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捡了个大活人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好了。”女孩儿挑好了刺,给陈世章的手涂了些消毒水,绷着脸说道:“下次注意点,算了,去剪其它花枝吧。”

    “可是,然然,好痛啊。”陈世章仍然嘟着嘴。

    “乖,别叫了,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听话。”女孩子用手摸了下他的头,哄着。

    “那,好吧。”陈世章果真不叫了,一副听话的小孩儿模样。

    “先在这休息下吧。”女孩儿想了下,将他牵到一旁的椅子上,按他坐着,自己去干活了。

    我看着他们暗暗想陈世章不是挺在意自己的头发么,就在刚才,女孩子可是连着揉了他的头发好几次了,也没见他像以前那样大惊小怪的,他真是变了不少么?

    还是陈世章真的爱上了这个女孩儿?

    看他们目前的样子像是感情很好的夫妻般。

    ……

    对了

    刚才这女孩子说陈世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难道陈世章也失忆了?

    我看着女孩子在花枝堆里忙碌着,而陈世章就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歪着头,一双眸光只流连在女孩儿身上,三魂像丢了七魄般。

    我慢慢朝他们走了过去。

    “你是谁?”我走过去时,陈世章的眼睛仍是落在女孩子身上根本看不到我,但我的脚步声倒是惊动了那个女孩儿,她立即站了起来,打量着我,警惕地问。

    我微微一笑:“小妹妹,我是来买花的。”

    “哦,你想要什么花?”女孩儿见是有生意来了,忙放下了脸上的警惕,笑了下问。

    “寿宴的花,你们这里能提供么?”我故意看了眼她身后的陈世章,那家伙终于看到我了,趁着我说话的瞬间,快速将头扭到了一边去,好像生怕我看到似的。

    我立即敢断定,这家伙,应该是认得我的,他并没有失忆,也就是说,他在蒙骗这个女孩儿,搏同情吧!

    “我这里呀正好有一大片的康乃馨,长势很好,是附近最好的,如果你想要的话,价格可有点高……”女孩儿听说立即介绍起来。

    “价格好说。”我明白她的心思,立即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好,那我带你去看看。”女孩儿一听有钱赚了,忙丢掉了花枝,扭身朝陈世章说道:“小羊,看好这里,先修剪下其它花枝,我带客人看下康乃馨去。”

    “哦。”陈世章脸仍朝着那边,嘴里‘哦’的应承着。

    我笑:“小妹妹贵姓?”

    “我姓肖,叫肖然。”女孩儿笑容甜美地答。

    “肖然,很好听的名字哟。”我念了遍笑了下:“你们这一大片的人家都姓肖么?”

    “对的,我们这是肖家庄。”女孩子点头。

    “你们这附近还有好多种花的吗?”我环顾了四周一下,眼睛不时落在陈世章身上,看他能装逼到什么时候才能认出我。

    “倒是有几家,不过,就数我的花种得最好,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打听下。”肖然很自信。

    “这点我信。”我当然相信了,要不是这片花海汪洋生动如许也吸引不了我过来的。

    “小羊,好好看着,这位姐,我们先去看看康乃馨吧。”肖然又回头说了句后,领着我要朝田埂那边走去,看来她是急于推销她的花了。

    “好。”我回头又看了眼陈世章,他仍然没打算理我。

    我只得跟着肖然走去。

    眼角的余光看到陈世章终于站了起来,朝我的背影望来,似乎有些着急般。

    “噗。”我跟在肖然背后,故意笑了笑,“那个男人怎么会叫小羊呢?”

    肖然听了,唇角翘了起来:“他呀,太娘了,我本来是想叫他小娘的,后来一想这太伤自尊,就叫了他小羊了。”

    “他是你的马仔吗?”我试探着问。

    “不是。”肖然抿唇笑了下,“他只是我捡来的一个无名无姓的男人。”

    我一听大为惊奇:“这就怪了,这个年头难道还有活人捡不成?”

    “确实是的。”肖然笑,“我还真捡了个大活人。”

    我很感兴趣地说道:“小妹妹,能不能给我说说你捡他的经历呀,我太感兴趣了,正好我们公司的同事就有个弟弟前段时间不见了,现正到处找呢。”

    “是吗?那你帮我打听下也好。”肖然听了后立即说道:“有天早上我起床到大渠边给花田放水浇田,竟然看到有个男人,穿着绿衣服趴在大渠边埂上,我吓了一大跳,走上前去一看,这男人应该是溺水了,忙把手放到他鼻息处探了探,还好,有呼吸,救人要紧,我当场就给他放了水,采用土办法急救了他,并把他带回了家,他昏迷了几天几夜,我看到他头上有伤,估计是出了车祸,或者是头部受到了撞击什么之类的坠入到了河流中,然后随着水流漂过来的,然后我就天天采草药给他治伤,渐渐的,他就好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我听得暗暗心惊,看来当时随着那股泥石流的冲击,不仅是我被冲下水了,当时的陈世章也是难逃一劫了。

    “他伤好后,竟然失去了记忆,全部忘记过去了,不管我怎么问他,他都是一片茫然,我也无法将他赶走,看他可怜只好就将他留了下来。”肖然有些惋惜地说道,“他头上的伤口当时是很大在,看来当时的撞击力度还是挺大的。”

    果然,陈世章的头部受到重创失忆了,现在看来,他的失忆应该是好了,只是舍不得这位肖然姑娘,还在强装了。

    “你没有将他送到医院吗?”我替陈世章捏了把汗。

    “我叫来了医生来给他看病,那个月可是花了我好几千块呢,把我今年吃饭的钱都给花没了,我们这块的人呀,生病了都是叫那医生来,那医生医术很高,很有经验,小羊在他的治疗下很快就好了,只是医生说他失忆了,要慢慢才能恢复。我没办法就每天采些草药给他喝,还别说,这家伙细皮嫩肉的,看那双手细长细长的,好像从没吃过苦般。”肖然说到这儿唇角有抹淡不开的笑意。

    我听得暗暗好笑,可不是么,陈世章从小到大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哪会吃过什么苦呢,他那双手呀理应是艺术家的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