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行。”这时吴向珍义正辞严地说话了,“我带着小夕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照顾你,你若搬走了我还怎么好照顾你呢,这事想都别想,不可能的。”。

    我在心里冷笑了下,果然是担心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我敢保证,若不是我肚子里的这个所谓的孩子,她一定会敲锣打鼓地欢迎我走的。

    “那您自己选择吧,我的意见是不会变的。”我冷冷答道。

    “好了,好了,那还是都住这儿吧,只是姣姣,请你以后请说话注意点,大家和睦相处就好了。”吴向珍拿我没辄 ,只得同意了我的要求,同时也警告了林姣姣。

    林姣姣满脸无所谓的表情,继续吃着东西,耸了耸肩:

    “其实我这人嘛,挺好相处的,自我活这么久来,只要是个人都觉得我挺好的,当然了,若不是人嘛,那我也没办法说人话了。”

    这话说得洛小夕的脸又是一阵黑。

    吴向珍呢,只能是无可奈何地看我一眼,扭过头去佯装听不到了。

    “呕,呕。”突然,林姣姣捂着嘴作了个干呕的动作,脸上一片胀红。

    我吓了一大跳。

    这死女人明明真怀孕了,还这么大吃大喝的,也不顾虑下会孕吐,这万一露谄可麻烦了。

    “你怎么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吐?”我还来不及关心林姣姣,那洛小夕竟立即跑了过来不怀好意地问道。

    林姣姣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下厕所,朝着那边跑去。

    我真担心她的孕吐症状会加重,立即跟了过去。

    而我的身后,洛小夕在愣了下后,眼里闪过丝诡笑,也紧跟着我们走了过来。

    “姣姣,怎么样了?”我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呕吐声,拍着门板。

    “没事。”只一会儿,林姣姣推开木门面色如常地走了出来。

    “林姣姣,你好端端地为什么会吐?难不成也怀孕了?”洛小夕走上来贼兮兮地问道,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的肚子。

    “呕。”林姣姣抬眼看她一眼,突然将手指放进口腔里连抠几下,‘呕’的一下,朝着洛小夕身上吐去。

    “啊,好臭。”洛小夕尖叫一声,林姣姣嘴里的呕吐物全部吐到了她胸前的衣服上,她用手捂着鼻子,花容失色地嚎叫。

    “小夕,怎么了?”那边吴向珍听到叫声紧张地问了声,也朝这边走来。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真不好意思。”林姣姣一副做错事慌乱的样子,边说边拿起纸巾在洛小夕身上擦拭着。

    我看着林姣姣的手,暗暗好笑,她这哪叫帮忙擦呢,明明是用纸巾将洛小夕胸前那些脏东西反抹到了她的脸上去。

    “怎么回事?”洛小夕怪叫着躲闪,吴向珍匆忙走了过来问道。

    林姣姣住了手,朝着吴向珍嘻笑了下,十分内疚的模样:

    “真不好意思,夫人,我刚才吃多了,实在太撑,胃难受得不得了才吐了出来,不小心就吐到了洛小三的身上。”

    吴向珍看着落小夕满身满脸的呕吐物,心里怕是早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可又不好发作,只是看了眼林姣姣,扶着洛小夕走去清洗了。

    “林小姐,你真是太牛了。”这吴向珍扶着洛小夕刚走,小宇送完妮妮到幼稚园回来时看到了这一幕,立即蹦出来朝着林姣姣竖起了K拇指,啧啧称赞。

    林姣姣抿唇笑:“我这就叫以恶制恶,看她还敢不敢住在这里欺负余依,再敢的话,我一准玩死她。”

    “耶,太好了。”小宇闻言拍着手笑了笑,“我最讨厌那个女人了,整天勾引少爷想当许少奶奶,还装无辜扮可怜,明明只是看上了许家的钱财,这样的女人真是太该死了,为了钱简直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对,这女人就是整死她也不过份,以后好好配合我啊,看我们不把她整得鬼哭狼嚎的。”林姣姣听了立即握住小宇的手,像遇到了知音般,重重握着。

    我在旁边看得直发笑。

    “依依,告诉你,现在可以出手了,你可不要手软哟。”从家里出来,林姣姣就陪着我去红墙阁里处理公事了,她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着许氏庄园的地图啧啧说道:“许氏庄园真大,不愧是豪门首富!”

    我在看着账本听到她这样说就抬起头来不解地问道:“姣姣,我要争取什么呢?”

    “咦,难道你忘了?”林姣姣惊奇地望着我,“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二个多月时间了,必须得加快速度,那些房产过户之类的,也是要花许多时间的,这关系到你以后的生活,不能马虎。”

    林姣姣如此一本正经地说着,我这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了,一时间不免怔神。

    “依依,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怀孕’了,你想怎么做都不过份,不要错过了好机会。”林姣姣不放心地叮嘱着我。

    我忽然笑了下:“姣姣,许越的私人财产这些结婚时就交给了我打理,现在还在我手头上呢。”

    “那就太好了。”林姣姣拍了下掌,又眨眼睛问:“那这些都换成你的名字了吗?”

    我笑了下:“财迷,那是许越以前的财产,又怎么可能换成我的名字,他只是交给我打点而已。”

    “不行,这段时间你可一定要把那些全部转到自己名下来,否则白白设计了这出戏码。”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问道:

    “对了,许总呢,怎么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回过家,他去哪了?”

    我听得苦涩地笑了下,摇摇头。

    林姣姣见我这样竟比我还要紧张起来。

    “依依,我可告诉你,这段时间你必须听我的,咱们一定要按计划来,男人,特别是有钱的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她语重心长地劝说着。

    我沉吟着,心底里很不是滋味。

    许越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这二天都没有回家?是不是因为我不理他,对他冷若冰霜,伤了他的心呢!

    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处于冷战状态,我对他不理不睬的,他可能是不想面对我吧!

    突然的,我就有种想给他打个电话的冲动,但一想到洛小夕,那股冲动瞬间就压抑了下去。

    是他让洛小夕怀孕的,我不可能原谅他,又怎么能主动示好呢,否则这段时间的闷气真是白生了,那也太没原则了。

    但我又很想知道他在干些什么,想了想后趁着林姣姣不在时,拨通了俞初南的电话。

    “余总,是您呀。”俞初南在听到我的声音惊喜地叫道。

    “是的,俞经理,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我微笑了下问侯道。

    俞初南是那种特别心细又精明的女人,她能准确的捕捉对方的心思。比如现在,我主动打电话给她,她必会猜到我打电话给她的用意,因此,她很快话题一转,笑着说道:

    “余总,许总这段时间真是好威风啊!”

    我一听,正是我想要听到的,就假装不在意地笑笑,“是吗?有多威风呀?”

    “余总,您还不知道呀?”俞初南有些惊讶地问:“前段时间不是许氏集团陷入了危机中么,有好几家公司在背后搞搞阵,这几家公司还真是心术不正,想趁火打劫,他们本身控股就不稳,偏要去觊觎别人,早在之前时许总就想收拾他们了,现在得知他们的行为后,一怒之下,开始出手打压了,在压低他们的股价后低价收购进来,再高价卖给那些原始股东,如此稍一转手,简直就是抽走了他们的老血,公司只剩下了一个空壳了,这些天他们集体抱头痛哭,差点跳了楼。”

    说到这儿俞初南笑了起来:“您知道许总这一行动赚了多少钱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