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同床异梦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许越,太过份了。”我身子坐得直挺,严辞厉色,“你与小夕当着我和妮妮的面秀恩爱,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那时你有想到我们这个家吗?”

    “余依,我说过了,小夕救我,照顾我……”许越不悦地回答。

    “够了。”我厉声打断了他的话,“阿越,你如果认为小夕救了你,照顾了你,那你可以给她补偿,给她笔钱呀,可你为什么要对她念念不忘?不管我怎么告诉你事实的真相,你却总说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好吧,相信就相信吧,我也只能随你了,但现在我也要郑重告诉你,路明远也是救了我,而且还不止救一次,可我现在与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如果照你所说,我是不是也要对他念念不忘呢?”

    “哟,原来你们是早就相识了,在我出事之前,你们就好上了,是不是?”许越一听,更加的偏激,“你一直都在瞒着我,现在趁我失忆了,你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对么?”

    我气得真想抽他一巴掌,可认真一想,他真是忘记了过去的一切。

    “不是这样。”我只得实事求事地说道:“路明远虽然救了我好几次,但他也坦言,刚开始接近我是为了某种目的,路氏集团以前被我们许氏集团赶出了A城,他是回来报仇雪恨的,但他不会落井下石,他要等你彻底好起来后再向你挑战,这点他已经明说过了,私以为,他这种行为算厚道,我想他生意做得如此大的原因也与他的德行品性有关的,他最后一次救我是在泥石流那个夜晚,我因为救你被冲到了河流中,后被河水带到了水库边,他碰巧在那里发现了我并救了我,那时的我也是失去了记忆,大腿骨折,无法回家,这才会让小夕照顾了你一个月的。”

    许越认真听着,唇角边的讥笑自始至终都在。

    “余依,听你说这些,你似乎为了我受尽了委屈,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可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你被河水冲到了水库边,恰巧就被路明远救了,怎么会救得那么巧呢?”他不无嘲讽地问道,脸上都是不屑的笑。

    我突然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我真的忘了,像许越这样的男人,他的本性是从不会被别人所左右的,他只注重事实,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我这样说,只会引起他的反感。

    好吧,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在他面前提起这些功劳了,免得被他认为我是在刻意邀功。

    “既然你觉得路明远救我巧,那小夕呢?就不觉得她也巧吗?在那样的雨夜,道路全部堵塞,她一个弱女子是怎么到的现场?你没有过怀疑吗?”我的心凉了个透,尖锐地反问道。

    “小夕说了,她是随着救援队伍的车来的,后来救援人员看抢救无望了,当时雨下得特别大,有可能再次引发泥石流,怕伤到无辜就全部撤掉了,但她坚持认为我没有死,并且偷偷溜了回来,一直在风雨中不停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找着我,最后终于找到了我。”许越非常动情地说道,边说边满脸的疼惜,说到后来时,唇角边闪过丝柔情。

    我差点要晕厥过去了。

    做梦也没想到,洛小夕竟然把我救许越的经过全部剽窃了过去,在最有利的时间里先入为主了,深深抓住了他的心。

    现在的许越对她是深信不疑的!

    这样的话多有感染力呀,在我消失的那一个月里,她不仅欺骗了他,还用她的骚浪柔情深深获得了不明白怎么回事的男人的心。

    当许越的大脑一片空白时,只有洛小夕这样的一个女人陪在他身边度过了最黑暗的人生!

    而我算什么呢!

    我无力地坐在房车沙发上,想笑,笑不出来,想哭,哭不出来,眼前一片昏天暗地。

    回到家中后,我几乎是含着泪照顾他冼簌完了后送他去了卧室睡觉。

    从卧室走出来后,直接到书房里去冲了个澡。

    夜色已浓,书房外面闪铄着五彩的灯光,外面的世界太美妙,却不属于我。

    我心中苦闷极了,从酒柜里倒了杯红酒握在手中,站在书房百叶窗前,望着外面的五彩霓虹灯。

    不过,在我的眼中只有一片灰蒙,没有了任何颜色。

    因为心中极度苦闷,这些天我渐渐学会了喝红酒。

    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在书房里喝了二杯红酒后,平复了下心情,我才慢慢踱回了卧房中。

    许越正仰躺着,闭着眼睛。

    我轻轻走过去,揭开了被子,躺了进去。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当我才闭上眼睛,许越的手就揽在了我的腰上,掌 心的温度灼人,声音也带着审问。

    我想到了他伤人的话语,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陌生,推开了他的手,冷冷说道:“睡吧,我困了。”

    他倒没有说什么,收回了手,头偏向了一边。

    我侧过身去,将个背影对给了他。

    同床异梦,大抵就是如此吧!

    突然觉得异常的悲哀,曾经我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与许越的相爱,相知,到现在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场笑话。

    我最爱的男人在失忆后完全忘记了我,没有一点点印象,而他心心念念的却是另一个并不喜欢的女人!

    难道那些心灵感应,那些肢体上的爱恋纠缠,能让一个人忘记得如此彻底么?

    我真怀疑以前的许越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或者说他以前从没真正爱过我。

    在极度的消沉中我沉入了梦乡,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我是被微信的消息吵醒的,因为睡得太沉,还以为是天亮了,可当我的眼睛看向窗外时,外面仍是黑沉沉的。

    身边的许越传来了匀称的呼吸声。

    我愣了会儿,以为是错觉,又闭上了眼睛。

    可微信的消息声又响了起来。

    我竖起了耳朵。

    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手机,毕竟我现在身上有重任,很可能二十四小时都有人找,因此就算是睡觉时也是不敢关掉手机的。

    可当我的手伸过去抓起床头的手机看时,并没有什么消息,正在错愕时,又听到了微信的消息。

    这次,我坐了起来顺着消息看去,原来是许越的手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