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妒忌之火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可是妈,我今天回来就在卧房里看到了不少洛小夕的衣物,还让庄管家全部丢进垃圾房里焚烧了。”我立即接过话题说道。

    吴向珍脸上有一阵的难堪。

    “妈,我和阿越搬回来,您的承诺不会忘了吧?”我继续不动声色地问道,虽然我们还没有搬回来,但洛小夕一个外人竟然住进了我和许越的卧房这明显是大逆不道的,我不想放过这个借机发难的机会。

    “不会忘,不会忘,放心,下不为例。”吴向珍立即保证道:“只要你们搬回来,我会立即带着她回到景然轩去的。”

    如果说我和许越住到外面去,许越配合我,那个小家还算是可以的,但现在阿越这个样子,住在外面与住在家里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决定正面现实,直接解决问题为好。

    我曾听人说过豪门世家,表面有多辉煌,内里就有多肮脏,凡是与利益有关的地方,总会是特别的丑陋与不堪,我现在也算是领教过了。

    “妈,您确定真能带她走吗?她有那么听您的话吗?您真的认为她有想象中那么好吗?” 我皱了下眉,连续反问着,“为什么您不能直接赶走她?”

    吴向珍自信地笑了下:“放心吧,她一定会听我话的,她只是个外人,我还是有把握掌控好她的。”

    “妈。”看到她如此盲目自信,我欲哭无泪,“您对洛小夕真的了解吗?”

    看来洛小夕真的是太有本事了,吴向珍完全被她吃得死死的了。

    “当然,我不了解别人,她还是了解的,余依,放心吧,答应了你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安心搬回来就行。”她喝着开水,一手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妈,洛小夕背景复杂,她还有个弟弟因为故意杀人罪在监狱里,这些您知道吗?”我摇了摇头,痛心地问。

    “你说什么?”吴向珍听到这样说立即抬起了头来,惊讶地看着我,“你听谁说的?”

    “我调查到的。”看她愿意听我讲了,我连忙认真地说道:“妈,相信我吧,洛小夕接近您是有目的的,这件事情赶紧到此为止,快把洛小夕赶出去,趁着现在一切还来得及,若再迟的话,我也保不住会出什么问题,您想想,许氏家族这么多年来,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呢,爸在接任许氏集团继承人时就被人害得染上了毒瘾,现在等于是废掉了,而阿越呢,几经生死,虽然现在好好的,但完全失去了记忆,连基本的认知能力都没有了,再这样下去,许氏集团还能守得住吗?”

    吴向珍脸上有惊骇之色,放下了茶杯,眸眼里闪过丝慌乱。

    一会儿后,她有些不安地站了起来。

    “妈,相信我,我爱阿越,是这个家的一员,我不会害这个家的。”我也站了起来,坦承地看着她,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好希望她能及时醒悟过来!

    “可是余依,我也有调查过洛小夕的,她确是个孤儿,阿越支助她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演艺事业并不太风顺,现在的她就想赚点钱,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她说她厌倦娱乐圈,想找个好点的男人嫁了。”吴向珍将信将疑地说道。

    天,我用手扶额!

    原来吴向珍对洛小夕的认知竟然会是这样!

    “妈,您一定要相信我,不信的话,我建议您再去调查下,此事刻不容缓,您一定要及时看清楚,赶紧做出决断才行。”我急了,强烈建议道。

    吴向珍这下犹豫不决了!

    正在我们说着话时,大门口,许嘉泽拖着卫配珊的手走了进来。

    他们大概是没想到吴向珍也会在客厅里吧,进来看到她后,卫配珊立即将手从许嘉泽的手心里抽了出去。

    自他们进来起,吴向珍的眸光第一眼就紧盯着他们的手了,看到卫配珊的动作后,吴向珍冷笑了下,眸光里立即聚满了愤怨,手指握成了拳头,身体都是僵直的,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般。

    怪不得大清早的,我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看到他们了,原来他们是出去散步晨练去了,当下我向他们打着招呼:“爸,姑姑。”

    “依依。”卫配珊看到我在这里就要走过来,抬眼间就看到了面色难看的吴向珍,一下就犹豫了。

    “配珊,我该要吃药了,回房去吧。”许嘉泽只是淡淡看了眼吴向珍,又伸出手来握住了卫配珊的手拖着她朝里面的卧房走去。

    “真是臭不要脸,裱子配狗,天长地久。”吴向珍终于忍不住了,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恶狠狠地骂道,他们的背影消失后,她一下就跌坐在了沙发上,满脸上都是愤怒的红晕,刚刚那个理智的吴向珍又彻底消失了。

    一时间我内心特别的纠结难受。

    吴向珍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个精明的女人,按理来说不至于被洛小夕如此利用的,可因为她在爱情面前失利,现在陷入了一个泥潭里,早就满身是泥,爬不出来了。

    妒忌已经让她失去了一切该有的理智。

    “余依,你们快点搬回来就好,其它问题好说的。”一会儿后,她复又站了起来,手指胡乱地去端水杯。

    “妈,小心。”我看到她的手指直接朝着那杯水撞去,开水泼出来洒在手上,瞬间就是一片红色,我脸上变色,忙提醒着她。

    可她只是收回了手,连疼感都没,脚步匆匆地就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

    “妈,我给您说的话要好好想想呀。”我在背后提醒着她,可她哪还有心情听我的话了,几步就走了。

    我跟过去一看,不由叫苦连天,她的卧房竟然就在许嘉泽的隔壁。

    明明楼下除掉书房外还有五个卧房的,一个给了庄管家,一个给了汪姨,保姆们住在工人房里,还剩下三间卧房,许嘉泽与卫配珊住在大卧房,吴向珍也有个大卧房紧挨着书房的,可她偏偏把洛小夕打发到楼上去住,她却住进了许嘉泽隔壁的那间小房子里。

    这用意,谁不清楚呢。

    何必这样呢?受伤的还不是自己么!

    我真的无法想象,当许嘉泽与卫配珊在里面说着情话或者那什么时,吴向珍贴着墙壁偷听的样子,那滋味能好受么!

    突然的,我就想到了安装在书房里的那几个针孔摄像图,心底里更是寒意森森。

    我竟然忘记这个事情了,看来得赶紧跟卫配珊说下了!

    只是,这样的状况,我和阿越搬回来后,吴向珍真的会乖乖搬出去吗?

    她真的能放任许嘉泽与卫配珊不管吗?

    我心惊胆颤之余,就觉得吴向珍在对许嘉泽与卫配珊肯定还有什么别的阴谋,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局势似乎越来越复杂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