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你的事才能算正事!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杰哥,你要带我去哪里?”我看到车子开得有些远了,也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由得问道。

    他笑了笑:“放心,不会卖了你的。”

    我一听反倒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没有说话了。

    一会儿后,车子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只见前面是一栋教学楼,教学楼墙壁上高高悬挂着‘二中’二个大字。

    他竟然把我带到了我们的高中学校来。

    看到这所学校,我不由得微笑了下。

    记忆中那个男孩,内向寡言,默默坐在我身后三年,却从没跟我说过一句话,直到后来成了名震四海的冷氏集团总裁,在我惨遭婚姻背叛时才出现在我的面前,却总是迟了一步。

    哎,我在心中叹息了声,这就是命运吧!

    “走吧,我们进母校看看去。”冷昕杰对我笑了笑,朝里面走去,我跟在他身后进去了。

    今天是星期日,学校里仍有不少住读的学生,我们散着步慢慢走着,经过一棵大树时,冷昕杰站住了。

    “依依,还记得高二那年,九月三号下午五时,课后休闲时间,在这颗大树下,有人给你送来了一个笔记本么?”他转过身来对我微笑着问道。

    我愣住了,突然脑子里划过灵光,惊讶地问道:“杰哥,那个笔记本是你送给我的吗?”

    冷昕杰微笑着不语,算是默认了!

    天,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这个真相!

    我有些失神地站着。

    高二那年我跑完步后正站在树下吹风,突然,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

    我当时很惊讶,问他是什么。

    他只说是有人给我的,将它塞到我手里就走了。

    我当时很是莫名其妙,然而打开一看时,特别的惊喜,这笔记本很精美,正是我在图书馆看中的,心仪的那本,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到了我的手里。

    可送我笔记本的人是谁?为什么要送给我?又是谁让那个年轻男人送过来的呢?

    晚上回家时我把这个事情说给了妈妈听,她想了下后让我坦然接受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当时的妈妈肯定认为那是卫兰青送给我的,所以才让我接受了。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啊,是冷昕杰送给我的。

    “谢谢你,杰哥。”一会儿后我开始真挚地向他道谢,“我真不知是你送给我的,为什么当时你不说呢?”

    冷昕杰笑:“如果当时我有勇气说,那说不定你早就是我的了,我那时只是看你很喜欢,不想让你失望,就偷偷买了给你了,真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是幸福快乐的。”

    “谢谢,谢谢。”我一时哽咽起来,连声道谢后,又有些好奇地问:“杰哥,当年给我送笔记本的那个男孩是谁呢?”

    “你不知道他是谁吗?”冷昕杰含笑看着我问。

    我想了下,还是摇摇头。

    “他就是占进啊。”冷昕杰笑。

    “原来是他呀,怪不得我第一次看到占进时总觉得他有些面熟呢,原本还有些奇怪的,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我也笑了起来。

    冷昕杰看着我的笑容,叹了口气:

    “依依,我是做梦也没想到你嫁给许越几年后竟然就是个这样的状况了,你可真是一点也不知道保护自己呀,为什么你总有本事把自己给弄得这么惨兮兮的呢,这样叫我如何放心!”

    说话间他眉宇间都是心痛,骨节分明的手指扶了下镜框,落在了我的头上,眸光深深地望着我。

    我背影霎时一僵,深深吸了口气。

    与冷昕杰这样的独处,又在这样的环境中真的非常考验人的抗压能力。

    他非常高大,身材精瘦,站在我面前气场很强大。

    “我的傻丫头呀。”他的大手在我头上轻轻抚摸着,怜惜地说道。

    一缕金黄色的光线正从斑驳的树影中洒落下来,落在他高大宽阔的肩膀上,透过一圈圈的光晕勾勒出他柔和俊美的五官。

    我的呼吸有些变浅,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男士香水味竟让我的心跳有些加速起来。

    “依依,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男人温暖的手指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问。

    我看着他,茫然摇了摇头。

    他在问我有什么打算,可我能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三个月后要怎么办么。

    脑海里闪过洛小夕怀着孕的肚子,心尖一阵刺痛。

    未来,于我来说那是像雾像雨又像风。

    “杰哥,不如说下你吧!怎么样?三年过去了,你成家立业了吗?”我避开了这个沉重的话题轻松笑笑问道。

    冷昕杰闻言,耸了耸肩,眸光继续幽深地望着我。

    “你猜?”

    我摇摇头:“这事可不好猜。”

    他突然哈哈一笑:“依依,我们走吧,边走边说。”

    我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二人并排朝着前面慢慢散着步。

    “依依,你可能想不到吧,我仍然没有结婚的打算。”冷昕杰边走边慢慢说道。

    “为什么?”我站住了惊讶地看着他。

    “我现在是散漫惯了,觉得这样挺好的,再说了,我也还没遇到一个让我想要结婚安定下来的女人。”冷昕杰则是云淡风轻地答道。

    “可是,杰哥,人的一生并不漫长,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要做该做的事,这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想了下,试图劝说着他。

    他笑:“原则上来说应该是,但并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事情不能将就,尤其是终身大事。”说完他又回头看着我,调侃着:“曾经有过一个女人让我有结婚的念头,可她不属于我,我也没有办法。”

    我一听,心里明白,低下头去,很不是滋味。

    冷昕杰的年龄并不算大,他与我是同学,我27岁,他也只有28岁而已。

    现实是,事业有成的男人,像冷昕杰这样的世家子弟,大多生性风,流,并不急于结婚,只是想先玩乐享受生活的。

    就像许晟昆现在都五十多岁了,还是玩性不改,根本不想被婚姻所束缚呢。

    因此,许越能那么早与我结婚,真的是爱我所致,正如许悍天所说,他也是排除了一切困难,与身世平凡的我结了婚,凭这点,他也是值得我爱的。

    我沉默着。

    “依依,在想什么呢?”冷昕杰歪着头打量着我。

    “没有想什么。”我抬起了头来,有些惋惜地说道:“杰哥,你有听说过盛司雨吗?”

    说到盛司雨,冷昕杰唇角的笑意隐去了,身影有些沉重起来。

    这下轮到他沉默了。

    “杰哥,听说盛司雨得了精神病,一年前就住进了精神病院里,真的很可惜,你应该过去看看他的。”过了会儿后我小声说道。

    冷昕杰表情凝重,良久后,有些感叹地说道:

    “对她,我确实有些对不起她,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但我不得不说,自始至终我从没有爱过她,而且那个时候,她只凭想当然,几次加害你,心性并不良善,这些都是我不能允许的,因此,这一切都应该是她咎由自取的结果,怪不得别人,如果她善良点,有智慧点,原本我是准备看在二家长辈的面子上要娶她的,但自那些事后,我决不可能妥协了。”

    我点了点头。

    这时他手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冷昕杰向我说了声后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来。

    我静静站着,环望着曾经的母校,心情复杂。

    “占进,马上召集全球各部门高管开视频会议,一定要全力以赴应对这次危机。”一会儿后,冷昕杰就边讲着电话边走近了我。

    我眼皮跳了下,看来他的公司又遇到了麻烦事了。

    “杰哥,事情很重要吗?”我知道他必须要忙碌了,还没等他开口就担忧地问。

    他大概是看到了我担忧的表情吧,唇角划过丝笑意。

    “没什么事,放心吧。”他柔声说道。

    我知道他与许越都是一样深藏不露的人,有什么事是不会轻易开口说的,当下就催促着:

    “杰哥,既然公司有事,那就快回去吧,别耽搁了正事。”

    他轻笑了下:“在我的眼里,只有你的事才算是正事,其它都不算。”

    我不由无奈的苦笑:“杰哥,别逗趣了,快走吧,别让别人等,可不好。”

    “好,我先送你回家。”他这才答应了。

    我拒绝,可他硬是要先送我回家,说哪有将女人放在外面不管的道理,我知道他责任心重,想着也顺路,同意了。

    下车时,他再三叮嘱要我接他的电话,我含笑答应了,与他扬手告别。

    “依依,你可算回来了。”我才走进客厅,林姣姣就迎了上来。

    “怎么了?”我吓了一跳。

    “告诉你,洛贱人昨天的行动果然是有目的的,她又要搞名堂了,今早她故意不让我吃早点,我可是记恨在心的,借口说上医院去看皓皓,实际先从前门走了,后又从后门悄悄潜伏了进来,果然被我偷听到了她的诡计。”林姣姣快速拉着我的手走到一旁低声说道。

    我眼皮跳了下,立即问道:“什么诡计?”

    “来,我们上楼,我有录音,给你听听。”林姣姣拉着我朝楼上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