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再睡一次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好,林女士。”路明远立即微笑着朝林姣姣打招呼,“原来是贵客来了。”

    “你好。”林姣姣也站了起来。

    “姣姣,这位是路氏集团总裁路明远,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上学的‘兆松小学’吗?那可是路总的爷爷捐赠的呀。”我微笑着介绍道。

    “啊。”林姣姣‘啊’了声,先是满脸的诧异再到满脸的崇拜,立即向他点头:“路总,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路明远笑了笑:“好汉不提当年勇,那都是我爷爷的事了,要说最牛的还是许氏集团,想当年我们路家可是许家的手下败将呀。”

    “英雄莫问出去,胜负乃兵家常事,最近许氏家族风波连起,若不是路总有仁义坦待之心,现在的许氏集团怕是鸡飞狗跳了。”我立即接口,言语之间满是感激之意。

    路明远闻言笑:“其实说到底我还是被你的救夫精神感动了。”

    我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热情邀请道:“路总说笑了,既然偶遇上了,不如一起吃饭如何?”

    “好,我赞成。”路明远还没说话,路子晨那小子第一个就叫出声来了。

    我们一听全都笑了起来。

    “行,那就由我来请大家吃餐饭,一起热闹下。”说话间,他也大方地坐了下来。

    这一下爱热闹的路子晨立即欢腾起来,他隔着我将小脑袋挤到了皓皓面前问道:

    “皓皓,你也喜欢依依妈妈吗?”

    “喜欢,我喜欢姨妈。”皓皓坦承地点头。

    “咦,原来依依妈妈只是你姨妈呀,那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是亲戚了。”路子晨立即拉住了皓皓的手,大概知道皓皓已经有了自己的妈妈,对他没有威胁了吧,很热情地认着亲。

    “哦,真的吗?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在一起玩呢?”皓皓满眼期待地问。

    “当然了,告诉你呀……”路子晨一下蹦跳到皓皓面前,跟他说起悄悄话来。

    我笑着站了起来,让他们二个小屁孩坐到一块玩去了。

    “来,依依,姣姣,我敬你们一杯。”这时路明远开了一瓶上等红酒给我们二人各倒了一杯,向我们举起杯敬起酒来。

    “好的,谢谢。”我和林姣姣忙端起了酒杯来。

    三个酒杯互相碰了下,各自仰头喝了进去。

    “林女士,听说你在美国发展,现在是要回国度假吗?”酒过三巡后,大家熟悉起来了,路明远就微笑着问林姣姣。

    林姣姣喝了点酒,脸上的灰霾褪掉了,露出了抹生动的红润来,听到路明远这样问,只是微笑了下:“算是吧。”

    说完她看向我眨了下眼,示意我不要把皓皓生病的事情说出来,我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了,微微点了点头。

    “依依,许越现在好些了没有?能胜任公司的事务吗?”又喝了杯酒后,路明远又转过头来看向了我。

    我沉吟着:“他还好,他本就是天生的王者,很要强,即使失忆也影响不了多少,只是……”

    这样说着,我话锋突然一转:“路总,你真的要向许越挑战吗?”

    路明远愣了下哈哈一笑:“当然,好男儿英雄本色,输得起,也赢得起,斗一斗更健康。”

    听着他如此自信的哈哈笑声,想到许越现在的模样,我心惊惊地问:“路总,能不斗吗?友好相处不是更好么?”

    他看向我的眸光柔和了些:“看来,你还是舍不得老公啊,我什么也不羡慕许越,就羡慕他有个好妻子。”

    说到这儿轻叹了口气。

    林姣姣在旁边一听,忙说道:“路总,想必您妻子也是非常出色的吧?”

    我一听,用手扶额,朝她使眼色。

    林姣姣不解地看着我。

    路明远早看到了我们二人的神态,只是笑了笑,大方自若地说道:“林女士,我已经离婚了。”

    “啊,不好意思,我唐突了。”林姣姣一听脸上变色,用手捂住了嘴,连声道歉。

    “没事,没事。”路明远脸上染了层酒精的红晕,爽朗地说道:“大丈夫何患无妻,不谈那些过去了,来,喝酒,喝酒。”

    说完他又给林姣姣满上了。

    林姣姣原本也是心情特别的苦闷,一听也附和着:“喝酒,喝酒。”

    结果一顿饭下来,竟吃吃喝喝了二个多小时,他们二人都喝了不少红酒,已经有微微的醉意了。

    我昨晚没睡,精神不太好,几杯酒下肚,也有些微醉意了。

    先让司机把他们给分头送了回去,再来接我。

    回去时许越还睡得像头猪,我又困又累,倒在他身边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时,许越已经起来了。

    他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脸色看起来有抹褪不掉的疲色。

    “阿越,你好些了吗?”我连忙坐起来关心地问。

    听到声音,他看向我,眸光有些呆滞,我暗暗心惊,这次头疼病发作后他给我的感觉竟是要迟钝了许多。

    难道……

    我胆颤心惊的。

    看来,这头疼病必须要查出原因来,尽快治好,否则再多几次,许越有可能会因此而废掉的。

    不行,不可能!

    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怎么能废掉呢!

    我站起来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握着他的手,眼睛望着他:“阿越,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头会疼吗?”

    他眸光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好一会儿后,突然喃喃念了二声:“小夕,小夕。”

    我听得一惊,忙问道:“小夕怎么了?”

    一会儿后,他似乎又有些头疼了,用力地甩着头。

    “阿越,你怎么了?”我很担心,用双手捧他的脸,他突然紧紧将我抱住,头放到了我的肩头,好一会儿后,才抬起了头来。

    我心惊惊地看着他。

    “余依,这是怎么了?”他放开我,坐正,竟然开口反问起我来,满脸的迷惑,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般。

    “阿越,你忘了昨晚自己是怎么回事吗?”我好奇地问。

    他竟然摇摇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有些麻木地站了起来,不知要说些什么!

    一会儿后,我只是无力地摇了摇头。

    醒来后的许越就叫来了司机去许氏集团加班去了,我叹了口气,怏怏地去了红墙阁。

    刚坐下一会儿后,冷啡打来了电话:“少奶奶,昨晚送许总到医院的那个司机我查了下,是几个月前新招来的,陆安人,吴向珍亲自招的,看了下他的简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很难说得上会与洛小夕有什么直接联系。”

    我闭上了眼睛,用双手捏着鼻梁:

    “那约翰霍基教授在美国的检查结果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A城?”

    “少奶奶,我昨晚送他回美国后,他就提着少爷的化验样品走了,说是让我等他电话,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接到他的电话。”冷啡在那边答道,“估计还要再等等。”

    “好,我知道了。”我放下了电话陷入了一阵沉思中。

    第二天。

    我大早带着林姣姣和皓皓到了A城最好的三甲医院血液科,找到了很有名的血液病专家唐中钦。

    好一番检查后,到下午时,得到的结果与林姣姣在美国的检查结果是一致的。

    唐医生也建议我们给皓皓作骨髓移植。

    但对于皓皓的这种血型确实有些头疼,他答应会替我们在全国血液库里寻找与之相配的血型,并且发到网上去全球范围内求助,但希望并不会太大。

    听到这个结果时,我也消极了。

    当下在唐医生的建议下,我们给皓皓办了住院手续,由他开始给皓皓制定了一系列的治疗措施。

    “依依,我想请你帮下我。”安顿好皓皓后,林姣姣把我拉到了医院后面走廊的窗户边,朝我低声说道。

    “帮什么呢?”看到她这紧张的表情,我的眼皮跳了下紧接着问。

    “依依,实话告诉你吧,皓皓这病的骨髓是很难找到的,美国那边的医生告诉了我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我再生一个孩子,用孩子的脐带血可以帮助皓皓治病。”她想了下后朝我认真说道。

    我听得傻傻地望着她,好一会儿后脑子里还没想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再生一个孩子?你生?”我狐疑的看着她,“你上哪儿去生?跟谁生?”

    “依依,皓皓的亲爸是萧剑锋,因此,我要与萧剑锋再睡一次。”林姣姣这次没有含糊,郑重其事地说了出来。

    我震得后退了好几步,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依依,不要惊讶,这是我左思右想之后得出的最好办法,为了孩子,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她拉着我的手,诚恳地说道:“这就是我如此快回A城的原因,目前来说这个病国内的技术肯定比不上美国的,但若没有合适的骨髓,那一切都是空谈,而怀胎十月,周期漫长,我怕皓皓的身体会等不到那一天了,因此,行动要加快才行。”

    我连吸了几口气,拉住林姣姣的手:“姣姣,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的。”林姣姣很淡定地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