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除了这个事,还有别的事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书房的门并没有关严,我透过门缝朝里望去,许悍天正坐在沙发上,满头花白的头发在吊顶灯的照耀下特别的显眼,脸上的皱纹像岁月刻进去般,深沉而沧桑,他脸上看上去特别的悲痛。

    “一个家族内乱才是根由,父亲留下来的基业,我早已在几年前与他们分得清清楚楚了,白纸黑字也写得很明白,这些年不知给了他们多少好处,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动不动就要打官司,以此来要挟我,这是为什么呀?还不是看上了我们许氏集团发展得好,有钱了眼红吗?”

    “老爷子,您重亲情,不愿意兄弟姐妹手足相残,可有些人就是不知好歹,得寸进尺,您越仁慈,他们就越以为您好欺负,自已不去创业,整天就把眼睛看着许氏集团,巴不得将它瓜分了,想想真是心寒。”弘季明看上去十分的痛心,“老爷子,有些事情不能手软了,再软下去,可能真的会让许氏集团倒下去了,许氏集团若倒下去,那许氏家族就彻底完了,您看看路兆松,现在东南亚发展得很好,虽然那时败在我们手下,但他们路家家族内部团结和睦,全都是一心一意地发展家族事业,这才有了现在的结果,您老想的是好,若兄弟姐妹团聚一起,共同进退,那是再好不过,可现在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呀。”

    许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看来这是在逼着我清场了,嘉泽已经被他们毁了,我的孙子绝不能被毁掉,就算是我死也不能让阿越出事。”

    “老爷子,现在要尽快治好少爷的病,恢复记忆才是最首选啊,只有少爷恢复了记忆才能有力地将把他们给一网打尽。”

    “少奶奶。”我正站在外面听得糊里糊涂时,突然有人在我身旁叫出了声来,我吃了一惊,扭头一看,原来是老爷子房里的保姆,她正手里端着一碗中药,看来是准备照顾老爷子睡前吃药了。

    她的声音惊动了书房里面的许悍天和弘季明。

    弘季明立即走了出来看到我后很有礼貌地问道:“少奶奶,您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我点头:“是的,弘叔,我是过来找爷爷有事的,很重要的事。”

    “那您快进来吧。”弘季明先进去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后就走了出来对我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给我吧。”我转身从保姆手中接过中药端了进来。

    “爷爷,晚上好。”我走进来将中药放到他老人家面前,向他问晚安。

    “嗯,晚上好。”老爷子微笑着点点头,“依依,都这么晚了还过来找爷爷看来事情真的很重要了。”

    他的语气却是尽可能的轻松。

    “是的,爷爷,您先把药趁热喝了吧。”我先望着药碗委婉地说道。

    “好。”许老爷子端起药碗放到唇边一饮而尽,我倒了杯白温开水递给了他,他接了喝完后,将茶杯放到茶几上,看着我,亲切地问道:“依依,有什么话就说吧。”

    “爷爷,这几天许氏集团的股份在不断减少,显然是隐藏在背后的敌人发现我们已经知道阿越中了毒,担心计划会提前败落,因此加快了计划行动起来了,许氏集团的股份可是很重要的事,千万不能大意的。”我清了下嗓音,把许氏集团最近发现少了股份的事情详细说了遍。

    许悍天脸上的表情沉静得很可怕。

    我看着他,不能判断他是不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呢,还是一点也不知情!

    往深了说,他有没有可能已经知道幕后的指使人是谁了呢!

    若真知道的话,为什么不阻止?还是没有阻止的能力了?

    “依依,许氏集团的智囊团们知道这事吗?”正在我猜想着时,许悍天沉吟着问。

    “知道。”我点头,“但是爷爷,智囊团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守着阿越呀,这些股份的丢失全是阿越自己签上的名字,关健是他自己因为毒药的原因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这是很麻烦的,将来就是打起官司来也没有胜算的可能了。”我忧心忡忡的。

    “除了这个事,还有别的事吗?”许悍天慈眉善目的看着我,问。

    “爷爷,这个事情已经很重要了,这可是关系到许氏集团的存亡呀。”我对他出乎寻常的镇定感到不解,“以阿越目前的状态,他真的还不适合担任许氏集团的总裁,您觉得是吗?。”

    他沉思了下,点头赞成:“这确实是件很重要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样吧,依依,我明天会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阿越,还是让他担任总裁吧,如果不让他做事,很可能恢复得更慢,你呢,可一定要帮爷爷管好家呀。”

    说到后来,竟有意味深长的含义。

    我点头,“爷爷放心,我会尽量的。”

    “那就这样吧,依依,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许悍天可能是因为喝了药的原因,竟打起了呵欠,我只好起身告辞了。

    “依依,请你帮我照顾好阿越,让他尽快好起来,恢复记忆。”我刚走到门边,许悍天就在后面叮嘱着我。

    “爷爷,放心,阿越是我丈夫,我一定会的。”我回过头来认真答。

    许悍天赞许地点了点头。

    从许悍天别墅走出去后,我心中的疑惑不少。

    我把如此重要的消息告诉给了老爷子,可他的表现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的痛心疾首,正如上次我把许越的检测结果告诉给他一样,都是出其不意的镇定。

    难道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已经在暗中行动了?

    通过今晚在书房外面偷听到的话来看,许越的毒肯定是许氏家族里面的人害的,他们不想看到许越成为许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都是想要霸占许氏集团家产。

    也就是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事都是因为利益而起的,若与利益无关,谁会来莫名其妙的参与这些争斗呢。

    那么这个幕后人到底会是谁呢?

    老爷子有可能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只是,许越都被害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不动手反击?当年的许嘉泽,现在的许越,手段如此一辙,如此狠毒的人,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要有所顾虑的,应该要狠狠下手还击才行,难不成真要等到家破人亡了才动手么!

    我心中疑虑重重,想着冷啡的话,算了吧,这些事情本该是男人去管的,我只能尽到责任当好自己的家了。

    次日。

    A城各大媒体报纸很快就报道了这次我和许越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对我和许越的关系,以及许氏集团一些传言都作出了正面的报道。

    至此,我和许越及许氏集团的一些谣言暂时不攻而破了,也算是稳定了风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