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她脑子进水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依依,伤到哪里了?肚子有没有撞到?”许越一双有力的大手抱起了我,将我抱下了车,紧张得连声问道。

    他一双手在发着抖,在我脸上身上肚子上到处摸着,怕我被伤到了哪里。

    我胸前的肋骨确实有点阵痛,但我知道那是刚才撞到方向盘的缘故,至于其它的,我没有什么感觉,肚子,当然那是一点痛感也不会有,因为我是假怀孕嘛。

    他真是想多了,担心我怀孕撞到肚子吧!

    可当我抬起头看过去时,这才知道后怕了,胆颤心惊的。

    原来,我车子的车头正撞到了别墅的高墙上,车头已经塌陷了一大块,车头灯也给撞烂了。

    看来刚刚我在理智失常之下,脚是死命地踩下了油门。

    我的脸色瞬间发白起来,盯着高墙上面那几个与众不同的彩色瓷墙,当时我的眼睛就是落在那个地方,误以为洛小夕站在那里的,原来只是出现了幻觉。

    这时许越的脸色已经由白转为铁青了。

    “余依,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有没有想过我?想过妮妮?你死了,我怎么办?妮妮要怎么办?”他抱起我朝客厅跑去,边跑边吼,吴管家在旁边吓得簌簌发抖。

    “阿越,我没事的。”我反手抱着他,安慰着他,车子的抗震效果很好,我只是受了点轻微的撞伤,我自己感觉真没事。

    “你真得要有事了才甘心?”许越将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额上的青筋暴露。

    我不说话了。

    他站起来,拿了茶几上的公文包,然后又弯腰抱起了我。

    “阿越,要去哪里?”我挣扎着问。

    “去医院。”他低吼了声,满脸的严肃。

    “不去,我没事。”我一听,立即挣扎。

    “没事也要去检查下,说不定就有内伤呢。”他紧绷着脸,额上突起的青筋还没有消退,声音冷硬。

    “我说了,不用去,我有没有事自己知道。”我用了力来挣扎,坚决反抗。

    他站住了。

    “余依,听到没有,给我听话点,一切听从我的安排,我说过了, 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许越眉眼里都是忧虑与紧张,朝我重重的吼。

    我看着他,就算是那么的震怒,他眸底里对我的爱意仍然是无法掩饰。

    一时间,我竟不相信他没有恢复记忆了。

    如果说就凭着他失忆后重新爱上我的这么点时间,他对我的爱能达到如此深的厚度么?

    直觉告诉我,不可能!

    “阿越,你放心,以后我再不会这么冲动了,对不起。”我抱着他腰的双手不由得紧了下,轻声说道:“刚才我确实是失控了。”

    这个时候,他要面对血森那么穷凶极恶的人,还有肩上的重任,我不能中了许晟睿的计,打扰了他的心思,让他为我担忧,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那才会让我后悔终生的。

    因此,我很冷静了,也为自己则才的举动感到后悔。

    “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许越怀疑地看着我。

    “真的不需要。”我肯定地答,挣脱了他的双手,站下来,还故意在他面前走了好几步。

    他犹豫着。

    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

    他只得接起来,说了会话后,我就听到他说道:“好,我马上就来。”

    “依依,那你先呆在这里等着我回来,记住,不要乱跑,我一会就会回来的。”他收了电话后,只得对我郑重吩咐道。

    “阿越,事情很危险吗?”我看着他担心地问。

    他用手指摸了下我的脸,脸上终于露出了丝微笑:“放心,小事。”

    说完再叮嘱了我一声后,这才拿着公文包走了。

    外面,我听到他在吩咐吴管家让维修公司把我的车给拖走,不久,有汽车发动的声音,是他开着车出去了。

    他一走后,空气里就静得可怕,这时天已经快要黑下来了。

    我站在客厅中, 不知是该要走还是留下来。

    现在我经此一撞,脑袋倒是异常清醒过来。

    这个时候,先且不要说结果会怎么样,许越正在对付血森那样的黑社会头子,我若是在此时情绪异常,给许越造成困扰,那真是罪该万死了,也只会是中了别人的奸计。

    在客厅里踱了好几步后,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竟是俞初南的,忙接了起来。

    “余总,刚刚我的人告诉我,今天他们在房管局看到了洛小夕,随她同去的还有吴向珍。”我才接通来,俞初南就在那边急急说道。

    我听得眼皮一跳,立即问道:“那她们去房管局干什么?”问完后才觉得自己好傻,去房管局,肯定是与房子有关的事情了。

    “我的人说她们是去转让房子的,应该是吴向珍把房子过户给洛小夕。”俞初南的说话声有些气愤,“看来这个女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她这是要把吴向珍的财产全部都是给骗走呢,真是太有心机了,您可要想办法阻止啊。”

    我听了后,还有些不以为意:“俞经理,上次吴向珍不是说要在天建路恒府天地给她买套公寓吗?应该是那套公寓拿房产证吧。”

    洛小夕在吴向珍面前这么听话,又费尽心机讨好她,吴向珍给她一套公寓,就算上千万,那也是迟早的事,其实这些我并没有多么地放在心上。

    “不是。”谁知俞初南却肯定地答道:“恒府天地是新盘,房产证哪能那么快有拿的,起码也要一年后,吴向珍带她去,是转让房产给洛小夕的,我当时让人盯紧了,后来才打听到,这是吴向珍把自己名下的那套位于南府路的许家祖传别墅过户给她。”

    我这一听竟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南府路的这套别墅可不是一般的别墅,其价值至少在几个亿左右,甚至还无法估计,当时是吴向珍怀了许越时,许悍天奖励给她的,当时明确规定只有在吴向珍遇到极大的困难,或者为了保命,或者为了挽救公司时才能出售,那是许氏庄园的祖传风水宝地,给了吴向珍是因为她怀了许越,功劳大,也是为了给她以防养老,备不时之需的,最后吴向珍百年后,也只能是许越一人继承那套房产,可她现在竟然把如此重要的财产过户给洛小夕,怕是已经疯掉了吧。

    吴向珍脑子进水了,我可算是清醒了。

    “俞经理,她们已经过户成功了吗?”我拿了手机就朝外面走去。

    这一趟深市之行,让我明白了许家目前面临的困境,也让我意识到不能破罐子破摔下去,即使以后不得不离去,我目前也是许越的妻子,是许氏家族的当家人,肩上有自己的一份重担,我不能让自己到时后悔,这是我的职责。

    “今天她们是下午到的,都已经叫号到柜台了,但应该是因为资料没带齐,或者是有些手续存在异议,还没过户成功,但她们已经预约了明天的号,估计明天会继续办理,您还是尽快出手阻止吧,这房产一过户出去,洛小夕又怀孕了,真的很难再拿回来了,这可不是小事啊。”俞初南在电话里紧急劝说着。

    “好的,知道了,我现在还在深市呢,马上就回去,谢谢你。”我答谢后立即挂了电话,人已经走到了外面。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全部打开来。

    车子已经撞坏了,我只能打的士回A城了。

    我步行了好久才在里面等到了一辆班车,剩了出来,站在路边又等了许久才扬手召了辆的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