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你对她是认真的?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么大个活人,又失忆了,你捡了他不报案么?”我故意这样问道。

    “报啥案呀,我们这山旯脚,出门都难,我又不是害了他,是他自己飘过来的,我替他治好病,将他好吃好喝地养着,到时他记起自己家人了,自然就走了。”肖然不以为然地说道,说到后来,竟有些伤感。

    “那要是他记不起来了呢?怎么办?”我有些好奇地追问。

    “要是记不起来的话,到时我有机会进城去帮他问问,我有个叔叔在A城,看他能不能帮他找到亲人,哎,到时再说呗,他现在伤才好不久,而且他也喜欢上了这里,不肯走,实在不行,再带他去公安局查找下家人就好了。”肖然这样说着,就带着我来到了一大片康乃馨花田旁。

    “瞧瞧,这康乃馨长得多好啊!”肖然引以为傲地指着大片花海对我夸道。

    “嗯,确实不错,我全要了。”我看了眼生机蓬勃的康乃馨花海赞同地点点头说道:“花篮,手捧花,寿晏每桌都需要一束新鲜的康乃馨,数量应该会不少的。”

    肖然眼睛闪闪亮:“您真的全要了?”

    “当然,我先给你付定金。”怕她不放心,我笑了笑。

    “其它的你还要去看吗?”肖然兴奋地问道,“放心,你要的我全都有。”

    “不用了,我相信你。” 我摇摇头,却认真叮嘱道:“这次寿宴是为了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举办的,到时到场的不仅有上流社会精英,还有许多媒体,因此,你一定要把这些鲜花准备好,尽量要求新鲜,以当天采摘为好,保持花的本色,我之所以没去别的地方要,就是看上了你这里的花有乡土气息,有灵气,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到时若运送不方便的话,可以先给我打电话,我会派车过来接应的。”

    “好的,姐姐请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肖然听我说得如此隆重,立即郑重答应道。

    我笑笑点点头,相信这个小姑娘会做好的。

    再说了几句话后,我们就走了回来。

    还在远远的田埂上走,我就看到陈世章正在木屋前棚子底下搓着双手来回走着,很焦虑的模样。

    我抿唇想笑。

    这小子八成是怕我坏了他的好事吧!

    我倒想看看他装逼到什么时候。

    “肖然,随我一同来的还有好几位采购人员,他们就在那边农庄,这样吧,我把他们也叫过来先给你把订金付了,看还有些什么要求也好跟你讲清楚下。”来到大棚后,我这样对肖然说道。

    “好呀,那有请。”肖然笑眯眯的。

    我正准备打电话,突然就看到陈世章正站在肖然后面直朝我眨着眼睛。

    我装作没看到,继续拨着电话号码。

    “然然,这位姐姐走了半天了,一定很口渴,快去帮她倒杯水来吧。”陈世章上前来搂着肖然的肩膀亲昵地说道。

    “嗯,应该的,这样吧,你先陪下客人,我去泡杯本地茶来。”肖然立即点头,说了句后,扭身朝着木屋子里走去。

    “余依,快,江湖救急,身上有没有钱?”肖然一走,陈世章立即就将我拉到了一边,十万火急地问。

    “好你个陈世章,终于认识我了!”我一听,立即没好气地瞪着他,“刚才不是挺会装的么,怎么?现在要钱了就认识我了。”

    “哎呀,余依,别说那么多了,快点,江湖救急,到底有没有?”陈世章一手捏着兰花指,跺着脚,一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一把打掉了他的手,连声问:

    “陈世章,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么几个月不回家,难道你不知道你外公和我们都很着急吗?你妈差点哭瞎眼了,她只怪自己沉迷于艺术,没有培养好你,现在连艺术工作室都关门了,整个人消瘦了一圈,我们每天也都在外面寻找你,你当这些是好玩的吗?”

    说完后我很有些气愤,满脸的严肃。

    这段日子来,许悍天从没有放弃过寻找他,凡是有可能的地方都去过了,就是没想到要寻找到这山脚下来,这要不是我今天偶然遇到了他,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这小子也太不懂事了。

    陈世章一听,跺起脚来:“余依,拜托,我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回到哪里去,整个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直到最近才算恢复了记忆,可然然救了我,我不能丢下她,而且我现在也舍不得她了。”

    说到这里,他用兰花指摸了下头,很认真的说道:“余依,我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把我的身世说给然然知道了。”

    “怎么?还准备继续对肖然坑蒙拐骗?”我没好气地看着他,“陈世章,你也老大不小了,可不能随意玩弄人家女孩子的感情呀。”

    “不是啦。”陈世章听得焦躁起来,“然然现在只以为我出身于一个贫穷家庭才会对我这么好的,这样可以拉近我与她之间的距离,能有共同语言,否则她要是知道了我的身世,肯定马上就要把我赶走了,什么心里话也不愿意跟我说了的。”

    说到这儿,又不安地说道:“余依,算我求你了,你可要讲良心,当初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呢。”

    “好吧。”我认同了他的观点,对他当时的义气也表示认可,拍了拍他的肩 :“行,你当初对我够讲义气的,我也不会亏待你,只是,你现在既然已经恢复了记忆就该给家里报个平安吧,你让我们这一大家子成天掂记着你,好意思么?”

    “哎呀余依,你是真傻还是假糊涂呢?我这要是给家里人说了,还能如此安心地呆在这里吗?我的然然怎么办?家里人反正认为我已经死了,那再多死段时间又怎么样!”

    我怔住了,合着这小子为了个女人连祖宗亲人都不要了!

    不过听上去还真是有点理呢,如果许氏家族的人知道陈世章躲在这里,那还不得把他给揪回去么。

    他这一口一声‘然然’的,完全是为了肖然着想了,看来,这次他是用情至深了!

    我打量着他:“这次,你对她是认真的?”

    “当然,我喜欢她,要不是她我早就死了,是她救了我,我又怎么会不认真呢!”陈世章回答得倒挺干脆的。

    我沉吟了会儿,环视了木屋一周,问道:

    “肖然就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吗?”

    一个女孩子一个人独居在这么人迹稀少的地方,难道不害怕么?有点不可思议。

    陈世章听了则是满脸上的忧伤,重重叹了口气:“然然妈妈死得早,本来她是与她爸住在这里的,可在前几个月她爸也去世了,只剩下了她一个,她可真不容易,一个女孩儿失去了双亲,才二十一岁就要独自种这么多花,好可怜的,不过她种花的手艺真不错,这片地儿就她的花种得最好。”

    陈世章满脸的怜惜,眸眼里是对她的一往情深。

    我看着他,这还是那个玩世不恭,对女人从不正经的男人么?

    一场变故让他变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至少他知道心疼女人了。

    看来肖然还是蛮有福气的,也算救对了人!

    只是,陈世章可是豪门公子来的,还是艺术家的后代,许向晴夫妇会同意自家儿子找个种花的乡下姑娘么?

    这感到有些悬。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你爸妈知道你们的事情呢?他们会同意你找然然吗?”我正视着他,关切地问。

    他愣了下,一时竟沉默无言。

    这或许也是他的心结吧,否则为什么恢复记忆了也没有回到许氏庄园去呢!

    看来,他又要经过一次考验了。

    正在这时,肖然端着茶壶茶碗从小木屋里走了出来。

    “快,给我钱。”陈世章看到她的身影后立即想起了正事,朝我伸出了手来。

    “要多少?”

    “越多越好,先给个二三十万吧。”

    “你当我是柜员机,随取随有啊。”我瞪了他一眼,“我今天没带钱出来。”

    “我现在可是住在然然这里,吃她的,用她的,穿她的,就连治病的钱都是她出的,我一大老爷们过意得去么?”陈世章一昂头,大男子主义作风又凸显了出来。

    我“噗”的一笑:“放心,我的包在那边,等下给你张银行卡人,随你刷。”

    “那敢情好,快去拿吧。”陈世章一听,立马催着我就要走。

    “你想让然然知道我们的关系?”我立即瞪着他。

    “你要现在告诉了她,我就与你急。”陈世章立即沉下了脸。

    “那你现在还赶我走?这不是摆明让她知道么?”我白了他一眼。

    他用兰花指摸了摸头:“哎,我这是心急之下,忘了,忘了。”

    我摇了摇头。

    “小羊,快带姐姐来喝茶。”肖然把茶具摆放在大棚底下的一张矮桌上朝着陈世章叫唤道。

    “哦,来了。”陈世章对于她的吩咐那是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即答话了,答完后,靠近我低声说道:“余依,你可不要把我在这里的消息告诉给爷爷和家里的任何人了,包括许越,否则我要跟你绝交。”

    “你……”我瞪着他,真想狠狠踹他一脚,这混蛋玩意儿,为了个女人宁愿不要所有亲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