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不许离婚!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慢慢走着,唇角是抹凄凉的笑,突然觉得这个家里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毫无关系了。

    我不用再去操心这个家里的花费会不会合理了,也不用去想,许氏集团这段时间将面临什么危险,路明远会不会在这段时间里找许越发难等等。

    真的,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愿去想了。

    许老爷子的后花园里。

    “依依,你来找爷爷什么事呀?”弘季明刚陪着许老爷子散完步回来,我站在花坛边等着他。

    “爷爷,我今天是有事要跟您说的。”我强颜笑了下,郑重地说道。

    “哦。”许悍天从弘季明手中接过毛巾擦着额头的汗水,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看来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

    “是的。”我点点头,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季明,你去给我泡杯茶去吧。”许悍天轻声朝弘季明吩咐着,弘季明会意答应了一声走了。

    “依依,来,陪着爷爷再走走。”许悍天朝我招招手,亲切地说道。

    “不,爷爷,我只是想来告诉您,我要和阿越离婚。”我赌气地站着没动,直白地说道。

    “为什么?”许老爷子有些吃惊,眉眼动了下,抬眸关切地望着我。

    “爷爷,您真的不知道吗?”我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唇角是抹凄凉的笑。

    “不知道。”许悍天凝眉想了下,还是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会值得你要与阿越离婚。”

    “爷爷,在您的眼里,那当然不算什么事,但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是无论如何也容忍不了的,那是我的底线。”我直直站着,倔强的答道。

    “是么。”许悍天笑了笑,“其实有些事情,你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了,依依,作为一个当家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沉得住气,而不是凭意气办事的,知道么?”

    “爷爷,我是草根出身,不太懂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当一个女人,若她心爱的丈夫背着她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那这个事情就不是可原谅的了,因为原谅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这是原则问题,我只能退让来成全他们了。”我吸了下鼻子,难过地说道,说到这儿眼圈都红了,“洛小夕现在已经怀上了许越的孩子,她想进许家门当女主人,而我又生不了儿子,不配当这许太太,我理当让位的。”

    许悍天闻言看着我:“这就是你离婚的理由?”

    “是的。”我理所当然的答,“难道这还不够么?”

    “不,许,离,婚。”许悍天昂头看了下天穹,双手背负在身后,一字一句,沉声命令道。

    “为什么?爷爷,您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差点快要跳了起来。

    这是什么逻辑?他的孙子可以背叛婚姻,却要求孙媳妇无条件地服从么,那对不起,我就是我,做不到!

    “我早就说过,你是我们许家刻进祖宗牌位的媳妇,生是我们许家的人,死是我们许家的鬼,是永远也不许离婚的,况且,我们许家的子孙, 就如你公公婆婆,他们完全没有感情了,你公公也不敢离婚,更别提你和许越了。”许悍天满脸的严肃,霸气强势地答道。

    我简直要晕了。

    “爷爷,您这样做对我是不公平的。”我强烈反击,脸色胀红,“您曾经说过洛小夕不会对我构成威胁,说如果真的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了,您会强势介入,可现在她都怀孕了,您也没有出面帮过我,好吧,我不能生,是我对不起你们许家,可我当时是为了救阿越才这样的,在我没有错的情况下,您为什么还要不允许我和阿越离婚呢?您知道吗?当我每天看着洛小夕大着肚子在我眼前走来走去,听着她嘲笑我,奚落我,您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您一句‘不许离婚’就把我给永远压在了黑暗中,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痛苦,请您多替我想下吧。”

    说到这儿,我委屈的眼泪爬满了脸庞。

    许悍天眸光中闪着精熠的锐光,看着我:“依依,你真的认为与许越生活在一起是生活在黑暗中吗?你真的认为我们许氏庄园是每一个想要嫁入的女人都能随便嫁进来的吗?当初,阿越娶你时,这个家族上下都是一片反对之声,因为你曾经有过婚史,阿越则是我们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他顶住了多少压力,先是不顾一切地与你拿了结婚证,才召告我们每一位长辈,好在妮妮是你和阿越的孩子,这才得以顺利结婚,现在,你们之间出现了一点问题,你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离婚,你对得起阿越对你的这一片深情吗?阿越现在就是失忆后也还是爱上了你,你不应该为你们的爱情争取些什么吗?真爱是需要好好珍惜的,婚姻不是儿戏,可千万不要动不动就离婚啊!”

    “我……”许悍天一席话竟让我反驳不出话来。

    昨天晚上我晕迷时许越一定是照顾了我一天一夜,这看他脸上的憔悴就知道了,今天早上时他也是强烈反对吴向珍的,出了这样的事,他心里应该也不好受,

    可……

    “依依,我不许你们离婚,并不只是站在许越和许家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反过来,我也是站在你的立场来想的,你若真离了婚,这辈子还能找到真爱吗?”许悍天继续淳淳善诱着。

    我承认他确实是辩论高手,我被他几句话噎得答不出话来。

    可让我这样与洛小夕生活在一起,每天与一个低劣质的女人争风吃醋,这样的生活我宁愿得到自由后自舔伤口,也不愿意要这表象的恩爱与荣华富贵,这只能是自欺欺人。

    因此,我想了下后,仍然坚持道:“爷爷,就算我不想离,用不了多久,洛小夕生下阿越的孩子后也会逼着我离,那女人心思很毒,她是容不下我的,即然我婆婆那么喜欢她,我还是那句话,我愿意成全她,请爷爷允许。”

    许悍天闻言,沉默良久,背过身去,眸光望向远方。

    我看着这位老人的背影,记得第一次在许氏集团五十周年庆典上见到他时,那时的他身形挺拔,虽然快八十岁的老人了,可仍是看不到一点点苍老的沧桑,益气风发的,可现在,他的背影明显佝佬偻了下去,满头花白的头发被微风吹得微微颤抖着,看上去落寞 而又凄凉。

    应该是我的坚持让他伤心了吧。

    可对不起,我也只是一个女人,真的无法面对一个坏女人怀着我丈夫的孩子还每天在我眼前晃动,我毕竟也只是一个女人呵。

    “好吧。”许悍天突然转过身来,郑重说道:“依依,我可以答应你与阿越离婚,但也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的心中疼了下,还是问道:“爷爷,有什么条件您请说吧,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会答应的。”

    “好。”许悍天点点头,“这个条件就是你要答应我为了你和阿越的幸福再坚持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你要一如既往地爱着阿越,并要为了你们的爱情去好好争取,如果三个月后,你仍然要坚持离婚,那我可以破除祖制答应你。”

    许悍天说完后看着我一字一句地问道:“依依,你能答应我这个条件吗?”

    我松了口气,不就是三个月么,这个我可以忍!而且他说得也对,再怎么说我也要去努力争取下,这样将来不至于后悔嘛!

    “好,爷爷,我答应您。”我爽快地答应了。

    “嗯。”许悍天满意地点点头,呵呵一笑:“依依,我们爷孙一场,爷爷的八十大寿,你可要用点心替爷爷举办好哟。”

    我鼻子酸了下,忙点头答应道:“放心,爷爷,您八十高寿,我一定会用心将寿宴举办好的,请您放心。”

    “好,谢谢我的好孙媳女。”许悍天乐呵呵地点了点头,亲切地说道:“那你去忙吧。”

    “谢谢爷爷。”我礼貌地告辞了。

    从许悍天住处出来后,我心情轻松了许多,但心却疼得厉害,环望着这个如公园般的许氏庄园,三年前许越娶我时的繁华盛况犹在眼前,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多,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深厚的感情,这也是我这段时间当家后尽心尽力改革,想要维护好它的原因。

    只有三个月了,三个月后,我就会与许越离婚,彻底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后或许我再也不会有幸福与爱情了,可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相信,只要洛小夕真怀上了许越的孩子,不管我在这三个月里如何为了我们的爱情与婚姻做出各种努力,最终的结果肯定还是离婚。

    因为我不会选择与这样的一个女人共同去侍侯我的丈夫,这就是我!

    如此想着时,内心里涌起了股依恋与不舍,但那与我的尊严比起来,再不舍也是必须舍弃的。

    下午我坐在红墙阁里处理家事,前来找我签名的各房管家看到我时眼神都是怪怪的,我知道吴向珍已经接洛小夕进家门了,洛小夕怀了许越的孩子这个消息想必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了吧。

    我唇角边是苦笑,却佯做不知,一如既往地做着属于我自己的工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