利益时会如此的反目成仇,孝顺的他只是为了让母亲放心,才下了那张字据的。

    当天许母就闭上了眼睛,撒手人寰了。

    然而正是这张字据却成了有心人的证据,因为它而后来一次次的威胁着许悍天,让他忍无可忍。

    “我当时也是一念之慈啊,这张字据现在成了我的恶梦。”许悍天喟然长叹。

    “老爷子,那张字据您到底写的是什么内容啊?”弘季明听完后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哎。”许悍天又是一声长叹:“那张字据没什么实质内容,只是保证说我不会忘记兄弟情,会将许氏家族发扬光大,将祖业继承下来,只是没想到那张字据不知什么时候竟被许晟睿给搼改了,他在后面附加了一条,说当许氏集团发展壮大后,会将股份的百分之五十分给许晟睿,许晟昆二兄弟,天地良心,那些年我是拼了命才将公司打理起来的,又怎么可能会将公司的股份百分之五十给这些小人,若要说接济还说得过去,更重要的是若将公司的百分之五十股权给了他们二兄弟,那这个公司会因为股东持股份过少而无法独挡决断,导致阿越无法管理公司,这是万万不行的,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许晟睿会变得如此的奸诈,后来我才知道,自从公司有了起色后,他就在暗中打我公司的主意了,是我疏忽所致。”

    我站在外面听到这里才算明白了。

    “老爷子,您真是太善良了,想当初老太爷走时,几乎就是您一人承担操办的,他们自己无所作为,却拿着这点祖业再三要挟您,实在太可恶了。”弘季明的声音很气愤。

    “是的,我能容许他们一次,二次,但绝无可能有第三次,如果再这样下去害了的只有阿越,这件事情必须到此为止,我要让阿越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事业中去,将我们许氏家族发扬光大。”许悍天掷地有声,语气坚决 。

    “可是老爷子,这次不一样了,许晟睿有了文书记在背后作后盾,而且诉纸已经告到了法院,只怕许氏集团会凶多吉少。“弘季明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焦虑。

    “不管怎么样,我们许氏集团的律师团也都要做出最严厉的反击措施,决不能再让这些小人得逞,他毫不顾虑兄弟之情,我也仁至义尽了,这次绝不手软。”许悍天决绝地开口。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