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我头脑发热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阿越,你有把握消灭掉血森吗?”听着许越的这些话,我的心提了起来,此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他的安全,只想我的丈夫健康。

    他轻笑:“放心,连血仇都被我们消灭了,更别提血森了。”

    “可是血森更阴狠,不能轻敌。”我一急,接口大声反对,才反对完又觉得自己的表现太过于明显了,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再朝他看过去时,他的眸光正迥然地盯着我,唇瓣微微翘起。

    而我看过去的眸正好撞入他眼底深处的幽潭里,恍若一下就将我的心魂给吸入了般,我快速别过了脸去。

    “依依。”许越的一只大手突然将我揽入了怀里,另只手抚摸着我脸上的红晕,猛地低下头去轻柔地吻上了我的唇,慢慢轻柔地吻着,细细地描绘着我唇瓣的弧度。

    我有些晕,挣扎。

    他用力箍紧我,在我耳边暧昧地笑:“这可是你自己送过来的,不能怪我。”

    说完吻着我的耳垂,亲昵地说道:“依依,我们多久都没有做那个事了,你就不想我吗?”

    我的脸顿时憋得通红,红到了耳脖根。

    “放心,你怀孕了我会轻点的。”他的手渐渐移到了我的下腹部,轻轻摩挲着,声音又轻又细,带着热度直往我的耳窝里直钻。

    我就感觉到他能在这里脱我的裤子,把我给要了。

    “阿越。”我真的急了,一把推开他,“别动我,在你处理好与洛小夕的关系前,我们还是彼此冷静下吧。”

    “不。”许越哪肯轻易放过我,用力揽住了我的腰,“我与洛小夕之间没什么好处理的,她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承认什么的。”

    许越边说一只手落在我的胸前……呼吸气促起来。

    “你说不承认就可以了吗?”

    这样的话直接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深呼吸竭力抑制住了委屈愤怒的情绪,却仍止不住蔓延到胸口的快要窒息的痛,猛然不顾一切地推开了他,朝他吼:

    “你这是不负责任的话,是推托,她现在真的怀上了你的孩子,那就是你的种,你是男人,要负责任,轻松一句不要就能行的吗?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她会愿意吗?你当她是布偶?”

    说到后来,我的眼泪不受探制地流了下来。

    “依依……”许越看着我,呢喃着,满脸痛苦的将手指伸向了我的脸庞,“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我一把打掉了他的手指,质问:

    “阿越,我早就告诉过你,洛小夕的背后有人,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就是许晟睿指使的,为什么你不早点去查?”

    “依依,我也有查过的,但一直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许越内疚地说道,“再等我几天吧,这边的事情实在太忙太紧急了,不解决掉血森就不能剪断许晟睿的爪牙,还不知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呢,等这个事情过去后,我立即回去就会审问洛小夕,如果情况属实,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会带她去医院打掉孩子。”许越认真地向我承诺。

    我忽然想笑,无力的笑。

    许越身体才好不久,现在也没恢复记忆,面临的事情又多,要查,可能也真是来不及。

    很明显,这一步棋是许晟睿早就计划好了的,只等着我们往里面跳,是无法逃脱的!

    洛小夕一心想嫁入豪门,很早就喜欢上了许越,而我因为三年前流掉孩子后没得生了,吴向珍为了整个家族事业急于抱到孙子,正在四处物色替许越生儿子的女人,于是这一切就落到了别有用心的人眼里,于是自然而然地上演了。

    因为许越对我的爱坚贞不移,并没有对洛小夕动心,然后发生了差点要了许越命的泥石流事件,那次事件,可谓是一箭双雕,对方即可趁机除掉许越,若除不掉,也会导致后面的麻烦事件升级,成为整件事的转折点。

    洛小夕趁此时机对失忆的许越下了迷幻药,利用了吴向珍想要孙子的心里,成功怀孕上位了。

    整件事,细思极恐!

    看来许晟睿的计划是周密,天衣无缝的。

    多年前,他们让爱情失意的许嘉泽染上毒瘾,最后如意地操控了许氏集团,而后,在城中村的中云路他们又想暗杀掉许越,被我所救,再后来,介于许越身边有冷啡不能轻易得手,而许越又十分的自律,从不在外喝酒喝饮料,警惕性极高,他们无计可施之下就想到了利用周年庆将那杯许越必喝的红酒里加入了白粉想让他重蹈许嘉泽的覆辄,可又被我发现并破坏了。

    于是,他们开始了现在的报复。

    三管齐下:

    一边培养了黑社会的力量,利用血森对许越的恨,让他来对付许越!

    另一方面,他和许晟昆又开始联合起来要打官司告许悍天分家产了。

    一个大家族,若这样的官司打起来,不仅让人看笑话,那更是丑闻,不单单是影响了家族名声,对公司的股价也会是有影响的。

    而其中更恶毒的一招就是他们利用了洛小夕,让她成功地介入了我和许越的婚姻中,怀上了许越的孩子。

    这一招太厉害了,几乎可以将我和许越的婚姻给压挎掉,他们知道许越爱我,我是许越唯一的软肋,洛小夕介入进来,我和许越若因此离婚的话,会是对许越的致命一击,在他们周密的布局中,就算我这时不因为洛小夕怀孕而与许越闹离婚,对许越来说也会是痛苦不堪的,身心会受到巨大的打击而无法应付他们,于是乎许氏集团又会是他们手中的鱼肉,任他们宰割了。

    算盘打得很精。

    而事实也是这样!

    我身体发寒。

    一个太过耀眼的珠宝能引发血案,而许氏集团在许悍天的打理下一步步华丽蜕变,挤掉了无数竞争对手,成为了一颗闪耀的星星,引来了无数人的垂涎,却因一念之慈,无法对付自己的亲兄弟,导致内乱丛生。

    而现在的许氏集团在许越的带领上更是开始走向了辉煌,据海外排名榜,今年的许氏集团财富有望成为全球华人财富榜第一。

    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落魄的许晟昆与许晟睿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再加上有前二次的成功,他们看到了希望,又怎么会放弃呢?谁都知道,只要他们能保留住许氏集团那些股份,这辈子,或者他们的子孙后代都不用发愁生计了。

    其实真要怪,只能怪许氏集团这个‘珠宝’太诱人了!

    我想到A城曾有个富豪为了怕子孙后代争财产,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最后制定了许多条条款款,自认为很周密了,可他走后,他的子孙还是互相争夺家产了,最后整个家族企业不得不宣布瓦解。

    当下,我只是含着泪看着许越,很久没有说出一个字。

    许越亦内疚地看着我:“依依,相信我,我真的只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

    我虚无的笑了下,转身朝外面跑去。

    是的,我不能怪他,他连人带车被埋入了那样的泥石流中,能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我还要奢求什么呢?

    我不能生,为了他的后代着想,为了许氏集团将来能有继承人,我要学会接受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或者,我退出来,成全他与洛小夕,是不是要这样?

    我觉得我会被逼疯!

    我陷入了一个局,被别人早就周密布置好的局。

    “依依,依依。”我跑出来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了车子,这时许越从身后跟跑了过来,用力拍打着我的车窗玻璃。

    我从车窗玻璃上看到他满脸焦虑的面容,心中一横,踩了油门,车子朝前面开去。

    此时的我头脑里迷糊成一团,双手还在发着抖,就连踩着油门的脚都在发抖。

    “依依,依依。”我的耳边车窗玻璃被拍打得阵阵的响,许越满脸焦急地在外面叫着我的名字。

    我咬牙抬头,怔住了。

    前面,洛小夕似乎正站在那儿,穿着性感的迷你短裙,露出一对酥胸,正在向我示威的挑笑,朝我招着手,喊着:姐姐,快来呀。

    而更让我刺眼的是她的小肚子微微鼓起着,似在向我召示着什么。

    我头脑一下就发热了,脚重重踩下了油门。

    ‘呯’随着一声巨响,我的整个身子被震得朝方向盘重重撞去,只感到胸口一阵闷痛。

    然后我看到许越像疯了般拍打着我的车窗,整张脸因为惊恐而变形了,嘴里不停地张合着。

    我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紧张在意我的男人,他熟悉的气息似乎能透过车窗玻璃渗进来,飘进我的鼻翼中,朝我的脑海里浸袭过去。

    渐渐地我清醒了过来。

    手指终于按了下车窗按键,车窗摇了下来。

    “余依,你疯了,快给我下来。”车窗一打开,我就听到了许越疯了般的叫声。

    我看着他傻笑。

    “快开车门。”许越大概是怕我再踩油门吧,一只手伸进来摸索着按了车门的开关,车门终于打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