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快要露出狐狸尾巴了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好,我马上派直升机送你。”我点了点头。

    “嗯。”约翰教授提了药箱朝外面走去。

    我紧跟在后。

    我们刚走到医院门口,冷啡就匆匆回来了。

    “冷啡,怎么样?有查到什么吗?”

    “少奶奶,我一直跟着洛小夕,最后她竟然进了一所高档公寓,然后我无法进到里面去了,那里全是智能系统,要有房卡才行。”冷啡有些失望地说道 。

    “不用担心。”我笑了下,“这样吧,你马上调取直升机把约翰教授送到美国去,然后再派人继续去那里盯着,我今晚要留下来照顾许越,他的头疼病晚上还会发作的,不能指望那个洛小夕。她这一去肯定就是一晚,只会到快天亮时才回来。”

    “好,真是辛苦您了。”冷啡听说后眼里对我都是敬意,“少奶奶,上次我劝您离开许总时,那时是被时势所迫,其实我知道许总那样做只是一个计谋的,他也告诉我了,让我配合好他,当时只想让您真的相信有那么回事,这个好让梦开阳与梦钥信以为真,放松警惕的,直到现在,我都是想对您说声‘对不起’。”

    我愕了下,听明了他的话,笑:“冷啡,那次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做得很对,连我都被你骗过了,但我从没有怪过你。”

    “谢谢。”冷啡挠头笑了下,这才领了约翰霍基开车走了。

    他一走,我立即回到了病房里。

    “水,小夕,我要水。”我刚回到病房里许越就躺在病床上用双手紧抓着胸前的衣,痛苦地喃喃叫着。

    “阿越。”我走近去一瞧,他满脸赤红,面容极为痛苦。

    我心颤了下,立即走进卫生间里倒了满满一大杯水来扶起他的头将水喂了进去。

    连着喂了三大杯水后,他才倒下去不再叫渴了,这时我就看到他像以前那样浑身的冒汗,极端难受。

    我要了套新的病服,去卫生间里给他打来了盆热水抹了全身,换好睡衣时,天已经快要亮了。

    许越终于被病痛折磨了一个晚上后沉睡了过去,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

    我松了口气,靠在病床边,一眯上眼睛就昏昏欲睡起来。

    就在我刚进入睡眠中不久,病房门被从外面敲响了。

    因为我是反锁上了房门的。

    我站起来,打开门,洛小夕衣衫不整的出现在门口。

    “余依,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是我在病房后,她吃了一惊,脸上有过慌乱的表情。

    我冷笑了下:“洛小夕,你这个模样是从哪个男人床上爬起来呢。”

    “胡说,我照顾了许越哥哥一夜,刚才是去外面给许越哥哥买早餐去了。”她将手中的早餐提起来在我面前晃了晃,打了个呵欠,欲盖弥彰的说道:“哎,照顾了许越哥哥一个晚上,真是困死了。”

    边说就边朝病房中走去。

    我站在后面看着她满嘴跑火车,谎话连篇,连揭穿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算了吧,让她先得意几天!

    “洛小夕,今天阿越要出院了,车子很快就要来接了。”我淡淡说道。

    “这么快?”她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阿姨知道了吗?”

    “不需要她知道,妻子接丈夫回家,天经地义。”我表情淡淡地看着手机,理所当然地答。

    她愕了下,立即反对:“我不同意,许越哥哥的病并没有好,还要再住院观察几天再说。”

    “你有说这话的权力吗?”我头也不抬,讥讽着。

    正在这时,门敲响了下,弘季明走了进来。

    “少奶奶,我来接许总出院的。”他进来后十分恭敬地对我说道,看都没看一眼洛小夕。

    “好,谢谢了,那我们回家去吧。”我笑着道谢,弘季明朝病床走去。

    “喂,你们不能这样带走许越哥哥,我要告诉夫人。”洛小夕慌了,忙走上前来拦阻我们。

    “滚。”弘季明一记冷厉的眸光射向她,吓得她立即将手缩了回去。

    我不屑的冷笑了下。

    然后弘季明扶起许越,我在前面开门,就这样我们带着许越回家了。

    “冷啡,昨天跟踪到了什么没有?”车上,冷啡打来了电话,我严肃地问道。

    “少奶奶,直到快凌晨时她才披头散发地从公寓里走出来,看样子,那套公寓里面一定有男人在。”冷啡很愤怒地说道,“这女人太不要脸了。”

    我冷笑了下:“不要担心,她快要露出马脚了。”说到这儿又想起了她说过的话忙问道:“冷啡,鲁卫东现在不敢抓洛小夕了吗?”

    “是的,鲁卫东现在蜇伏起来了,有好几天都没看到他的身影了。”冷啡不解地在那边答道。

    我唇角动了下:“看来躲在洛小夕后面的人按捺不住了。”

    “对,估计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冷啡很赞同我的说法。

    “送约翰霍金去美国这事没人知道吧?”我有些担心地问。

    “放心,少奶奶,我是调取花城停机坪的那辆飞机,没人知道的。”冷啡答道。

    “好。”我放下了心,挂了电话。

    说话间车就开进了许氏庄园,弘季明将许越扶进了我们的卧房,我才在卧房里站定,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接通来。

    “依依,我想见你。”手机里话还没说完,里面就传来了林姣姣痛苦的哭声。

    我眼皮一跳,头皮发麻,立即问道:“姣姣,你现在哪里?”

    “我已经回到了A城,在自己的公寓里。”她在那边啜泣着。

    “好,我立即过来。”我看了眼躺在床上沉沉入睡的许越,马上答应了。

    放下电话后,我特意叫来了汪姨和庄管家。

    “少奶奶,您放心,洛小夕那女人是不可能进到这里来的,只要她敢来,我必定会用扫把将她赶出去。”庄管家拍着胸脯保证着。

    我噗的一下笑了起来。

    “汪姨,您要多注意下阿越,他头疼睡着了会要喝水的,也可能要上厕所,这时的他是站不起来的,要人扶,您可喊庄管家过来扶,还有,这里有几粒药,是约翰霍金教授开的,他醒来后要及时给他服下。”我细心叮嘱着,生怕漏过了一点点。

    “少奶奶。”汪姨小心接过药,眼睛红了,哽咽着:“少爷的命真是太好了,找到了您这样的好妻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