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不好意思,没时间!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找我帮忙?我能帮你怀孕生孩子吗?”我听得十分恼火:“你知道萧剑锋现在什么状况吗?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听着,这次是真的要结婚了,他女朋友已经怀孕几个月了,你认为他还会愿意与你扯上这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说到这儿我就把上次萧剑锋对我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转告给了她。

    林姣姣木然站着,面无表情。

    “听到没有,他愿意出抚养费给皓皓,让我当中转人,问你需要多少钱,却不愿意直接面对你来协商这个问题,好好想想吧,就连这些关乎孩子的问题,他都如此,更别提还会与你睡觉了,拜托你清醒下,女人要自尊自傲有骨气,才能赢来尊重,否则的话只会害了自己,现在一个皓皓已经让你焦头烂额了,若再生个孩子出来,你又要如何?能养得起吗?好,就算你能养得起,那你能带得了吗?更别说皓皓还得了这种病了,退一万步想,就算你能养得起,带得起,那对孩子们公平吗?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父爱,这不是要害了他们吗?”我狠狠地数落着她,把这一连串的问题直接向她砸了过去。

    如果萧剑锋是真心爱她的,那这一切都没什么问题!

    可问题是萧剑锋已经不爱她了,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将来只会越陷越深,越来越痛苦,这足可以毁掉一个女人的一生。

    我不允许她这样去做。

    “可是依依,如果我不生孩子就无法救皓皓,皓皓就会死,那对他来说太残忍了,我做不到啊,我真的对不起他,现在恨不得拿自己的命去偿还给他,更何况生个孩子来替他治病了,只要他能健健康康的,我就是死了那又如何?这辈子我已经毁了,不在乎多毁一次,我只想要救皓皓的命,这是我一个母亲该做的。”林姣姣一双灰蒙干涸的眼睛望向窗外的蓝天,那眸底深处的痛苦只有我能看得懂,她仰望着星空,喃喃自语:

    “皓皓,是妈对不起你,妈错了,当初不该生下你的,可妈现在只想你能好好活着,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什么苦都愿意挨。”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她的心情我当然明白,但每个人面对现实时都要理性才行。

    “姣姣,不管怎么样, 我坚决不同意你的这个决定,请再好好想想,我不会帮你的。”我生硬地拒绝了,返身就要走。

    “依依,难道你忍心看着皓皓死吗?不这样皓皓真的会死的。”林姣姣拉住了我的手,泪流满面地哀求道。

    “姣姣。”我反握住她的手,苦口婆心地说道:“皓皓的病这不是才发现没多久吗?不一定非得要走这条路的,我们先试试其它方法,你没看到有许多新闻报导里说哪个孩子也是什么稀缺血型,最后不都是找到了相应的骨髓么?这并不是没希望的,我先答应你,先尽全力帮皓皓去找,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治疗他的病,若真的到最后走投无路了,咱们再来考虑这点好吗?请相信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是不忍心看到你痛苦一辈子的。”

    林姣姣听着我的话,低下了头去,心事沉沉的模样。

    我看着她既心痛又担忧。

    “姣姣,我问你个问题,你能不能如实回答我?”我满脸的严肃。

    她抬头看着我。

    “你是不是还爱着萧剑锋?非他不嫁。”我不动声色地问。

    林姣姣忽然苦笑:“依依,我也是人,而且还不傻,经过了这么多,你认为我还会那么幼稚么,我现在我所想到的只是孩子,他太苦了。”

    我认真观察着她的表情,在我说到萧剑锋时,她眸色淡淡的,眉眼间确实看不到一点点异色了。

    “他要结婚了,你应该早知道了吧?”

    “是的,偶然在看A城的报纸时看到过的。”她倒是大方承认了。

    那问题是,她真只是偶然在看A城报纸知道的么?确定不是刻意去关注的。

    不过我想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年岁的增长,再美好的爱情都会被磨得所剩无几了,她应该能明白的。

    只要,若……

    “姣姣,你的心情我明白,我也是孩子的妈,这世上有哪个当妈的忍心看着孩子受尽折磨痛苦呢,但我们还是要理性点,先不要急,好好听我的安排。”我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

    “姣姣,三年前,我被沈梦辰和赵蔓云算计,痛苦难过时,你给我打气,也是这样看着我,说我把自己弄成了那个鬼样子,要我征服自己,改变自己,活得光鲜靓丽点,好气死那对渣男女,那时的你恬静淡定优雅,是个精明的职场精英,我不知有多羡慕你,可现在呢,又一个三年过去了,你与我竟然反过来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有半点当年的影子吗?你就不能从我的身上吸取点教训么?”

    林姣姣低着头,沉默着。

    “好了,先不要想了,一切听我的安排。”我搂着她的肩,“你照顾好皓皓先,改天我约萧剑锋出来谈谈这件事,毕竟皓皓是他的孩子,他有责任知道这个事情的。”

    “依依,谢谢你。”她拉着我的手再度落泪。

    我苦笑了下:“又来了,我是怎么叮嘱你的,千万要记住我的话,乐观坚毅,万事可成,盲目悲观,劳神伤身,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槛,咱们一起来面对。”

    “嗯。”她点了点头。

    安抚好林姣姣后,我走出医院,开车回到了许氏庄园。

    还没进大门,手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竟是许越打来的。

    “余依,你一个上午搞什么鬼去了?连个人影也没看到。”他语气里有责问和不满。

    “阿越。”我愕了下,正欲开口解释下。

    “赶紧过来,给我泡老白茶。”他在那边命令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呆了下,心里莫名的有气。

    靠之,少爷牌气还挺大的!

    也不想想你是怎么对我的,就因为你失个忆,我可是遭受了无限的‘迫害’!

    平时这些事情倒想到了我,一到关健时刻心里全是那个贱小夕了!

    死男人,等你恢复记忆后看我怎么算这笔账。

    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调转了方向盘。

    这段时间我经常给他泡老白茶喝,倒不是因为他有多爱喝,而是我发现他每次喝完老白茶后眼神总会特别的清亮,最最重要的是,他看我的时间会渐渐变长,眼神慢慢的也会特别的柔和。

    记得这次头疼前最后一次,我给他泡完茶喝了后,他盯着我的脸瞧了足足有五分钟那么久,当时我可是看着手机计算了的。

    那时的我心跳跳的,看着他瞧着我时眼神渐渐地变得特别的柔亮,有那么一阵错觉,我觉得他会不会记起我来了。

    可一会儿后,他眼中又是一片茫然了。

    但我由此得到了鼓舞。

    喝茶对他是有帮助的!

    因此我现在是乐此不疲地替他泡茶,渐渐的,他也依赖起了我。

    我的车刚掉了个头,正准备踩油门赶到公司时,竟然看到一个戴着目镜,穿着暴露时尚的女人直接朝着我的车子走来。

    什么人?

    我揉了揉眼睛。

    车窗玻璃被人敲响了,我睁大眼睛看向玻璃车窗。

    一张妖艳的脸正邻着玻璃窗朝车子里的我望来,嘴唇还在张合着,似在说着让我打开车门。

    我眨了下眼睛,卧槽,竟然是消失了许久的赵蔓云。

    我差点认不出这张脸来了。

    这张脸上人工印迹太明显,或许整容过度,玻尿酸打多了的缘故吧,我总感觉到她的眼睛像替换了似的,肿肿的,脸上的假体似乎也正随着她的唇张合着就要掉下来般。

    不知有多长时间没见到这个女人了,我早已彻底忘了她,她突兀的这样出现,还真是让我吃惊不小。

    我慢慢摇下了车窗玻璃。

    “hi,余依。”我摇下了一点车窗后,她的整张脸就对准了我,涂着血红的大嘴对我一扯,竟然是个十分友好的笑容。

    “赵蔓云,有什么事么?”我眯了下眼睛,冷冷看着她问。

    “余依,好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赵蔓云笑,讨好地问。

    我唇角扯了下,“赵蔓云,我们很熟吗?”

    我还真不知她有什么脸来对我说这句话,凭什么就认为我会答应呢。

    “别这样嘛,你也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说不定我们聊着聊着就成了好朋友了呢。”她脸皮挺厚的,无耻的话从她嘴里出来竟然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不好意思,没时间。”我从鼻子里哼了声,冷冷说了句,摇上了车窗。

    “喂,余依,不要急嘛,我可有话要对你说,是关于洛小夕的,你真的不要听么?”她开始拍打着我的车窗,在我的车窗最后关合上时,我听到了洛小夕几个字,心中惊了一跳。

    俗话说无事不登金宝殿!

    这么久没有看到的赵蔓云会突然过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与我喝一杯那么简单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