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你还爱我吗?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站着懵了半天,直到秘书打来电话说许越要召开高管会议才算清醒过来。

    待我进到会议室里时,许越早已满脸严肃地坐在首席总裁席位上了。

    这次会议很长,开了整整一天。

    因为许越失忆,下属们汇报起工作来无形中增加了详细度与难度,时间也变得长了许多,所幸的是许越接受能力强,反应也快。

    看到这个情形,我暗中松了口气,许越这样的状态,许氏集团是不用担心什么了,终算是有主心骨了。

    “余依,这个星期五我们要回许氏庄园去吃团圆晚饭,妈妈很想我们了。”下班回到家里吃完晚饭后,已经快八点了,我去卫生间里冲完澡出来,许越正站在阳台打电话,一会儿后,他走进来这样对我说道。

    我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看来刚刚的电话是吴向珍打来的,她一定在里面又抹眼泪又说好话地打着温情牌,毕竟现在的许越能够独立行动了,不需要依靠我了。

    她说服不了我,但一定是能说服儿子的。

    许越这才第一天站起来,电话就及时打过来了!

    失忆前的许越算是个孝子,对吴向珍一向是挺尊重的。

    “好吧。”我咬牙答应了。

    我是无法切断他和吴向珍的母子关系的,如果我执着下去只会让许越生厌,我并不是不知进退的女人,亲情是阻止不了的,因此,我爽快答应了。

    “但是,我们必须要当天晚上就回家。”我答应后立即这样要求道。

    许越皱了下眉:“为什么要这么急?”

    我从衣柜里拿了套干净的睡衣递给他,轻声说道:“阿越,美国的过来的失忆专家还在家里呢,他可要随时监测你的情况,如果我们都走了,那不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么。”

    “哦。”许越似乎这才想起了这个,点了点头答应了,接过睡衣去浴室了。

    他一走,我就跌坐在床沿。

    我能用这样的方法搪塞过一次,二次,总不能次次都搪塞过去吧,万一他失忆不会好了呢!

    我心乱如麻,握着自己冰凉的手指,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只求乞望他在这一二个月里尽快恢复记忆就好。

    一会儿后,许越穿着浴泡从淋浴间里走了出来,我扶着他躺下来,坐在床沿上习惯性地给他按摩腿部和头部。

    这一个月里,白天,我每天都会请理疗师给他按摩头,腿部,晚上就是我亲自给他按摩,这也是他能恢复得如此快的一个原因吧。

    “阿越,路明远这人其实还是比较光明磊落的,我与他并没有什么,只是因为他救过我,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而已。”我边给他按摩着腿关节想到了上午他发怒的样子,还是给他解释下吧,免得他误解我与路明远真的有什么。

    他微闭着眼睛,像睡着了般,不说话。

    “阿越,商场上的良性竟争是可以促进市场活跃,激发潜能,提高我们公司竞争力的……”我看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说道。

    “睡觉吧。”他突然打断了我的话,淡淡开口,伸手摁灭了床头灯,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我一时站在漆黑的床前,有些手足无措。

    许越的性格我还是清楚的。

    如果他说,骂,甚至怒,那说明他在乎,哄哄就会过去,可如果不说不问,就是把气憋在心里,那是冷漠,这并不是好事。

    “阿越,我并不是水性扬花的女人,你要相信自己,当初你会娶我,并不是我求的你,而是你挑选的我,这至少说明失忆前的你对我是认可的,对不对?”我害怕这种冷漠,更害怕夫妻间莫测难安的气息,既然是夫妻就要坦承相待,遇到问题要好好沟通,闯开心扉,这样才能夫妻和谐,生活安稳。

    因此,我站在床边执着地解释着。

    可许越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阿越,我说的话对吗?你回答我好不好?我与路明远真的什么也没有呀!”我去推他的身子,求着他问。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没数么,下次最好别再让我看见。”许越被我推得烦燥了,终于坐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

    “阿越,我心里一点数也没有,因为我与他什么都不是,我现在只求你能快点恢复记忆,好早点记起我们过去的感情。”我委屈不已,“现在你不能这样对我,难道这一个多月里你看不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人都是会变的,你做得好别人自然看得到。”他冷冷回了我一句。

    我的心揪着一阵刺痛。

    “阿越,你的意思是说我变了吗?还是你自己变了,你说小夕救了你,你与她天天呆在一起,吃饭睡觉都喊着她的名字,你有想过我没有?我与路明远什么也没有,他也曾救过我呀,你会看着不舒服,难道我看着你跟小夕那样就会高兴吗?其实,路明远今天就是来看你的,毕竟你第一天上班,他那个人只是嘴贱不饶人,可有什么都是明着来的。”我十分委屈地说道。

    “余依,你看我现在还有说过小夕吗?没有,因为我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懂得控制自己,为什么你就不明白这点?”许越面色泛红,郁燥不已地答道。

    控制自己!明白这点!

    我呆了呆!

    他的意思是说与我这样,只是为了责任才控制自己不去想小夕的,是这个意思么?

    “阿越,那你告诉我,现在你失忆了,还爱我吗?”我沿着床沿滑坐到地上,仰着脸紧紧追问道。

    我想我现在这个时刻神智都是不太清醒的,脸色也一定是非常的可怕,我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袖,眼巴巴地逼问着。

    我不想与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生活在一起,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我只能放弃。

    许越看着我的脸,“余依,我现在对过去一无所知,你为什么非要逼我来回答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我与你已经结婚了,为了这个家我也会维持下去的,过去再怎么样那都已经过去了,过好未来才是最好的,不是么?你瞧瞧你现在像个什么,就是一个妒妇!”

    妒妇?他说我是个妒妇!

    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变成了这样?没有信任,没有爱,甚至是用最恶毒的语言来伤害我。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舍弃了性命救回来的男人就是这样吗?

    我捂住嘴打开房门朝外面跑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