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不安的感觉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阿越,我明天带你去中云路那个城中村,带你去吃古姨的小吃,带你去天尚路那间最豪华的餐厅……”我激动得连声说道。

    现在他害怕失去我,我也害怕失去他,我们都怕对方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人,都怕爱情与我们交错而过,其实,这就是爱情吧。

    我太害怕没有许越的人生会是多么的灰暗。

    “依依,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他轻轻吻着我的眼睛,将我抱得紧紧的,我下意识地反过身去拥抱住他。

    我们彼此抱了一会儿后,冷啡敲门走了进来。

    他走进来目不暇视,只看着许越的脸,对我和许越的亲昵当作看不到。

    “许总,这批丢失的股份我查了下最后落在一个小公司的头上,然而第二天就给转走了,至于是什么人给转走的,现在查不到,但查到其中有一批转到了国外一个蓝姓人手中。”冷啡一走进来就立刻汇报道。

    “有没有查到我签字时到底是怎么回事?”许越眸光冷厉。

    “许总,这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设的局,没有监控视频可查,不过您放心,我们的律师团队巳经启动了,像您这种因被人恶意服用了毒药后而发生的不受控制的行为在法律上是无效的,现在已经申请冻结那些股份了,但对方显然也是清楚的,早已转手卖掉了大部分,即使追回来,也要损失不小的资金。”冷啡摇了摇头,十分惋惜。

    许越没有说话,但我明显感到了他的愤怒。

    “依依,你先出去下。”许越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声。

    看来这是有事不想让我知道了,我不满地看了他们一眼还是听话的走了出去。

    站在隔壁陈世章的助理室门口,我心情沉重。

    记得那次我和许越吵架,他妖里妖气地走过来捏着兰花指点醒我不要与许越硬碰硬,让我采取以柔克刚的战术。

    凭心而论,陈世章对我还算是尊重的。

    他的失踪是因我救许越心切而起,很多时候也成了我的恶梦。

    一会儿后总裁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冷啡,你有查到那天晚上许越头疼时,洛小夕在医院里照顾他却偷偷溜到那个高级公寓里,那个住在公寓里的男人到底是谁?”我之所以站在这里就是刻意等冷啡的,他一走出来我就迎了上去追问。

    冷啡站住了,看着我高深莫测的笑了下,只是摇了摇头。

    “哎。”我有些泄气,责问,“冷啡,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到现在这个关健时候,许氏集团快被那些坏人恶意掏空了,你却什么也查不到呢。”

    “少奶奶,这个事情嘛,还真不能急,依我看,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让许总尽快恢复记忆,在这方面您可要多用点心啊。”冷啡面有难色,一语双关地说道。

    我的心莫名的烦乱。

    “放心,按照这个进度,你的许总很快就会有希望恢复记忆了。”

    “那就好,少奶奶,我还有点要事,就先走了。”冷啡笑了笑。

    “好吧。”既然什么也问不出来,我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冷啡扭身快步朝着大堂的电梯走去。

    这时楼上楼下有大批高管走了出来,朝着会议室方向走去。

    许越这是准备要开高管会议了,我只得进去拿了文件夹跟着许越一起去了会议室。

    “余总,昨天我的人竟然看到洛小夕进了妇幼保健院里,不知这**又去那里干什么了?”开会休息期间俞初南找到我低声说道。

    我眼皮猛地一跳:“她去那里干什么?”

    “不清楚,我也觉得特奇怪,我的人目前只能查到她去了那里,至于去干了什么,这是医院的**没法查。”俞初南这样说着,鄙夷不屑的笑了笑:“我看她八成是在外面被哪个男人折腾得了性病吧,真是活该。”

    我滞了下,“你的人有没有查到她这段时间都在干些啥呢?”

    不知为什么我总会有种不安的感觉,自把洛小夕给赶出许氏庄园后,她似乎挺老实的,并没有过来找过许越。

    当然,许越这段时间都是跟我在一起的,我们简直是形影不离。

    而更让我奇怪的是,我把洛小夕赶走了,吴向珍竟然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过来找我讨说法,我虽然觉得省心,但总感觉得太过平静了。

    “余总,我听说您把那个贱人给赶出许氏庄园了,许总又天天与您呆在一起的,我放心了,也没有太多地去注意她了,但我的人也顺带说了,她这段时间似乎没有干什么坏事,就是每天住在酒店里吃吃喝喝,买买买的。”俞初南想了下回答着我。

    我沉吟着,没有说话。

    “对了,余总,前段时间我听说她曾去了监狱,就是关她弟弟的那个监狱,好像还进去了大半天呢。”俞初南正准备回到会议桌上,又转身低声对我说道。

    我怔了下,点点头。

    如果她这个做姐姐的是去监狱里看望弟弟的,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妥,我也没有多想什么了。

    下午我开车去了人民医院。

    “皓皓,我们明天带你去海洋公园玩好不好?”当我走进皓皓的病房时一眼就看到了路子晨正站在皓皓病床前跟他说着话。

    “皓皓,手上还疼吗?”而床的另一头,妮妮也正摸着皓皓的手十分贴心地问。

    我站着一时有些懵了!

    这二个小家伙是怎么过来的?

    据我记忆所知妮妮其实是从没见过皓皓的,我只是给她说起过有皓皓这样一个小哥哥。

    可我现在看他们三个孩子,似乎早就是认识了般,一时有些迷糊。

    “好的,我很喜欢海洋公园了。”皓皓今天的气色好了许多,他一边回答着路子晨的话,又一边又很懂事地对妮妮说道:“妹妹,不疼,这个一点也不疼的。”

    “可怜的小朋友,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哟。”妮妮在旁边边用嘴吹着他手上的针孔伤,边小大人似的摸着皓皓的额头,“一定要听医生的话,不准不吃药的。”

    我在旁边听得又好笑又好气,朝他们走去。

    他们三个听到声音全都朝我看来,很快就开心地叫了起来:“依依妈妈,妈妈,阿姨。”

    我微笑着一一答应了他们,这才走到皓皓身边抚摸着他的额头,忧心地问:“皓皓,舒服些了吗?”

    “谢谢阿姨,已经舒服好多了。”皓皓瘦弱的脸庞上面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神似萧剑锋,我看着莫名的难过,更为他的懂事感到心疼。

    “那就好,好好养病,阿姨一定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病的。”我低头在他额上亲吻了下,拥抱了他会儿,这才放开了他。

    “谢谢阿姨。”皓皓礼貌地向我道谢。

    “你们二个,快说,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与皓皓说完话后,我才回过身来朝另外二个小家伙严肃地责问道。

    “妈妈,是路子晨的爸爸带我们来的。”妮妮看到我严肃的面孔,立即有些害怕了。

    自小到大她从没有这样私自跟着别人出去过,她今天这样的行为,我知道了还算是好的,若被许越知道后,不挨骂才怪呢。

    路明远!

    听了妮妮的话后,我暗暗惊讶,路明远怎么会知道皓皓住在这个医院里呢。

    正在我准备问路子晨时,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杨教授,皓皓的骨髓真的没办法找到吗?”一个男人的声音立即在病房门前响起来,我回过头去,只见路明远陪着杨教授走了进来。

    “路明远。”我惊讶地看着他。

    “余依。”路明远看到我虽然也很惊讶,但应该想到是在情理之中吧,没有多少怪异,只是向我笑了笑。

    杨教授叹了口气:

    “哎,这孩子挺坚强的,也很懂事,求生欲很强烈,但他的血型真的稀有,我们这段时间里也是尽了全力在全世界寻找,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是没有半点消息。” 他把我们拉到一旁小声说道,说完就走上前来给皓皓做了个例行检查。

    诚然皓皓是敏感的,杨教授说这些话时皓皓的眼睛都是看向我们这边的!

    “真是太可惜了。”路明远遗憾地摇着头。

    我沉默无言。

    路明远又与杨教授说了会话后,杨教授就走了。

    “姣姣呢?”我看着病房中的状况,无比的古怪。

    路明远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越想越不对劲,就拿起手机准备打林姣姣的电话。

    “不用打了,她昨天晕倒了,现还在楼下的病房里呢。”路明远无奈的口吻。

    “怎么回事?”我惊了一大跳,立即反问。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路明远耸了耸肩,表情古怪之极:“我说余依呀,自打我认识你后,简直就是开了挂,那个真是怪事连连。”

    我一听更加奇怪了,立即追问:“路总,姣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呀,这是要急死我么?”

    “好吧。”路明远清了清嗓音说了起来:

    “昨天嘛,我公司有场招聘会,招聘的都是上层高管,当时应聘的人很多,我先让各个部门轮番筛查,再到最后时由我来亲自面试,当时助理给我报上林姣姣的名字时,我也没太在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