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他的眸光温柔地落在我的脸上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想了下后说道:“爸,如果您真爱我姑姑,其实您可以与妈离婚的,而且您与妈早已没感情了,离婚并不可怕呀,爱情是要靠双方去争取的,为了真爱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许嘉泽愕怔着,眸里闪过丝亮光,很快又熄灭了。

    “爸,我相信爷爷也不会极力阻挠你们的,如果他真认为这样不好的话,当初就不会把您送到美国我姑姑身边去了。”我沉吟着继续分析道。

    “哎。”许嘉泽忽然沉重叹息了声,“依依,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可我现在是宁愿负她,也不愿意拖累她了,毕竟她还年轻,后路还长,而我这个身体也是活一天算一天了,她应该找个更好的伴侣陪着她,但那个男人不应该是我。”

    我惊诧不已。

    原来,许嘉泽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是因为许悍天的强制高压才退却的,真正让他退却的原因是他自身。

    他不愿意久病的自己用离婚来拖住卫配珊的幸福。

    现在的卫配珊才48岁,身体健康,而他的身体……

    我的心揪了起来。

    或许没有谁比他更明白他们之间是怎么样的吧。

    “爸,请放心,我姑姑回到美国后就参加了一系列商业活动,现在仍然是全球闪亮的女强人,女总裁。” 好一会儿后我才小声说道。

    “好,只要她好我就放心了。”许嘉泽连声说着,看上去很欣慰,却也很落寞!

    “其实爸,姑姑最放不下心的人就是您了,您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其实您也并不老啊,对一个女人来说,能与心爱的人相守相伴才是最幸福的。” 我认真说道。

    许嘉泽眉目幽深宁远,沉吟着半晌不语。

    吃过早餐后,我刚走出家门就接到了俞初南的电话。

    “余总,我们公司的独立程序已经办好了,您过来下吧。”俞初南在那边兴奋地说道。

    我滞了下,这件事情我似乎已经忘记了!

    “好,我马上就来。”我想了下后答应了。

    “余总,我们公司的选址您打算放在哪里呢?”俞初南的办公室里,她将手中的一沓公司独立文案递给了我,征询着我的意见。

    我接过来翻看着。

    自我的公司并入许氏集团以来,目前的注册资本已经达到了上千个亿,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拥有如此庞大的公司,要想运营下去,必须要注入新的能量,要有全新的团队。

    许越为什么要给我的公司注入八百多亿的资金?真的只是为了补偿我么。

    我略有所思地看着上面许越的签名,眼前晃过许越霸道而不失温柔的眸,心里莫名的抖了下,眼皮也跟着跳动了下。

    “余总,有个事不知您知不知道?”俞初南看着我的表情小心斟酬地问道。

    我立即抬起了头来:“什么事?快说。”

    “余总,据知情人士透露,最近的许氏集团内部有很大的变动,大部分资金都转移了,别看许氏集团外表看上去仍然宠大,但内子里其实只是一个空壳子了。”俞初南表情凝重的答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无比惊讶地看着她。

    “余总,我总觉得这事是许总的策略,有种预感,许氏集团似乎又要经历一次地震了,而且很快就会来到。”俞初南秀眉锁成了一团,担忧地说着。

    我呆了有好几秒种。

    “这样,俞经理,公司的选址仍然搬到原来的大厦,我们要立即将公司搬走,这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要尽快。”我站起来就快速做出了决定。

    “好。”俞初南点头。

    街边的芒果树迎风摇曳着,我踟蹰走在街边,微风吹在身上,有微凉入骨的感觉秋天已经来了。

    在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路后,我拿出了手机来。

    “陈世章,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回来上班?”我打通陈世章手机后立即大声问道。

    “呀,余依,好吵,我还在睡觉呢。”陈世章在电话里的声音朦胧迷糊,一听就是还在睡梦中的样子。

    “你离职已经几个月了,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回来上班?”我不满地追问。

    “余依,我要回去了,那我的然然怎么办?”陈世章的声音终于散掉了些暗哑,尖着嗓音反问。

    “陈世章,难道你就要这样守着她在那个大山里呆一辈子?”我火了。

    “这个嘛……”陈世章似乎有些为难了,支吾着,“我还没想好。”

    “陈世章,我不管你是怎么打算的,这几天给我立即回来。”我强势命令道。

    “那怎么行?”陈世章在那边很娘的叫了起来。

    “陈世章,你这叫逃避,这样什么都瞒着肖然算怎么回事呢?是在骗取她的感情,告诉你,如果你不想害了肖然,那就赶紧回来吧,有些事情该要面对了。”我继续严肃地提醒道。

    这下,陈世章在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外公生日完后我就会回来。”他答应了。

    “不行,这几天必须回来,我公司现在缺人手,你身为公司副总,要担当起相应的责任来。”我严辞厉色。

    “余依,不要逼我太狠,好不好?外公的生日就这么几天了,我还要准备他老人家寿宴的花呢,而且我的然然这几天身体也不太舒服,我要照顾好她。”对于我的命令,陈世章急得在外边直叫唤。

    “陈世章,你爸妈后天就要过来了,告诉你,后天你就给我死回来,否则我让你爸妈直接去把你给拎回家。”我重重发出了最后警告。

    “余依。”陈世章叫苦不迭,最后只得妥协了,“好吧,我后天回去上班。”

    我听得唇角笑了下:“陈世章,我们公司已经进入全球五百强了,你这个副总的身价也是倍增了,若再不回来好好工作,我真会炒了你。”

    “真的吗?耶,太好了。”陈世章在那边听得欢呼起来,“那我呢,薪水是不是也要好好涨一倍了?”

    “你还敢给我提钱,我那张卡……”我一听立即就想到了那张金卡。

    “好,好,我后天大早就回公司上班,放心,我会帮你把公司打理好的,你可千万不要收回那张卡,你说好了的要给我二个月时间,现在还差好多天呢,要知道我在这大山里根本就没法消费……”

    “小羊,帮我倒杯水来。”正在他说着话时,里面传来了肖然的叫声。

    “好,马上来。”陈世章一听到肖然的叫声就如立即听到了紧急上课铃声般,只对我说了声‘余依,我有加急电报了,后天见。”

    说完不等我说话挂了我的电话。

    “喂……”我拿着手机哭笑不得。

    “依依。”我这电话还来不及收起时,一辆豪车在我身侧停了下来,冷昕杰从车子里探出了头来。

    “杰哥。”我很讶异,没想到竟在这里竟遇到了他。

    “依依,有空吗?”冷昕杰的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微笑,眸光温柔地落在我的脸上。

    我下意识地就要拒绝。

    “依依,既然遇上了就一起吃个饭吧,已经到饭点了。”冷昕杰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立即说道:“我也正有事情要找你呢。”

    说完,他打开车窗走了下来,替我拉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盛情难却只好上了他的车。

    车子里,占进手握方向盘坐着,头都没有回一下。

    自从三年前我选择了许越后,他似乎对我很排斥,看我时脸都是冰冰的,没有什么温度。

    “冷总,去哪里?”我上车坐好后,他就在驾驶位问道。

    “骑士吧。”冷昕杰想都没想就吩咐道。

    “好。”占进答了一个字后发动了车子。

    骑士酒家,是一家最好的港式茶餐厅,最具特色的就是中午茶了。

    冷昕杰带我进来后,要了一个包厢。

    他随手就点了许多茶点,当热气腾腾的茶具上来后,他与我边喝着茶吃着精美的点心,聊了起来。

    “杰哥,你开始说有事找我的,是什么事吗?”喝了杯热茶后,我认真问道。

    “哦,小事而已。”冷昕杰笑了笑,“怎么?老爷子八十大寿都不准备请我吗?”

    我一愣:“难道没有请你们冷氏家族?”

    “请了,但不是请的我,是请的我爷爷。”冷昕杰轻笑了声。

    我看着他。

    “我与冷氏集团是二个公司来的,我是我,冷家是冷家。”冷昕杰看我疑惑的样子解释着。

    “好吧,那我回去让弘管家补一张请贴。”我只得这样说道,其实请贴这些事情都是弘管家订的,毕竟我对许家的人情账并不太熟。

    “这才对了嘛。”冷昕杰闻言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来。

    “来,吃点这个,很不错的。”冷昕杰将一小碗姜醋猪手放到了我的面前,“这个女人吃了好,补血养颜。”

    “谢谢。”我拿起碗里的小勺子舀起来喝着。

    “就为了这个事呀。”我吃了块姜片问。

    “依依。”冷昕杰喝口茶后,将桌上的热毛巾拿起来擦了下唇,又擦拭干净细长白净的手指,伸手拿了个酱虾来慢慢剥着,淡淡说道:“昨晚深市,发生了一起警匪大战,据今天新闻说,有好几个警察受伤了。”

    他说完将手中剥好的虾肉递到我面前白净的小瓷碗上,温和地说道:“来,趁热吃。”

    “谢谢,我自己来好了。”我连忙道谢,端着茶杯刚喝完一口茶,突然手一抖,茶杯跌翻在桌子上,茶水溅了我一身。

    “杰哥,你说是的是深市吗?”我颤声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