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疼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总,这事太奇怪了,天翼盈科与电盛股份各莫名其妙地少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可思议呀。”杨瑜谨满脸的痛心,却又摸不着头脑。

    我站在外面暗暗吃惊,天翼盈科与电盛股份是许氏集团前几年大手笔收购的二大公司,目前这二大公司占到许氏集团的总红利股份约四成,前一个月我接手时还是好好的,怎么在许越接手后短短的时间里就突然少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呢?

    这事太蹊跷了!

    “彻查,一下要彻查,尽快查出原因来。”许越怒声喝道。

    “许总,一个公司的股权变动必须得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亲自签字才能生效,难道您……”皋良材却是异常的冷静,眸眼里都有疑虑。

    许越剑眉一拧:“难不成我把自己公司的股权拱手送给了别人?这可能吗?”

    皋良材叹息一声,没有说话了。

    我心脏猛地跳动着。

    脑海中闪过一些有的没的画面,不免心惊肉跳。

    还在我站在外面呆呆的时候,杨瑜谨与皋良材走了出来,看到是我,他们同时礼貌地向我打招呼:“余副总好。”

    我看着他们二个,问:“这是怎么回事?”

    “哎。”他们二个叹着气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上午财务告诉我们,这二大公司的股份我们许氏集团从百分之八十降到了百分之三十,当时我们都是惊呆了,看了财务递交上来的报表后想都没想就过来找许总了。”

    我眉眼动了动,忽然问道:

    “杨总监,皋副总,你们觉得许总这段时间上班时各方面正常吗?”

    他们一听,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想了想后说道:“还行,虽然忘记了过去,但营销决策方面还是很出色的,而且他能吃苦耐劳,这段时间几乎都在温习过去的事情,想将失忆填补,暂时还没看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来。”

    “好,我知道了,你们去忙吧,辛苦你们了。”我淡笑了下。

    他们走后,我就敲门走了进去。

    许越剑眉拧得紧紧的,正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这样的状态自从他上班起就成了常态,他为了工作很多时候会忙得连口水都喝不上。

    我知道一向骄傲自负的他对大脑里的过去一片空白感到焦虑与不安,这是在想法弥补,怕出错呢。

    我走进去时,他几乎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我放下包,走到他的办公桌上揭开茶壶一看,里面空空的,再拿起他的水杯一瞧,一滴水也没有。

    哎,我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一上午他是连口水都没喝了。

    忙拿着水壶准备烧水,可不知怎么回事,烧水壶竟然坏了,饮水机里的水,他一向都是主张煮开了喝的。

    我只得拿了烧水壶去隔壁的开水间里接水准备给他泡茶了。

    “哎,好忧伤哟,我们许总自从失忆后就变得不招人喜爱了,总感觉他行为举止怪怪的,以前的他好帅好有风度呀,是我的梦中情人呢,每天要是上班能看到他我都会精神满满的。”

    “就是呀,造化弄人,这么好的命却遇上了那样的天灾**,能活下来已经算不错了。”

    “他现在喜欢那个洛小夕也让我看不惯,这样对余副总来说太不公平了,哎,这都是有钱惹的祸。”

    “不过洛小夕真的很漂亮,又特别会粘人,嘴很甜,真是个标准小三的料,男人一般对这类女人免疫力都很低下的,更何况她又救了许总,还贴身照顾了那么久呢,这没有感情也会培养出来了。”

    “可不是么,听说我们余副总生不了孩子了,婆媳关系也很不好,这才是关健,你想想呀,许氏家族家大业大,没个儿子来继承怎么会甘心呢。”

    “对了,我昨天去应景路那间最大最贵的时尚百货大楼,看到了许总与那个洛小夕在一起,他们手挽着手去逛商店,哇哦,那洛小夕真是幸福死了,整个商店里就看到她在狂买买买,全是名牌,价格不菲的,我在后面偷偷跟着时,看到许总和洛小夕的手里都提满了袋子,哎,还是找个有钱的男人好,哪怕是做小三也比我们强呢。”

    “其实那洛小夕以前只是个孤儿,我曾在报纸上看到过她以前的照片,纯就是一乡巴佬,不过,你看她现在的穿着打扮,啧啧,不知高贵漂亮了多少,用的吃的穿的全是国际名牌,我真是亲眼见证了金钱的魅力。”

    ……

    开水间的隔壁是助理的办公室,里面有十余来个人,她们正在小声谈论着,我平时基本不会来这个开水间里接水的,她们也没想到这些话会被我听了去吧。

    我对她们的议论声并没多少兴趣,但后二句话说是昨天看到许越和洛小夕在应景路那间百货大楼时,我傻眼了。

    看来昨天我去找林姣姣时,洛小夕见缝插针,通过手机联系到了许越。

    而许越竟跟着她出去了!

    看来不管我用何种方法阻止他们,都是无法避免他们接近的。

    我怏怏不已地端着开水走回了总裁室。

    坐在沙发上,精神恍恍惚惚的。

    “余依,小心点。”正我端着茶壶冲泡茶叶时,滚烫的开水从茶壶里溅到了我的手背上,烫红了手背的大片肌肤,许越在那边闻到了茶香就走了过来,刚好看到了,立即叫出声来。

    我放下茶壶,望着手背发红的肌肤,竟然不感觉到痛。

    “怎么这么不小心,疼吗?”他弯腰握住了我的手,脸上竟有心疼之色。

    我抬头看着他:“阿越,昨天你又出去见洛小夕了吗?”

    “没有呀。”他的手指抚摸着我的手背,摇着头,竟完全像没事人般。

    “真的没有?”

    “真的,我每天很忙呢,哪有那个心情。”

    他说每天很忙,这倒是真的。

    “可有人昨天看到你在应景路的那家高档百货商店里陪着洛小夕买各种生活用品及名牌衣物之类的。”我面无表情地指了出来。

    “哪有的事,不要听人瞎说,我昨天一直在办公室里忙着呢。”他端起茶来喝着,对我的话矢口否认。

    我不再说话了,低头泡茶,直到满满一壶茶泡好后,我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余依,你去哪里?”许越在后面叫我。

    我继续头也没回地往外面走。

    “余依,回来,陪着我,帮我查资料。”他在后面叫着。

    我没有鸟他。

    后面传来他咬牙切齿的呼气声。

    “俞经理。”我直接走进了俞初南的办公室。

    她正在低头忙着办公,说实话,她其实挺忙的,以前我的整个公司包括现在许氏集团的设计部全合并在一起,我又几乎没时间来过问,陈世章到现在仍失踪了,现在这些事情全交给了她,她是个负责任的人,为此经常熬夜加班,我挺过意不去的。

    “余总。”看到是我进来,她忙笑着站了起来。

    “坐下吧,在我面前不用客气了。”我笑了下,示意她坐了下去,低声问道:“昨天洛小夕来公司了吗?”

    “没有。”俞初南肯定地摇头,“我给前台接应员和门口的保安讲了只要她出现了就给我电话,但昨天没有接到过电话,在这之前她真的出现过好几次,全被我赶跑了的。”

    “嗯。”我点了点头。

    “怎么?那个贱人又接近了许总吗?”俞初南见我这样神色紧张起来。

    “是的,昨晚有人看到她与许越出现在应景路的百货商店买名牌包包衣服。”我点了点头。

    “死贱人。”俞初南闻言气愤得一拳砸在桌椅上,“看来是她给许总直接发的信息了,这个还真是没办法。”

    我吸了口气:“这女人现在的花费开销全是刷的我老公的银行卡,我刚给银行打过电话查过消费名细,就这段时间她光买名牌化妆品和包包衣服之类的都已经六七百万了。”

    “那就去银行封了她的银行卡。”

    “封不了,除非许越亲自去办理。”我摇头,“我查到他几个月前办了张无限额白金信用卡,肯定是给了洛小夕,那是随便刷的。”

    “呀,怪不得现在的女人都要攀上有钱人了,这真是好呀,不用上班,钱就可以随便花。”俞初南感叹着。

    我苦笑了下:“如果她只是需要钱,这不难办,给她就行了,我现在担心的还有更可怕的事。”

    俞初南不屑的笑:“就她那点本事难不成还能翻天?不就是想骗点钱花花,当然了,若能赶走原配,坐上太太的位置那就更好了,但我想许总也不是傻子。”

    “不,千万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洛小夕不是单独行动的,如果光凭她,是走不到这一步的,在出事前,许越看都不看她一眼,现在她如愿以偿,这背后一定有见不得人的黑幕,这才是最最可怕的,今天杨瑜谨告诉我,许氏集团二大重股各自莫名其妙的去掉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太可怕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许氏集团就会是一个空壳子了。”

    “啊,还有这事?”俞初南闻言脸上变色。

    我眸光沉重地点了点头,这时,我手中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接通来,是冷啡的声音:“少奶奶,约翰霍金教授今天下午回A城。”

    “好,我在许氏庄园里等他。”我立即站地起来说道。

    挂完电话后我就与俞初南告辞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